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 > 第17章 小四子的悲剧(上)

第17章 小四子的悲剧(上)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禛一行人刚刚赶到乾清宫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声音:“皇阿玛,你太偏心了,明明就是他打了我。”这么聒噪的声音胤禛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皇阿玛?这宫中什么时候养出这样的格格来了,是哪个宫的妃子养的?胤禛重生后,由于玉娴此前身子弱,一直在坤宁宫静养,连嫔妃格格阿哥的请安礼都免了,自己见过的格格阿哥就只有自己跟前的这几个,这时属于玉娴的记忆却慢慢浮现了出来——还珠格格?胤禛的嘴角弯了起来,很好,不等爷找上门自己就撞上来了。

    十三一听这架势心里乐了,看来今天是有好戏看了,上辈子的时候爷没办法享受这种乐趣,这辈子转世,有一个如此强大的皇额娘护着,一定要把上辈子没有体验过的事情和乐趣全部都找回来。

    可是等他们走近宫门竟然听见了兰馨带着哭腔的声音:“皇阿玛,女儿不嫁,您这样不是坐实了女儿不贞的罪名吗?”“皇上明察,奴才与公主之间并无不妥,奴才不能娶公主。”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扯到了兰馨不贞的罪名,胤禛和十三相互看了一眼,连忙进了去。

    乾清宫的小太监眼尖,看见皇后一行人往这边走来时就蹿进去通报了,乾隆一听皇后来了,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下面跪着的一群人心想糟糕了,此前玉娴的气还没消,现在她身子也没好却亲自来乾清宫,本来她就不喜欢小燕子紫薇,这次还扯到了兰馨,上次兰馨被朕打了一巴掌的事儿还没完,兰馨看见朕也是客客气气的,都不像原来那样会在自己面前撒娇,这次要是兰馨再受什么委屈,那兰馨不是以后见了朕就和那些大臣见朕没什么区别了?玉娴那么疼爱兰馨,肯定会彻底不理会自己了。虽说当年确实是因为和三哥斗气抢了玉娴,之前也是为了气玉娴故意做了那么多事情,但现在玉娴身体都那样了,就是不想看见她再生气,也不想她真的从此就不理自己,这回的事一定不能让兰馨吃亏了,可是朕给她和福灵安赐婚也不是什么坏事啊,为什么兰馨要扯到什么不贞的罪名上去,乾隆爷郁闷了。

    高无庸看见自家主子神色不定,心里也觉得好笑,谁让皇上之前为了气皇后做了那么多不着调的事情呢,这么多年了,从府邸开始高无庸一直跟着乾隆,看着他、弘时还有皇后之间发生的纷纷扰扰,高无庸心想说句大不敬的话,自家主子就是幼稚,竟然想出那么个破主意去刺激皇后,现在好了吧,皇后根本就不理会他,而且还扯到了和安公主的事情,这宫里宫外的谁不知道皇后将和安公主当成自家亲闺女一样在宠着,宫里的奴才们都知道皇后虽然严厉,可疼爱孩子那是疼到骨子里去了,坤宁宫惹谁都可以,皇后可能到了最后都会放你一马,但就不能惹三位阿哥以及和安公主,要不皇后准得急。而且和安公主与皇后感情不一般,就算是十二阿哥十三阿哥这样的嫡子都是由嬷嬷带着的,依照祖制,公主就算是嫡女也不会让皇后亲自养,自有嬷嬷带着,可只有和安公主,当年和安公主的身份敏感,也是在爱新觉罗家的宗室大家长们的许可下,和安公主是由当时还是娴贵妃的皇后亲自教养的,要是今天的事和安公主再受什么委屈,那皇上肯定是要被皇后彻底怨恨上了。

    除了胤禛,随行来的人一进门就全都跪下给乾隆请安了,胤禛心里纠结了半天实在是跪不下去请这个安。十三本来想提醒自家四哥他现在的身份,可想着自己这样给小四子请安都觉得很不爽了,更何况是自家四哥呢?于是也就等着看好戏了。

    乾隆一见这状况,忙离开座位,亲自走到下面,拉着皇后的手说,“皇后就不用多礼了,你身子还没有好,怎么就出来了?高无庸,还不快给皇后看座。”胤禛把手抽了回来,僵硬地福了福身子,闷声闷气地说:“给皇上请安!”“好了好了,皇后就不要多礼了,你们也都起来吧。”乾隆看见皇后的疏远,心里有些郁闷,可也不敢多说什么。

    看见躲在皇后身后的十三,一脸慈父状地拉过永璟,“小十三,身体好些了?皇阿玛此前忙,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你。”十三听到这话心里不高兴了,谁稀罕你来看爷,永璟这身体里对你小子的怨念可深着呢,你忙什么忙,忙着和你的爱妃郎情惬意吧,哼!可嘴上还是说着:“多谢皇阿玛关心,十三的身子已经好了。兰姐姐,十一哥哥十二哥哥他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都跪着?”十三充分利用身体的优势,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乾隆,老乾一见儿子这眼神一时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他说明,“这事儿……”还没等乾隆解释,十三忽然看见兰馨眼睛红着跪在一旁,忙跑了过去,反正有强大的“皇额娘”存在,他也不怕谁敢在这“规矩”上为难他。

    “永璟,你不是身子还没好么?怎么出来了。”兰馨看见永璟勉强笑了笑,还是很担心弟弟的身子。“兰姐姐,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十三看见眼前这个女孩,禁不住想起了上一世自己那两个远嫁蒙古的妹妹,兰馨的温柔与可爱,仿佛是两位妹妹的综合体,本来他也很喜欢这个对弟弟疼爱,对养母孝顺的女孩,现在对兰馨更多了几分怜惜,把上一世对妹妹的感情自然而然地放到了兰馨的身上,于是也更加关心她的事情。兰馨摇了摇头,轻轻地抱着永璟没有说话,十三一脸疑惑地看着旁边跪着一脸煞气的男人,这谁啊,难道就是那个叫福灵安的?怎么和从前十哥要发火前的表情一样,不过要是十哥的话,才不会这么隐忍呢,更不会管是面对谁,这时候早就跳起来揍人了吧。

    旁边跪着的永瑆和永璂挤眉弄眼地对他做着鬼脸,然后向旁边那群人撇了撇嘴。十三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大眼睛的女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十三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哼,爷还从来没被人这样瞪过,你算哪颗葱,看来这个就是那没教养的还珠格格了,心中一股怨气一下往上冲,十三定了定神,这是永璟身体里残留的气息。这个还珠格格竟然会惹得永璟这样的孩子保留如此大的怨气,估计也是源于她对小玉娴做的那些事情。

    十三再看过去,旁边还有一梨花带雨状怨念地看着他的格格,估计就是小四子的沧海遗珠了,小四子也就那能耐,喜欢这种娇滴滴的女子。还有跪在后面侍卫打扮的那两奴才,为毛有个直挺挺跪着鼻孔朝天看着爷的?什么时候大清朝皇宫选侍卫不注重长相和规矩了?至于最前面的那位一直若有所思看着他的皇子,被十三爷华丽地无视掉了。

    “兰姐姐不哭,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十三好不好?”十三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上有些湿,忙一看,兰馨竟然哭了。“兰馨!”胤禛一听十三这么说,忙在容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过去,这花盆底,胤禛还没有完全征服它,还是需要别人的帮忙。

    “皇额娘,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您的身子怎么能出来呢,容嬷嬷扶皇额娘回去吧,女儿没事,皇阿玛只是来问点话,兰馨是因为想着过去的一些事情才觉得有些伤感的。”兰馨担心皇后的身体,忙解释道,永瑆和永璂也是担心地看着皇后,胤禛只是拍了拍跪在旁边的永璂和永瑆,摇了摇头,也对着兰馨笑了笑,此时乾隆更加觉得这个女儿贴心了,没在皇后面前告自己的状。

    “是啊,皇后,朕怎么会让咱们女儿受委屈呢?”乾隆一脸讨好的笑容,旁边的紫薇一听到乾隆这句“咱们女儿”,顿时身体一抖,心里有些哀怨,为什么同样是女儿,同样是挨骂,就会有这样不同的待遇,更何况,兰馨还是养女,自己明明就是亲生女儿,凭什么?!紫薇的那点小动作没有逃过胤禛的眼睛,从一进门起,他就紧紧盯着那群给玉娴上了无数眼药,让弘历变得更加脑残的人,他倒要看看,在他面前,这些人要怎么闹腾,弘历一句“咱们女儿”就受不了了?哼,那等会儿有得你受的。乾隆见皇后没理他,只是看着永琪他们,心里对永琪紫薇和小燕子也有了几分怨念,要不是他们吵吵闹闹地把福灵安和兰馨的事情闹开,他也不会惹了皇后的怨。

    “怎么会没受委屈呢?兰姐姐在坤宁宫被皇额娘问话时从来都是乐呵呵的,怎么就从来没有这样过呢?明明就是在伤心嘛,兰姐姐,快告诉十三嘛,是谁欺负你了?十三现在长大了,可以保护兰姐姐的,谁欺负了你十三去帮你欺负回来。”十三倒是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豪言壮语直接就出了口。看见自家儿子小胳膊小腿的把胸膛拍的“砰砰”响,乾隆不禁笑了起来,果然还是皇后会教孩子,兰馨虽是养女,但下面的孩子们对兰馨还真是对自家姐姐一样维护。

    兰馨看见十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也笑了起来,擦了擦眼泪,捏着他的脸说:“小十三只要好好跟在皇额娘的身边,乖乖把身子养好了就行,姐姐的事情还是让姐姐自己来解决好了。”十三一脸郁闷,这才想起来以永璟的年龄现在才5岁,还不是能逞能的时候。转而抬头看见憋着笑的乾隆,心里不爽,小四子你竟然敢看爷的笑话,要你笑,哼。

    十三立刻仰着一张担忧的脸,用稚嫩的声音说:“皇阿玛,是不是你欺负兰姐姐了,为什么兰姐姐会哭?你是不是骂兰姐姐了?你不要骂兰姐姐好不好?兰姐姐对十三可好了,而且皇额娘看见兰姐姐伤心,皇额娘也会不开心的?十三不想看见皇额娘不开心。”胤禛一听这话,立马扫了乾隆一眼,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乾隆看见皇后眼风一扫,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忙说道:“永璟不要担心,皇阿玛怎么会欺负你兰姐姐呢?兰馨,永瑆永璂你们快起来吧,福灵安也是。还有那边,永琪、紫薇、小燕子你们也都起来吧,兄弟姐妹之间拌拌嘴有什么大不了的。皇后,这边来坐着。”眼尖的高无庸早就让人把椅子给皇后搬过去了。胤禛也没有推托,直接坐下来了。

    “高无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胤禛坐了下来,也不理会其他人,反而直接朝高无庸发了话,胤禛知道弘历对这奴才就像当年自己对苏培盛一样,说白了就是主子的心腹,也就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高无庸听皇后一问差点没直接就跪下磕头了,这主子的事情自己一奴才能随便说么,偷偷看了眼皇上,见皇上点了点头,心里也稍微松了下,看见像护卫一样站在和安公主前面的十三阿哥,高无庸不禁打了个冷颤,十三阿哥不是才5岁么,怎么大病一场之后变得气势这么足?不要瞪奴才啊,奴才不过也是个听主子命令办事的,高无庸心里是黄果树瀑布泪。

    “高无庸!”皇后一声呵斥吓的高无庸直接跪下来,乾隆差点没被茶水给呛死,这奴才也太给朕丢脸了,被皇后一叫就给吓成这样,不过,为什么玉娴的感觉会和皇阿玛很像呢?虽说她从小就被皇阿玛和皇额娘养在身边,可原来也没有现在这个样子啊,在乾隆的疑惑中,高无庸战战兢兢地讲了事情的经过。

    小燕子一行人在御花园碰见了福灵安和兰馨,福灵安不知因为什么事情竟然拉着兰馨,小燕子等人觉得那晚上受了兰馨的侮辱,今天可逮着机会了,于是就嚷嚷着福灵安与兰馨有染,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本来兰馨还忍着,谁知道这后来扯到了皇后身上,兰馨直接就火了,与小燕子等人针锋相对。说到规矩之类的礼节,小燕子那伙自然不是兰馨的对手,小燕子嘴上说不过,按照习惯又开始动手,福灵安哪里会让兰馨吃亏,直接就动上了手。

    正巧永瑆永璂从上书房出来经过御花园看见了这一幕,于是此事就直接闹到了乾隆跟前。乾隆不相信兰馨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估计又是自家儿女之间的小吵小闹,想着兰馨本来也到了指婚的年龄,福灵安又是傅恒的长子,前途不可限量,两人郎才女貌,给两人指婚未尝不可。于是,小燕子闹腾着说兰馨和男人拉拉扯扯、不贞什么的,紫薇也说着传出去对宫里公主们的名声有影响,乾隆听着觉得有些烦,总会让他想起那晚上也是小燕子和紫薇在旁边闹腾,才使得他与玉娴的关系决裂,害得玉娴吐血,于是顺口就说两人都尚未婚配,他现在就给两人指婚,看还有谁敢说什么不利于兰馨闺誉的话。于是,也就有了胤禛一行人在宫门外听到的那番话。

    高无庸一边讲述,一边悄悄观察皇后的表情,胤禛听了高无庸的讲述,心里大概也有了个谱,胤禛是知道兰馨性子的,不可能做出那种有违礼数之事,和福灵安之事看来是有原因的,这事稍后回到坤宁宫再具体问兰馨。不过,事情很明显了,就是那帮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在找兰馨的茬。“福灵安,抬起头来回话,本宫问你,你是觉得本宫的和安公主配不上你吗?”胤禛先从福灵安下手,福灵安听见皇后的问话,有些疑惑地悄悄瞥了皇后一眼,心想玉娴这丫头以前不是没见过,怎么现在和自家四哥的口气越来越像了?难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回皇后娘娘的话,福灵安不敢肖想公主,只是若是福灵安应下了此事,不就坐实了和公主之间有不妥之事么?对于公主,这并不是个好事,福灵安不敢损毁公主清誉自是不能答应皇上的指婚,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恕罪。”胤禛看见福灵安对上他回话时眼神坦荡,自是一正人君子。只是时不时小心地瞅兰馨的眼神带着担忧,看来他对兰馨也不是没有感情,弘历这混账,连福灵安那样的年龄都懂的事情,他竟然一点想不到,想到这里,看了乾隆一眼。

    乾隆一见皇后那样看他,就知道之前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反而让兰馨受了委屈,赶紧想要澄清,乾清宫的小太监却来通报说履亲王求见。乾隆一听履亲王来了,心里是一沉,当年弘时被胤禛交于胤祹抚养,胤祹不止一次在胤禛面前夸奖弘时才思敏捷、性格直率,奏请皇上恢复弘时的皇子之位,在胤祹看来,弘时的生母是汉人,将来是没有登大位的可能,可是,若是以弘时的才情来说,却一定能成为爱新觉罗家的一大助力。虽说此后胤禛没有同意,可胤祹当年的这番话却让乾隆至今耿耿于怀,再加上兰馨之前的事情,乾隆觉得十二叔对他有偏见,老是不给他好脸色看。可是胤祹的求见是不能不同意的,于是小太监领着胤祹进了大殿。而胤祹在路上就已经听引领的小太监讲了大概事情,听说福家兄弟和两位格格以及永琪被乾隆放了出来,心中就很不高兴。当日他是以爱新觉罗家族长的身份下的命令,这国事他做不了主,可连这家族他也作不了主了?哼,弘历,你是太小看本王了吧。

    胤禛和十三听说十二来了,两人对看了一眼,心中都有些激动,毕竟这一世留在这世上的兄弟也不多了,这么多年,十二为了爱新觉罗家,也是鞠躬尽瘁,可是让胤禛和十三疑惑的是为什么福灵安听到十二来了,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胤祹进去,也是给皇上和皇后行了君臣之礼,然后直接说道:“皇上,蒙古巴林部台吉侃布思女心切,遣派世子阿尔哈图亲自率领百余蒙古骑士,携带礼物,于日前出发前往京城看望妹妹,这是巴林部所呈奏表,请皇上过目。”福灵安一听,联想到此前兰馨说过她在考虑是否要回蒙古之事,顿时紧张起来,忙看向站在旁边一脸迷惑的兰馨。

    高无庸从履亲王手中接过奏表呈给乾隆,乾隆知道履亲王正是借此事是在给他施压,可这阿尔哈图来京也确有其事,乾隆沉思了一会儿说:“此事就交给内务府办理,高无庸,传朕口谕,内务府务必提前安排好世子一行在京城期间的一切事务,不得怠慢半分。若是世子提出要见和安公主,则直接禀告皇后即可。”

    胤祹对乾隆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不过看了永琪等人一眼,继续说道:“皇上,这正事讲完了,咱们得来说说这家事,敢问皇上,是否还承认胤祹为爱新觉罗家的族长?”胤祹丝毫没有给乾隆余地直接逼问道,乾隆的脑袋“轰”一下炸开了,这十二叔果然是在针对他,当时放出永琪小燕子和紫薇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觉得这几个孩子都知道错了,皇后和十三都大好了,事情也就算过去了,顺便也在几个小儿女的请求下,把令嫔也升回了令妃,毕竟那肚子里还有他的骨肉。

    一直以来,爱新觉罗家的族长和皇位都不会是同一人来担当,就是为了避免出现权利过于集中的事情,若是政事,族长自是没有资格干涉,可若归结于家事,就算是皇帝,也得乖乖地听宗室的教训,当年代善大贝勒不也是以族长之身份制约多尔衮的么。乾隆忙说:“十二叔严重了,您在家族中德高望重,宗室之中无不唯您马首是瞻,爱新觉罗家的家事自是由您来决断。”

    这边乾隆战战兢兢,那边十三可乐了,哈哈,终于出现了,爱新觉罗家的又一名产——腹黑与毒舌,别看自家十二哥的儒雅样,踩到了他的雷区,他立马就化身为腹黑君,专逮着别人的死穴和忌讳之处往死里踩,十二哥因为远离朝政,很多人都是直接无视他的存在,以为他唯唯诺诺只知道躲在暗处,开玩笑,爱新觉罗家的皇子有哪一个是简单的角色?更何况,兄弟当中只有十二哥是被苏嘛喇姑养大的,怎么可能是个好惹的角色,就连皇阿玛曾经都说过,十二哥心胸宽阔,宅心仁厚,可是,绝对不能触及到他的底线,否则就要准备接受他的反击。小四子,你就好好接招吧。

    胤禛在一旁听见胤祹的发问也装作没听见,低头看着衣服上的纹理,等着胤祹收拾他。而永琪眼神一暗,知道今日肯定要被履亲王给收拾了,一旦履亲王以这宗室族长的身份来决断,就算是皇阿玛也是难以改变的,永琪心中对紫薇以及福家兄弟不免又怨恨了一些,要不是他们挑着小燕子和兰馨对着干,如今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好,既然皇上还承认本王这族长的身份,那请问皇上,为何将本王以族长身份下令禁足的不肖子孙随意放出来?还有那两个奴才,看来上次的板子打得太轻了,这么快就伤愈了。”胤祹瞪着福家兄弟,福尔康不服气,上前一步:“王爷,此言差矣……”“闭嘴!”胤祹一声怒喝,连胤禛都吓了一跳,看见胤祹微微眯起眼睛,胤禛知道,自家十二弟要发飙了,十二弟的毒舌可不比自己差。

    “你是什么东西,本王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份?这是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家事,你有什么资格插嘴?弘历,这就是你为爱新觉罗家的女儿选的夫婿?哼,上不了台面不知进退的废物,一包衣奴才出身靠着裙带关系往上爬的人竟然还敢在本王面前撒野,别以为指婚了就能抬了自家身份,这圣旨一天没下,这什么事儿都说不清楚。”胤祹没有给乾隆留一点脸面,更不可能给福尔康和紫薇留什么面子,小燕子又要跳出来充当正义路人,被永琪死死拉住。紫薇看见自己所爱的人被这样作贱,怎么会不帮忙,她立刻换作平时的俯首做小状,“王爷,您那么高贵那么仁慈,怎么不能像皇阿玛一样以一颗宽大博爱的心来看待我与尔康之间纯真的爱情呢?”

    “弘历,这就是你养出的格格吗?”胤祹一听紫薇这口气,直接就把火气发向乾隆,“十二叔,紫薇入宫时间不长,这宫中的礼节和规矩还不太清楚。”乾隆忙解释,“混账!虽说对外宣称是养女,可就明珠格格这德性,长辈说话擅自插嘴,张嘴闭嘴什么高贵、仁慈之类的话,自以为多读了几天书就了不起了吗?满洲的姑奶奶精通满汉蒙三语和文化的也不是没有,只是别人懂得藏拙,哼,满壶水不响,半壶响叮当,明摆着让八旗贵族看咱们爱新觉罗家的笑话,这种小家子气的作风怎么配得上我们爱新觉罗家女儿的身份?什么情呀爱的,这也是尚未出阁的姑娘家该讲的话?别说是皇家,换作是平常老百姓家,谁家出了这样的闺女,也都是会被左邻右舍戳脊梁骨嘲笑的,估计祖宗十八代都会被问候的,这样的教养不是在丢我们爱新觉罗家的脸吗?要是咱们家的公主和格格都养成这样了,那还不被蒙古给笑死?本王哪里还有脸去见爱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弘历,你又有何面目去见你皇阿玛,皇玛法?”紫薇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名道姓的骂,一时间泪如雨下,紧紧捏着胸前的衣襟,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乾隆看见紫薇的样子,换作平时,早就心疼了,可是胤祹刚刚的那番话虽然一点面子也没给他留,但不得不说让他也清醒了几分,看看受了委屈红着眼倔强站在一旁的兰馨,再想想远嫁蒙古的和敬、和婉,爱新觉罗家的女儿都是要独当一面的,紫薇的规矩确实该重新教了。

    “十二叔,您息怒,紫薇丫头是朕疏忽了,朕立即让内务府派教养嬷嬷教授规矩。”乾隆心中虽然有气,可是知道若是此时不向胤祹低头,要是胤祹真的和自己顶起来,自己还真没办法制住。小燕子一听“规矩”二字,立刻炸毛了,根本不顾永琪的劝阻,直接跳出来,指着胤祹骂:“你这个老头,一进来就开始骂人,先骂皇阿玛,然后是尔康,再是紫薇,你就和那个恶毒的皇后是一伙的,只知道包庇那些人,兰馨明明就和男人拉拉扯扯你不骂她,反而来骂什么天什么对的尔康和紫薇,你好狠毒啊!”天生一对这个词被小燕子一歪解,变得分外喜感。

    “小燕子,闭嘴!”乾隆的脸顿时黑了,这个小燕子简直太不知轻重了,这下完了,不仅是十二叔,就连玉娴现在估计也要把火气全撒在自己身上了,这不,玉娴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倒是胤祹听了小燕子的这番义愤填膺的话怒极反笑:“弘历,难道你没有告诉你这个没教养没规矩的媳妇儿?咱们爱新觉罗家的传统就是护短么?!”

    乾隆一听这话,一头黑线,十二叔,有您这么讲话的么?!十三忽然觉得风中凌乱,神啊,皇阿玛啊,还是把小十三带走吧,这,这,这真是我那个温文尔雅,学富五车,风度翩翩的十二哥么?皇阿玛,您看看您这儿子,这耍流氓,耍无赖,那是理直气壮,红果果(这词,你们懂的,嗯~)的摆在台面上啊,虽说咱爱新觉罗家的最大的名产确实是护短,可是,咱们也不能这么高调的,是么?胤禛听了胤祹的话,嘴角抽了一下,不愧是自己的十二弟啊,看见旁边风中凌乱的小十三,惊讶的兰馨,走神的福灵安,冒着星星眼对胤祹一脸崇拜的小十一和小十二,以及这屋子里拼命想让自己扮成雕塑的奴才,胤禛默然,十二弟果然强大。福灵安则是望天状,十二弟说的一点都没错,咱们爱新觉罗家的传统就是护短,绝对不能让自家人被欺负了,想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兰馨,暗自下了决心。

    “你,你……”一向彪悍的小燕子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理直气壮的王爷,原来只要她撒泼,这皇宫中没人能接招,哪里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位毒舌的王爷。胤祹根本没管其他人的表情,看着一脸呆滞相的小燕子、紫薇等人继续说道:“怎么着?爷就是和皇后一伙的,而且今儿个爷就是摆明了要维护兰馨,就是看你们不顺眼,专门没事儿找你们的碴,你们又能怎样?”

    “十二叔公,您这样未免也太偏心了,您是爱新觉罗家的族长,不是要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做出决断吗?怎么能够如此不公。”不得不说,永琪在没有小燕子打扰的时候,思维还是比较正常的。胤祹转过身上下打量了永琪一番,缓缓说道:“如果五阿哥您觉得本王没资格坐爱新觉罗家族长这个位子,那您就去宗室长辈处告发本王即可。”“我……”永琪一听,顿时愣了,去宗室长辈那里告发十二叔公?不说皇阿玛了,十六叔公和二十一叔公还不先跳起来劈了自己。

    “不过本王劝五阿哥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你有什么理由告发本王?今天的事儿谁看见了?谁听到了?谁能给你当证人?”胤祹觉得,这个永琪不给他一点教训,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了。“我看见了,我也听见了,还有紫薇、尔康、尔泰、皇阿玛都看见都听见了,你就是在包庇兰馨,你就是偏心。”小燕子立刻接过话,被点到名的人除了乾隆都站到了永琪和小燕子的后面,一脸肃穆状,胤祹不禁为这群人的幼稚感到好笑。

    “皇阿玛!”小燕子见乾隆没吭声,忙叫道,乾隆心中那才叫怨念,十二叔一开始就把族长的身份亮出来,摆明了就是要以大欺小,又不是在朝堂上,自己怎么可能随便开口。此时,胤禛开口了,“皇上今天和臣妾在乾清宫商量兰馨的婚事,而十二叔正好带来了兰馨的兄长阿尔哈图要来京城看望兰馨一事,除此之外,并未见过其他人,不是吗?皇上?!”胤禛笑着看着乾隆,可乾隆觉得自家皇后的目光分明就是皇阿玛那冻得死人的眼神,稀里糊涂地也就点了点头。

    “皇阿玛!”永琪、小燕子、紫薇等不可置信地看着乾隆,这一声称呼倒是惊醒了乾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看着皇后和十二叔一脸的冷然,乾隆无限的联想顿时展开,玉娴和十二叔一样,都是看重弘时的,现在他们两人倒是联手来糊弄朕,乾隆心中也升起一股不满。

    胤祹才不在乎乾隆的想法,只是赞赏地看了一眼皇后,然后对永琪说道:“永琪,你是大清朝的皇子,你要有最起码的自知之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别被这尊贵的身份给迷惑了双眼,咱们爱新觉罗家,可是从来不缺少阿哥和格格的。对付某些粗鲁无礼的人自然是要用粗鲁无礼的方法。”胤祹一脸的严肃和刻薄的话语让永琪有些发懵,“你十二叔公确实是老了,也不中用了,不过,以你现在的根基和羽翼想要动本王,那还是痴人说梦,你还是乖乖地回上书房,多和师傅学点做人做事儿的道理,要不也呆在你的景阳宫里,多读点书,别一天到晚和一些没规矩的奴才厮混,倒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