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余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阎女令参加的这一期的Running Man播出后,毫无悬念地引发了哗然大波,微博、Facebook,贴吧……几乎随处可见关于她的讨论。

    起先最有争议的,当然就是阎女令的身手和聪慧,她在Running Man中所表现的超凡记忆力和让人匪夷所思的协调力和行动力,都让人有很不真实的感觉,于是,众多网友就质问了:什么时候Running Man也搞起这样的噱头吸引眼球了?

    但是,Running man却第一时间在其官网上发出了申明,关于阎女令,他们没有一丝造假,甚至他们还回问了一个众人无法反驳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为一个刚刚出道的艺人如此造势?

    是的,参加过Running Man的巨星可以说是数不甚数的,那些人都没给什么特殊化,Running Man又有什么理由为一个小小的新人对那么多的观众撒谎?完全犯不着吧……

    可这样一来问题就更复杂化了,没有造势,那就是说,那是人家真正的实力,这个……可实在是有些超出大家的理解范围了,天才+武林高手+无上的美貌……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啊?

    于是,不论是出于好奇、喜欢、质疑,还是羡慕嫉妒恨,一时间,阎女令一跃成为了网络搜索排名的第一位,可以说是风头一时无二。

    然而,这丫头的公共信息实在是太少了,除了《彼岸》、《Running Man》,完全没有其他可挖掘的信息,虽然有人试图从阎女令的母国天朝挖点猛料,但是……可怜天朝阎女令的粉丝们还得从韩国这边共享信息以示安慰来着。

    更令人纠结的是,看官们实在分不清阎女令到底哪个形象才是真实的,灵的诡异、仙灵?还是在Running Man开始时所表现的可爱、呆萌?或者是后期展现的妖娆、强势?

    结果,完全一头雾水……

    “女女,网上貌似终于挖出新的话题了。”B班一组的练习室内,阎木木缺根筋地无视了周遭紧绷的氛围,对着阎女令道:“好像在说你是同性恋?”

    阎女令饶有兴致地靠近了些,光明正大地无视了同组女练习生们的眼刀。

    电脑网页的贴吧内,正播放着一段Running Man最后分发奖品时的视频。

    刘在石:“虽然今天很受惊吓,而且,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中……但是!还是恭喜阎女令、郑容和,以及宋智孝获得我们今天的奖品。”

    只见三人面前的桌子上正放着三样东西,水晶头冠、名牌皮包,以及瑞士名牌手表。

    “哇~!今天的奖品真不是开玩笑的啊……”李光洙眨巴着眼睛,羡慕道。

    “手表好像是男士的,那容和OUBA选这个没关系吧?”见两人迟迟没有动手,阎女令主动提起道。

    郑容和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似乎最贵重吧?”

    “呵呵,那容和OUBA是想拎着女式皮包,还是戴着头冠回家?”阎女令微笑ING……

    “……”郑容和默默拿走了手表。

    宋智孝将最便宜的包包拿了过来,笑道:“那我要这个好了,很实用啊。”

    阎女令则伸手拿起了最后剩下的头冠,却又侧身上前将它戴在了宋智孝的头上,并行了吻手礼:“今天我是骑士,所以战利品就献给我的公主殿下吧。”

    宋智孝捂着嘴巴,一时有些反应无能。

    阎女令对着Running Man的几人躬了躬身:“今天玩得很开心,所以就不收礼物了,嗯……算是我们天朝的礼仪吧,请不要拒绝。”

    到此处,视屏结束了。

    “嗯,这就判定我是同性恋了?”阎女令挑眉看着此楼主的发言:“还有矫揉造作,虚伪……狗屁天朝礼仪??”

    “女女……貌似是你的ANTI啊。”阎木木将页面下拉,笑道:“不过,这个楼主被下面的人骂得好惨,这是说明女女很受欢迎的意思吗?”

    阎女令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脑中开始考虑别的事情。

    木头上次已经拿到了S/M的性/交易资料,而被S/M发现东西消失肯定是短期内的事情,那些东西要怎么利用才最有效呢?……

    偶然间,阎女令的视线对上了正一脸怨毒看着她的朴熙林,她翘了翘唇角,嗯……貌似,这会是个好猎物啊。

    “啊,对了,女女,《我们结婚了》是什么东西?”阎木木摇了摇神游天外的阎女令的胳膊。

    阎女令将视线转了回来,鄙视道:“你平时多补点常识吧,我的经纪人人选已经定下了,你就没点忧患意识?”

    “唉?我没听你说啊……”阎木木大大的黑眸中开始蓄水。

    “这是常识,OK?”阎女令改用中文道:“总之,给我混进男团出道,然后,增加人气,这样才有一锅端的可能性,你懂不懂?”

    阎木木委屈地垂着头:“我不懂啦,我完全想不通女女你想做什么事……”

    “你……还真是根木头。”阎女令叹了口气,转移话题:“不过……为什么突然问关于综艺节目的事?”要换做其他人,她可能早一脚上去了,但是……阎木头不行,因为,就算踹死了这个家伙,他也开不出花来……

    “啊!”阎木木的情绪很容易跟着阎女令走了,他指着电脑的屏幕道:“女女你看,这个叫《我们结婚了》的节目开设了投票的网页,你现在是第一名呢……但是,这个节目的名字真让人不开心。”

    阎女令微笑:“感觉到了?《我们结婚了》,顾名思义,就是假想结婚嘛。”

    “那样的话,假如女女参加的话,不就得……?”阎木木舌头打结了。

    “Bingo~。”阎女令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阎木木眨了下黑亮的眼睛,继而露出同情的神色,说道:“先不说女女你在独处时有多少忌讳……这个要是被爷爷知道了,对方骨头都会被拆掉的……”

    阎女令没有开口,他们阎家,还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济州岛,Haru娱乐公司之前被停拍的电影已经再次开拍,因为天气的问题,剧组得要等到雨停了才能继续工作,而此电影的男主丁一宇和他的经纪人李浩正此刻正坐在一间咖啡店内休息。

    丁一宇出神地看着窗外的雨幕,店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他映在玻璃上的清瘦侧脸看来有些氤氲虚幻,说不清是伤感还是恍惚。

    “小宇,最近你是怎么了?”李浩正半开玩笑道:“失恋了?”

    “嗯……?”丁一宇回过头,只觉胸口像压了块石头,呼吸压抑。

    李浩正扶额:“你清醒一点,最近完全像是在梦游了已经,有什么苦恼的事可以跟我商量的嘛。”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丁一宇觉得再不找个人倾诉一下,他真的可能会被憋疯。

    “唉?!”李浩正一惊,我去……不用来真的吧?……

    丁一宇低头看着自己指节分明的双手,微红着脸道:“阎女令你知道吧?”

    无意中看到节目中的那个女孩的眼神,他就认出来了,然后傻瓜一样收集了能收集到的一切关于她的信息,她在银幕上看起来有很多面,但是他却见过她别人从未见过的一面,这让他窃喜、心悸,他觉得自己是不同的,那场恐怖的意外,因为那个孩子,竟然变得旖旎、粉红了起来。

    他想,他可能已经被驯化了,就像小王子的狐狸一样……

    “阎女令?”李浩正先是一愣,然后恍然道:“最近网上沸沸扬扬在讨论的那个女孩?我说……你不觉得一个艺人仅仅通过银屏形象就喜欢上另一个艺人,是件很可笑的事情吗?”他以为小宇已经见多了艺人表里不一的样子。

    “哥……”丁一宇白嫩的脸靠近了些李浩正,问道:“你看看我,现在是能用道理说通的状态么?”

    李浩正抽了抽嘴角:“明显欲求不满了……”

    “……”

    “啊……啊哈哈……”李浩正找回了点节操:“你别这么看着我,问题这不现实啊,你别忘了你现在还在拍电影,她也发展势头正猛……最主要的问题是,人家跟你熟吗?”剃头担子一头热还是咋地?

    最后那一句真像利箭一样噗地戳中了丁一宇的胸口,是啊……他再纠结又有什么用,那个孩子根本可能已经不记得他了……

    一到周五,阎女令和阎木木雷打不动地回到了会所休整,可能S/M练习生中如此“不思进取”的,就仅仅他们俩了吧?

    “天下会所”莲居,在浴室巨大的浴池内,阎女令整个人沉在了牛奶池底,像在睡觉一般。

    今天,公司终于正式将经纪人的事提上了日程,表面看来,多了个经纪人,她的行动会受制很多,尤其,那个看似是李满秀手下的经纪人,实则是金氏一派的眼线。

    但是,习惯了阴谋论的人都明白,“钉子”用得好的话,也是可以刺伤原主的。

    她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如何最快时间将Haru娱乐公司发展壮大起来。

    前段时间,“HEA/VEN Nightclub”事件中,她与大韩民国法务部科长郑金泰,以及韩国银行的行政部长严智宇最终达成的协议就是有关Haru娱乐公司的,这所公司现在已经是一所披着韩国民族企业外衣、实则由阎家全权控股的外企公司了。

    也就是说,加上阎帮在暗地里的洗钱活动,他们从韩国牟取的一切利益,都会流出韩国,用来增加天朝的GDP……

    怎么获得最大化的利益,以及,如何将合法企业和非法组织强强联合,是阎女令目前最感兴趣的事情。

    “笃笃笃……”突然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

    从池子中站了起来,阎女令看了眼发白的手指,似乎,泡久了点……

    阎女令裹着浴巾走出门的时候,阎木木正拿着手机站在门外团团转着。

    “怎么了?”阎女令脸上还带着出浴的粉色,看来有些萌。

    “好多电话。”阎木木将阎女令的手机递了过去,大眼不断瞄着对方的脸。

    阎女令接过后查看了下,的确很多电话,而且还都是之前“结识”的艺人们。

    阎木木凑过来:“女女,都是谁啊?”他们的电话很久没这么忙了。

    “之前节目中遇到的艺人,出于礼节互留了电话,只是没想到会真的有交集。”阎女令扶额:“看来,我要尽快准备一间与人会面的普通的住所了。”

    “那个让秦楚做就好了,女女在苦恼什么?”阎木木好奇道。

    “一,没有太大的利益,二,没有太大的趣味。”阎女令总结道:“有时候应酬真是件让人提不起劲的事……”

    阎木木看着懒懒得有些孩子气的阎女令,不禁走上前挽起了阎女令不断滴着水的长发:“那就不要理他们好了。”

    阎女令走到沙发前坐下,享受着阎木木为她擦头发的温柔力道,眯眼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值得交往的人……而且,还是不要给‘前辈’留下倨傲的印象的好~。”

    “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啊?”阎木木面露同情之色,不知道又有谁要倒霉了……

    周一,阎女令刚到公司不久,就被叫到了李秀满的办公室。

    “女令,快进来坐。”李满秀满脸笑容,问道:“还记得上周我跟你提过的经纪人吗?”

    阎女令点点头,将视线转向了站着向她鞠躬的女子。

    “我叫杨善雅,请多关照。”这个女子看起来很清秀,干练而爽利。

    “以后就拜托你了。”阎女令笑得很真诚。

    李秀满见阎女令很满意的样子,点头笑道:“女令你觉得适合就好,都坐吧。”

    待到阎女令和杨善雅都坐下后,李秀满道:“我之前了解了下,女令你是没有个人网站的吧?为了暴涨的粉丝,你可能要费点心思在那上面了,还有,其他艺人友人的交际之类……总之,很多事情,善雅xi是会跟你沟通的,你现在也不必太心急。”

    阎女令点了点头。

    “其实今天找你来是另有件事要通知你。”李秀满问道:“想必你是知道《我们结婚了》这个综艺节目的吧?”

    “是,知道的。”阎女令中规中矩的答道。

    李秀满:“他们已经确定让你加入了,这个节目的人气很高,对你的发展很有帮助。”

    “您的意思,是让我同意参加么?”阎女令眸中露出既期待又害羞的表情:“结婚的话……现在还不能知道对象是谁吗?”

    “那只是节目,你可别当真,都是在做效果,就像你在Running Man那里做的一样。”李秀满不忘“敲打”阎女令,毕竟,对新人来说,绯闻什么的,不都是有助的。

    阎女令唯唯应是,她在Running Man那般露脸,S/M的高层在高兴的同时,更多的却是疑虑,于是阎女令隐晦地表示了,因为白俊宣的关系,所以Running Man给自己开了后门,做了虚假效果,她虽然不知道金社长和两位女高层是怎么跟李秀满解释的,但是,这个人明显没有对她起疑。

    李秀满见阎女令很乖的样子,不禁缓和了语气:“之前的综艺节目里,你表现的不错,所以,这次《我们结婚了》甚至为你开了先例,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

    “先例?”阎女令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装得一脸无知,其实这个大胆尝试本身就是阎女令的杰作,SBS高层吴万基那么大的把柄握在她手里,她怎么可能不利用?

    “《我们结婚了》将要推出首个双向双性结婚,中间者就是你。”李秀满声音激昂道,不成功的话,不过是争议,对阎女令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不良影响,但若是成功了,那将会是双倍的粉丝增加!

    阎女令微微一愣,这次倒不是伪装,而是,她提议的不过是同性结婚的方案,为什么会搞出个双性,这么说除了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男人?

    “没有听懂吗?”李秀满看着阎女令微蹙的眉头,解释道:“女方,已经确定了,是你见过的宋智孝,你们两人的假想结婚,是你为主导,就是,你扮演偏于男性的那一方。”

    是的,阎女令提出的人选是宋智孝,一来她对对方有好感,二来,对方出于种种原因是不会拒绝此项提案的,三来,她还有更为重要的考虑在其中……

    “您的意思是,我得和两个人结婚?”阎女令压制下挑眉的*,问道:“观众们能够接受这么离谱的事情吗?”

    “所以,这是一场赌博。”李秀满眼神灼灼道:“你觉得我们会赢吗?!”

    赢吗?她就从来没有输过,当然,也没想过要输!

    作者有话要说:要正式开始我结了。感觉自己在赌博啊……

    男人的人选拜托了。

    这个设定虽然很奇葩,但是,我很想嫖懵智,你们别掉链子啊,这不是百合文,所以拍砖者咬死。

    另外,说点题外话。

    我今天想跟大家说说我最喜欢的书《小王子》,下面是小王子和狐狸的部分对话。

    “什么叫‘驯服’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我有点明白了。”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想,她把我驯服了……”

    狐狸:“我的生活很单调。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所有的鸡全都一样,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样。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 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再说,你看!你 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而这,真使人扫兴。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 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 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小王子》是我买过的唯一一本书。(除教科书)

    我其实更喜欢英文版的。

    别看本二货抽风,其实,我是个蛮冷漠的人,这是唯一一本会让我哭的书,并且看一次哭一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