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空间炮灰生存 > 第95章 车去

第95章 车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辆带着遮雨棚的墨绿色大卡车,以前经常看到部队运送士兵,就是用这卡车的。

    为什么有这个印象。。。何凝烟脑海里浮现出,一辆军用卡车,上面装着一车的士兵,从马路上开过的情形。。。但此时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先要保住命。

    埃尔法问:“我们是不是应该跑了?”

    她平静地回答:“往哪里跑?”

    这里前后都没有遮挡藏身地,哪怕有猎豹的速度,也会有累的时候,腿跑不过轮子的。埃尔法一想就明白了,索性不跑,就跟着她继续往前走。

    卡车一路开来,随后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停下了。既然这样,就走过去吧,现在逃跑更是逃不了。

    走过去后,车上驾驶室里坐着二个人,副驾驶探出头来:“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快点上车!”

    还往后喊着:“打开门,让他们上车!”

    很是意外,但既然这样说了,那么就上车吧。

    于是两个人就走到车后面,而卡车后面的挡板也被翻下来,上面有一个人对着他们用命令的口吻:“上来!”

    一卡车的人,都穿着和他们一样的灰色衣服,左右两排,面对面坐着。

    原来是把他们当做自己人,穿着这些衣服的,应该是工作人员吧。也好,搭一下车,看会把他们送去哪里。

    埃尔法双手一撑,一个翻身就上了车,伸手将她拉了上去。人稍微少的一边,挤了挤,让了点位置,他们坐了下来。

    对面一个人好似寒暄一般:“看来她的机型已经很老了,有钱的话,换个身体吧。”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冷笑了:“象我们这样的,怎么可能有钱,凑合着用吧。反正到时候,上头不会让我们报废的,换用剩下的就是。”

    机型、换身体。。。听得她一愣一愣的,但又要不动声色。

    车挡板掀回来,用插销插好后,车继续开。一路狂开,只求速度,不求稳当,所有坐在后面的人东倒西歪,需要抓住头顶上,装雨棚的铁栏杆,才不至于被甩出去吧。

    何凝烟也只有努力抓着,再这样折腾下去,她都要吐出来了,索性闭上眼睛,还好点。幸好这种苦难只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终于停下来了。而且最后停车时,那么一冲,她真的要吐了,硬生生将酸液从嗓子眼压了回去。

    下车时,还晕乎乎的,浑身都难受。

    “你确实应该更换了!”一个人应该是好心提醒吧:“福利机构应该可以申请,或者去公立医院。如果检查下来,确实不行,会减免甚至免费换的。”

    越发的迷糊了,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空间的人,身体都可以换的吗?

    “走了走了,该上工了,小心被主管骂!”副驾驶的人催促着。

    这是在盆地洼地边缘,前面就是一幢三层楼高的平板房,样子又土又难看,就象是工厂、仓库。大家都往这房子走去。

    “嘭~”在不远处,好似有爆炸声,将地面都震动得小石头乱跳。可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走进了房子,在第一层,有着一排排的箱子,半米高、一肘宽。所有人将带着的东西,全部塞进了箱子,并锁上后、拔出箱子上的钥匙。钥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的阿拉伯数字就跟箱子上,用红油漆涂的数字一样。

    把东西放好后,走到楼上。原来这真的是一家工厂,从二楼开始,都是流水线。这一车的人,做的工作很简单,坐在椅子上,将传送带上送来的螺栓和螺帽拧在一起后,放到身边的箱子里。到时会有人过来将箱子里的东西,倒进一个推车里。推车顶部有一个大漏斗,将箱子里拧好的螺栓螺帽倒进去后,下面的液晶屏幕就能飞快的计数,倒完后,数字也出来了。车的负责人报出数字后,将数字写在纸上。

    而纸夹在木板上,就挂在每个人的身边。

    有些人拧得快,有些人拧得慢,看样子也是计件式的多劳多得,一时拧不完的就会掉进最后的传送带里,转回到原来的入口,跟新的螺栓螺帽一起再经过传送带。

    一个人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旁边的人喊:“哎呦,快快快,我卡住了,帮我拍一下!”

    旁边的人放下手里的活,带着几分抱怨:“叫你上医院了,还硬是撑着。是不是把钱都拿去给红街的赛梦露了?”用巴掌,对着对方的后背,猛地一拍。

    那人也随着猛地一下动了,扭了扭脖颈,脑袋也随着晃了晃:“嗯,好了!”

    这叫什么事呀?何凝烟不敢表现得太过异样,干着手里的活,和别人以看热闹般的目光,瞟过去。

    僵住的人叫了起来:“什么呀,我确实是老化了。早就申请上去了,我原本还想保留现在的,这张脸习惯了,可知道新的脊椎要多少钱吗?”

    “多少?”别人好奇地问。

    “要五万!”他一报出价格,其他附近的人就叫了起来。

    “那么贵呀,我二十多年前换了一根,才一万,一下涨了那么多!”这人看上去应该在二十七八岁。

    刚才僵住的人,声音放大了,才压住了其他人的声音:“那是二十多年前,现在一万最多给你换一只手、或者三只脚,要知道脊椎是要扒开后抽出来,再装上去的,难度大。已经去申请了,说要么全换,要么等着。换需要排队,要等上半年。”

    “那么半年里,你身体废了怎么办?”其他人问。

    “那就提前做,插队到最前面呗。总不能让我废掉,停在那里吧?”

    这下打开话匣子了,又有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用故意神秘口吻八卦:“知道吗?据说,管理这个局的局长,又换身体了。又出来一具最新型,而且独此一件,绝版。”

    “他换的哪一件不是绝版,还有专门定制的、带有更多刺激的。”一个人叹气:“还是有钱人好,就连身边的妞,哪一个不是最好的型号的。”

    “不服气,你也可以改成女人呀。”旁边一个人耻笑着:“就算你改成女人了,局长也不会喜欢你。人家都上百年做这一行了,知道怎么样让男人舒坦、开心。你懂吗?”

    这人带着怨气:“真恨呀,为什么一开始把我设计成这样,索性就把我设计成小姐算了。”

    大家都七嘴八舌起来:

    “不错了,我们还能在这里聊天,干活有个椅子。矿区那里,每月不砸扁个三五个,一爆炸,就连芯片都毁了。”

    “我还真想申请去那里,那里钱多呀。挣个十年八年的,就能买下一个小铺子,做点小生意,说不定就能有钱。”

    “你以为生意那么好做?你做什么生意?是升级芯片,还是下载技能,再不行,开个服装店或者理发店,美容修补店,你有这个本事吗?还是太太平平这里干吧,去了矿区,别没多久,来次事故,彻底报废。”

    此时主管跑进来了:“干什么呢,聊什么天!快点干活,没见活开始越积越多了?不好好干的话,扣工资。”

    这下大家不再聊天了,赶紧地继续干活。原本叽叽喳喳的车间,一下又恢复了刚刚的平静。

    何凝烟就这样一直听着,她看了看埃尔法,埃尔法也看了看她。虽然没说话,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也达成了默契,等下班后等合适的时间再聊。

    中午没休息,一直干到太阳西斜,还没下班。又不敢出去塞点东西吃,肚子饿得要命,眼睛都快花了。

    期间有一个人说没电了,走了出去,大约过了十分钟回来了,说稍微充了点电。还被其他人嘲笑,说晚上不能去开心了,只有回去充电。

    就这样,一直干到天黑时,终于“叮咚”一声,大家飞快地拧完剩下的,将产品放进自己箱子里后,嘻嘻哈哈,一脸轻松。工作应该算是结束了,统计数量的人,过来将产品一个个倒进车里,写上最后的数字,将最终统计的数字写在上面。

    统计好的人,拿起夹着纸的板,往外走。何凝烟也拿起了板,稍微等了下埃尔法,随后一起往外走。

    一楼的办公室,已经有人排队了,办公室里相当于是财务室,当进去的人,点着几张花花绿绿的纸,应该是钞票。那么这里是日结的,当天干完活,当天就发工资。

    歪打正着,成了这里的工人,这样也好,至少不用风餐露宿了,虽然这里人说话都怪怪的。

    正在排队,埃尔法身后的一个人,好奇地问:“哎,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者犯了什么错才来这里的?看你的体型,说什么也可以混个警察当当。”

    这里的人,个个长得就跟老百姓一样,而且身高都差不多。女的跟何凝烟差不多,甚至更矮一些,而男人基本都在一米六到一米七四。从表面年龄来看,二十四五岁到四十七八岁都有。

    埃尔法随便应付了一句:“是运气好,别人送的。”

    “送的呀,那确实运气好,我怎么就没人送我啊。”这个人顿时露出羡慕的神色:“你还是去警察局、市容厅试试,看你这样子,说不定别人就录用你了。就不用在这里赚钱,那里的工资可比这里高几倍呀。”

    埃尔法正要去想如何回答时,轮到他们进办公室了。

    “7861件,七十八元六角,你拿好,按个手印。”坐在桌子后面的人,面无表情地接过纸看完后放在桌面上,点了钱交给对方,对方签字后下一个。

    看着何凝烟的数量:“5827件,怎么那么少?”

    何凝烟立即摸着脖子:“老化了。”

    对方看了看她:“老化了就去看,不要老是把钱全部花光。”

    “是是!”她应付着。

    “我不是说,就不能涨点工资?”一个人抱怨了起来:“五年前是这点,现在还是这点,外面的东西都在涨价,充个电,每度电从原本的一分一度,变成了现在的三毛五分一度。一天需要二十四度电,还要房租,衣服。”

    “是呀,太欺负人了。”顿时引起一片不满。

    “叫什么,叫什么?”财务瞪大了眼睛,大声呵斥起来:“衣服不是有工作衣,没钱买什么衣服?一天充电费24元,房租30元,也就54元。只要好好干,上班时间不是聊天的,每天有个七八十元的。有些人还能拿到一百多的。拿这些,也没见到谁断电停机了。要干就干,不干拉倒,去运垃圾,吊在大楼外面擦玻璃,钱比这里多点。”

    这下没人出声了,既然加不了,再说也没用。

    “拿着,按手印。”财务继续干活,嘴里冷嘲热讽着:“怕苦怕死当然只能拿这些钱,觉得穷,就去干活赚。”

    埃尔法的钱更少,他的件数勉强够五千。毕竟他不是干这种活的人,粗大有力的手指,去拿起小小的螺帽螺栓拧起来,这点数量已经不错了。

    拿着钱,何凝烟和阿尔法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后面的人领到钱也走出来,嘴里小声嘀咕着:“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上也不是套着工作衣,一天工资也就七十元,就是坐在办公室里而已。”说的一定是那个财务。

    到柜子那里,插上钥匙,转动后打开门,取出个人物品。

    旁边一个人看到背包:“还有背包呀。”突然伸手捏了捏。

    任何地方都不缺好管闲事的人,这人好奇地问:“里面是什么,装得挺满的。”

    “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舍不得扔。”何凝烟给打发了,和埃尔法加快了脚步出去了。

    卡车就等在门口,上车后等着其他人领完钱上车,一起走。

    趁着空闲,其他人就开始抱怨。工资低,干活容易报废身体关节零件;主管工资高好多,每天能拿一百。。。

    人全上来了,开始开车。这下又惨了,回去时,司机应该是归心似箭,所以车开得更快了,一副最好出事故的魄力。这一路颠呀,要不是中饭没吃,她手紧紧抓着铁栏杆,装“老化”闭着眼睛,这才撑过去。

    大约半小时的路,开了二十分钟。

    “到了!”有人喊着。

    车上的人,纷纷跳下车。快“报废”的何凝烟,是被埃尔法扶下了车。

    她一看愣住了,是不是就在大楼内部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空间炮灰生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幽幽弱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幽弱水并收藏空间炮灰生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