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启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个黑衣男人推开准备室的门进去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侧卧在宽敞沙发上的阎女令。

    黑丝长发铺陈,一双洁白长腿若隐若现,令人血脉喷张的白皙饱满半弧在黑色衣料的衬映下越发显得白嫩诱惑,只见她纤长的手臂缓缓撑起上身,半阖的媚眼如怼似怨,一张脸上混合着纯真与妖娆,像是一条性感的美女蛇。

    其中一个黑衣男人咽了一口口水,失神地走了一步过去。

    “你想干什么?”另一个人的声音有些干涩嘶哑,说服着对方的同时也似在说服着自己:“这个女人是白老大亲自要的,碰了我们就死定了!”

    “啊……”听到白俊宣的名字,那个男人总算清醒了些。

    “赶紧给白老大送去吧。”再不送走,他也不知道能克制多久,这样的尤物,根本就是祸害吧?……

    两人戴上手套,将阎女令托起走向了走廊深处的某个地方。

    而为了克制绮念而过度紧绷的两人就这么忽略了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准备室内,一个人都没有?……

    “宴宾室”内,白俊宣看着失神地跪坐在巨大的床中央的女孩,心跳得厉害,精致、纯净如孩童的那个孩子,就如断翼的天使一般,美得恍若幻觉。

    他情不自禁走近了一步……他们这个场合见惯了逢场作戏、露水姻缘,可今天他却跟个毛孩子一样,感觉到了久违的心动。

    阎女令转动眼眸,看向了坐在床边的中年男子,说实在的,这个人长得不错,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却有种成熟的魅力。

    “过来。”阎女令直起腰,抬臂对白俊宣招了招手,撒娇般地说道:“我渴了……”

    白俊宣声音黯哑,道:“我帮你拿水过来。”

    “不要。”阎女令鼓着腮帮,指了指梳妆台,无辜道:“你抱我过去。”

    在大脑下达指令前,白俊宣的身体已经先执行了……

    阎女令歪靠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看了眼走到角落帮她倒水的白俊宣,手似乎无力般地扫了一下放在妆台上的皮包,改变了其放置的方位。

    这只包里放得摄像机应该是提供给S/M的,既然这个姓白的是这间俱乐部的首领,自然不会再另外准备摄像机了,而且,据她的排查,房间里应该没有其他的监视设备了。

    “水温已经调好了。”白俊宣将水杯放到了阎女令的面前,带着不自觉的恭顺和宠溺。

    阎女令抿了一口水,眯眼仰头看着白俊宣的眼睛,张开手臂轻声道:“过来抱我。”

    白俊宣只觉得全身的血瞬间涌向了下方的某个部位,心跳如雷、口干舌燥得几乎晕眩,他喘着粗气将阎女令横抱了起来,快步走向了那边的大床。

    阎女令一手抓住对方的手腕,一手勾着对方的脖子,突然在白俊宣的耳边吐气如兰道:“喂,你付了什么筹码给S/M?”

    白俊宣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对方话中的意思时,就被按倒在了床上,下一秒,他的右手腕传来了一阵钻心的刺痛,下意识喊出的痛呼也被卡在了喉咙内。

    阎女令双腿缠着白俊宣挣扎的下肢,空余的右手快速地卸掉了对方另一只手腕。

    “唔……”白俊宣疼得冷汗都冒出来了,突如其来的急剧转变,让他如坠梦魇,心惊不已的同时又觉得恍惚茫然。

    阎女令松开了掐着白俊宣气管的左手,坐在对方的身上俯视着对方。

    “咳咳……”拼命呼吸了几口空气,白俊宣努力让自己先镇静下来。

    “不愧是混黑帮的,还没老到迟钝呐。”阎女令抽出别再腰间的长鞭,从白俊宣身上站起来道:“那种姿势太暧昧了……但是不要乱跑哦,不然你又要疼了。”

    白俊宣忍着手腕的剧痛,坐直了身体,眼前的女孩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无力柔弱的气质,她现在给他的感觉,只剩下了冷血和残虐。

    而且,对方说话的语气虽然听起来很像是在开玩笑,但是……他却很清楚,如果他真的逃的话,腿恐怕真的会被卸掉……

    “你想要什么?”白俊宣没有问“你是谁”这样的蠢话,而是直接奔向了主题。

    阎女令两根手指捏着一只手机,在白俊宣的眼前晃了晃:“给今天参与‘竞价’人都打个电话,就说你想玩群P好了。”

    白俊宣闻言完全呆了,这个女孩究竟想要做什么?而且……他的手机是什么时候到她手上的?!

    “我的目的,你就不要费心思了。”阎女令将电话递给了白俊宣,笑道:“不要用手受伤不便拨电话来敷衍我,我可能会让它永远拨不了任何东西。”

    一丝冷汗划过了白俊宣的鬓角,他强忍着被毒蛇盯住般的窒息恐惧,道:“那几个都还没离开,在别的地方‘玩’,只要让服务生通知他们过来就行了。”

    “那就给你小弟打电话吧。”阎女令一点都不怕对方耍心眼,因为等他们再次走出这间房间时,肯定会“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而事实上,白俊宣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凭这个女孩果伐的行事作风,他真的一点都不怀疑她会随时了结了他的小命。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几个提供给S/M的筹码了吧?”阎女令似乎嫌单纯地等人很无趣,聊天般地开口道。

    “我们提供的东西很简单,就是钱。”白俊宣很老实道。

    “噗,我还以为你会很嘴硬呢,毕竟你长得很硬汉呐。”阎女令从腰间拿出了一只蓝色药剂瓶,可惜道:“本来想在你身上试试三倍量的‘拷问药剂’的,看来没有机会了……”

    白俊宣心脏猛地一窒,那种药剂他们“双刀”分部也曾有幸分到过一点,他就曾见识过其恐怖的效果,被拷问对象的反应就算是站在隔离室看着,也会觉得心惊肉跳。

    行内所说的“拷问药剂”,其实是一种新型毒品,属于神经毒药物,哪怕注射几滴都能让人生不如死,他实在无法想象被灌下三倍剂量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想要知道的我都会说……还有,你无论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的……”白俊宣紧张道,有那种药剂在身上的人会是好惹的吗?

    阎女令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你继续汇报吧,表现好的话,我就只让你看戏,而非参与其中了。”

    白俊宣虽没听懂其中的意思,但是却完全不敢废话:“我的你已经知道了,再说那个叫南镇的人,就是那个很胖的人,他是‘星辉’百货的社长,虽然有钱但是却是我们之中最不起眼的,他所提供自然是场地和物资,这些S/M可能并没放在眼里。”

    阎女令颔首示意对方继续。

    “另外四个人,分别是法务部的科长郑金泰,韩国第二大帮‘圣徒’的三把手黄太全,SBS的高层吴万基,还有韩国银行的行政部长严智宇。”白俊宣感觉自己的双腕已经麻木了,但是却不得不继续道:“只是这几个人提出来的条件明显很敷衍。”

    “空头支票?”阎女令的语气真的很像是在聊天:“官场和黑帮都是狐狸聚集地,打太极和兵不血刃是他们最拿手的事,你们不是也很贴心地为S/M提供摄像资料了吗?承诺的金额最后会缩水不少吧?”

    白俊宣不敢随便回答,因为他实在没法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她是开心还是生气。

    阎女令指了指梳妆台上的皮包,苦恼道:“我还想在S/M混一段时间的,那个,会帮我搪塞过去吧?”

    “我明白了!”白俊宣心中惊惧更甚,那是S/M提供的专用摄像机,与他们公司内部的电脑连在一起,他实在想不通阎女令是怎么看穿里面有摄像头的,而且,还很自然地利用喝水的时机将镜头移到了别的方向,那么,她现在的一切异常,S/M那边根本一无所知……

    阎女令突然看了下门的方向,微笑道:“好像是来齐了,等下你把他们都引进来,不要露出破绽,成功后我会立即帮你接骨,时间再久,也许会有后遗症了,你要考虑清楚。”

    不过,还不等白俊宣表态,门铃就响了。

    阎女令手里拿着皮鞭,走到门口轻轻打开了门,顺势将身体隐没在了门后面的阴影里。

    郑金泰、黄太全、吴万基,以及严智宇四人其实来得更早些,不过据他们对白俊宣的了解,对方应该不是会玩出群P这种事的人,所以,他们在心痒的同时更带着很深的疑虑,最终他们决定等南镇那个没脑子的过来让他打头阵,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最后到的南镇果然是最猴急的,一到门前就抢先按了门铃。

    见门打开,南镇兴奋地冲了进去,大笑道:“白老大真够意思,我只看了那丫头一眼下面就爆了啊,害得我招了好几个小妞泻火都没什么滋味,那小丫头呢?”

    白俊宣坐在床沿,努力克制着手腕疼痛引起的不适,道:“他们给那个丫头下的药效太轻了,害我被那个丫头扫了兴,这不找你们几个教育教育她嘛?”

    门外的四人听了相视一眼,放下了戒备,白俊宣对于女人的确没有什么耐心,所以他碰过的女人,下场好的没有几个……

    在最后一人进来后,阎女令将门关了起来,那“咯哒”一道落锁声将走在最后的黄太全惊了一下,较常人警觉的他忙转身看向了站在门内的阎女令,她……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听到动静的其他人也转过了身,南镇的反应最为兴奋,他粗壮的腿快速迈向了阎女令,喘着粗气道:“小妞,到哥哥这里来……”

    哥哥?被小心眼的阎清雅听到的话,这胖子绝对会死的很*!

    “啊!……呜……”在对方说出更不堪入耳的话前,阎女令很明智地挥鞭勒住了胖子的脖子。

    南镇一张肉脸憋得通红,大张着嘴,手指拼命地抠着脖子间缠绕的牛皮鞭。

    阎女令对这根鞭子的趁手度很满意,只不过装了一枚细细的倒钩,就成了一件不错的武器,运气真好……

    其他四人对于这一变故已经蒙了,这是什么情况?!

    黄太全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他没有选择迎战,而是伸手抓向了门把,那个女孩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后时,他就明白,此人绝对不好惹!

    但是阎女令会让对方如愿地出这道门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阎女令手腕一抖,皮鞭的余力竟然将那么重的一个大胖子给甩倒在了地毯上,过猛的冲劲让南镇瞬间就晕了过去。

    黄太全只觉得手腕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巧力拉向了那个美得不似真人的女孩。

    一个手刀放倒被拉到身前的男人,阎女令收回鞭子,言笑晏晏地看向了“幸存”的其他三人:“动手动脚的……”她指了指面朝地上的南镇,又点了点倒在脚边的黄太全道:“还有,想要逃跑的……都会是这样的下场。”

    “你……你是什么人?”郑金泰努力克制着发颤的双腿。

    啧……为什么人们总爱问些傻问题呢?

    阎女令走上前一步,直接给了提问的男人一鞭子,漫不经心道:“啊,刚刚漏掉了一点,不许提问……也不准叫!”可怜的男人在痛呼的时候,又被抽了……

    似乎很满意对方的消音,阎女令坏笑道:“把这两个晕迷了的,都拖到床上去。”

    三人迅速上前执行,明明都是西装革履的社会上层人士,现在却透着浓浓的凄凉和惊惧。

    “搬运工”们刚刚完成任务,就被阎女令毫不留情地舍弃了。

    于是,五个男人就这么扎堆地倒在了床上……

    “你!?……你在做什么?”看着拿着针管给南镇注射着什么东西的阎女令,刚被接好骨的白俊宣的心脏一沉到底,有了种极度发毛的感觉。

    “嗯……‘拷问药剂’和‘催情药剂’混合版。”阎女令抬头笑道:“不是说了群P吗?接下来的这场戏,你不期待吗?”

    白俊宣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内心瞬间崩塌,恶魔!疯子!变态!……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人!!

    “你应该知足了,因为你现在是看着,而不是在那些人当中。”给每个人都注射了药剂的阎女令走到了白俊宣的身边,好笑道:“别摆出这么震惊的表情,你们毁掉的人不会比我的少,享受一点吧,虽然会很恶心,但还是要好好记录下来才行。”阎女令将一台小型数码摄像机递给了白俊宣,翘着唇角道:“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了,镜头不要晃动,要绝对清晰,绝对完整!”阎女令最后两句的语气中似乎凝结着寒意,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白俊宣颤抖着手接过摄像机,克制着将其砸在地上的冲动,理智清晰地提醒着他,服从,服从!绝对地服从!!否则……否则床上那些被*控制而相互撕扯着衣服的人,将会是他的后尘……

    阎女令穿着小礼服走出“HEA/VEN Nightclub”时,已经是凌晨了,清冷漆黑的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

    拿出手机开机,阎女令沿着街道边走边听着手机内接二连三的未接来电提示音。

    “木头。”回拨后,不到一秒就被接通的电话让阎女令有些好笑,那根木头绝对瞪着眼睛一直盯着电话很久了……

    “……”可对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抽风地连呼着她的乳名,而是沉默着,这说明,那根木头难得地生气了。

    阎女令放缓了语调:“再不说话,我挂了啊?……我的腿好酸啊,不过来接我吗?”

    “呜……女女……”对面果然传来了哭声。

    快速报了下所在地点,阎女令果断地挂了电话,啧……回去有得磨了呐……

    结果正如阎女令所料,她回去后真的被阎木木魔音穿脑到了早晨,可是看到他肿如核桃的兔子眼时,她又实在拉不下脸来训斥他,无奈,就这么耗了一夜。

    秦楚给阎女令送早餐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让他黑线的这一幕,阎木木像个小媳妇一样抱着阎女令的小腿抽泣,阎女令包子脸俯视着阎木木的头顶,完全神游状态。

    “大小姐?”秦楚收到阎女令赤果果的赞赏目光时,明白了自己的到来的确解救了对方。

    “木头,去洗把脸。”阎女令拍拍阎木木的头顶,道:“等下汇报下你昨天的工作。”

    阎木木怕也哭够了,很顺从地去了卫生间。

    按了按额头,阎女令打了个哈欠,对着秦楚招了招手。

    看着连打哈欠都显得很漂亮的女孩,秦楚腹诽了声妖孽后,靠近了过去。

    “这个记忆卡保管好,当然,你想看我也没意见。”阎女令将一只储存卡递给秦楚,笑得很是意味深长:“嗯……记得多备份点。”

    秦楚看着阎女令的笑脸,莫名打了个哆嗦,他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呢?错觉吧?呵呵……一定是错觉。

    当然,轻忽自己黑道直觉的下场,秦楚所付出的代价,绝对算得上是惨烈……(吐吧吐吧……)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在网上了有了很大知名度的《彼岸》终于决定在韩国公映,虽然首映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XX谋也赚足了票房,但是这部影片还是很反常地被SBS引入了韩国。

    也许是因为文化的差异,《彼岸》上映后并没有造成像在中国的那种轰动,但是,亚洲人的审美还是很相似的,“妖精”阎女令,很快以美貌著称,蹿红了韩国,收获了众多的男性粉丝,而网上也出现了不少呼声,表示很期待她的娱乐节目首秀。

    一个周末的上午,阎女令接到了公司的电话。

    “女令,RUNNING MAN知道的吧?他们已经决定让你当下期的嘉宾了,那边的制作组很快会跟联系,请做好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新工作亚历山大,新老板是咆哮帝……

    我手贱开了包括本篇以及本人真爱的两篇新文,加上之前一篇,要填三个坑。

    而且本人的理念是:码不出满意的章节,宁愿不发。

    我相信大家能看出来我对于此篇文的认真度。

    我很喜欢你们催更,那说明你们认可了我的努力。

    所以在我发文的时间让你们失望的时候,也请继续撒花……

    另外,女令得到了什么好处呢?木头的任务结果怎么样了呢?

    你们不好奇吗  不好奇吗?好奇的就撒花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