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求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首尔近几天的天气真的是越来越热了,白花花的日光几乎晃得人眼晕,现在虽然刚刚靠近八点,灼热的气息就已经让人消受不能了。

    首尔火车站的月台前,此时正有一群人拎着大包小包在进行着拍摄工作。

    周围来回的行人们兴奋地议论着驻足观望,不少人还掏出了手机拍照。

    “是RunningMan啊~!大发!”

    “刘在石,看这边!”

    “长颈鹿,长颈鹿……”

    “……”

    刘在石调整了一下肩膀上背包的背带,对着镜头笑道:“大家好像是以为我们在拍摄RunningMan呢。”

    李光洙臂间挂着挎包,冲着人群挥了挥手,大声道:“今天我们是我结的嘉宾哦。”说完他握拳掩嘴偷笑:“嘿嘿,是女令邀请我们来参加的!”

    “呀!结婚的又不是你。”拖着行李箱的金钟国猛泼冷水道:“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啊?真是的……”

    一旁的Gary悠悠地叹了口气:“这世道,完全不让我们这些长得不好看的男人活了啊……”

    悲伤音乐起~,字幕君:“那逝去的爱情啊……”

    图片君:咔嚓碎掉的玻璃心。

    镜头切换我结演播室。

    “话说,在我结的节目里看见RunningMan全员的感觉怎么样?”朴美善笑问。

    Danny安脱口而出:“太神奇了。”

    李智慧也好奇道:“这周女女夫妇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啊?”

    “据说好像是和娘家进行一趟一天一夜的家族旅行。”金正民看着手中的任务卡道:“地点是庆尚南道。”

    “好羡慕啊。”朴美善眼露向往之色:“庆尚南道真的是很漂亮啊,风景完全绝了。”

    “奈,女令XI可真是浪漫。”李智慧也是一脸羡慕。

    这时,等在月台前的RunningMan成员突然骚乱了起来,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月台的入口处。

    “我的天呐,我还是第一次见智孝这么好看。”Gary感叹。

    只见穿着一身红色短裙礼服的宋智孝踩着高跟鞋正被背着背包,拎着行李箱的阎女令扶着走下月台,她不算长的头发被盘束成髻,发间戴着简单的水晶头冠,上了淡妆的面容显得精致而姣好。

    她旁边的阎女令的衣服却有些奇怪,似乎是简化的明朝时代男子服饰,她的长发松散地用玉质的发箔束在背后,倒有些类似唐代侍女的发型。

    “每次和女令见面,都能看到很特别的衣服啊。”池石镇迎了上去,伸手道:“好久不见了啊,女令。”

    “让开。”池石镇的手还没能碰到阎女令的手指,就被刘在石拱去了一边:“别假装很熟的样子,是吧?女令。”刘氏安禄山之爪也袭击向了阎女令的手……

    金钟国一把将刘在石推了个踉跄,鄙视道:“你还不是一样。”

    “……”一阵混乱ING……

    字幕君:我结的观众朋友们,这些人真的不是疯了……请不要觉得慌乱……

    “不过话说回来,女令。”闹够了的刘在石切换回了MC模式:“你不是联系我们说是要去家族旅行吗?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一大早就被拖走化妆试衣的宋智孝也缓过来了点神智,对阎女令道:“坐火车的话应该不是很近吧?加上,还让我们带了行李,要外宿吗?”

    “嗯,我们要去庆尚南道。”阎女令微笑:“我已经定了海边旅馆。”

    “啊啊啊啊啊……”×N。

    “大发,大发……”李光洙捂着嘴:“庆尚南道?那里的行程很贵的。”难道我结剧组比较有钱?

    阎女令笑着转移话题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要准备上车了。”

    “奈!”刘在石高兴道:“真是期待啊。”

    走在后面的宋智孝拉着阎女令的手,眨眨眼,有些怀疑道:“真的是庆尚南道?光想想都觉得好浪漫。”

    “DUNA你喜欢就好。”阎女令眼神温和,将宋智孝扶上了车。

    我结演播室。

    “RunningMan他们还不知道呢。”朴美善感叹道:“这次行程的一半费用都是阎女令自己付的呢。”

    “真的?!”李智慧惊道:“因为人数比较多,所以花费不少呢吧?”

    Danny安:默……在节目上谈这些真的没关系吗喂?!

    金正民沉吟片刻后道:“真是越看越觉得女令的想法很成熟啊,完全是绅士水准了。”

    “奈,要是她是男人,我一定倒贴过去。”朴美善开玩笑道。

    “……”×3,很冷啊喂!

    缓缓启动的火车的第一节车厢内,除了RunningMan全员和拍摄、工作人员,并没有其他的乘客。

    “女令,你有没有吃早餐?”坐在阎女令旁边的宋智孝问道,一早起来准备拍摄,她根本没来得及吃饭,而阎女令起得比她还早,肯定更没时间进餐了。

    “DUNA肚子饿了?”阎女令说话的时候会看着对方的眼睛,让人感觉很真诚。

    宋智孝不好意思道:“不是,本来我应该帮你准备早餐的……”但是,她是个睡货……现在拿得出手的就是零食加面包而已。

    阎女令不在意地笑了笑,矮身将脚边的背包拽了上来,打开后将一只做工精细的饭盒取了出来。

    “我吃过了,这是给你准备的。”阎女令将食盒打开,里面竟像小抽屉一般隔成了三层,盒子一拉开,浓浓的食物香气顿时扑鼻而来。

    宋智孝除了感动之外,也更不好意思了,只能道:“谢谢了,女令。”下次绝对好好好表现了,一直以来她都没做过一件老婆该做的事……

    “艾古~,真是寒心啊。”坐在阎女令和宋智孝对面的刘在石模仿老丈人的语气道:“这样懵的女儿嫁到人家去,都不好意思见人了我。”

    “不过,里面是什么东西啊?”HaHa馋猫道:“闻起来好香。”

    阎女令莞尔:“都是天朝的点心,为了方便食用,所以没准备太复杂的食物。”

    宋智孝早就饿晕了,所以直接用爪子招呼了上去,拈着一块点心放进了口中。

    “呜呜呜……”然后,这丫头的眼睛就变得圆溜溜的了。

    “怎么了?怎么了?”隔壁座的Gary忙递了杯水过来,关心道:“噎着了?”

    宋智孝吞下口中的食物,感动道:“ANIA~,是这个真的太好吃了。”啊啊,眼泪都要出来了。

    “真的?”李光洙也眼巴巴看了过来。

    宋智孝瞥了眼馋猫状的几只,无奈道:“本来因为是女令的爱心点心,我是舍不得给你们吃的,但是,看在全国观众的面子上还是算了。”

    “哦~!”众爪子招呼而上。

    画质君+字幕君:满是粉红飘着爱心的车厢内,美美进食ING……

    插播个人访问。

    问:“老公给准备的爱心早餐,感觉怎样?”

    宋智孝:“真的非常感动,也很惭愧,上次就准备以后好好做的,但是女令真的很贴心,做事情也很完善,我甚至不知道应该为她做些什么,有时候老公太完美了,也是件苦恼的事情……”

    问:“女令为什么每件事都做得很讨人喜欢呢?性格的关系吗?……个人觉得你对宋智孝更加偏爱一点。”

    “奈,有点,因为智孝DUNA是女生的角色,所以我应该多照顾她一点才对,而且……”阎女令欲言又止。

    追问:“而且什么?”

    “嘛,之后你们就知道了。”阎女令摊手表示不会透露更多。

    足足两个多小时后,火车上的众人终于看到了碧蓝的海域,以及绿茵绵延的唯美风景。

    “啊,是大海。”

    “真的好漂亮。”

    “……”

    RunningMan众人一扫之前昏昏欲睡的状态,都站起来看向了窗外。

    这时剧组的导演提醒道:“大家收拾下东西吧,快到了。”

    “女令,你的东西让我来背吧。”临下车的时候,李光洙凑了过来,脸上带着些微羞窘的表情。

    阎女令笑着点头:“奈,OUBA,谢谢你了。”

    “智孝的行李箱就让我来提好了。”Gary也发挥了绅士风度。

    阎女令开玩笑道:“GaryXI不是还对我家老婆还念念不忘吧?我是会吃醋的。”

    旁白:“哦哦哦哦~。”

    “咳,为了避免这样的误会,智孝的行李就由我来解决。”金钟国直接拎走了阎女令手中的箱子。

    “喂,你们快一点,我已经叫好TAXI了。”HaHa远远地朝众人摆着手。

    我结演播室。

    朴美善:“家族旅行的感觉真不错,很热闹。”

    “奈。”李智慧促狭地笑了笑:“不过,两人发展感情的空间就小了啊。”

    Danny安则好奇道:“我比较在意阎女令之前说的那个‘而且’,好像她有准备什么Surprise的感觉。”

    “这也不奇怪啊。”朴美善道:“女令那孩子完全是个浪漫制造机嘛。”

    金正民下巴点了点镜头:“哦哦,他们好像到了。”

    “是那个吗?”刘在石遥指着那边一栋建在礁石上的两层独立楼,兴奋道:“真的是那个?!”温度、海风、声音,还有气味,真的都太舒服了!

    阎女令大声回道:“奈,是那里没错。”

    “大发,大发!”李光洙看着大海上空盘旋的海鸟,听着海浪的声音,心情异常地飞扬雀跃。

    宋智孝对于眼前之景也有些沉迷,她真挚地冲阎女令笑道:“真的是很感谢你,女令。”虽然是工作需要,但是却有种出来度假的感觉,很温馨,也很轻松。

    “我们先去将行李放好吧,等下是要出海钓鱼的。”阎女令眨了眨呀,俏皮道:“可没人负责我们的饭菜呐~。”

    “安心好了。”宋智孝豪气道:“虽然很不足,但是我会努力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的。”

    阎女令抿嘴笑道:“奈,奈~,那就拜托了。”

    走在最后的金钟国闻言忙凑了过来:“我们,真的可以出海吗?”

    “嗯,我预约了一家渔船,船长会带我们在浅海捕鱼的。”阎女令牵着宋智孝的手,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阎女令几人刚到门口,HaHa就扑了过来,兴奋道:“有好多房间,很干净,完全修学旅行的感觉啊!”

    “而且。”池石镇也走了过来:“厨房的用具超级齐全。”

    “喂~!喂~!”这时一道呼唤声从下方远远地传了过来。

    李光洙哒哒哒跑到屋前水泥台的边缘,手扶着栏杆向大海的方向望去,只见海边的一条小型渔船上正有一个男人冲着他们的方向挥着手。

    “哟!!您是在叫我们吗?”李光洙扯着喉咙喊道。

    “哦~!!是的。”船上头顶搭着白毛巾,戴着草帽的黑脸老汉大声回道:“快点下来,要出发喽~!”

    阎女令走到李光洙的身边,说道:“你告诉他我们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李光洙忙破音传达了嘱咐……

    十分钟后,RunningMan全员以及两名剧组拍摄人员满满当当地挤在了那艘小船上。

    “我们……”由于全挤在一起,所以刘在石的脸在镜头里显得有些大,他纠结道:“我们就这么出海打渔?”完全挪不开啊,好担心撒个网就顺便把自己给撒进海里去了。

    划着船的渔夫爽朗地笑了笑,操着庆尚方言道:“当然不是用这个船去打渔,我们的船已经在海上了,你们来得比较晚,所以我就划船来接你们了。”

    “啊,是这样的啊。”刘在石松了口气。

    “老伯,我们帮你划吧。”金钟国拿起了旁边的桨,这个进度真是太慢了!

    宋智孝和阎女令已经换上了轻便的家常服饰,两人坐在船尾,看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线,表情竟一致地安逸轻松……

    又是十几分钟后,李光洙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轮船道:“老伯,是不是那个渔船啊?”

    “柰,是的。”老汉答完对着前方的渔船大声喊道:“喂~!我们到啦~!”

    船上的两个中年男人闻言立即冲着着小小的渔船挥了挥手,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很热情。

    众人磕磕绊绊地爬上船后,开始好奇地研究起船上各种捕鱼用具来。

    “呀~,老伯,你们这有钓竿呐,可以用不?”刘在石看着放在甲板上的渔具和塑料桶,有些手痒。

    “当然可以啊。”老汉豪爽道:“鱼饵就在水桶里,你们自己随便玩。”

    金钟国也挤了过去:“我也要钓鱼。”

    “真是的,你非要和我粘着一起吗?”刘在石鄙视道。

    “什么啊……”金钟国叉腰。

    我结演播室。

    朴美善:“看起来好有趣,你看李光洙,被渔网给缠住了呢……噗……”

    “柰。”李智慧眼中的羡慕之意更甚了:“真像是休假一样。”

    “RunningMan那伙没眼力见的终于各玩各的了。”Danny安坏笑道:“阎女令的行动还真是快啊,抓紧时间单独相处了呢。”

    只见镜头里,阎女令正拉着宋智孝的手站在船沿看着渔夫们撒网。

    “DUNA~,我们要不要也试试看,看能不能抓到鱼。”阎女令眼中笑意温润,看起来真的很美好。

    宋智孝不由自主地点头:“柰,试试看吧。”

    两人合作着将网撒进水里,然后盯着水面傻萌地呆站了几分钟。

    “不知道有没有抓到啊。”宋智孝踌躇了下,开口了。

    “呵呵。”阎女令笑道:“DUNA,你也太心急了吧,才这么短的时间啊。”

    “但是。”宋智孝有些小期待地说道:“也许就刚好网到了了呢?要不拉上来看看,我有种不错的预感~。”

    阎女令掩唇:“看不出来,DUNA也有心急的时候嘛……不过,经常拉网上来,会不利于捉到鱼呐。”

    “这样啊……”宋智孝眼巴巴地看着海面。

    阎女令盯着宋智孝的表情看了一会儿,终于道:“那DUNA,我帮你下去看看情况好了。”

    “什么?……”宋智孝有些发懵地看向阎女令,刚才的话,是她听错了吗?……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询问,阎女令的身体就在半空划出了一道弧度优美的白影,没入了海中。

    宋智孝:“……!!女令!!!”

    正在甲板边钓鱼的金钟国和刘在石被宋智孝近乎凄厉的声音吓了一跳。

    “怎么了?出了什么什么事?”刘在石丢了鱼竿就冲了过来。

    金钟国也随后而至,看着脸色惨白,吓得手足无措的宋智孝道:“怎么了,镇静点。”

    “女……女令,呜呜……跳下去了,哇啊啊!!”宋智孝竟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怎么办?快点去救她啊……”就算不会游泳,她现在也好想一起跳下去……

    “什么?!”刘在石有些怔忪地看了眼像是要将惊吓都发泄出来般哭着的宋智孝,有些恍惚,跳下去了……就是那个跳下去了的意思?!

    然而,就在金钟国焦急地要求渔夫们去救阎女令的时候,罪魁祸首却突然浑身*地浮出了水面。

    “……”×N。

    阎女令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海水,莫名其妙道:“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呀!DUNA,你哭了吗?”

    “呀!!”宋智孝和刘在石同时爆发:“你脑筋正常吗?就这么跳下去怎么可以?!”喊完宋智孝又掉眼泪了。

    “……对不起。”阎女令像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错误,讨好地看着众人:“我错了……”

    只余半身露出海面的阎女令那湿漉漉的长发正随着海浪漂曳,白嫩的脸蛋被闪动的水波晃的有些清透迷幻,加上那含着水汽的小动物般的眼神,几乎将众人的心给看融化了。

    “算了吧。”李光洙求情道:“她知道错了就好。”

    “还不快上来!”宋智孝伸出手,严厉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关心。

    阎女令立即笑颜逐开地握住宋智孝的手:“嗯~!”

    几人合力将阎女令拽上来后,HaHa奇怪地看着阎女令手中的渔网道:“这是什么?”

    “啊~!”阎女令开心地面向宋智孝,卖力地拉着手中的网:“DUNA,我们抓到一条好大的鱼哦~,快一起拉上来。”

    宋智孝抽了抽鼻子,懵道:“真的?”

    “柰~!”阎女令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DUNA,抱歉。”

    “没关系了。”宋智孝蹭到阎女令的身旁,也开始拽渔网,自己居然那样哭鼻子了,真是丢人啊……

    插播个人采访。

    问:“阎女令跳水后,你哭得超级伤心啊?”

    宋智孝挠了挠侧脸:“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特别丢人,但是当时真的吓坏了,都想一起跳下去算了……是我表现太夸大了吗?”

    问:“怎么会做出那么危险、无准备的事呢?”

    “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阎女令不好意思道:“节目放送的话,是要穿潜水服之类的吧?但是直接下水抓鱼什么的……对我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那时候见智孝DUNA有些失望,我就那么做了,并没有想别的什么。”

    我结演播室。

    金正民按着胸口:“真的是吓死我了,女令那孩子为什么总会做出惊人的事情呢?”

    “我也吓到了。”朴美善惊魂未定道:“心脏那一瞬间真像跟着她一咕噜掉进水里去了一样。”

    “不过。”李智慧好奇道:“阎女令到底经历过什么生活才会那么自然地往海里跳啊?家里是捕鱼的?但是她不是很富有的人家的大小姐吗?”

    “就是说啊……”Danny安摇了摇头:“真是个谜一样的少女。”

    出海的众人在回到住处的时候,差不多已经镇定下来了,毕竟没有出什么大事,而且,捉到了一条近一米长的海鱼也让他们十分地兴奋。

    “哇,好神奇啊,好大的鱼。”池石镇蹲在地上看着嘴巴不停开合着的鱼。

    阎女令拍了拍手:“智孝DUNA说了会全权负责午饭,所以,大家都回房间洗漱休息,再分派几个人去市场买点水果蔬菜就好了。”

    “好啊,再买点饮料和小吃。”吃货HaHa举双手赞同。

    很快,众人作鸟兽散,只剩宋智孝一脸懵地看着地上甩着尾巴的鱼。

    等愣够了,宋智孝回到厨房拿出了一把闪亮的平口刀,又将鱼拖进了水槽里,开始刮鳞宰杀。

    “嗯~?”在菜刀碰到了什么硬物后,宋智孝愣了一下,将手伸进了鱼腹之中。

    看着血淋淋的手上摸到的玻璃瓶子,宋智孝懵了一阵后,将瓶子在出水口处冲洗了一下:“这是什么啊?任务?……哈哈,怎么可能……”

    宋智孝条件反射地凑到了摄像机前,对着镜头道:“大发,居然在鱼肚子拿到了漂流瓶……里面是个小盒子,不知道装着什么?”她将密封的瓶子靠近了镜头,里面的确有一只圆形的粉色盒子。

    “我现在要打开了。”宋智孝卖力拔开了瓶盖,将盒子倒了出来:“噢妈!!这不会是真正的珍珠吧?”宋智孝迟疑地看了眼镜头,并将盒子的口对准了摄像头,只见盒子里竟真的躺着两颗一模一样大小的圆润珍珠,在阳光下晕出七彩的色泽。

    宋智孝小心翼翼拿起一颗看了眼:“是耳环啊!……嗯?盒子里还有一张小卡片。”

    她拿出卡片打开,自然地念道:“宋……智孝?!哦MOMO!!这真的是写的是我的名字啊!……天呐!”宋智孝慌神了一会儿,又呆萌地继续念道:“宋智孝,礼物喜欢吗?这是我的……求婚礼物……!?”她顿了顿,声音慢慢变得低缓微弱起来:“现在你转身的话,就能看见我了……虽然现在还不好意思说出‘我爱你’,但是,总有一天,我会亲口告诉你的……”

    宋智孝握紧了手中的盒子和卡片,脚步迟疑地挪动了一下。

    只是一个转身的动作,竟像是花费了她所有的力气,可是……内心深处却又像是经历了漫长等待后终于找到归属一般,慢慢变得宁和起来。

    宋智孝转身站定,恍然似有一丝温热划过了脸颊。

    就在那短短十步远的地方,那个漂亮的女孩正捧着花束,对着她温柔而腼腆地笑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