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胤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且不说坤宁宫中胤禛的心思,胤禩一出了坤宁宫肚子里可是窝了满满的火气,黑着一张脸,穿过御花园,生硬地将在那里等候了许久,精心打扮等候在这里与皇上偶遇的令妃华丽丽地无视了。倒是让旁边刚从坤宁宫出来的一群太医院的人给看了笑话,有不安分地小管事悄悄凑到陆进耳边说道:“外面都传皇上和皇后不合,可是小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皇上对皇后娘娘那是万分的担心呢?”陆进有些不屑地说道:“主子们的事情,咱们这些做奴才的有什么资格去说?那些个宵小是瞎了他们的狗眼了,帝后不和?哼,也不知道这些人在哪里借来的胆子敢这样说,他们向坤宁宫泼的脏水还少吗?皇后娘娘是什么身份,那是先帝爷一手带出来的,是先皇后的亲侄女儿,娘娘怎么会和那些奴才出身的人一般计较,你们看着吧,这后宫是要变天了。你们也给爷把皮绷紧了,咱们和坤宁宫可是一条道上的,可别背着爷去和一些不上道的人勾勾搭搭的。”陆进是皇后的人众所周知,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今天这些跟着自己出来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有什么话他自然也摊开说,一群人自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陆进瞟了一眼那位快把手绢扭断的妃子,冷哼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人回太医院去了。

    胤禩心里很不爽,明明错的人是他,他还给爷拿乔?别说现在爷是一国之君的身份,就算不是,爷也不会把兄弟俩的私怨发泄到子孙的身上,弘旺他……弘旺!胤禩忽然停了下来,一群奴才不知道自家主子这是怎么了,也忙跟着站好,一动不敢动。胤禩握紧了拳头,弘旺,我的菩萨保,那个自小不被嫡母喜爱,却因着自家阿玛的原因受尽了白眼和委屈被迫改名的孩子。乾隆七年6月,弘旺“在朝阳门外过宿”,“甘与大臣侍卫平等相交”“肆行妄为”,被弘历斥责,说他不知顾惜颜面,卑鄙。就连十二弟和十七弟也因“祖中尊长而不教其子侄”不加“随时管教”,甚至“置若不问”等过错而受到谴责,胤禩的眼中闪过阴霾,很好,弘历,我家弘旺受你照顾了,有本事你就不要重生,否则,被爷知道了,有你好受的。胤禩知道,自己没法去改变过去,可是,不代表他没有力量去改变未来,既然老罕王把这个位子交给了他,就算是皇阿玛在世,也不可能改变这一结果。胤禩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四哥,咱们有的是时间耗着。

    看着皇上在站立了一段时间后又急冲冲地往慈宁宫赶,一群奴才也忙跟了上去,这让一群借着要去看望皇后准备在那里与皇上来个邂逅的妃子们,也怯怯地站在一旁不敢上前,开玩笑,除非是瞎子才会看不见皇上那张脸已经黑成那样了,现在谁上去,谁准会成为出气筒。就连一向得意洋洋的令妃这不也一脸不服气地站在角落里拧着手绢么?后宫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心态,只要有人和自己一样惨就行了,更何况,这人还是平时趾高气扬的令妃娘娘,一群女人心里总算平衡了,这坤宁宫也不用去了,自个儿回宫呆着去,没听见此前皇后专门让人来说了,从明天开始这请安也免了么。

    胤禩走进慈宁宫时,孝庄刚刚小睡了一会儿起来,看到胤禩来了,忙问了皇后的情况,胤禩也不做隐瞒,一一告之,孝庄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两人都没有说话,好半天,孝庄站了起来,“皇帝既然已经忙完了国事,那咱们母子俩就去寿皇殿吧。”“皇额娘?!”胤禩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太后竟然是来真的,“怎么?有本事做那些事情怎么还不敢给你皇阿玛、皇玛法,还有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好好讲讲你的丰功伟绩?!嗯!”孝庄的口气越来越严厉,气势也一下凌厉起来,“儿臣不敢!”胤禩下意识地跪地认错,满屋子的奴才见到皇上都跪下了,忙也跟着跪下,就连桂嬷嬷和晴儿也跟着跪在一旁,本来晴儿还准备劝慰一番太后,可太后今日的气势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晴儿也是大气不敢出。孝庄缓过气来,看着一屋子的人说:“都起来吧!皇帝随哀家去寿皇殿,谁也不许跟着!”说着,径直出了慈宁宫。胤禩没法,只得跟在后面,可他心里始终有些不解,这个钮祜禄氏和他记忆中的钮祜禄氏完全不一样,就连和弘历记忆中的钮祜禄氏都不一样。难道真的是因为被弘历那死小子给气得开窍了?胤禩猜测着。

    寿皇殿,这个在胤禩记忆中永远只有过年和家族祭祀时才会打开的殿门今日破例开了,履亲王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孝庄走进这个地方,心里也有几分沉重,多少年了?她再次踏进了这个房间,拉开屏风,爱新觉罗家的历代掌权者的画像一字排开。寿皇殿中只有她与胤禩两人,胤禩看着那一张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心里也多了几分难过,这个地方是胜利者的殿堂,若是在那场夺嫡之战中,他们不幸落败,那么,这个房间中悬挂的画又会留下几幅呢?“弘历,跪下!”孝庄背对着胤禩站得笔直,“是!”胤禩应声,这些人,都是他的长辈,他跪着也是应该的,虽然,他撇了一眼最后的某幅画,不屑地撇了撇嘴。

    “弘历,你就把你这些年做得那些好事儿一一说出来。”孝庄没有回头,“儿臣知错了。”胤禩忙先认错,开什么玩笑,弘历那死小子做的那些破事儿足够被爱新觉罗家的家法伺候着了,如今爷已经入了他的身,凭什么要为那个缺心眼儿的死小子承担这些过错。该撇清的先撇清,有些丢脸的话也可说不出口。“儿子不应该是非不分,任我天家血统流落在外,不该一味地谴责皇后,造成帝后不和……”“帝后不和这是动摇国本的事情皇帝岂能不知。有多少人在盯着那个后位?八旗当中又有谁和这后宫撇的清关系?后宫之战一点不比朝堂轻松,这么多年,哀家不管你和皇后背地里怎么闹,这是你们夫妻的事情,可这一次你们竟然糊涂到当着王公大臣和儿子女儿的面前闹,这像什么话?哀家知道皇后那性子不得你喜爱,可你自己想想,皇后自继位之后,又有哪里犯过什么大错?后宫又哪里出过什么纰漏?可是,这一次,不但闹出了真假格格的大笑话,甚至还闹到了皇后愤然断发 ,弘历,玉娴还是你额娘的亲侄女儿,你就是这样替她照顾玉娴的?”孝庄转身看着胤禩,眼里露出的冰冷让胤禩觉得有些胆寒,这种气势是……

    “皇玛法六次南巡旨在查堤防和了解东南地区的社会和民生疾苦,每次都很俭朴。而你南巡呢?游山玩水,奢侈豪华,甚至还把宫外的私生女给带回来了,你皇阿玛不惜自己的名声为你挣得的国库,就这样一点点被你消耗在这些*之事上,弘历,你有什么脸来面对爱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孝庄语速缓慢,可字字句句都敲在胤禩的心上。弘历做的这些事情确实是太荒唐,自己听着都脸红,可一想起太后口中的“皇阿玛”,胤禩心中就有些不爽,顺口说道:“儿子知道错了,可是,皇阿玛当年也过于苛刻了,弄得朝堂上下一个个紧张不已,儿子不过也想让大臣们松口气……”“混账!”钮祜禄氏一脸地阴霾和痛恨,“弘历,你太让我失望了!”

    “皇阿玛……”胤禩在钮祜禄氏的脸上竟然仿佛看见了当年康熙爷教训他时的那种神情,孝庄真是没有想到胤禛那样严谨的个性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脑子不清不楚的东西呢。孝庄是全盘接受了钮祜禄氏的记忆,自然是知道胤禛在位期间是怎样过来的,“你只看见你皇阿玛的苛刻,你可有想过你皇阿玛为何要这样做?”孝庄直视着他,逼问着,“阿玛还不是为了能够在那个位子上坐稳。”胤禩这下到冷静下来,要摊开说是吧,你以为爷会怕你?不过就是雍王府的一个格格而已,胤禩心里完全不把眼前的人当成一回事。“是,你说的没错,你皇阿玛他的确是想坐稳那个位子,可是你知道那个位子坐起来有多难吗?”孝庄缓缓转过身,眼光在一幅幅画上掠过,她曾经最爱的那个男人,最心疼的那个男人,最费尽心思想要维护的那个男人,全部都成为了回忆,这个高墙红瓦中,留下了她了太多的爱与哀愁,没有想到的是,时光轮回,她竟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弘历,你皇阿玛继位之时,这个天下是什么样你也是看见了的,他为什么拼着那些恶名都要严惩贪官难道你不清楚?你以为就你那点心思,就能把你三哥斗下去?”弘时?胤禩皱了皱眉头,难道当年还有什么事情吗?“还不是三哥一开始就站在八叔那边,阿玛才会对他心存顾忌。”胤禩冷笑了一声,四哥不就是因为弘时和自己亲近就迁怒于弘时吗,哼。“混账,你,你……”孝庄气得指着他,胤禩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人。“很好,弘历,原来你皇阿玛在你眼里就是这样卑鄙无耻的人。”孝庄觉得有些难过,似乎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倔强的年轻人也是这样瞪着眼睛和她说着一些自以为是的话。孝庄经历了三朝风雨,在全面详细了的了解了自己去世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后,虽觉得胤禛的一些做法有失偏颇,可总体上,她认为那样的手段是必要的。因为作为一国之君,你不光维护的是一个家族的利益,更是一个国家的稳定。康熙年末的税收短缺、国库空虚,已经让这个国家的根本发生了动摇,一些问题若不用铁血手段是无法解决的。

    “你皇阿玛恨的,不是你八叔九叔十四叔他们与他争那个位子,而是,他们为了一己之利不顾大局的做法。”孝庄看着弘历,脸色平静的就如普通人家的母亲在和儿子谈话那般。“皇额娘始终是帮着皇阿玛说话的,虽然,爷,嗯,八叔他们有不对,可是皇阿玛也没有必要做的那么绝情。”胤禩似乎忘记了场合,有些憋在心里太久的话脱口而出。孝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弘历,皇额娘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与你八叔九叔他们那么亲近了,今天竟然处处维护他们,还不惜一直扭曲你敬畏着的皇阿玛。”“皇额娘,儿子这不是顺着你的话在说么?是你先说起三哥的。”胤禩顿时觉得自己的反应是有些夸张了,孝庄看着他似乎又回忆起了某些事情。那个自己最疼爱的男人跪在她的面前,一边哭着,一边指责她只顾着和蒙古的利益,不顾自己儿子的幸福,偏要让他和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孝庄转过身去,眼光落在旁边一副画上,顺治……呵呵,果然人老了总会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弘历,如果今天你要下一道对我大清极为有用的旨意,而弘昼、弘瞻作为你的手足兄弟,不但不帮助你,还要跳出来和你作对,处处让你受到限制,这个时候你怎么办?”。孝庄的眼光没有离开那幅画。胤禩听了根本没有多思考,脱口而出:“既然这道旨意是为了大清的发展,无论是谁来阻扰,朕都绝对不会轻饶他。”“呵呵,弘历啊……”孝庄低头笑出了声,胤禩有些不解地望着她的背影,“弘历,那你想想你皇阿玛呢?”胤禩一惊,顿时醒悟过来太后是让自己站在四哥的位子上考虑问题,刚刚自己的回答竟然是……“可是八叔九叔他们并没有……”胤禩还想争辩什么,却被孝庄打断了,“人啊,不坐在那个位子上就永远不会明白那个位子坐起来有多么的不舒服。站在一旁也总会想出成千上万条理由来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嗯,虽说有些尴尬,胤禩还是回忆当年的情况,四哥继位时,国库储银仅八百万两,而亏空的数字却大得惊人。记得当时四哥还说:“历年户部库银亏空数百万两,朕在藩邸,知之甚悉。”又说,“近日道府州县亏空争粮者正复不少”,“藩库钱粮亏空,近来或多至数十万”。后来,十三不要命似的四处讨债,追回宗亲八旗各家欠下的银子。当年,自己联手小九、老十和十四没有少给十三和四哥下绊子,而四哥,似乎也是那时候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现在想想,那时候堂堂的大清帝国,不过是一空架子,外面看强盛无比,内里却空空如也,下面的百姓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是四哥用了铁腕手段,强硬地扭转了皇阿玛留下的不利局面,那时候,自己的一帮人,也没少帮着他制造一些谣言,什么“多疑猜忌”“为人刻薄寡情”等等,反正那时候只要看着他臭脸自己心情就会很好,虽然常常被他当面骂,可是看他跳脚的样子倒是蛮有意思的。

    “弘历,我现在只说一遍这个话!”许久没有说话的孝庄把胤禩的心思拉了回来,“你要怎么宠爱妃子、怎么宠爱儿女,那是你的事情,但是,只要有我这老太婆在一天,你就休想越过祖宗家法去!若是你要为一两个女人,而置大清的江山而不顾,那你也就不要怪你皇额娘我心狠手辣了,这后宫,终究是女人的战场。”孝庄忽然转身盯着一脸迷惑的胤禩,胤禩确实是很不解,这个钮祜禄氏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势?她弘历过分的溺爱,也是造成弘历好大喜功自以为是的性格。孝庄却没有理会他的神情,她的眼光却透过胤禩看见了更为遥远的地方,那是崇德六年的九月,还没有这巍巍的紫禁城,那位被满蒙女人们羡慕和嫉妒的关雎宫中的美人,熬到了人生的尽头。这个消息迅速被报到了正在锦州与明朝守军作战的那个男人那里。在自己心目中一直是神一样存在的男人竟然立即丢下军务,踏上了归途。五天后,昼夜兼程的他终于赶了回来,可是,当得知关雎宫的那位已香消玉损时,这个下达屠城令眼都不眨的男人,竟然当着所有后妃、贝勒、大臣的面号啕大哭,无论怎样都难以劝止,最后,甚至哭得昏了过去,太医们七手八脚地救醒之后仍然神智不清,口齿含糊,那一次,那个被外人称作永福宫庄妃的女子远远站在一旁看着,然后也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皇额娘,放心,儿子心里有数。”胤禩看着孝庄,心里的某个疑团越来越大,有个答案似乎要冲出来,可是,却总是有哪里不对。“这个后宫,虽然是女人的战场,但也是朕休息的地方,朕绝对不会允许一些有损我爱新觉罗家体面的事情发生。皇额娘,至于还珠格格,您就当看戏好了,咱们这个紫禁城已经寂寞很久了不是吗?”胤禩换了称呼,孝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一脸温暖如玉的笑容,“皇帝,你想怎样?”“皇额娘,朕和皇后之间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以前是朕太冲动了,没有找对方法,以后不会了,这还珠格格明珠格格之事,还请皇额娘高抬贵手,暂时不要为难他们,朕留着还有用呢!”胤禩开始想象若是他带着那个没教养的死鸟,和满脑子只有情情爱爱的小花儿,没事儿就在坤宁宫附近转悠,不知道坤宁宫的那位脸上会有什么精彩的表情,孝庄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胤禩,没好气地说:“算了,算了,我这老太婆也不管你这些事情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好了,玉娴始终是你的正妻,除了初一十五,平时该去她那儿的还是要去她那儿,别一天到晚就往那些个狐媚子的宫殿跑。”孝庄横了他一眼,知道今天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再说下去,估计她也要受不住发火了,弘历这孩子其实脑子还是够用的,可就是拐不过弯儿来,怎么这些孩子这样不让人省心啊!

    “谢皇额娘恩典!”胤禩向孝庄行了个礼,“那你就跪在这里好好给哀家反省!”“儿子明白!”孝庄看了一眼跪的端端正正的胤禩,开门出了寿皇殿,远远的,桂嬷嬷和晴儿看见她出来也迎了上来。之前孝庄有过旨意,不许任何人跟着,可奴才自是不能离开主子的,更不能不听主子的话,于是一群人则就只能离得远远的等待。“咱们回去了!”孝庄在晴儿和桂嬷嬷的搀扶下慢慢向慈宁宫走去,“对了,既然都出来了,咱们先去坤宁宫看看皇后。”孝庄想起来再怎么说还是该亲自去趟坤宁宫,说白了,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皇上的老娘可是皇后最有力的支持者。“高无庸,好好伺候着你主子!”孝庄撇了一眼跪在一旁的总管太监,“奴才遵命!”高无庸擦了擦汗,看着孝庄远去的背影,心里直感叹,这尊大神终于走了,怎么去了五台山一趟,这气势完全就不一样呢?!看着还笔直跪着的皇帝,高无庸也只能报以同情。眼睛转了两圈,跑到了寿皇殿门口,冲着里面悄声叫道“皇上,太后走了。”“知道了!”胤禩没有回头。高无庸想了想说,“皇上,今晚您是准备去哪位娘娘那里呢?奴才这好提前给您准备。”高无庸深知乾隆的喜好,刚刚被太后发作了一番,估计晚上是需要某朵解语花春风细雨般地安慰。“坤宁宫!”“啊?!”高无庸被这三个字吓得差点栽进寿皇殿。胤禩转过头看着高无庸,一脸认真地说:“太后懿旨,让朕除了初一十五,其它时候都要多去坤宁宫!”“奴才明白了,立刻去办!”高无庸一边擦着汗一边纠结着,主子们的心思做奴才的果然不能乱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