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破碎的音乐盒 > 第五十八章 各方的态势

第五十八章 各方的态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滴、滴、滴”幽静的病房里没有开灯,周围一片黑暗。唯有心电图在不停地发出声响,提醒人们病床上的人还活着。

    市中心医院院长办公室里,气压低沉。不大的办公室里聚集着祁明杰、龙颜松、龙颜晨三个人。

    龙颜晨耐不住性子,率先打破僵着的局面:“哥,你怎么不早说呢,小羽大脑里有血块这样的事为何不早作处理?”语气中有不理解也有愤怒与责备。

    “颜晨。”祁明杰示意龙颜晨,用不赞同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哥,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龙颜晨接收到丈夫的目光,放低态度,放柔语气。

    龙颜松一直沉默,那被岁月划伤的脸庞带着丝丝的伤痛,仿佛那是不堪回首的事情。龙颜晨看了看自己的丈夫。

    “大哥,你是不是抱着希望通过药物控制来消除血块的希望?”祁明杰在手术中发现了一种药物,便由此猜测。

    “那只是原因之一罢了。”龙颜松叹了口气,龙颜晨感觉,那一刻,自己的哥哥仿佛又老了许多。

    龙颜松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向不远处的住院部。下方停着不少的车辆,那里人来人往:“我不希望她过早的记起往事而已。”

    “往事?”龙颜晨也站起来,看着自己兄长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

    龙颜松一副缅怀往事的样子:“这件事还要追溯到小羽刚出生时,那时......”

    整个房间都回响着他的声音,而祁明杰龙颜晨夫妻两个也因为龙颜松说的话而睁大眼睛,震惊的久久不能自已。悬挂在墙上的钟表上的秒针“哒哒”的走着,饮水机中的水不时“咕咚”的发出一阵响声。龙颜松整个过程中始终都未曾回过头,他似是完全沉浸在了往事里。

    而门外,刚刚从亚明他们的集训基地赶回来的龙星琪和祁萧然二人趴在门上,听到龙颜松的话也是惊讶不已。龙星琪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父亲还有这样的苦衷。祁萧然见他有些不能接受,拍了拍他的肩膀,龙星琪朝他抱歉的一笑,旋即两人离开了。

    暗处,祺雅君见到他们兄弟二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眼神闪了闪,倒是没有上前,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祺家现在也已经乱成一团。

    祺雅臣一副怨天尤人,怒气无处发的样子。眼里的阴鸷让人看了胆寒。

    他好恨。明明过了今天,龙星羽就要成为她的妻子了,为什么,问什么要在这中途出差错。

    他的卧室里已经被他弄得一团糟。枕头里的内胆已经撕破,绒子床上、地上、桌上、身上,到处都是。桌子上的零碎物品已经全被扫到了地上。

    门外祺雅臣的母亲欧雅在门外听得心惊胆战,生怕儿子出什么事。祺垣杰坐在楼下客厅里,一副隐怒的样子,却又对儿子无可奈何。祺雅妃站在祺雅臣卧室门外,握着手机,焦急的看向门口,期盼大哥快点回来。

    门外传来车门关闭的声响,祺雅妃马上跑下楼去叫祺雅君。

    祺雅君见自己的妹妹这么焦急的跑出来,责问她:“小心点,注意脚下,这么急干什么?”语气里含着关心。

    祺雅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着祺雅君就进屋:“哥哥,你快进去看看吧,二哥他——”

    祺雅君脸色一沉,不再说什么。进门见到家里这番样子,对自己弟弟的行为实在是恨铁不成钢。

    上楼,走到祺雅臣卧室门口。欧雅见到大儿子回来,忙让开走到一边。

    转了转门把手,确实没有打开,他显然在里面上了锁。

    “祺雅臣!马上给我开门!”祺雅君有些愤怒,伸出拳头砸了砸门。

    正在里面发泄的祺雅臣听到大哥叫他的全名,心感不妙,这是大哥生气的节奏。忙跑去给祺雅君开门。却没想到一开门,刚见到祺雅君面含威怒的样子,便受了他狠狠的一拳。他痛苦地弓着腰,蹲坐到了地上。

    祺雅君上前把他揪了起来。祺雅臣忐忑的问:“大哥,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呵!打你还是轻的!”他把他用力一推,整个扔到了床上。然后关上了门并上锁,阻止心急的赶上来的父母进来。

    “你这副样子做给谁看?啊?”祺雅君看着他房间里的狼藉,愤怒的诘问,并朝刚从床上站起来的祺雅臣脸上扇了一巴掌。

    祺雅臣瞪着眼,脸上有着明显的一道红痕。受到大哥这番打骂,他也是有些愤怒了,而且,今天受委屈的是他:“你凭什么打我?!今天我受的委屈还不够吗?快到手的妻子没了,好好地一桩订婚宴成了别人眼里的笑柄,如今在家里你又打我,有本事你打死我啊!”他如铜铃般大的眼眸里含着愤怒,眼眶却是红了。

    “你委屈?好,你委屈。那你觉得你现在在家里这样做有用吗?徒惹一家人为你担心。你在家里发泄让家人看到你心里的不甘与委屈有用吗?把它看成笑柄的又不是我们。而且你身为龙星羽的未婚妻,你就没想过去探望探望她吗?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挽回,不要在这里一副怨天尤人的样子,妻子没了怪谁?要怪,就怪你自己没用!”祺雅君一副嫌弃的样子看着他。

    “是,全都怪我!我没用!是我不够优秀,你优秀!我配不上她,娶不到她活该,行了吧。”祺雅臣讥笑了一声。

    祺雅君对他这副无理取闹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不想再和他说什么,打开门出去了。

    门外父母和妹妹都有些紧张的看着屋里的他。祺雅臣看到自己一向敬重的大哥走了,讥讽地笑了,那笑声越来越大,脸上带着红痕,眼里满是阴鸷,整张脸都狰狞了。

    祺雅君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心中产生了后悔,后悔不该回来,回来这个阴暗的地方。看到今天祺雅臣的表现,他实在是太失望了,但又觉得以他的性子,这页不会那么容易就翻过去。想了想,他拿出手机,给龙星琪发了个短信。

    龙星琪和祁萧然驱车回到了缘苑。停下车还未进门,就听到了屋里似乎有声音。两人并未声张,悄悄地把耳朵贴到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偷听了,想到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苦涩的角度。

    听到屋里的声音,两人一怔,面面相觑——那是于叔和于逸轩。

    “我还说前几天老爷说的订婚宴的变数是什么,原来是你小子在背后搞的鬼啊。说,为什么这么做!”于叔愤怒地指责于逸轩。

    门外的两人愣了,原来那订婚宴上突然出现的《圣母玛利亚》是于逸轩放的。他要干什么?

    “因为我不甘心。”于逸轩的语气毫不示弱。

    “不甘心,你凭什么不甘心,小姐的事情不是我们能插手的。”

    “凭什么亚明可以,我就不可以。”

    “你,唉,傻孩子,你难道还看不懂吗?小姐心悦之人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争又有什么用呢?你既然知道放那首曲子会有这个效果,不就是因为你清楚小姐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吗?不要在自欺欺人了,放手吧,孩子,也是放了你自己。”于叔语重心长的劝解自己的儿子。

    于逸轩沉默了。是,他就是因为清楚会产生这样的效果才在背后放的这支曲子。他是早就看清了,但奈何还是心有不甘。

    “孩子,现在放手还来得及,小姐还会拿你当朋友,若是做过了,一切就都不能挽回了。”于叔看到他眼底尚有不甘心的光芒,拍了拍他的肩。

    “爸,我明白了。”于逸轩眼底的光芒熄灭了,他早就该放手了,只是心里还抱有侥幸心理,如今,一切都该结束了。

    “嗯,那我先回去了,老爷还在医院里等着呢。”

    “爸,我送你。”

    门刚打开,门外两人愣在原地,门里两人也怔在了那里——刚才的对话他们两人都听到了吧。

    “少爷,表少爷。”于叔见了见礼。

    “于叔,晚上开车可要小心点儿。”龙星琪将尴尬压下去,恢复往日神情,嘱咐了声。

    “好的。”于叔便开车走了。

    “你们都听到了。”于逸轩看到父亲走了,问两人。

    祁萧然含笑点了点头。

    龙星琪上前抱了抱他:“好兄弟。”在他背后捶了一拳。于逸轩一愣,旋即释然的笑了,也回抱住龙星琪。

    祁萧然在旁咳嗽了一声,看着两人,眸里满是狡黠:“这当真是,基情满满啊。”笑得好不奸诈。

    龙星琪放开于逸轩,两人对视,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后,祁萧然这个看戏的就被两人狠狠地蹂躏了一番。

    于逸轩经此一事解开了心结,订婚宴告吹,两人还考验了一番亚明,小羽虽然还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但好歹没有生命危险,不日就会醒来。

    未来,还能再美好不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破碎的音乐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妤琪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妤琪翎并收藏破碎的音乐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