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誓不入宫门 > 第03章 夜临

第03章 夜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佩失落一事情,让方宁寝室难安,连着在方平面前也忘了遮掩。正喂着方平喝粥,却失手打翻了碗,热烫的粥烫着手上,方宁似乎也毫无知觉,她还担心着有没有烫着方平。慌里慌张半天,才发现方平没有被波及,倒是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全是粥。

    “宁儿,你怎么了?”虽然看不见,心里却如明镜一般。

    方宁咽下一口口水,面露愁容,看着方平心里的担心越来越重:“兄长,你的玉佩我弄丢了。”

    方平笑了,伸手循着大概的方向去触摸,方宁赶紧握住方平的手。低沉的声音响起:“掉了就掉了吧!”

    方平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无法让方宁安心,反而让方宁心生愧疚,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家人:“兄长,掉在王府里,如果有人捡到了玉佩怎么办?兄长,都怪我粗心,都怪我……”最后方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满满的自责。

    方平愣了一会儿,随后握紧方宁的手。唇角淡淡的笑意,仿佛并不担心玉佩被人拾到后会有怎样的影响,也确实如此,方平是真的很洒脱:“拾到就拾到吧!死里逃生多活了这一年,也算是上天垂怜了。

    方宁觉得眼底一热,滚烫的眼泪突然就冒了出来:“兄长……”

    “怎么哭了?嗯?别哭好不好?哭成丑姑娘了会被人嫌弃的。”听到方宁的哭腔,方平的心里一紧,难过突然升起。

    把自己的肩膀借给了方宁依靠,任凭她的眼泪浸湿自己的衣袖,方平也没有在说话。她想给方宁一个安静的机会,让她自己从悲伤中走出来。还有一半的原因是方平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安慰方宁,这一切痛苦的源泉其实怨不得别人。至于方宁心里的那份恨意,方平真的是没有办法,他一直都觉得或许那份恨意才能让方宁好好的活下去,直到她能报仇的一天。

    方平并不担心方宁最后报了仇,自己的妹妹,自己了解,方宁没有能力能够斗得过赵家兄弟。更不必说会在危险来临时挡在赵珩面前的护卫们了,这样报不了仇,方宁也就能一直活下去,或许有一天,方宁会懂得放下仇恨,过好自己的生活。

    方平的想法真的很美好,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妹妹可以抛开方家好好地活下去。方家的一切都与可怜的方宁没有关系,父辈的恩怨不该由无辜的方宁背负。

    每一次倚靠着方平的肩膀,方宁才会觉得内心踏实,她在世间最后一位血脉亲人。方宁哭了很久,可以压制的声音,只让眼泪默默流出,这样隐忍的情绪表达并不能让她真正解脱出来。可是好歹也是发泄了一番,暂时找回自己的理智。

    “竹颜。”方宁朝着门口喊了一声,竹颜从天而降,落在门前。

    “主子,有什么吩咐?”

    方宁看了看面色柔和,静静听着屋里动静的方平,心里冒出想法:“竹颜,这些日子,你留在屋子里尽量给哥哥治眼睛。”

    竹颜点了点头,方宁才放开方平的手,起身准备离开:“兄长,我先出去了,换身衣服,晚一些再来看你。”

    方平颔首。方宁走到竹颜身旁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轻轻附在竹颜的耳畔低语:“好好照顾兄长,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出屋子。无论外面发生什么先保护好兄长。”

    竹颜点了点头,望着方宁欲言又止。方宁看她的样子,说出了心底的想法:“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想未雨绸缪。玉佩掉了之后,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都已经好几天了,风平浪静,玉佩的事情或许就此揭过去了,主子不用担心。”竹颜垂着目,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已经算逃过一劫。

    今日的天气甚好,万里晴空无云,骄阳高照。六就要完了,七月以来,伏天真正的要开始了。

    “但愿吧!”方宁说完就拍了拍竹颜的手离开了,留下竹颜看着方宁的背影,久久没有进屋。

    “竹颜!”直到方平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唤了她一声,竹颜才转身进屋。

    “少爷,你有什么吩咐吗?”

    方平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算了:“没什么,只是以为你不在了。”方平笑着,竹颜内心一动,一时找不到话语,便主动给方平倒茶。

    “少爷要喝茶吗?”方平摇了摇头,竹颜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咬着唇,尴尬地在方平面前站了半天,才想起什么似的,感觉跑到自己的床前,在床头的柜子上抱来药箱,打算给方平的眼睛周围的穴道做针灸。

    “少爷,这些日子已经给你服用了不少解毒和通血路的药,现在我打算给你眼睛周围的穴道施针,帮着让之前已经瘀滞的地方通畅。”

    方平还是一样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即使知道别人在医治他的眼睛,对于不久后会到来的光明,方平是从容对待。

    针灸不是一次两次就可以达到疗效的,这一次竹颜的施针很快就结束了。看着满头大汗的方平,竹颜心中有些没底。其实她怕,一直没有给方平尽快治疗的原因有三:一地方限制,每次治疗需要漫长的疗程,要是一直在井底,怕被王府的人发现异常;二来嘛药材也有限,有几味药不好找,就连现在也是用其他药代替的;第三点其实才是最重要的原因,竹颜信不过自己的医术,或者说她只是遇上了方平心底才没底。

    但竹颜从未在方宁面前表露出来,她不想让方宁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她唯一瞒着方宁的一个心思。

    针灸完了,屋内的气氛又显得有些诡异,两个大活人坐在屋子里却不说话。最后还是方平觉得安静的想要睡觉,让竹颜扶着自己躺下,竹颜才觉得解脱了不少……

    一连好几天,七月已经降临,竹颜都诡异地待在屋子里绣花。这是方宁告诉云喜他们的借口。

    “师兄,我觉得绿蘅院的耳房里有猫腻,可是又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你让小东他们带人进去看看吧!”夜幕降临,云生结束了一天的监视工作回到赵琰的书房汇报。说完,他不管一旁小东的黑脸,自行拿了赵琰前面的茶喝掉。

    赵琰抬头看了云生一眼,见他喝着自己的茶也不责怪,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声:“小东,再泡一杯来吧!”

    小东恶狠狠地瞪了云生一眼,一言不发地去隔间里泡茶,赵琰面前就只剩下云生了。

    “你确定耳房里有人吗?”赵琰埋头一边处理着公文,一边问着云生话。

    云生突然正经起来:“师兄,我觉得如果真的藏人的话,只可能是在耳房里。王妃的屋子云喜每天都会进去,不可能藏了人。只有这耳房,方宁让那个绿和竹颜搬了进去,云喜从未进过这间屋子。”

    赵琰放下笔,靠到椅子后背上,合上眼皮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赵琰才突然睁开自己久闭的双目:“你说他是真的没死吗?”

    “啊?”云生一脸懵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家主子说了啥。

    “母后下手怎么可能会有失?不过……”赵琰自言自语,云生却从中明白过来。赵琰说的是方平,一年前方平守在妻子的墓前,没有跟方家人一起被抓。当时赵琰跟赵珩求情,想让给方家留下最后的血脉。其实他更多的是看在自己跟方平的友谊上,想保住方平一命,就如同赵珩想要保住方宁的命一样。

    不想当时被沈太后意外知道了,说什么方家的人也只能留一个,赵琰本来想力争保下方平,可是沈太后却坚决不肯放过方家的血脉。她肯让方宁活着还嫁到了贤王府,不只是因为她的皇帝儿子喜欢方宁,更重要的是方宁只是一个女子,生下后人也不会姓方。那个时候赵琰怎么也不想去除掉自己的朋友,还是沈太后下令让人去追杀方平的。

    “师兄,难保不准方行之他命大,或者早留了后手?”

    赵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心里很是混乱,他希望方平真的没有死,可是他也不想方平就这样藏在他的府邸里。

    “爷,茶!”小东端着茶出现,打断了赵琰的思路。

    赵琰见茶来了,便端起茶杯打算喝一口,没想到在接盖的一颗心有所动。赶紧放下茶杯命令小东:“召集亲卫,记住,一定要全是我们的人,我们去绿蘅院。”

    云生赶紧抖擞精神,心里感叹一声,自己的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不过想着绿蘅院里 的某位,云生心里不免叹息。要是真的发现了什么,某位喜欢忠心为主的姑娘恐怕又要遭殃了,虽然有心惋惜,不过各为其主,云生还是值得分寸的。

    赵琰起身,刚刚走了两步,又顿住脚步:“我先去寒烟哪里走一趟,今晚或许不能陪她了。”又继续开动脚步,可是刚刚走到门口又停下,“算了,不去了!直接去绿蘅院。”

    赵琰猛然想到章寒烟曾经对方平的感觉,心里担心章寒烟要是知道了怎么办,更怕章寒烟会误了自己的事情,索性不过去了,只是派了一个小侍卫去寒月院说一声今晚公务繁忙,就不过去了。

    朝着绿蘅院一步步走过去,赵琰的心里各种思绪缠绕,脸上的严肃却是越绷越紧。随行的亲卫们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惹怒了自己的主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誓不入宫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秦晓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晓柒并收藏誓不入宫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