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酝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国时间,上午八点五十分。

    阎女令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密切注意着四周,突然,她眼睛一亮,只见近十个穿着黑西装的人簇拥着靠近了过来,虽然这些人和拍摄现场的演员们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阎女令却能从诸多细节看出其中的不同来。

    首先,是眼神,黑帮中人会习惯性留心四周,尤其在紧张之时,这种习惯会体现更甚。

    其次是他们站立的方位,这些人的走动看似散乱,但是却隐隐保护着中间那个拎着银皮箱的人,看来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交易的现金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些人手的位置,都是处于方便迅速拿出武器的位置……

    “秦楚,准备,鱼来了。”阎女令侧身通过无线电通知后,推着清洁车走向了储物间。

    将伪装工具之类放回储物间后,阎女令仰头看了眼上方高高的仓库顶,只见那里横亘着无数蛛网般密布着的钢筋构梁。

    她抬手将专用攀索射向了钢筋横梁,拨开暗槽后,身体瞬间随着特殊绳索的牵引力升向了屋顶,阎女令伸手勾住钢梁的一边,翻身稳稳立在了梁上。

    矮身像走钢丝一般移动向了深仓区的顶梁,阎女令保持着一段距离缀在“青夜帮”的那些人的后上方,待到那些人确切进入了深仓区后,她才轻巧跃下,隐在木材堆放的死角区观察着内部的情况。

    而“青夜帮”的诸人进入约定好的交易地点后,先观察了下四周,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后才站定在场区的中央,安静等待交易方的到来。

    但就在这些人放松警惕的那一瞬间,“阎帮”配备着消音枪,埋伏在四周的狙击手们动手了,除目标人物以外的其他人,格杀。

    变故发生得太突然了!

    “青夜帮”的大多数黑衣人甚至都还没能惊呼出声,身体的要害就被洞穿了两个甚至更多的洞。

    “什么人!?”唯一幸免的那人快速拔出腰间的枪惊慌地四处瞄准着,突然,他看到了一道人影出现了门前,在思考前,他开枪了!

    只是出于一时好奇而被无辜卷入的丁一宇,先是眼睁睁看着近十个人眨眼间中枪倒地抽搐,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被人用枪指着了。

    就在他吓懵了的时候,一道很大的冲力突然袭向了他的小腿,刹那间,他只觉视线天旋地转,口中即将惊呼出来的声音也被什么人用手掌给堵在了喉内。

    那一发本会正中丁一宇头部的子弹刹那落空射中了后面的墙面,溅起了一片油漆、灰屑。

    “大小姐!!”一切都似在电光火石之间突发,待秦楚看清来人是谁时,一颗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他敢用脑袋打赌,要是阎女令在韩国伤了一根头发,他会不会被阎老爷子给活扒了皮!!

    阎女令一脚撂倒了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冒失鬼后,一手捂着对方的嘴,一手持枪打飞了“青夜帮”接头人手中的枪,沉声道:“愣着干什么?动手整理现场!”

    “啊?……”秦楚被阎女令暗含煞气的眼神扫得一凛,忙指挥各人分散行动。

    一把拎起地上的男人,阎女令在其出口之前就一个手刀放倒了对方,并将他丢到了一堆木材的后面。

    “你们!?你们是‘阎帮’的人?!”朴树握着发麻的右手,警觉地看着围拢过来的几人,脑中竭力地思考着所有可行的对策。

    “我劝你最好将手里的通讯器丢掉。”阎女令一步步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链子,晃动着的链子的心形吊坠是开着的,里面似乎是一张很小的照片。

    阎女令帽檐下的眼睛带着深深的笑意,温柔道:“原本想带一截手指给你做礼物的,但是,我怕你心太疼,会做不好分内的事……”

    朴树心猛地一沉,强忍住扑上前的冲动,将别在腰间的通讯机拿了出来,举起手,艰难开口道:“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秦楚给旁边的小弟递了个眼色,道:“继续跟对方交易,不要露出破绽,否则我会一枪崩了你。”

    站在秦楚身旁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拿过了朴树手中的通讯机,确认了一下后,道:“还没联通。”

    “怎么样?‘阎帮’虽然不会给你地位,但是却能提供足够的金钱让你们一家去国外过安静的生活。”阎女令甩了甩手中的链子,无所谓道:“反正你也没得选择不是吗?”

    朴树眼神极其复杂地看着不远处看不清面容的女子,听声音,分明是极其年轻的女孩,传说中的中国“阎帮”,真是够可怕的……

    “我配合。”朴树多问了一个问题:“你们只是交易而已?”

    “当然不。”阎女令笑道:“还是让军火贩和‘青夜帮’狗咬狗比较有趣。”

    朴树蓦地撑大了眼睛,心惊不已。

    不等对方发表意见,阎女令接着道:“你应该往好处想……这样一来,权青朱就没有精力去怀疑你的下落了。”

    “……”

    “大小姐,都收拾好了。”秦楚靠近一步,在阎女令的近旁轻声道。

    阎女令点了点头,问朴树道:“那么,你们约好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九点十分。”朴树完全死心了,这次的任务他已经算是彻底办砸了,正如对方说的,除了相信他们,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阎女令礼仪十足地对朴树躬了躬身,道:“那么就谢谢配合了。”做完这些,她转身面向秦楚,吩咐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结束后按计划的去布置现场。”

    “是。”秦楚恭敬之色更甚。

    阎女令蹙着眉走到木材堆后,将那个误闯的人给拖了出来,扛着快速离开了深仓区……

    丁一宇是被一阵冰冷给刺激醒的,而醒来的瞬间他也记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咳咳咳……”丁一宇在倒抽一口气的同时,少量的水也呛入了他的气管,他瞬间蜷缩起身体剧烈地咳嗽起来,白嫩的脸上似被染上了一层浓浓的艳色。

    阎女令挑眉,默默将手中的水盘移到了一边。

    瘫坐在墙边的丁一宇只觉得肺部快炸开了,他竭力地呼吸着救命的空气,足足一分多钟后,他的视线才渐渐恢复了清明。

    “别叫。”丁一宇在看到仍穿着清洁工“装备”的阎女令时,下意识就要惊呼出声,但是却被阎女令用一只苹果(?)给堵住了声音。

    阎女令蹲在地上,看着瞪大眼睛惊惧地看着自己的男子,问道:“冷静点了?再叫可能就是用抹布了。”

    丁一宇忙点头。

    阎女令收回了自己拿着苹果的手。

    好笑地看着可怜的男子迅速退到了最那边的角落里,阎女令恶趣味地笑道:“别紧张,你现在的样子我真没兴趣对你些做什么。”

    “……”

    的确,丁一宇现在的形象已经不单是用狼狈能形容的了,完全就是个刚被蹂躏过了的良家少女(?)……

    “今天看到的事情你最好忘干净了,否则,你会惹上警察,以及……我算算……”阎女令竖起三根手指头,笑道:“以及至少三家黑帮……小子,祝你好运。”

    阎女令站了起来,悠闲地走出了储物间,临了还不忘用脚帮对方将门给带上了。

    “……”不知为什么,这一刻丁一宇心中的荒谬感竟远远多过了惊恐之类的情绪……

    只是事后他还是大病了一场,而他那天的异状只有其经纪人一人知道,但是无论李浩正怎么逼问,都愣是没能从丁一宇口中敲出只言片语。

    而他们之所以能瞒过众人的耳目,也有警方的大部分功劳,因为警方在事发后不久就接仁川港口木材仓库区发现尸体的消息,他们介入后,那里便极快速地被封锁了起来,Haru娱乐公司的电影拍摄自然也被迫停止了。

    只是丁一宇所不知道的是,这个案子很快就被移交到了更高层的机构,作为特殊案件开始秘密调查,所以并没有任何消息流入普通民众的耳中;加上“阎帮”在现场所设置各种反调查假象,完完全全地将他给摘了出去,所以他才没有被官方招去进行查审。

    而韩国的几大黑帮巨头之间也因为此事瞬间处在了一片剑拔弩张的紧绷中,可尽管暗流汹涌,却没有任何一方敢有大的动作,官方正处于敏感的时期,他们当然不会去主动撞枪口……

    几个月后,丁一宇已经慢慢不会再想起那天的枪杀了,但令他无措的是,他竟然越来越频繁地梦到那双神秘的眼睛……几乎到了着魔的状态!

    他自然不知道,令他魂牵梦萦的罪魁祸首,现在正在S/M公司浑水摸鱼中……

    早在两个多月前,S/M的此届练习生人员就确定了下来,而阎木木也在“阎帮”的暗箱下,化名为崔宇哲,并以18岁的假年龄进入了S/M,同样成为了B班的练习生。

    而阎女令唯唯诺诺的土包子气质现在已经改善了不少,加上其无双的容貌,以及单纯好欺负的柔弱形象,更是虏获了不少男性练习生的爱怜之心,这就造成了,她被女生越发地顾忌和孤立起来。

    这天,阎木木又以爱慕者的身份黏在了阎女令的身边,这让其他男生在嫉妒的同时又隐隐有些羡慕,只是他们自恃未来idol的矜持,不会像阎木木那么厚脸皮。

    “女女,你到底想要找什么东西呐?”阎木木用仅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问道。

    “S/M与黑帮以及官方的不法交易名单和资料。”阎女令语气很平淡,似乎丝毫不觉这是什么值得惊愕的事。

    阎木木一愣,问道:“那是什么?”

    “你以为网络上所曝光的娱乐公司参与性/交易的报道是假的?”阎女令半倚在墙上,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却说着与表情毫不搭调的话:“表面再光鲜,背后还是会有见不得光的地方,尤其韩国娱乐圈这种近乎奴隶制的明星圈养地,它背后的那些东西……很值得期待不是吗?”

    “女女。”阎木木凑过来,谄媚道:“只要女女想要,我就去偷过来。”

    阎女令脸上的羞涩之意更深了,说道:“追踪和侦查你比我强,偷东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那女女你想做什么?”阎木木偶然灵光地察觉到了阎女令的保留。

    阎女令笑意加深,道:“最近可能就要有动静了,耐心等着就行了。”

    阎木木微微蹙起了眉,但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下午,天空有些阴翳,晚夏的风带着湿润的气息,让人感觉有些疲懒。

    “今天是声乐的考核,也是最后一场考核。”B-203的教室内,阎女令他们的声乐老师郑东殊抬腕看了下手表,道:“五分钟后,按照你们的学号顺序,进行此次的测试,曲目自选,乐器就用你们所选修的乐器,选了两个或两个以上乐器的,任选其中一样就行。”

    教室内的数十个少年少女闻言忙各就各位,调整乐器的调整乐器,温习歌词的温习歌词,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紧绷。

    正如郑东殊所言,声乐已经是最后一项考核了,形体和舞蹈的考核早在前一周内结束,B班内部的排名也将会在这一场的考核后得见分晓,所以,这一场测试的结果,在名次追得很紧的人的眼中,会显得尤为重要。

    B班学号越靠前者,进入A班的可能性越高,这已经是大家约定俗成的惯例了……

    阎女令现在处于B班的二组,学号也偏后,但是前两场考核她的成绩不坏,如果声乐没有问题的话,进入B班一组几乎是已经确定下来的事情。

    “唉?怎么会这样?……”阎女令哭丧着脸拿着自己被弄断了一根弦的吉他,颤音袅袅的装纯音,听得她自己都恶寒不已。

    “女令的吉他弦被人弄断了吗?太过分了!”一只手拍了拍阎女令的肩膀,这个男生是标准的花花公子,安慰是假套近乎是真。

    “是啊,太过分了!是谁做了这种事啊?”眼前的这张脸上带着真挚的愤怒,但是眼中却没有藏好幸灾乐祸的情绪。

    吴美善蹙着眉关心道:“那怎么办呢?要去别的班级借一下吗?”

    阎女令心里嗤之以鼻,所有班级都在进行声乐考核,怎么可能借到乐器?而且,别人的乐器怎么可能有自己的趁手?

    “没办法了,我改换木琴考核吧。”阎女令的表情看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突然改的话,会很糟糕吧?”吴美善看来关心,其实心里早就笑翻了,木琴的乐声虽然清脆好听,但是却没有圆润、丰富的变化,比起弦乐器或钢琴之类可差得远了,根本不适合配唱。

    阎女令叹了口气,可怜兮兮道:“那能怎么办呢?只能这样了。”这个傻孩子,她如果没有准备,会特意将木琴带过来吗?演戏这种事……不光自己玩起来有趣,看别人别扭的演技,也是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呢……

    “阎女令,接下来准备。”郑东殊当然也知道了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管理自己的乐器也是一种能力,他是不可能插手这些琐事的。

    上一个人结束后,阎女令将木琴摆在了桌上,坐了下来。

    “春时既过,夏时将至,繁华盛开;秋时既过,冬时将至,梦幻泡影;流转之物,四季之色,生命之彩;轮回四时,至你身边。”阎女令轻快、富有节奏的歌声伴随着清脆叮咚的木琴声像山涧飞溅的清泉般落入了众人的耳中。

    郑东殊眼睛一亮,这样短短的绯句般的词与打击乐声的搭配真是再契合不过了……

    阎女令手下渐缓,声音也变得婉转绵延:“幼时拉勾盟誓,交换过的约定,与你紧握手心,残留直至今日。”

    “樱花飘舞散落的,春日亦然;雨露沾湿的,梅雨时节亦然;季节点染的神情,淡然如梦。”春的清新,夏的缠绵,被她巧妙地用木琴声的缓急轻重表现了出来。

    “绚烂盛放,微风吹拂,摇摆之花亦然;点燃之物,四季之色,生命之彩;轮回四时,至你身边。”素手执木,那轻击木琴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随意,带着闲情逸致。

    阎女令微眯着眼,唇舌微碰,歌声变得忧伤而又绻缱:“明明曾有过约定,你却独自踏上旅程,那日交换的誓言,向著青空消逝而去。”

    “任由思念驰骋的,月之光;细雪飘舞散落的,冬之空;季节点染的神情,如此美丽。”秋的浩渺,冬的肃穆,伴随着季节流转的迷幻节奏。

    “花叶濡湿,为霜露所,冻结之花亦然;寒风之中,翩翩起舞,颤抖之花亦然;流转之物,四季之色,生命之彩;轮回四时,至你身边。”

    “……孕育而来,生命之中,繁花盛开;终究到来,告别之时,梦幻泡影;然后仍有,花朵盛开,生命之花,轮回四时,至你身边。”

    木琴声渐渐变轻,直至虚渺,像清晨的薄雾般……悄然而逝。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捉虫花了我整整四个小时,写这篇文我真的比你们想象的要认真得多。

    请用刷分来安慰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