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弹阳 > 第二十章 万剑穿心,圣莲开眼,三门分九界

第二十章 万剑穿心,圣莲开眼,三门分九界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曾预想到的变数,呆滞的两人,岂知思雨的决绝如此之突呃!

    凄凄然,命数永远不能改变,祭海身影,已然化作一抹荷塘倩影,往生再见。

    人也好,影也罢,终究要踏上最后旅程。

    狱行千里路,怯上往生桥!

    草草收拾哀恸的心绪,一步一台阶,踏着沉重,踏着她人无私让生的意志,奈何桥至。

    奈何桥,一处通向往生的希望之桥。

    没有想象中的孟婆,也没有孟婆汤,有的只是一座无名剑冢。

    桥上立剑冢,寓意难明,却和浩劫之景,息息相关!

    无名剑冢中枢,一座七尺高剑之坟墓,墓碑压有一枚碎片,坟前化有一道幽深剑痕。

    “梦姐,这一行好苦啊!”

    孤独募然眉心闪烁辉灿奇芒,心更莫名徒生悲意,想起地狱诗,想起一行无奈、恐慌,步履再感,恐是无力再踏伐。

    “入狱十八见恐怖,阴阳融汇人心雾,森海有光剑无痕,白莲清香九州自。”

    “众人的信任,众人的绝望,免不了一死。”

    “挚友的堕落,挚友的恨,好伤。”

    “方芸、思雨的愧歉,我的无能,好苦好苦!”

    孤独摇头苦笑,取下墓碑上碎片,手中炙热的温度与当时船头灌输的诡力,竟遥相呼应,瞬息,他已明白,“古灯还阳”四字之真谛,阖眼冥思,等待着最后古剑完好一刻。

    “你累了么?”

    玉梦香轻柔上前,伸出莲臂,盈盈相拥,侧颜贴这他的背,感受他的体温,体会他心中的百般苦。

    “人情冷暖、累,恩怨情仇、累,事事累,事事皆累。”

    “你又想逃避么?”

    “是啊,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孤独潸然一抹微笑,那是承载思雨之后的舍生意志,悄然,最后一枚碎片融合,古剑完好,霎时蜕变出华丽神姿。

    “我不许,我不许你抛下我。”

    惊愕浮眼!感受到决然的悲意,玉梦香焦急、迫切、惶然想要看见孤独的眼神,却是突来一道绮丽光辉,秀目不能直视。

    最后一道碎片融合,咔嚓咔嚓声自古剑身上响脆,应声而裂的剑痕透出炙热光芒,比过烈日。

    光辉印景,孤独与玉梦香被炙热的光之海洋淹没。

    看不见的视觉中,隐隐传来一道道凌厉剑声。

    咻咻咻!不绝于耳的剑声,冷然、决然,崩然,道道杀然!

    感应中,玉梦香手中白莲似受到剑气所影响,白莲倏然崩解,炙热的光芒将之消融。

    随即,看不见的金色海洋之中,她眉心闪烁一枚白莲花印!

    于此同时,古灯倏然解体,虚空一阵诡异波荡,竟是出现一座金色地狱门。

    白莲消融,古灯化还阳金门,古剑归完,三变齐定,金芒顿时敛收!

    不知过了许久,也许是岁月长更,也许是晃神一刻,金芒终敛,视觉归虚,一切如刚才。

    只是,怀抱的人,已然变了模样!

    “孤独……你……”

    锵!古剑坠地,惊起佳人失色容颜,低哑的呼声,唤不回完好的心上人。

    此时,骇然的一幕,孤独,身躯不复从前,灵魂与**,千疮百孔,入眼,触目惊心。

    捂着嫣红柔唇,泪水哀恸至极,缓缓滴落,引得古桥一阵似铉音律调,幽幽、哀哀、凄凄,回荡于耳。

    不能说话,不能表达,残缺的**逐渐崩碎,化作一抹飞烟,只余残缺的魂魄呈现金色的影,矗立坟前。

    似祭悼,似驻足,好似远古的约定,孤独来此,再不能离去。

    摸不着,碰不得,看得到,呼不出声,玉梦香心痛欲绝。

    再拾起蜕变古剑之时,轻拭哀泪,定下心意,不复他与她。

    还阳门现,碎片十八齐,古剑复,还阳之刻,只在一念。

    深深几许眼,玉梦香留下来不及倾诉的情,她知是他刻意逃避,是他的急切断绝了离别时的伤更伤。

    而他早就知晓地狱之行的结果,只是最后活下来之人,竟不是他而是自己,出人意外,让人不想也不愿。

    无奈,除却无奈,皆是无奈。

    矗立坟前的影,仿若更古长存,意志比天。

    玉梦香最后看几许,定下最终绝意,古剑入痕,登时还阳金门顿开,显化出一条虚空金道。

    最后望一眼,眸中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

    取剑,踏入金色虚空道,一别地狱十八层。

    随着白莲倩影入门,还阳之门闪烁着明灭的光悄然收敛,直至最终光敛门闭,重新化作一把古灯。

    诡异惊现,古灯重新化形,无人持握,竟是兀自幽幽飘飘,荡荡晃晃。

    停息间,灯辉盈撒,照耀古坟,灯,已入孤独那残破的灵魂之手。

    古灯还阳,古灯还阳,金色的影受着古灯神辉的照耀,一点一点滋润着灵魂,神迹展现天之诡变。

    九轮巨船巍巍幽幽,依旧冥冥潜行,不知行驶了多少岁月,好似地狱时间一般恍若,可一瞬也可是万万年。

    玉梦香踏出金色通道,再登莲足之时,已是入地狱之口。

    寒风簌簌,夜空冷冷沉沉,身旁再无一人的冷意袭来,告知着她,这不是梦!

    噙着泪水,忍着坚强,黑夜漫漫无期。

    眉心白莲花印闪烁,玉梦香卷缩在甲板上,一年一月,一日,不知是过了多少岁月。

    她不食人间烟火,却能亘古长存,只是美丽的容颜上尽是一片凄然、孤独、沧桑。

    美依旧,只是少了些生气,好似白莲怜仙子。

    上苍似乎垂怜不忍,又或是船已行至彼岸虚空,来到它盟约之地。

    “有光?有雷声?”

    一缕绮丽光芒穿破黑暗,投射在玉梦香脸上,光似乎在跳跃着生气。

    登时,玉梦香眼神闪烁扫霾之芒,倩影俏丽,凝息以待。

    待船近光之刻,瑰丽色彩大放,身已然处若到一片洪荒之奇幻天域,那一缕光辉的真身竟现骇天之姿。

    只见,入眼之处,四方天之虚空,青紫双雷千万道,道道雷光炙烁,道道雷声彻九天,声如龙,行如龙,一时天地凝有千万道似龙非龙雷霆,怒啸苍穹,势可崩天,威能爆碎炎黄大地。

    雷声贯彻之际,虚空再现一道紫色屏障,抵挡去路,船未至,霞光冲霄,道道法则天韵如惊涛骇浪冲击而来,受到动荡,摇摇晃晃,九**船顷刻间面临船毁人亡之危。

    危机当口,玉梦香决然举剑一划,右侧容颜当即裂出一道三寸伤口。

    “我玉梦香以此道血痕立誓,穷尽其生,必再入地狱,救回挚爱,至死方休!”

    醒目的红,滴落的鲜血淌在霞光怒海间,一触间,惊天怒海顿化无尽微柔涟漪,风平浪静,船止癫。

    决然的誓言,不带一丝犹疑,倾尽此生意志,巾帼之气概,顿时与天共鸣。

    眨眼所至,九**船已来到无边屏障之前。

    赫然,惊变再起,血与誓言的鸣声,再动虚空大道。

    玉梦香身后,一朵万丈白莲化出虚影,莲叶有一千一百一十一瓣,无形中散发着与天同韵的大道莲香,更是在同时间,屏障浑然扬撒出一道浩然七色霞气。

    七光奇绽,霞气化水,倾盆而下,虚莲再生变化。

    遇水开莲,莲瓣一叶叶舒展,顿时,漫天花雨降落,七耀染空,怒斥的苍穹一时威能全散,奇景灌溉之下,只余花香光景,慑天神魂。

    好似历经千世万载,又好似只过一瞬,一千一百一十一次,那莲瓣终将绽放成态。

    “天莲圣华,开眼!”

    只闻一声开眼,轻柔声中,玉梦香背后白莲虚影,莲盘倏然睁开一枚莲形巨眼。

    眼开之际,一道莲光射向无形屏障,顿时,屏障后方千奇百景显化无形,而眼过之处竟是……是生命的气息!

    眼下竟是一处崭新的世界,有烈日,有大地,有无数苍生,朝朝碌世。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灵思沛然而生;玉梦香柔目微凝,觑破天机,挥动莲臂,三剑其出。

    莲元加持,剑动,化三形剑气,皆然白光。

    一道斩至无边屏障上,屏障不坏,却赫然显化出一道屏障之门,缓缓自开。

    首变,九盏古灯,九灯齐破,穿过门内,化作九阳耀天之姿;再变,九**船鬼车之真身再现,展翅门遁。

    再一道剑气,九阳未真形,柔和剑气所至九阳再分,玄烈大日循日轨而运,八轮黑日则急速盘旋,最终竟是化作一座巍峨黑宫,遮天蔽日。

    昂然,更有无尽造化之力荡荡而出。

    最后一道,玉梦香所灵思所感,剑气引动,悍然破至鬼车一只巨眼。

    只闻万声凄厉鬼嚎,展翅飞空的鬼车五感顿失,身形急落!

    玉梦香同此时,登步一跃,足生莲形,化莲风驰向巍峨黑宫。

    莲足天步,玉梦香踩莲登至黑宫之顶,身后巨莲虚影再次开眼。

    莲目所及之处,立虚天之上的玉梦香顿时觑破门后世界全景。

    身处,日轨之下黑宫悬浮,之上更有两**日当空。

    眼下,穿过丛丛云霾,一片盎然生机大地赫然在目;细观之下,大地灵气一片沛然,山林峭立,万千沟壑;九界其衍,万城千主,苍生共存。

    壮丽山河,勾勒出一片欣欣向荣新世界,在那世界中枢立有一呼天巨门,门庭古朴苍劲,流露万古岁月气息,呼天九色,一门同九界。

    倏然,鬼车急落之处正是那一道呼天九色门!

    轰隆隆!轰隆隆!

    鬼车撞向呼天九色门,大地隆动,现眼世界一片震荡摇晃,仿若世界将要脱轨而崩,万灵为之惊悚。

    惊世变故,唤来一道道至强之息受门之动向,飞驰而来,化作一道道流光,匆忙而忧心更有欢喜!

    “失落的太阳回归了!”

    两奇相撞,变故迭起!

    只见,呼天九色门一门为三,化作三色三门,黑、白、金!各自相遥二十丈,庭光扩散,困守鬼车;而世界地貌幡然一化,交错挪移间,九界变动,规划三门各自。

    而落地鬼车振翅展翼,意图遁走,不料似久远前的封印启动,九条漆黑锁链自地底深处隆动破出,紧紧缠绕鬼车庞大恶躯。

    铿铿铿!

    鬼车动荡,九爪踩踏黑色巨链,刺耳鸣戈声响彻九天。

    奈何,鬼车挣扎越凶,锁链越紧,一困一挣,斗得天昏地暗。

    嗡嗡嗡!

    地底传啸,阵阵鬼波异声穿透而出,九条巨链顿时威能爆增,散发诡异黑芒,引动出拖阳之威。

    只闻鬼车凄厉连嚎,再无回天之力,被九条巨链拽入地底。

    局分时刻,鬼车只余张开的尖锐巨嘴遗留三门中庭,旋即,地底再传森然鬼波,巨嘴绷然风化,竟形成一股盘镜漩涡。

    黑气弥漫,死亡之鬼息荡荡传出,三门赫然惊惧,再退十丈。

    终幕落下,远在巍峨黑宫之顶,玉梦香透过天莲圣华之眼,觑破鬼车入地底已然化作森然十八层地狱。

    心敛神,莲眼终望。

    九界大地,一名红发少年,伴山习卷,一身红色,英姿比天。

    “孤独……”

    玉梦香动容,对那名红发少年恋恋不舍,许久分余,莲手一掷,手中剑锋顿化开路之芒,穿破丛丛云层,化作天之一抹流光,射入山林。

    正伴山习卷的红发少年凛然察觉外物将落间,一道流光势然落地,却不惊一缕烟尘。

    红发少年,姿容净瑕,无波无澜,枫红眸色一凝,眼前古剑登时变化无穷,竟是跟着染上了一层秋风暮红,眩人眼魄。

    少年十五,无修无为,他放下手中习卷,枫红眸眼闪现决然。

    他缓缓凝握剑柄,剑同鸣,引颤动,身后,枫红色的柔顺长发,灵动轻舞。

    拔剑出土,登时,无尽秋风暮红惊现,灵性山林顿染瑰丽奇色,化身一片枫红。

    剑动,剑气引身,剑光骤绽,剑势能毁天灭地,分清明。

    少年无师自通,仿若天生为剑而存,凝望天际忽多的一**日,浩然剑意翻腾。

    少年暮唇灵动,张口淡语:“剑动九天,造化睥睨,我天不收将覆手拨云,一指弹阳。”

    ----此卷为新世界铺垫,八月中旬或八月下旬预计能完成下两卷,到时再发书,至于书名或许会改,或是另出新书续卷,精彩刚开始,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弹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婴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婴红并收藏弹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