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誓不入宫门 > 第49章 柏青遭难

第49章 柏青遭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方平兴奋地连说了三遍。激动地握着老伯的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赵琰看着激动的方平,一头雾水:“行之,你知道什么了?”

    一时难掩心中的激动,方平的眼睛里都在放光芒:“我可能明白老伯的意思了,我们很快就有方宁的消息了。”

    “真的?”

    方平点了点头,又拉过老伯来确认了一遍。

    “老伯,你是不是看到有人被扛着抓走了,但是你不知道她是谁?”

    打更的老伯点了点头,一脸笑意。方平的心中更加确信,很快他们就能见到方宁了。方平想了想,又拉着老伯问道:“老伯,你能带我们去看看你是在哪里看到的吗?”

    打更的老伯二话不说,就带着他们去了自己发现有人扛着一个人经过的地方。

    到了的时候,他们才觉得有些惊讶,那个地方已经很靠近皇宫了,谁会抓了一个人还往皇宫跑呢?

    方平和赵琰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是宫里那位?赵琰一脸的失落,心中有一种滋味说不上来。而方平则是一脸的担心,看着皇宫的方向,皱紧了眉头。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

    赵琰这才回神,看了一眼还等在一旁的打更老伯,吩咐云生给老伯一些银子,送他回家了。

    “阿琰,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方平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要去试一试,哪怕一去不回。

    “如果真的是他,他恐怕不回轻易承认。”

    “总得试一试,不是吗?”心中倍感无力,方平没想到最后还是躲不开。

    赵琰把心一横,为了方宁,为了好友,任性一次又何妨?想罢,他便带着方平,一起进了宫。

    御书房里,赵珩正在处理政务,但有些心不在焉。方宁已经失踪了两天两夜了,赵琰还没有丝毫的消息传来,他的心中怎么能不担心?很想亲自去过问,可是最近朝堂上有些事儿十分棘手,他根本没有精力再去管其他的事儿。

    南梁的狼子野心,昭然若示,已经屯兵十万在两国交接的虎跳关。

    “皇上,贤王爷求见,还带着方公子。”

    赵珩脸上一喜:“快宣他们进来。”

    赵琰和方宁慢吞吞地走了进来,赵珩一见他们便激动地问道:“怎么,有宁儿消息了?”

    赵琰和方平一起跪在地上,赵琰正要说话,却被方平拉住。瞪了一眼方平,想问他什么意思,却听见方平已经先问出:“皇上,草民斗胆,敢问一句,皇上你真的不知道舍妹的下落吗?”

    眉头挑了挑,赵珩问道:“方平,你这是什么意思?”

    “草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想问问皇上你真的不知道舍妹的下落吗?”

    赵珩大怒:“你这是在怀疑朕吗?”朕告诉你,朕还不屑于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得到一个女人。”

    见场面有些不好控制,赵琰赶紧开口道:“皇兄,请您恕罪。这事儿不怪方平,我们查到线索,掳走方宁的人是朝着皇宫方向来的。”

    “阿琰,你这也是在怀疑朕了吗?”

    “臣弟不敢!”

    “我看你是没有什么不敢的了。”一气之下,赵珩手里有什么都朝着方平扔了过去。一大叠的奏折纷纷落在赵琰和方平的身上。

    “这是怎么了?”梁怀音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屋子里的狼藉,心中有些诧异。虽然不想引火烧身,但是她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皇后,不得不问问情况。<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不……”本来想要发火的赵珩,看着来人是梁怀音,强忍下了怒意,“没什么。”

    梁怀音笑道:“皇上当着面还要骗臣妾吗?莫不是七皇弟做错了什么事情,惹皇上您这做兄长的不高兴了?”上前握住赵珩的手,心中有些紧张,但是梁怀音还是明白,赵珩多少会看在梁家的份儿上给自己几分面子。

    “怀音,你怎么来了?”赵珩不想再梁怀音面前继续发飙,立即转移了话题,牵着梁怀音的手准备到内殿说话。

    没想到梁怀音却拉住了赵珩:“皇上,臣妾拾到一个东西,虽然很寻常的一个东西,但是心中还是觉得应该来跟皇上你说一声。”

    赵珩沉着脸走到位置上坐下:“什么东西?”

    梁怀音不理会赵珩沉下的脸色,只是淡淡地笑着,招来殿外的丫头,从她手上的接过托盘,端到御案前放下:“皇上,你看。”

    “这是什么?”

    梁怀音掩嘴轻笑:“皇上难道你不认识了?”

    皱了皱眉头,端详了一下托盘里带血的金簪,隐约好像有些印象,一时之间却是想不起来的:“这是?”

    笑着摇了摇头:“要是柏嫔妹妹在这儿,该说皇上不惦记着她了。”

    梁怀音的话让赵珩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到柏青,尤其是小公主没了之后。不过梁怀音的话明显有另外的意思:“你是说这是柏嫔的东西?”

    点了点头,梁怀音道:“要是臣妾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柏嫔的东西无疑。臣妾曾经见她时常带在头上。”

    看着簪子上的血迹,赵珩遥远的记忆慢慢涌上心疼,这个簪子好像是他原本要送给方宁的。可是那个时候他同方宁正在闹别扭,方宁不要她的东西,这个簪子最后就落在了柏青的手里。想到这儿,赵珩拿起了簪子,上面的血迹已经有些干涸了,但是看得出也是才染上不久的。

    心中若有所思,盯了簪子还一会儿,赵珩才突然看着跪着的赵琰方平,问道:“你们之前说什么?”

    赵琰方平面面相觑,不解赵珩的意思,赵珩不耐烦地问道:“就是你们说的线索。”

    “我们查到线索,掳走方宁的人曾在离皇宫不愿的地方出现过。”

    脸色渐渐沉了下来,赵珩起身,吩咐赵琰方平跟上。梁怀音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赵珩带着他们,叫上了御林军,直接去包围了咸福宫。

    柏青还在床上躺着,她又称病没去给皇后梁怀音请安了,此刻正窝在被子里想着,明天待会儿要折磨方宁才好。小丫头匆匆忙忙来叫她起床的时候,她还有些不情不愿。

    可是一听到小丫头说皇上来了,便翻身而起。坐到梳妆镜前,吩咐小丫头感觉给她打扮。赵珩已经有些日子没来咸福宫了,突然来了,柏青怎么能不激动呢?她甚至激动到都没有注意小丫头脸上的紧张。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本宫打扮?”随手就掐了小丫头一下,小丫头疼的立马跪在地上。

    看着小丫头不停地磕头求饶,柏青赶紧扯着她站起来,现在赵珩来了,她可不想在他面前落一个苛待宫女的不好影响。可是她还没有拉起小丫头,赵珩已经沉着脸色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梁怀音,在后面还有贤王爷赵琰,甚至还有……方平。

    在看到方平的那一刻,柏青瞳孔都睁大了,她不敢相信方平居然出现在这里。强忍着心里的担心,镇定地给赵珩请安,柏青装的一片正常。

    赵珩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下令:“来人,给我搜。”

    “皇上,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要搜宫啊?”柏青跪着爬到赵珩面前,扯着她的衣角,可怜兮兮地问道。

    赵珩俯身,捏住柏青的下巴,一巴掌打了下去,丝毫不留情面:“我给你一个机会,自己说出来,还是要朕找出来。”

    柏青心里已经紧张道了极点,但是她知道承认之后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咬死了装糊涂:“臣妾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

    “哼,柏青,朕还是真的看错了你。”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直打得柏青一只耳朵嗡鸣。她在打方宁的时候从来没要想过自己也会被同样对待,现在被赵珩打了,她心中却有着快意。她脸上的疼痛提醒她那天她打方宁的时候有多痛。只要方宁那个贱人痛一分,她便高兴什么。不知不觉,柏青的唇角就微扬了起来。

    赵珩觉得那样的笑容十分刺眼,她要是敢害了方宁还露出这样的笑容,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回皇上,什么都没有。”搜宫的御林军首领已经来汇报了,咸福宫什么都没有发现。

    赵珩听了,冷笑了两声,他的目光打量着柏青,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柏青也被这样的目光慑住,大气儿也不敢喘一下,心脏的紧张的快要跳出来。

    “把咸福宫的人全部给扣押起来,全部用刑,直到他们说实话为止。”一时之间,咸福宫内哀鸿遍野,柏青听着他们的哭喊求饶声,下意识缩了缩自己的身子。

    “你以为你就能逃脱吗?”赵珩大手一挥,就有两个御林军上前,将柏青拖了出去。

    “救命啊,救命啊!”撕心裂肺的呐喊响彻咸福宫的天际,这一天的动静吓坏了六宫不少的人,以至于往后一段时间,方宁在宫里待着,没有一人敢去靠近她或是欺负她。

    百般行刑逼宫的手段,咸福宫的太监宫女们,没尝试两个便扛不住了。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方宁在哪儿,但是也说出了最近两日柏青有异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誓不入宫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秦晓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晓柒并收藏誓不入宫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