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求见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娴出了慈宁宫也松了一口气,其实之所以想养兰馨,一方面是因为长辈的嘱托,另一方面确实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在宫中,没有子女的嫔妃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她不是没有看到,就算是皇后娘娘,也要有子嗣在身才坐得稳那个位子,当然,自家姑姑那确实是个例外,那也因为姑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能为姑姑撑起这一片天。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尴尬的地位,不是她不去争,而是她现在没法去争什么,在慧贤去世之后她更是看清楚了一些东西,也没有什么更大的*,争了也没有用。有的时候,是很寂寞,若是有一个孩子在身边的话,那一切又会不一样了,至少,还有个说话的地儿。玉娴暗自叹了一口气,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

    乾隆听见高无庸来通传,贵妃求见,不禁吃了一惊。对于玉娴,他的感情很复杂,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种心态,看着玉娴,就总会想起当年藩邸的很多事情,很多人,皇阿玛,皇额娘,三哥

    ……三哥,想着弘时,乾隆的眼神暗了暗。对于乾隆来说,弘时的事儿,永远是他的禁区,而玉娴,也是唯一一个进入这个禁区的人。自从封妃之后,他也没有去永和宫,他以为要到年底的晋封礼上才会再见到她。从玉娴5岁被先皇后接到雍王府,到如今晋为贵妃,她从来就没有主动求见过自己,今天她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乾隆知道他和玉娴的关系一直都在一种很微妙的状态下,在他看来,弘时就是他们之间最大的一个阻碍。对于玉娴的行动,乾隆自然是很好奇的,他不得不猜想这背后的目的是什么,毕竟玉娴绝对不是一个很主动的人。

    “高无庸,此前贵妃去过哪里?”乾隆觉得有必要从她此前的行动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回皇上,此前,乌喇那拉老夫人和贵妃娘娘的嫂子递了牌子,求见了娘娘,但却屏退了所有伺候的人。”作为大内总管,高无庸自是早就打听好了一切事情,他小心翼翼地瞅了乾隆一眼,见主子脸上没有表情,继续说道,“然后,两位夫人离开后,贵妃娘娘就去了慈宁宫,听慈宁宫传来的消息当时贵妃娘娘是在内室和太后说的话,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说了什么内容。”

    乾隆眉头紧皱,今日是命妇进宫觐见的日子,玉娴见到家人到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为何会摒退旁人呢?若换成其他人这一举动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只当是家人说说体己的话,可玉娴见家人从来都是不避讳旁人的。而且,乌喇那拉家婆媳二人一出宫,她紧接着就去了慈宁宫,竟然也是和太后密谈,可见,乌喇那拉家是给她带了什么消息进来。莫不是涉及她家什么事儿的?

    高无庸瞅着乾隆一脸沉思的样子,心里是急啊,万岁爷这究竟是让不让贵妃进来啊,虽是五月天了,可这几天外面的风是呼呼的刮,要是因为贵妃等久了生病了,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他们这些奴才么?

    “宣贵妃觐见。”在高无庸忐忑不安的时候,乾隆终于开了口让玉娴进来。高无庸这才松了口气,忙亲自出去传话,在外面腿都快站麻的玉娴看到高无庸出来,终于如释重负。此前她确实是担心乾隆不愿见她,毕竟,后妃没有宣召擅自到养心殿就已经很打眼了。可她也不知道这位爷什么时候才会来永和宫,兰馨的事儿不宜再拖,今儿个就算乾隆要治罪她也得认。

    跟在高无庸的身后,低头进了去规规矩矩地给乾隆行了礼。“臣妾参见皇上。”“起来吧,贵妃到这里来可有什么事啊。”乾隆头也没抬,似乎毫不在意下面的人存在。

    “皇上,恕臣妾无礼,可否屏退殿内之人?”玉娴抬头看了看,高无庸就不说了,那是皇上的心腹,可其他的宫女太监却站了好几个,兰馨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毕竟牵涉到皇家的一些秘闻,八爷九爷之事是先皇定的,两人都是被除了玉牒,逐了宗室的,就算对外也直接称为“塞思黑”。皇上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对自家阿玛的作为表示异议,接回兰馨,那是间接在承认她的身份,也意味着九爷的身份会被宗室默认,这里面的曲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因此有些事儿这些人还是最好不知道的好,否则,枉送了性命。玉娴虽然不关心其他人的生死,但不代表她愿意看见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贵妃既然都知道这是无礼,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乾隆冷哼了一声,“哼,朕从来不知道在朕的养心殿里面竟然会有‘外人’?这殿内之人皆是朕的亲信,贵妃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乾隆把手中的奏折砸在书桌上,玉娴和这一屋子的奴才全部都跪下了。玉娴知道乾隆这是在对她表示不满,但她自然也没想通哪里又得罪了这位爷。她心里也有些气,自己完全是想着给皇家留面子,她不可能直接说出是关于圣祖皇帝第九子胤禟后人之事,气归气,与兰馨的事情相比孰轻孰重,玉娴还是有分寸的。

    乾隆看着下面跪着的人低头不语,心里烦躁正想挥手让她退下,哪知玉娴抬头看这他,开了口:“是因为,因为……”玉娴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豁出去了,“是臣妾有些心里话想对皇上说。有他人在场,臣妾确实不好意思。”玉娴声音越来越小,她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很难,可是,她实在是想不出其它什么借口来。乾隆一愣,没想到她竟然说这个,玉娴有些别扭的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看乾隆的目光。看见玉娴脸上女儿家的娇羞,乾隆更有些发懵,要知道,玉娴可是有满洲第一美女之称。

    高无庸悄悄抬起头,看了看上面一脸懵懂的皇上,再看看下面跪着的贵妃,直接就想泪奔了,这两个主子这般别扭着,万岁爷分明就是在意贵妃娘娘的,到时候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和贵妃这样抬杠,面子上过不去,这一殿的人不是直接就给陪葬了么?!于是,定了定神,高无庸说道:“启禀皇上,昨个儿皇上不是说想尝尝御膳房刚刚研制出来的小点心么?这会儿要不奴才给您去御膳房取些过来?”高无庸这一说,乾隆才回过神来,假装咳嗽了两声,“去吧!其他人也全都下去吧。”“遵旨,奴才(奴婢)告退!”玉娴松了一口气,这一屋子奴才悬在空中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规规矩矩地退出皇上的视线之后直接撒腿就跑。

    “高无庸,回来!”乾隆突然想起了什么,把高无庸的小心肝吓得是扑通扑通地跳。“还不快给贵妃娘娘看座。”“是是是,是奴才该打,奴才疏忽了。”高无庸轻轻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忙去搬凳子,心里却是感叹万千,万岁爷啊,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么?每次一碰到贵妃的事情,自己就会觉得要掉半条命,这一惊一乍地也怪吓人的。“贵妃,起来吧,到朕这边来。”“谢皇上!”玉娴一甩手绢,站了起来,走到乾隆的身边。高无庸也及时搬来了凳子,伺候贵妃坐下,这才退了出去。

    “说吧,究竟有什么事儿?”乾隆看着坐在身边的玉娴,心想似乎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说过话了。“皇上,容臣妾大胆启奏。”玉娴定了定神,一脸郑重,“臣妾有一事乞求皇上,臣妾想请皇上帮忙,将巴林博尔济吉特氏郡王侃布之女兰馨接回京城”“巴林博尔济吉特氏郡王侃布之女?”乾隆看着玉娴一脸认真,自己也开始思考起来,“巴林博尔济吉特氏郡王侃布,不就是九,嗯,塞司黑的女婿么?”“正是,兰馨是圣祖爷亲封的固山格格之女。”接着,玉娴就把固山格格如何去世,兰馨如今的处境一一详细地告诉了乾隆。其实,在此之前,玉娴是有想过不完全说,可是太后给了她提醒,在乾隆这里最好不要有任何隐瞒,要是漏说了,到时候被乾隆查出来,以乾隆自大的个性,反而会弄巧成拙,还不如有多详细就说多详细,不加隐瞒。

    “为何你会对此事知道得如此清楚?”乾隆锐利的眼神竟然有几分肖似雍正。“回皇上,是臣妾托阿玛帮忙打探到的消息,说起来,此事也算是朝堂上的事情,塞司黑身份敏感,臣妾不敢擅作主张,只能来求得皇上恩典。”玉娴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回答。乾隆想起之前高无庸说过乌喇那拉老夫人婆媳二人进宫的事情,看来说的就是这个,玉娴没有撒谎。

    “你明知道塞司黑身份敏感,明知道此事和朝堂有关,竟然还如此关注!哼,没有想到朕的妃子身在后宫竟然也妄想干预朝堂之事!”乾隆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玉娴立马跪下了,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她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启禀皇上,臣妾绝对没有干政的想法。其实,臣妾这么做也是受了先皇和先皇后的嘱托。”玉娴索性一次性说清楚,免得将来遇到了还要解释,这样也算给乾隆提个醒,对八爷和九爷的后人好些。

    “先皇和先皇后?”乾隆一脸狐疑地看着玉娴,“臣妾不敢隐瞒皇上,先皇当年驾崩之时,曾单独将臣妾留在身边,问了一些过往之事,臣妾也将先皇后的遗言告诉了先皇,将来如果八爷九爷的后人遇到困难,让臣妾一定要全力相助。先皇当时并未表示反对,并且让臣妾听从先皇后的教诲,记住自己当日的承诺。”玉娴一口气说完,直接也没有避讳,不再说什么塞司黑、阿其那,换回原来的称呼。当时雍正虽然没有直接表态,但玉娴知道他是默许了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最后落泪。

    乾隆是知道当初皇阿玛留下玉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嘱托,对于皇阿玛来说,玉娴更像是他的女儿,只是他没有想到皇阿玛会把这事儿给玉娴说。当年他时常会看见皇阿玛一个人独自叹息,他猜得出皇阿玛心里是有些后悔,否则也不会在雍正四年,两位叔叔去世之后,更加忙碌于政务,再加上后来十三叔,皇额娘相继去世,皇阿玛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或许对于阿玛来说,也只有忙于朝政才能让他得到心中的安息和平静。

    作为皇帝,从九龙夺嫡时代一路走来,当年的那些手段是必要的,乾隆从来都不觉得自家皇阿玛有什么错。只是,他们必定是兄弟,几个叔叔年龄差距也不大,在宫中一起长大,午夜梦回时,没有了朝政的影响,皇阿玛会惦记自家兄弟那也是必然的。乾隆心中也很清楚,胤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他扫清前路,这也是为什么从继位之后自己也是兢兢业业用心打理政务的原因。皇额娘与皇阿玛少年夫妻,对皇阿玛的性格自然是了解的,皇阿玛是不会主动承认错误,所以才会借玉娴来完成后面的事儿。

    现在要接回九叔的后人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借口他马上就可以列出不止十条,如今朝政虽渐稳,可不是没有心怀不轨的人在,八叔九叔当年的势力当年也只是被皇阿玛打压到不能反弹而已,并没有连根拔起,比如像马齐家,像皇额娘娘家,也是现在玉娴的娘家,当年都是八叔的人,而十二叔的嫡福晋也是马齐的嫡女,碍于这盘根错节的关系,皇阿玛当年并没有赶尽杀绝。如今若是由他来完成这件事,说不定还可以收揽一批人心,那个孩子那么小,直接养在宫中,也不怕蒙古那边有什么话,再说了,这也是先帝和先皇后的意思,大臣们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做儿子的不过是不忘先人的遗言,尽孝道而已。更何况,这件事是玉娴主动来提的,这么多年了,她……乾隆看了还跪着的玉娴一眼,越想越觉得这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

    看着乾隆陷入了沉思,跪在地上的玉娴是又担心又着急,手中的帕子被她拧得快变了形。同不同意你倒是表个态啊,一声不响这是个什么事儿啊。“贵妃,那你觉得该排何人去接回孩子妥当呢?”乾隆手指敲着桌子,看着玉娴问。玉娴一听,忙磕头谢罪,“皇上恕罪,祖训有云:后宫不得干政。臣妾对此前贸然提出接回兰馨一事已是知错,虽是有先皇和先皇后的旨意,可由臣妾提出也不合规矩,幸得皇上不加怪罪,此时臣妾万万不敢再越矩。”看着玉娴惊慌万分的样子,乾隆不觉有些好笑,这么多年,看到她的都是一副倔强骄傲的模样,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慌乱,看来讲规矩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贵妃,起来吧。”乾隆站了起来,亲自扶起了玉娴,玉娴被乾隆的举动弄得有些迷惑,此前乾隆颁布旨意的时候已经很明显表示,她是不得宠的,在他心里,自己和纯妃都是不过是为了祖宗家法才晋封的,他没有必要作出一副宠幸的样子,所以才会在慧贤皇贵妃去世后,将贵妃享有了公主王福晋和三品以上命妇到寝宫跪拜叩头朝贺的礼仪直接取消,相当于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她和纯妃狠狠地一个耳光。可为什么今天又是这样一副情意绵绵的样子,现在又没有其他人在,他完全没有必要做样子给旁人看啊。

    “真正说起来,其实这只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家事,你是朕的贵妃,皇阿玛与皇额娘在世时,也把你当做女儿一样的看待,这也是两位长辈的嘱托,自然有资格提出你的看法,这与国事无关,也和朝政无关。现在也没有其他人,你说说你的想法,不必避讳,朕听听看。”乾隆拉着她坐了下来,准备听她的想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