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九凤破秽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九凤破秽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待那些人散去,查文斌这才上来,不过倒是那叫花子先开口了:“这么巧又见面了,想问什么的话得先请我吃顿饭,今天五毛钱的收入没了,老汉得饿肚子了。”

    阿忠酒楼,安县那会儿最好的酒楼,那叫花子正撕扯一块卤鸭,满嘴的油腻,看的其它桌上的客人纷纷窃窃私语。这吃香连查文斌都觉得有些难为情,索性就换了个包间,等到那叫花子吃饱喝足已经是一个钟头后的事情了,这昨天的一场雪还没完全化,有些屋顶上还残留着一片片的白,屋檐正在滴着水,啪嗒啪嗒得叫人心里烦躁。

    待那叫花子擦过手打了饱嗝打呼了几声过瘾,胖子问道:“你这酒也喝了,肉也吃了,现在是不是该来讨论讨论我们之间的事儿了,你说我的魂儿被人借了两年是什么意思?”

    “放心,老汉从来不白吃白喝。”那叫花子看着胖子道:“我且问你,几年前你是不是生过什么重病?”

    “没有,”胖子笑道:“我这结实的跟牛似得,医院里从来赚不到我半毛钱。”

    “那有没有去过什么奇怪的地方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比如坟里头?”

    胖子倒也实话实说道:“有,咱以前干的就是这行当,咋滴吧,棺材我掀开过不知道多少,死人骨头扒拉出来比你吃的排骨还多。”

    “你扒拉开的那个是个高人啊,”那叫花子道:“你们之间做了交换,你是不是从那坟里面拿了什么东西,自古这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别以为死人就没脾气。他给了你你想要的,你自然也要给他他想要的,这才叫平等,不过那人良心不算坏,只留了你两年,年轻人,你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两年的代价有多大。”

    “有多大啊?”胖子到这会儿依旧还是认为这不过是个神棍。

    叫花子也没明说,只说道:“你的好运气要到头了,早点离开吧。”

    “离开哪啊?”胖子指着脚下道:“这天大地大,就算是有运气好坏,走哪儿不得一样。”

    叫花子沉默了一会儿握着茶杯看了一眼查文斌道:“小兄弟,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前辈请说。”

    “你这两个兄弟都是人中龙凤,其实他们过去的种种遭遇已经在给你做提醒了,你为什么不明白呢?若是他们离了你有可能会逃过这接下来的一遭劫难,否则的话之前的种种不过只是皮毛而已。即是修道之人,自当明白命理不可强求之说,但凡留在你身边的人都不可以超过十年,切忌切忌!”

    “说罢,”胖子问道:“哪个派你来的?合着变着法的还想拆散我们几兄弟是嘛?”

    “你自己想想吧,”叫花子又说道:“他们只不过还算是命硬的,命不硬的怕是早就糟了罪吧,想想,好好想想。”

    查文斌的脑海里顿时开始浮现出了一些人,小白,老夏还有师傅……算起来,似乎这些身边亲近的人似乎真的没有一个能够长久。而算一算时间,胖子跟自己是下乡那会儿认识的,到今年还真的就快要十年了。

    看着他一脸的深沉,胖子赶忙说道:“好了,查爷,这种鬼话你也信,行了,咱该走就走吧,若真有什么血光之灾你晚上回去给我算一卦,我倒想看看还有谁敢在天正道掌门面前卖弄这些神鬼玩意儿。”

    “年轻人,你好好考虑考虑,老汉最是记得人情,”他拿着一个破酒壶把余下的酒全都给灌了进去,又拿了一些还没有吃完的肉食道:“县城往东有座中灵山庄,我就住在那儿,有事儿的时候可以去那儿找我。”

    “中灵山庄?”查文斌的脑海里顿时嗡了一下,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破烂的老人,一想到他在市集上的种种,似乎跟他师傅马肃风是同一类人。他们同样的好酒,同样的疯癫,同样的就像是个叫花子,而这个中灵山庄在他小时候是曾听师傅提起过的,这地方可不是啥好地方。

    安县往东是一片地势低洼的冲积平原,有个镇子叫作水溪。一条大河从中而过,在公路不发达的时候,水运曾经一度让那个地方十分富庶。晚清年间动荡不安闹长毛,水溪镇既是码头又是最富庶的地方,自然是首先被冲击的对象,听老人们讲水溪镇的原住民过半都被害死,当时的水面都给染成了红色,从此以后水溪镇便开始一蹶不振。

    中灵山庄是个啥玩意呢?原来就是水溪镇上的一座老宅子,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代人建的,听说以前面积很大,里面有不少稀罕的玩意,外面还有一对石头雕得狮子得有两人高。闹长毛过后,水溪镇剩下的人大多逃走了,外地迁过来的人就去捡了个现成的占了便宜,他们在中灵山庄里发现了数十具棺木,大多都是之前被害死的,所以大家也就以为那里是个义庄。

    义庄里停留的棺木是不下葬的,可能是那些逃走的人想着某一天回来再重新安葬,可是这一过就是几十年,一直到建国后中灵山庄里的棺材依旧没有人去处理。这样的地方就免不了有各种说法,那山庄离着现在的村落隔着一片林子,平日里也鲜有人去周边活动,久而久之就成了个遗忘之地。

    查文斌是怎么知道这地方的呢?是他的师傅马肃风,他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天,回来的时候就醉醺醺的,好几次查文斌问他去哪儿了,他就告诉查文斌自己是去上中灵山庄喝酒了。

    所以现在打量着眼前的那个叫花子,他居然说自己就住在那儿,而且从年纪来看当与马肃风是相仿的,查文斌便问道:“前辈是不是认识家师马肃风?”

    那叫花子一愣,接着便连连否认道:“不认识不认识,或许认识也都忘记了,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了。好了好了,我该走了,你们也该走了,就这样,老汉今天话已经有些多了。”

    “等等,”直觉告诉他,这个老人一定与马肃风有什么渊源,他拦在那个叫花子跟前道:“既然晚辈不肯说透,那什么时候我可以来拜访?”

    “今天不行,绝对不行。”叫花子摇了摇手中的酒壶道:“而且我估摸着今晚上你还有点小麻烦,悠着点处理,三天之后吧,记得上我那一定得带酒,不会喝酒的人进不了中灵山庄。”

    送别了那个叫花子,他们也就没有继续在采购了,满满当当的东西一大半都是给钭妃买的。这让那个女人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其中一对金耳环是查文斌特地挑的,这在当时农村里可是绝对的时髦东西,这一切都让钭妃憧憬着他们未来美好的生活。

    晚上七点,查文斌已经沐浴完毕,刚刚换了一身宽松的道袍准备到法堂去打坐,这是他在家每日的必修课。坐在蒲团上,眼睛刚眯着一会儿忽然整个人像是打瞌睡一般往前一窜,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他马上想起了下午那个叫花子对自己所说的话,这应该是刘所长用了那道感应符了,查文斌马上点起供桌下方的一盏油灯,果然那灯火只有绿豆般大小,根本烧不起来。

    这盏灯火其实就是对应着刘所长的阳火,如今阳火如此虚弱,想必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他立刻取下悬在墙上的七星剑,立刻开始做法起来。

    他左手拿着的一杯清水,就是普通的井水,右手把食指伸进去搅拌了一下,口中念道:“天一生水,地六承之;一六即合,五行乃基;吾今噀荡,移逐尘飞,乾元亨利贞,急急如律令敕!”

    接着马上快速来回搅动,杯中的水立刻开始出现了一个漩涡,并且越转越快有马上就要溢出来的感觉。就在这些水立刻要溢出的时候,他拔出手指换了中指贴在那杯沿之上,很快,旋转的水就顺爬到了杯沿之上,中指迅速的贴着杯沿逆时针转了一圈,手指上刚好就沾了那一层溢出的水。

    道士做法就是这样必须按部就班的来,同样是一杯水,直接蘸着用肯定不好使,老祖宗定下的这些规矩现代道士只能照做,这都是多少次的经验教训。沾了水的查文斌立刻在地上开始画符,这道符名叫《九凤破秽符》。他深吸了一口气,存思自身在一片金光之中,脚踏丁步如“代天宣法”一般;诸天神将、天龙诸神,虚空卫护。时擎剑诀蘸虚空中一点灵光,闭吸息目视指端,急急凌空把破秽符写于地上,同时口中念道:

    “九凤翱翔,破秽十方,金童接引,玉女侍旁,拜谒尊帝,朝礼玉皇,百邪断绝,却除不祥。弟子谨请九凤破秽将军,速降天罡,精邪亡形。天将神吏,径下云罡。星移斗转,潋艳三光,尊我符令,清净十方,急急如西王母天尊律令敕!”

    接着,他左手持水杯,用右手的无名指蘸杯中的水,不停的对着那盏油灯开始弹水,按理来说水火不容,他这是在灭火才对。可是每一次水弹完,那火苗都会跟着往上走一层,反倒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这便是在为刘所长的阳火四周设立一个结界,用清水来去除那些对他不利的东西。

    没弹一次,他都需要念一遍经文,叫作:一净天清,二净地宁,三净人长生,四净邪灭形。同时脑海中要存想有九只火凤凰随符水盘旋清净法界,可以说道士真正做法的时候是全然不能被打扰的,也绝不会是只拿着一些法器在那胡乱瞎哼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