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秦剑 > 181.第181章 计杀申生(七)

181.第181章 计杀申生(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曲沃乃是晋国的老都城。

    自从晋成侯徙都曲沃以来,曲沃作为晋国的都城,已经有三百多年时间;晋公诡诸即位后,因为这里晋国公室的势力太大,掣肘了国君的权力,不得不重建都城绛都,于是曲沃失去了作为晋国都城的地位。虽然不再是晋国的都城,但是曲沃依然是晋国一座不可小视的大城。

    自从晋公诡诸将申生等兄弟三人赶出绛都之后,申生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多年的时间。

    由于申生勤勉爱民,在曲沃他有着很广泛的人脉和影响。

    经过多半天的疾驰,黄昏时分,申生回到了自己的封邑曲沃,在这里申生找到了家的温暖。相对于绛都血雨腥风的场景,这里安安静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很显然,申生赶在晋公诡诸的诏令前回到了曲沃。

    回到自己的封邑,申生真的是后悔极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自己又何必如此兴奋的前往绛都呢?

    但是人生是没有后悔药的,就算是他现在有再多的后悔都已经是无济于事了。因为在他的身后,晋公诡诸发布诏令的使者就赶到了。

    换洗完衣裳,申生刚刚回到大厅,仆人便进来了,“太子殿下,绛都来人了。”

    “什么?绛都来人了?快快有请。”申生高兴的站起身来。难道是里克将军的建议祈祷作用了?申生高兴的想到。

    仆人没有动。

    “你快去啊,请绛都来的使者来府上啊!”见仆人没有动,申生催促道。

    “太子,没有必要了。”

    “为什么?”

    “绛都来的使者,是来传国君诏令的;国君的诏令已经免去了您的太子之位,还把你列为晋国的要犯,号召晋国所有的官员百姓缉拿你。”仆人答道。

    “啊?”听罢仆人的话,申生愣住了,木然的坐下来。他已经不像刚刚听说自己对君父下毒时那样慌张了。

    这么说,君父已经认定胙肉里的毒药是我下的了?也就是说里克将军对君父的建言被父亲拒绝了?这么说里克将军因为释放了我也受到牵连了?

    一连窜的想象之后,申生决定将绛都来的使者请进府来。

    “来人---”

    “奴才在。”刚才来禀报情况的仆人再次进来了。

    “去把绛都来的使者请进来。”

    “太子要请绛都来的使者?不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人家可是来捉拿太子的?”仆人提醒道。

    申生一想,也就是啊?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知道就知道,如果君父要全国捉拿我,迟早都会知道,又何必在乎这一时半刻呢?

    “你只管去请使者,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

    既然申生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仆人也只好去办。不一会儿,绛都来的使者便被请进了曲沃太子府。

    “末将见过太子殿下。”这个使者,申生认识,十年前申生执掌晋国军队的时候,也算是他的下属。

    “这位使者,我有几句话要问你,还望你能够实言相告。”既然自己已经不是太子了,申生也变得客气多了;其实就是申生当太子的时候,对于属下也是相当客气的一个人,今天不当太子了,更加的客气。

    使者道:“太子尽管问,末将定会实言相告。”

    “我且问你,我对君父下毒,这件事你会信不?”对于这件事,申生耿耿于怀。

    听罢申生的话,使者抱拳道,“太子殿下,我曾经是你带过的兵,深信你的为人,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你会对国君下毒。之所以有今天的结果,肯定是有人在陷害太子。”

    听罢使者的话,申生大位感动,“谢谢你的直言相告。”

    谁知使者话音一转道:“但是就算我信,别的人却不信啊!现在绛都百姓都在议论此事。”

    “哦,都在议论此事,如何议论?”

    “百姓们都说太子是心肠恶毒,为了及早继位竟然在胙肉里下毒,要毒杀自己的君父。”使者答道。

    “不----,百姓们不知真相;对君父下毒之事,诚如你说,定是有人从中陷害我。”申生气的大叫道。

    知道申生为人的人都会相信此事不是申生所为,但是晋国的百姓却不见得都知道申生的为人。他们乃是晋国官方舆论的执行者,晋国公室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认为。

    既然晋国公室都说了是申生给国君下毒,还能有假吗?

    使者吃惊的望着申生,申生知道自己失态了,于是改口道:“我失态了,使者莫要见怪;我且问你,里克将军情况怎么样了?”

    就算是自己浑身长满了口,说破了天,百姓也不会信任自己了;现在申生想到了里克将军,可不能因为放了自己,影响到将军生命安危。

    “我也听说,国君得知里克将军释放了太子之后,本来是要派兵捉拿里克将军的,后来有人劝阻之后,国君才从轻发落了将军,现在里克将军已经被降为副将了。”使者答道。

    里克将军被降职了?

    申生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断了。

    原本还指望着里克将军能够在朝堂上为自己说话,替自己申明真相,这下看来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申生无助的坐下来,他的眼睛里没有了一点神气。

    “太子,人言可畏。既然连百姓们都认为是太子要对国君下毒,太子在晋国已经很难呆下去了。还望太子殿下早作打算,离开晋国,远走他国吧。”见申生无言,使者在一旁建议道。

    申生一言不发,此刻的他还纠结在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上。人言,最毒不过妇人心。今天看来,一定是骊姬这个恶毒的女人在从中陷害自己了,好端端的胙肉交到她的手上,竟然变成了有毒的东西。不是她还会是谁来陷害自己呢?

    “好恶毒女人啊!”申生长叹道,骊姬这一招下去,给自己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为何君父就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呢?对于君父的态度,申生产生了疑惑。

    “君父啊!你真的看不出这不是孩儿所为吗?”申生喃喃自语。

    望着太子申生的样子,使者赶紧离开。临走,使者还是放心不下,“太子殿下,赶紧走吧;作为国君的士兵,回到绛都之后,我肯定要想国君禀报这里的事情,一旦国君知道太子呆在曲沃,定会派大军前来捉拿你。还望太子早做准备,及早离开晋国。”

    说罢,使者走出了太子府。

    下雪了,这一年也快要结束了。

    使者走后,申生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太子府客厅里,很久很久。夜已经深了,仆人走进房间,点上油灯,房间一下子亮了许多。

    “太子殿下,夜已经深了,回屋睡吧。”仆人轻声说道。

    “哦-----”申生哦了一声,并没有起身。

    仆人见状只好退出门去。

    屋外,雪花继续扑簌簌的下着,凉气一阵阵吹进屋里。

    凉风一吹,申生的心绪平静下来,此刻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君父已经下令在晋国全境追杀自己,也就是说今天他若跑不掉的话,也许明天就回有人追到曲沃来杀自己,因为所有的晋国人都已经把自己当做敌人了。

    谁让自己是毒杀君父的腻子呢?

    另外,若想恢复自己的名誉,也已经不可能了,就连在晋国军队中最有威望的里克将军都已经被君父降职处理,晋国还有谁能够替自己说话呢。

    看来也没有人了。

    即便是自己现在逃出了晋国,将来继承晋国大位的可能性也没有了。谁都知道,自己为了继承大位竟然毒杀自己的君父,这样的行为可是作为子女的大忌啊。

    这样的人,群臣能够推荐自己在君父之后当国君吗?显然不能。就算是有人支持自己继承大位,百姓们也会把自己推翻的。

    想来想去,申生彻底是失望了。

    申生走出宫门,来到屋外。

    屋外寒风凛冽,呼呼的吹向曲沃大地。

    曲沃啊曲沃,这里曾经是自己的爷爷、祖爷爷等等,列祖列宗们登基继位的地方,今天这里将会成为我申生葬身之地了。想到这里,申生拔出了身上的佩剑。

    “苍天啊---,大地啊----,你为什么要陷申生与不仁不义啊?”虽然申生想到了是谁在陷害自己,但是现在的他去向谁说呢?现在只有向这雪花漫天飞舞的苍天,和白茫茫的大地诉说了。

    当下的晋国是没有相信他了。

    “母亲,孩儿来了。”临死前,申生想到了自己母亲。虽然母亲只陪伴了他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但她的温良贤淑却永远留在了申生的心里;一旦有事,申生就想起自己母亲。

    在他的梦里,母亲永远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美丽,那样的仁慈。

    现在他要找自己的母亲去了。

    一切都没有希望了,申生提起佩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北风呼呼吹过,雪花簌簌落下。

    晋国太子申生的头上、身上、衣襟上、还有宝剑上,已经给积下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想了许久许久,申生知道,今生要想证实自己的清白无望,恢复自己的名誉无望,重新当上太子无望,继承晋国大位更加无望。

    在众多无望的背景下,申生的宝剑轻轻滑过他的脖子。

    “嚓----”一声轻响,脖颈上的鲜血,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晋国太子申生高大的身躯,缓缓倒下。

    第二天一早,当晋国大军赶到曲沃太子府准备捉拿他时,申生的身躯早就冻僵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秦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冷秦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冷秦关并收藏秦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