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誓不入宫门 > 第52章 长夜

第52章 长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松绿是个厚道老实之人,却也是机灵,见章寒烟频频示好,也不忍心这样拂了章寒烟的脸面:“侧妃,不好意思,我家主子性子冷清,平日里都没有操持过宴会什么的,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帮侧妃出主意,还望侧妃不要介意。”

    章寒烟挤出一抹端庄的笑容:“不会,这些日子也算对宁儿的个性了解一二,率性天真,这倒是我喜欢的。”

    松绿又给章寒烟添了点茶,章寒烟笑着拒绝了,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告辞了。松绿看着章寒烟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样子,总觉得章寒烟来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

    这个章侧妃每次来绿蘅院都会很照顾方宁的情绪,这一次无缘无故提了许多宫里的事情,倒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章寒烟离去后,松绿掩了院门,心里总觉得会有人来打扰。

    回屋的时候,方宁已经不在屋子里,竹颜已经回到自己的住的地方,没有住在方宁的正屋里了。松绿想着或许方宁去看竹颜了,可是在竹颜的屋子里也没有见到方宁,心下就有些着急。

    竹颜看着松绿慌乱的样子,心里不免担心,撑着疼痛的身子坐起来,撩起床头的帘子:“松绿姐姐,怎么了?”

    松绿捏着手里的袖角,面露犹豫。竹颜笑了:“难道姐姐还有事情要瞒着我吗?莫不是欺负我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竹颜本来就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有带着调侃的意味,可是那张没有太多情绪的脸总让松绿觉得,这是竹颜不高兴了。

    松绿不想竹颜因为受伤后就觉得自己没用,只好将事情完完全全告诉她:“主子不见了?”

    “咳咳,主字怎么会不见了?”因为情绪突然有些激动,竹颜可怜起来,俏脸憋的通红,松绿忙不迭地上前为她顺气。

    “刚刚章侧妃来咱们院子了,陪着主子坐了一会儿,无意间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主子大概记在心里了。我以为主子回了屋子,可是送走了侧妃,却没有在屋子里看到主子的人。”松绿一着急脑子里就有些凌乱,最近绿蘅院发生的事情有些多,真的是让人心力交瘁。

    “主子按理说不会在王府里转悠的,特别是这个时候。她到底会去哪里了呢?”竹颜思忖着方宁平日里的习惯,可是却毫无头绪。绿蘅院就这么大,松绿陪在方宁身边也是这么多年了,按道理很是了解方宁的习惯了,只是这松绿都没有找到的人回去哪里了呢?

    松绿也着急,一脸的忧愁:“主子到底去哪儿了?”

    竹颜看着松绿着急,可恨自己身子不利索帮不上忙,虽然心里也颇为着急,不过竹颜要镇静的多。眼珠子转了几圈,竹颜突然问到:“松绿姐姐,咱们院子有什么地方是比较僻静的吗?或许主子正躲在那里。”

    经过竹颜这么一提醒,松绿好像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跑出去,一不小心孩子啊门槛上绊了一下,差一点就摔一个狗吃屎。竹颜摇了摇头,继续靠在床头,望着门外,若有所思。

    松绿虽然有些着急,不过确实是因为想到了方宁可能在的地方,想着赶紧过去看看,不过这么一过去,还真发现方宁一个人静静地蹲在水榭的柱子后面。

    因为傍晚的水面吹来凉风习习,卷起水榭飘散着的纱布帘子,缥缈间也不容易看出方宁蹲坐在地上。刚刚松绿来的时候只是淡淡一撇,所以没有注意到方宁,经过竹颜一提醒,现在来仔细一瞧,才发现方宁的踪影。

    “主子?”慢慢靠近,松绿撩起了被风吹乱的纱布帘子,水榭变的宽敞起来。灯笼里的烛光淡淡,一闪一闪的光晕搭在方宁身上,看不出的落寞与寂寥。

    “他还是有了别人……”方宁的语音很低,松绿并没有听的太清。

    “主子你说什么?”

    方宁这才发觉身边来了人,刚才的恍惚瞬间消失。方宁慢慢支起身子,轻轻拍了两下身上的灰尘:“没什么,只是一直在想着怎么将哥哥弄进王府,终于想到了办法!”方宁回头满意地看着松绿,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寒意袭来,松绿见了,上前扶住方宁。

    “主子,咱们回屋子吧!大少爷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的。”

    方宁又看了一眼漆黑的池水,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最后默默地扶着松绿的手回了屋子。

    这一夜方宁终于有了一些睡眠,只是没想到却是噩梦连连。梦里有她的阿横,也有宫里的赵珩,明明是两张相同的脸,可是对待方宁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一个将方宁视作天边的云彩,捧在手心里珍爱,陪着心爱的姑娘纵马边关。转眼间却遇上一身龙袍的赵珩,满脸阴鸷,叫人陡然升起三分寒意。有一种嫌弃的目光在方宁身上淡淡扫过,方宁觉得自己好像被这样的目光凌……辱了一番。心里真委屈着,却又听见有人叫了宁宁,抬头望去,却是赵珩拥着一个身姿玲珑,妖娆无双的姑娘。心疼的厉害,方宁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伸手想要打破眼前的景象,却感到手上疼痛。

    在刺激中醒来,看到自己有些淤青的手背,方宁才发现自己撞到床沿了。一身虚汗,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方宁觉得心里闷得慌,起身批了一件外套,走到窗户前,推开雕花的窗户,一轮明月挂在长空中,还点缀着零散的几个星星。

    “阿横,你看流星!”

    “我母后说过,对着流星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真的吗?”小姑娘似乎对少年很信任,带着蔓满眼的崇敬,含情地望着陪自己坐在房顶的少年。

    “那我要许愿,我要跟阿横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嘻嘻。”小姑娘的脸上带着狡黠,明媚的双目闪烁着光明。

    “三千弱水,我只……。”

    “哎呀,阿横,流星没了!”少年的愿望还没有说完,可是他不以为意……

    曾经的雁荡关,夜风也是这般的凉,可是那时有人陪着,可以一起数着漫天的繁星。可是现在……,方宁将头靠在窗框上,一阵失落。可是现在是因为天上的星星太少了吗?所以再没有人陪着她数星星了。

    这样的夜里,也就看着松绿的屋子里还亮着灯,想必是松绿照顾着竹颜把!想到竹颜的伤,方宁又一阵失落,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自己真的有能力报仇吗?

    最后又站了好一会儿,方宁终于还是关上了窗户,慢慢回到自己的床上,即使不小心提到了桌脚,也没有皱一下眉头……

    “回去吧!皇兄。”黑夜里的贤王府,没想到有两个人正趴在绿蘅院附近的屋顶上。

    “阿琰,你说她是不是一直恨着我?”赵珩改变了趴在房顶的姿势,换成仰躺着。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赵珩没有等到赵琰的回答,一个人喃喃到:“禹城的星空越来越寂寥了。”

    “皇兄,忘了她吧!你既然有了昭仪娘娘,就……”赵琰说不下去了,新进宫的昭仪娘娘赵琰还没有见过,赵珩也没有说明这个昭仪娘娘到底是谁!但是赵琰却有感觉,自己的皇兄并不是真心喜欢这个昭仪娘娘的,或许只是偶尔的寄托而已,某个人的心早已经落在了贤王府,落在了方宁身上。

    赵珩苦笑,天子觉得眼角有些湿润,紧紧闭上眼,哽咽:“我倒是宁愿她一直恨着我,有恨证明她还有心,可是一旦连恨意都没有的时候,那她也就不会把我放在她的记忆里了!”

    赵琰无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感情的事情别人永远无法插手,不是当局者,不懂其中的心境。这个时候可不是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事情了,相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

    这样的夜,谁会想到皇帝会偷偷跑出宫,跑到自己的皇弟府上,兄弟俩一起躺在房檐上聊着心事?

    宫里咸福宫,新进宫的昭仪娘娘已经砸了三盏茶了。吓得伺候她的丫头们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说来也怪,这位主子说是生气嘛,可是她又不像是故意砸了茶的,每一次都是接不稳才掉到地上的。她也不责怪任何一个丫头,只是闷着不说话,让人心生惧意。

    没有人知道新进宫的昭仪是什么名字,只知道皇上赐了一个“曦”字,咸福宫的人便唤作曦昭仪。虽然都知道这位昭仪娘娘不得太后欢喜,但是昭仪娘娘又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这宫里的人精们莫不小心伺候着。

    曦昭仪静静地坐在咸福宫的主殿,修长的护甲几乎要掐进掌心,可是也就差那么一点点。很好地弯曲的手指,保护着自己的手心,曦昭仪是真的恨。她刚刚进宫两日,太后就跟皇上吵了两次。今晚赵珩过来找她,她以为是要过夜的,没想到赵珩只是安慰了她两句,然后说自己会尽力消除太后对她的偏见,然后赵珩就走了。

    本以为那个意外的一夜后,赵珩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同,女儿家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他,可是赵珩虽然在外人面前宠爱自己,可是她自己确实清楚地明白,赵珩的心不在她这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誓不入宫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秦晓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晓柒并收藏誓不入宫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