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秦剑 > 519.第519章 牛贩子弦高

519.第519章 牛贩子弦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哞----”

    “哞----”

    “哞----”

    第二天清晨,一阵一阵响亮的牛叫声把正在睡觉的秦军一下子给吵醒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

    一路从秦国走过来,这一万多秦军实在是太瞌睡了,一觉睡下去就到了第二天大天亮。被牛叫声吵醒的秦军将士睁开眼看见不远处一个个头不高的男人,赶着十几头牛向这边走过来。

    ?

    这荒郊野外的咋会突然之间出现怎么多牛呢?

    于是将士们赶紧叫醒还在睡觉的主将孟明视,“将军,快醒醒,有人过来了。”

    孟明视睁开眼一看,果不其然一个矮矮墩墩的赶牛人的脚步越来越近,向这边走过来,伴随他的还有十几头正在“哞哞”叫声的牛群。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还在做梦不成。”孟明视揉揉眼睛,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不是在做梦,确实是有人赶着牛群过来了。

    “去把他给本将叫过来。”

    “诺---”

    手下的侍卫得到命令立即向赶牛人走过去,“哎---,赶牛的,我家将军叫你过去说话。”

    将军?

    叫我说话?

    赶牛人也是一脸的迷茫,本来在路上遇到军队就已经够烦心的了,这不人家还叫自己过去,能有好事吗?

    赶牛人定了定神,放下牛群,跟着侍卫向孟明视的大帐走去。

    但很显然这个赶牛人不是一个一般人,能够见到军队不躲不闪,就足以说明他的智慧,荒郊野外突然之间出现了这么多的军队,正常吗?

    很显然不正常,于是在路上,牛贩子问侍卫道:“这位军爷,不知你们是哪国的军队,怎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呢?”

    活该这侍卫是个老实人,心中没有太多的曲曲弯弯。其实大部分的士兵都是直接的人,没有太多的曲曲弯弯,很是直接的告诉牛贩子:“我们是秦国的军队,在孟明视将军的带领下准备进攻郑国。”

    “啊---”

    牛贩子听罢不由得张大嘴巴,吃惊的望着侍卫,“你们是秦国的军队,准备进攻郑国?”

    赶牛人的表情立即引起了侍卫的注意,一看牛贩子这吃惊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是多嘴了,“好了,你别问这么多,只管回答我家将军的问话就行了。”

    现在才知道保密已经晚了,得知消息的赶牛人一边走一边在琢磨这如何应对秦将孟明视的问话。

    “哎---,发什么楞,这是我家将军,还不快快拜见。”赶牛人只管着思考对策,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孟明视跟前。

    见赶牛人一脸的木然,孟明视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小的名叫弦高,乃是郑国的贩牛的。”赶牛人赶紧回答道。

    “哦---,原来是一个贩牛的。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火头军还没有把饭做好,不如跟着这个贩牛的闲聊几句,也算是打发时间,顺便了解一下郑国的情况。

    “看你这样子,向着西边而去,这么说你是准备贩牛去洛邑了?洛邑的牛价格贵吗?”孟明视关切的问道。

    “嘿嘿嘿---,军爷错了,我不去洛邑,我是奉了我家国君之命,专门送牛给各位军爷的。”弦高一脸讨好的笑着对孟明视说道。

    “什么?”刚才还在嬉笑的孟明视立即坐起身来,吃惊的望着弦高,“你说什么?给我们送牛,为什么?”

    此时西乞术、白乙丙等秦国的将领们已经起身来到了孟明视的大帐,他们听罢也很吃惊的望着这个牛贩子。

    “嘿嘿嘿,嘿嘿嘿,我家国君听说秦国派大军要前往东方,路过郑国;出于地主之谊,我家国君决定送牛给秦国的各位将士,也算是****吧。各位军爷,我这里有12头牛和4张熟牛皮,全都送给各位军爷了,请查收。”说罢,弦高卸下身上的牛皮递给孟明视的侍卫。

    啊?

    孟明视的眼睛睁大了,西乞术的嘴巴张大了,白乙丙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场的秦军将领都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惊之余,孟明视望了望西乞术,西乞术一脸的无奈;再望望白乙丙,白乙丙更是惋惜。

    大军还没到郑国,人家就已经派人送牛了慰劳秦国大军,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孟明视收回眼神,想从弦高的脸上看出端倪,但是弦高还是一脸的讨好,“嘿嘿嘿,嘿嘿嘿,各位军爷,收下吧,我家国君已经给小的付过钱了。”

    这,这,这还用说吗?人家国君都已经付过钱了,这充分说明人家郑国早在秦国大军到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愣了一会,孟明视无奈的对弦高道:“好了,本将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

    “诺---”弦高唯唯诺诺的下去了。

    弦高走了,剩下秦军的各位将领们待在孟明视的大帐内,空气一下子凝重了。

    孟明视环视了一圈在座的诸位,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让他说些什么呢?人还没到就已经泄密了,上万大军该何去何从呢?这才是摆在秦军面前的当务之急。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孟明视只好问道:“诸位都说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

    本来是准备奇袭郑国的,可是人家却已经得知了消息,还怎么奇袭呢?

    西乞术想了想道:“将军,既然人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踪,这就等于我们的计划已经失效了,这可该如何是好?”

    说了一阵这不等于没说嘛?还是把问题推给了孟明视。

    孟明视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表态,被人是不会表态了,于是问道:“新郑城里应该由五千守军吧。”

    大家知道孟明视能够问这话,实际上就已经表明了一种态度,那就是将军准备强攻了。

    白乙丙想想道:“应该不止五千,至少有六千以上。”

    春秋时期的郑国是一个二类国家,除了秦、齐、晋、楚这四大强国之外,对于中原地区的列国来说,郑国应该不算是一个小国,毕竟人家的先祖郑庄公还是当过霸主的人,史称“春秋小霸”。所以说郑国还是有一点军事实力的,拥有上万兵马应该不是问题。

    更何况这个时期的中原地区正处在关键的时刻,霸主晋文公去世,列国之间个个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郑国调集一些兵马来保卫都城的安危,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白乙丙说郑国都城的守军在六千人以上,应该不成问题。

    听完白乙丙的话,孟明视的心一下子冷到了冰点。

    人家拥有六千以上的守军,自己只带了一万兵马,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诸位都说说,我们该何去何从?”孟明视的问话已经不是要不要继续打仗了,而是问到了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实际上就等于是在问诸位,我们要不要撤兵了。

    但是大军都已经带到了这里,仗都没打就直接撤回去,放着是谁都会赶到难堪。

    这算是怎么回事呢?仗还没打就带兵撤回去了,那个带兵的都不愿意。

    “将军,既然郑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军事计划,剩下的就只有强攻了。”西乞术气呼呼的说道。

    强攻?

    孟明视很是不满的望了一眼西乞术,心想这哪里是一个将军要说的话,连一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在攻城设备很不完善的春秋时期,一般情况下要想攻取城池,至少要带守军五倍以上的兵力方可成事。

    现在人家郑国有五六千的守军,秦国没有三两万将士怎么能够拿下新郑呢?

    “人家有五六千的守军,我们只有一万将士,怎么能够拿下新郑?”孟明视很不客气的说道:“既然消息已经泄露,我可不想让着上万的将士去白白送死。”

    做出这样的决定,还算孟明视有一些军事常识,但你不想让将士们送死,也不能一直待在这荒郊野外啊!时间长了,就算是别人不来进攻你们,军队也会因为缺粮而饿死!

    “既然不能强攻,而我军的军事计划又已经泄露,这上万的将士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既然孟明视已经否决了西乞术的建议,于是西乞术也气呼呼的回击道。

    该怎么办呢?

    孟明视的心中十分的清楚,现在的秦军只剩下撤兵这一条路可走了,只是大家都不愿意说罢了,于是孟明视叹了口气道:“还能怎样,秦国大军只有撤兵这一条路可走了。”

    “将军,就这么撤了?”一听到孟明视说出撤兵的话来,一些将领就不愿意了,直接问道,“将军,仗还没打,你就直接退兵,回国后,会受到君上处理的。”

    “处理就处理,行军打仗这么大的事情本就应该完全保密,现在因我用兵不善,造成泄漏军机,本就应该受到处理;再加上一个擅自撤兵,就更是罪不容诛了。回国之后,本将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处理的准备,诸位好自为之吧。”说这话的时候,孟明视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接受处理,甚至于杀头,他都已经无所谓了。

    谁让他是这次军事计划的主将呢?

    诸位将领都是跟着孟明视打仗多年的战友,怎能眼看着孟明视接受处理呢?

    于是乎,刚才还跟孟明视赌气的西乞术说道:“一旦君上要处理将军你,我们也跟着一起接受处理,毕竟我也是这次行军的副将,泄露军机,也应该跟着一切接受处理。”

    西乞术这样一表态,大家一起跟着说道:“我等都愿意跟着将军接受处理。”

    孟明视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大家还是这样的心齐,于是起身安慰道:“诸位也没有必要如此的紧张,事情还没到那样惨。我们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安安全全的把这上万将士带回国。我观察这中原腹地周边强国林立,而我军的行动计划又已经暴露。时间长了,肯定会有变化的,要撤就撤,大家的速度要放快啊!”

    大家当然明白孟明视的意思,一旦军事计划泄露,这上万的秦国将士待在这大河之侧的中原腹地,周围可都是饿狼猛虎能安全吗?随便来个军队骚扰一下你,秦军都受不了。

    “好,末将这就下去准备伙食,吃完饭后我们就撤兵,越快越好!”西乞术赶紧答道。

    “好,你马上去办,其余的将领,各自回到自己的军营之中,整顿兵马,准备撤兵。”孟明视安排道。

    “诺---”将领们齐声答应道。

    谁知道,刚刚走出营帐的西乞术又进了大帐,“将军,刚才郑国送来的12头怎么办?”

    大军都要撤走了,还能留下牛做什么呢?再说了,撤军讲究的是速度,带着牛肯定要影响行军的速度。

    孟明视想都没想说道:“都要撤兵了,还留着牛做什么,全部杀了犒劳大军。”

    “诺---”西乞术领命出了大帐,命令军队杀牛充饥了。

    望着自己刚刚还活蹦乱跳的12头牛,瞬间就成了秦军的盘中餐,郑国商人弦高的心都快要碎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郑国国君派来慰劳秦军的使者,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贩牛商人。前些天,搭上家底从北方贩了一批牛正准备赶到周王室都城洛邑去赚钱,谁知道在路上竟然遇到了秦军准备进攻郑国这事情,于是乎,编了个了个谎言说自己是郑国国君的使者奉了国君之命前来给秦军送牛,谁知道这么一个连自己都骗不了的谎言竟然骗过了秦军。

    现在秦军正在杀牛做饭,准备撤兵了。

    秦军是准备撤了,可是弦高的牛怎么办了?难道就这么白白给秦军给吃了?

    要知道,那12头牛可是他半辈子的心血啊!也是他所剩的唯一家底啊!就这么打水漂了。

    弦高的心慢慢的滴血。

    当然了,心在滴血的同时,他也在思考着下一步挽回损失的策略。

    单从献牛这件事就已经能够知道这个牛贩子弦高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爱国的人。

    既然是一个聪明人,怎会让自己血本无归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秦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冷秦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冷秦关并收藏秦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