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十一章 :诡异的一晚

第十一章 :诡异的一晚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是人血!”查文斌的脸色一阵阵的开始发青,手上碾碎的血块让他嗅出了不好的预感,而连同着那些血块还有一根长长的花白头发一并被从桶里面拉了出来,这显然是来自于某个女人,而且是上了年纪的女人。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人们不再去管这是那个难缠的好人家,飞奔着冲向那两个紧锁的房门,门是锁着的,钥匙也不知去向,傻子一个人还在门口研究着查文斌画的那个圈儿傻笑。有人开始踹门,拿着板凳狠狠的撞击,木门开始逐渐被撕裂,木屑在这屋子里到处横飞……

    门被打开了,屋内的惨象叫人忍不住开始呕吐,房梁上,傻子娘的头发被分成了两股打结,整个人就那样吊在上面,她的嘴唇上还挂着长长半凝固的暗红色血痂,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些闯入者们,微张的嘴巴和略带凶煞的表情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地上有一滩血,还有一圈红色的轮廓,想必那是刚才接血用的木桶,喉咙处已经被割断的气管向外翻着,而在不远处的床头一把砍柴用的刀子柄上错乱分布着血手印。墙壁上是飞溅而成的点状斑驳,倒在一旁的木梯下面压着浑身不停瑟瑟发抖的傻子爹好人,夏老六想去掀开木梯,但是傻子爹却发出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哀嚎!

    “杀人啦!”,一声尖叫划破了夜幕,有人开始逃离,像疯子一般奔驰在乡间的小道上,很快那些已经熄了灯的屋子又重新亮了起来,男人们交代女人们在家看好孩子,他们合着衣服从温热的炕上爬起来匆匆赶往那个离着老奶奶坟一田之隔的傻子家。

    从现场来看,刀距离傻子爹只有一步之遥,人应该是顺着那木梯子拖到上面进行悬挂的,而查文斌当时听到的求救声到离他进屋前后不会超过十分钟。看着眼前的景象,他心里那股难受无以言表,“若是我早点过来或许就不会……”

    “等下,还有个人呢!”有人说道:“今天傻子不是娶了个媳妇儿嘛!”那人去拉扯扑倒在地上狠狠大哭的傻子,他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同样懂得悲伤与亲情,母亲这幅惨状怎能让傻子不觉得撕心裂肺。

    “隔壁!”夏老六也想起来那上面贴着红囍字,马上几个人又掉头去砸那扇门。屋内一个批头散发的女子正用手指扣着那些被砸烂的门板嘿嘿傻笑,斜歪着的嘴边口水条子拉的老长,这果然是个傻姑娘,比傻子还要傻的厉害的傻姑娘……

    查文斌挤过人群,那姑娘穿着一件红色格子棉袄,这是她娘家人数年来第一次给她买的新衣裳,算是嫁妆。屋内的门窗上贴着到处都是囍字,鲜红的龙凤被褶皱的很是扎眼,桌上的果盘里一片狼藉。傻姑娘直勾勾的看着这些人,一会儿伸手去掏人家的鼻子,一会儿又自个儿在那转圈……

    至少她没事,人们长舒了一口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向傻子家,人们猜测这个幸在今天夜里发生了什么,被放下来的傻子娘身体还是温热的,厨房里的那桶人血豆腐成了最为被关注的焦点。傻子爹被绑了起来,他自然是被怀疑的对象,在这个家里,似乎只有他才会有杀人的能力。有人开始说傻子爹喜欢酗酒,一喝多了就会打老婆,这回准又是发酒疯把人终于是杀了。也有人说,咋还会把人挂在那里呢,这不昨天侯老师才上吊死了,今天又来了一个,是不是村子里真的有那么不干净啊?

    人心最怕的就是乱,乱加上猜测,这种非正常的死亡本来就是充满着诸多的想象,闪烁的警灯和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有人去给傻姑娘的娘家报了信,可人家说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是她自己的家事,与娘家无关了。

    很多人猜测傻子夫妻俩会不会饿死,这种事别人是没法帮忙的,凶杀案呐,谁敢去招惹!

    只有查文斌心里在猜测,他觉得不是,如此诡异的杀人手法会是一个喝醉了酒的老人所为嘛?而且自己分明是听到了那声救命,那声音来自于男人。调查情况的警察同志那也是老熟人了,查文斌交代了一些线索也保留了一些,诸如他想说这是个灵异事件,但是他不会说,没有证据的话不能讲,这是他做人的规矩。

    夏老六说道:“有的忙了,明天还要给老候出殡,文斌啊你也早点回去,钭妃跟孩子两个在家,这大晚上的,多顾着点。”

    “叔,谢谢,我知道的。”走在洪村通往五里铺的小路上,这条路也只有他敢走,从大会堂后面山上的那条小道可以眺望到远处的老奶奶坟,他叹了一口气依旧还是走了。

    前面说了,洪村有很多坟,一层叠一层,这些坟多数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留下的,一般来说除了位置特别靠近生活区域,否则当地人还是恪守着让先人们入土为安的规矩。其中那条由洪村通向五里铺的小道两边更是分布着为数众多的坟包,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这条道上查文斌来来回回走了太多次,不用点灯他也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回去。

    翻过山头就是往下的一段路,路很窄,弯弯扭扭的像是一条蛇,两边的茅草得用胳膊肘子拦着才会不刮到脸。茅草这种植物最是喜欢伴随着坟墓,由茅草的萧瑟和隐藏在其中孤单的坟包构成了让人最落寞的画面。

    在这条下山的路上是可以看见五里铺的,最靠里面那盏昏暗的黄色应该就是自己的家吧,想着襁褓里的儿子,查文斌不禁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他想快点回去。

    半山腰的位置有一口水塘,多年前搞集体的时候这水塘主要是用来灌溉山上的玉米地,后来废弃了也有人养过鱼。水塘不大,一亩地左右的面积,一条小水沟会引着里面的水通往不远处的小溪里,老远的查文斌就听见水塘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经过的时候,查文斌瞥了一眼,那晚上的月光不算亮,隐约的好像见到水塘边有个人。这么晚了,谁在那儿呢?查文斌估摸着是不是村里的人又上来摸黄蛤了,那是一种生活在山林里的蛤蟆,和癞蛤蟆非常相似,不同的是它的皮呈金黄色,这个季节正是黄蛤到水塘里产卵的时候。有人说那东西的味道极是鲜美,尤其是孩子吃了可以祛湿祛毒。

    既然想着是五里铺的人,那自然便会打个招呼,查文斌说道:“摸蛤蟆呢?”

    对方也没回应,查文斌顾着往前面走,两人隔着得有十来米远,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忽然“噗通”一声传来,查文斌转头一看,水面在月光的倒映下传来了一圈圈的涟漪。

    “不好,有人落水了!”这是查文斌的第一个反应,那山塘里的水可不浅,夏天的时候有些倒霉孩子在里面骑着水牛,据说淹死个把成年人没问题。

    水塘边的确是有一道浅浅的失足落下去的痕迹,可是等他赶到的时候那水塘里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一般来说有人掉进水里肯定得要扑腾几下,哪怕是个旱鸭子。查文斌有些奇怪,塘边上也没有留下任何工具,他便把目光投向了那水塘里,死死的盯着,毕竟人命关天啊!

    “有人在水里吗?”查文斌对着水面喊了两声,从这下到五里铺还有两里路,自己的水性是不可能让他能够跳进水塘里去救人的,他寻思着能不能找跟树杈之类的工具。

    就在这时,水面上又荡起了一阵轻微的涟漪,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浮在水面上来回的荡漾着,查文斌又把身子往前探了探,那堆东西离着自己不远但是也够不着。

    接着月光,他好像觉得那是一团头发,人的头发!没错!是头发!它就像是一块漂浮在水面上的浮萍,任由的摆动着,随着荡起了涟漪,那头发开始慢慢向着岸边飘来。

    难道是村里的哪个妇女跑来自杀了?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女人们受了委屈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水塘里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多起,最后一次是在十年前,也就是从那次过后这口塘就再也没有人管了,不过落水的人都被救了起来。

    查文斌也是有些急了,蹲下身去就用手去抓,胡乱的还真就让他够着了,一扯那头发下面沉的很,果然是个人!

    说:

    新年第一更,我在老家,明日回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