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二十八章:谁送的信?

第二十八章:谁送的信?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午的时候查文斌从地里收工了,他要给玉米苗除杂草,还要翻修已经不太好用的水渠,家里的干柴也不多了,顺便的砍了一些干竹子。这样的生活对于他先下来说感觉自是不错的,查良已经开始叽叽呀呀的能够和他想表达一些什么了,如果可以,他就打算这样一辈子的生活下去。

    回到家,钭妃极力掩饰着那份来信,查文斌抱着儿子也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对于查文斌,扮演妻子角色的钭妃向来的原则便是不干涉,她懂得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个注定非凡的男人永远不可能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她竟然选择了查文斌就要选择这样的生活。只是最近这段时间的温馨让她有了依恋,十分不舍也害怕这样的宁静会被打破。

    吃罢午饭,泡上一壶山间采摘的细毛尖,用的是山泉水泡的,押一口这便是一天之中他觉得最幸福的时光了。钭妃终究不是一个懂得隐藏情绪的女人,她看着自己的丈夫越发的自在就越是会害怕失去,于是她也就不免得漏出了那种紧张不安的神情,这一幕并没有逃过查文斌的眼睛。在哄睡了儿子之后,查文斌来到还在厨房里忙活的钭妃跟前小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没……没事啊。”

    查文斌依旧是打趣道:“我看你那几只碗已经在锅里翻来覆去的怕是要外面那层釉都要给洗脱了。”

    “啪嗒”一声,钭妃手里的那只已经足足洗了半个小时的碗不知怎么得就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顿时成了碎片,她又立刻蹲下去捡,查文斌也同样低头,两人手一触碰抢着收拾却偏偏又让钭妃不小心给割了一道口子。查文斌捏着她的手指往嘴里一嘬,那钭妃的眼泪忍不住一下就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就一头扑进了查文斌的怀里,他知道她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说的,否则你要问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的。

    哭了一会儿,钭妃大概是累了,终于是靠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抽搐着,像个孩子一般。查文斌是他的依靠,是他的全部,是他的天。他在静静地等待着答案,这个女人不会对自己隐瞒任何半点,果不其然她掏出了那封信道:“早上送来的,不知道是谁寄的,我就怕没什么好事……”

    在程控电话还是非常稀罕物件的年代,通信是大多数人保持信息沟通的办法,查文斌拿过信件翻动了一下,上面果然是只有自己的地址和名字,而在贴邮票的区域查文斌发现竟然是空白的!

    “怎么会没有邮戳?”邮戳是代表一封信的始发地,当地邮局在收了这封信后便会敲章,只有有章印的信件才会进入流通环节,否则邮局是不会让它进行投递的。

    钭妃接到信后一门心思的只想着别有麻烦事,也没注意到这一点,被查文斌这么一提醒才发现,赶忙抹了一把眼泪道:“那个人骑着邮局的车子还穿着制服,我……我真的没有动过这封信,你要不拆开看看?”

    透过光,查文斌是看见里面有一封折叠好的纸,摇晃了一下也确定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就当着钭妃的面给撕开了,扯出里面信纸的一刹那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这里头装着的根本不是什么信纸,而是一张死人用的冥币!

    “这是什么意思!”钭妃一把抢过那张死人钱气得脸都要发青了,她是一个不会叫骂的女人,可手却在忍不住颤抖,这种行为在任何时候都会被视为是一种挑衅和侮辱,用农村里的人讲,这叫“倒霉”。难道是一场恶作剧?谁会开这种不道德的玩笑呢?查文斌实在是想不出最近自己又得罪了哪些人了,钭妃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去找邮局问个明白,这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怕钭妃的性子会吃亏,再一个查文斌现在也闲空了,把孩子交给对面的一位大娘照顾,夫妻两人就骑车准备去镇上问个清楚。那时候的邮局设在镇上,骑车也要花上两个钟头,那间墨绿色的门面的屋子特别显眼,下午两点多的功夫便到了,赶巧邮局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平日里,邮局并不算是一个十分忙碌的地方,怎么今天会有这么多人呢?巧的是排队的人当中就有人认识查文斌的,便和他打招呼道:“查先生,您怎么也到这儿来了,是拍电报还是汇款?要是急得话给你插个队。”

    “我来找人的,”查文斌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嚷嚷,他认为那是一种没有教养的行为,耐着性子道:“您忙着,我慢慢等,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

    “嗨,你不知道吧?昨天下午送报纸的那个小张死了,邮局里头的人都帮忙去处理身后事去了,只开了一个窗口,里面只有一个人,又要管电报又要管信件汇款,忙不过来啊。”

    查文斌那心里一惊道:“哪个小张?”

    “张卫东啊,就是负责你们上面几个村的那个小张,年纪可轻了,听说死得不明不白的,怪可惜的。”

    “张卫东?”查文斌一愣道:“那今天白天我们上边没人送信了嘛?”

    “没有!”那人说道:“哪里还有人手啊,张卫东的爹娘要个说法,邮局的人都去了,估计这几天都没人去送信和报纸了,这不有很多人等不及都是自己过来取了。”

    查文斌和钭妃听完这一茬那是脑门子就忽然“嗡”得一下了,这都是哪一出跟哪一出啊,要早上没有人送信的话,那钭妃见到的是谁?这个张卫东算是熟脸,三天两头要在五里铺出现的,这邮局的人在当时就是本地通,哪家哪户有哪些人住在哪他们最是清楚了,同样,村里的人也都认识邮局里头送信的。

    这下他俩可就不再淡定了,查文斌挤过人群穿梭到里面一看,果然柜台里面只有一个女人在忙碌着,而柜台前方报纸和信件已经摞得老高,看上去是真的没有人处理。见是这么个情况,查文斌也就不问了,默默得退了出来喊钭妃先行回去,这一路上他都没有讲过一句话。

    到了五里铺,查文斌也没先回家,直接到了村头的小卖部,这里是平时信件往来的集中地,也是人流往来最集中的地方,更加重要的是小卖部是订了报纸的。

    “矮子叔,”查文斌看见门口就坐着店老板在跟几个人打牌,便问道:“今天早上邮局有没有人来送报纸的?”

    “哟,是文斌啊,这事儿。“那老板说说道:“我听说负责咱们这块的小张昨晚上出了点事情死了,今天的报纸就没人送了,不光今天,估计接下来的两三天还不会有人,你要寄信的话估计得自己亲自跑一趟邮局了。”

    “没来过?”查文斌皱着眉头又问道:“那早上七点多的功夫叔有没有看见一个骑着邮局自行车,穿着制服戴帽子的人来过村里啊?”

    那老板回忆了一下道:“没,没有,要有的话我指定管他们要报纸来着,我这里可是一天都没落下过,你问这个干嘛?要是有生面孔从这里过,我不会瞧不见的。”

    “没什么没什么,你帮我拿包盐……”查文斌赶紧的岔开这个话题。

    回到家中,查文斌再次翻开了那张信封,很快的他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信封当时是由印刷厂统一安排的,一般当地的信封都是交给当地的印刷厂负责,所以在背面的最下方会留下一个记号。当查文斌翻开那背面的时候,一行小字赫然跃于纸上:安县人民工艺印刷厂!

    当地的!那么就说明这封信并不是从外面寄来的,而就是从本地邮寄的,如果说店老板确实没有看见生面孔,而邮局的人今天也确实没来过,那么早上钭妃看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事情到了这一步,查文斌那心中不免就会往一些方便想了,他一把拉起钭妃就往平日里锁着的那间小屋子里走。进了屋之后,查文斌立刻画了一道安神符点了在丢进清水里递给钭妃道:“你喝两口别咽下去,含在嘴里就行。”

    “文斌,是不是我早上看见的……”钭妃这会儿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有太大了,她很害怕。

    “没事的,”查文斌道:“有我在,没关系,你先喝了,然后我教你怎么做。”

    喝完符水后,查文斌找来一张白纸放在钭妃的正前方,然后让她把嘴里含着的符水喷出去,这符水里头夹杂着不少黑色的纸灰,全都一股脑的落在了那张白纸上。查文斌连忙点了一根蜡烛,把纸放在桌上平铺着仔细看了一下,那白纸上不偏不倚的刚好落了个隐约像是人形的黑点!

    没等钭妃看见,查文斌立刻去墙上取下自己的七星剑当中就把那张白纸给划了个对半,然后赶紧丢到蒲团前方的香炉里一把火点了,看着那略带着绿色的火焰,查文斌把钭妃轻轻揽入怀里道:“晚上你带着孩子去六叔家住一晚,明天一早我过去接你。”

    说:

    晚安,五一节快乐,本人五一不休息,但是爷爷和奶奶要迁坟,所以这几天估计略微要忙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