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和敬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三见完颜皓祥离去,不由的有些失落,一直也就闷闷的坐在永璔和塞娅之间不说话。多隆送走了皓祥便来找永璔说话,永璔也将塞娅和十三介绍给他认识,多隆看着十三肉嘟嘟的脸不禁来了兴致,抬手就捏了一把,这下让十三回过神来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一副纨绔子弟相,可眼神清明,看来,又是一个不得不游戏人间的公子哥,难怪会和弘昼家上下关系那么好。回想起刚刚多隆的一系列行动分明就是故意在诱导那完颜皓祯抓狂,这家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可怎么总觉得他脸上挂的那副不羁的笑容那样眼熟呢?好像是在谁的脸上看见过。十三有些郁闷了,大概是因为见了五哥的缘故,所以看谁都觉得有亲切感。

    多隆倒是对十三很有兴趣,忍不住上下打量他。虽说是个阿哥,但也是个小鬼,多隆完全把所谓的规矩抛在了脑后。这一世他是家中排行最末尾,没见过这样的小豆丁,最小的那个还在他大嫂的肚子里养着。上一世他倒是做了兄长,可自小被皇阿玛养在身边,除了与老四还有养在太后身边的老五经常见面外,和其他兄弟完全不熟。

    看着眼前的十三,多隆忽然想起了胤禛小时候。老四是养在佟额娘身边的,当年自己每日都会随着皇阿玛去看他,老四小时候也是这样肉嘟嘟的很可爱,无论谁逗他都会对着别人笑,自己每次过去给佟额娘请安,顺便也会给他带些小点心去,那小子就会张开双手让他抱,口水滴他一身。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老四小时候可是个吃货,只要有吃的就会很高兴。若是不给他吃的,他就会拗着你赖皮,哭的鼻子通红,让人心疼,逼得你不得不给他吃小点心,往往他又会积食,引得佟额娘心疼的掉泪。

    多隆现在想想那时候宫里孩子确实也不多,再说太子爷的身份在那儿摆着,那些孩子要么是战战兢兢,要么就是一副讨好的嘴脸,他也不屑于和他们搅在一起,就算是兄弟也一样,母妃位低的他也瞧不上,于是也只带着老四玩,后来老五养到皇玛嬷身边后,时不时也捎带上老五。可是那时候老五经常都要跟着皇玛嬷呆在佛堂,更多的时候也是他和老四两个人,无论自己走到哪里,他的身后都会跟着一个小尾巴,要知道,老四写的第一个字还是他这个太子爷亲自手把手教出来的。现在回想起来,他和老四,一个是先皇后的儿子,一个是最受宠爱的皇贵妃的养子,其实在宫中不过也是两个寂寞的孩子罢了。佟额娘去世后几年,皇阿玛都把老四接到身边亲自教养,可那时候皇阿玛忙,就把老四扔给了自己,那段时间完全就是他在教养老四,明明那样一个可爱的孩子长大后却是一张冰山脸,上辈子他就一直没有想通这个事儿,爷这么英明神武,风华绝代的,怎么可能教养失败?哼,一定是德妃的原因,偏心眼儿偏成那样,活活把老四养成了一个面瘫,一定是那样的。二爷在心中给德妃定了罪。

    十三被多隆阴晴不定的表情弄的有些糊涂,他哪里知道是他这副小胳膊小腿儿的模样引起了这位爷的无限回忆。十三还是觉得,这多隆的神情很熟悉,可是自家兄弟里还没有能纨绔到这种程度的。经过前面的事儿,永璔也担心十三的情绪,小屁孩可是伤不起的,于是安慰他道:“十三阿哥也别介意你那五哥对你的态度,放心,他马上就得意不起来了。”“为什么?”十三鼻头还是红红的,有些不解地问。永璔看着多隆笑了笑问:“刚刚你看到街口停的马车没有?”多隆摇摇头:“爷的精力都集中在收拾那完颜皓祯身上了。”永璔笑的有些贼:“那是和敬公主的马车,上面有着色布腾巴勒珠尔家的标记。”“五阿哥与和敬公主有什么关系?和敬公主又是谁?”塞娅听的有些糊涂。永璔给她解释了和敬的身份,“在我们满洲贵族当中,长姐教养幼弟是常有的事儿。和敬公主年长五阿哥差不多十岁,要知道,当年五阿哥可是养在过皇后身边的,那时皇后也忙着宫中的事儿,五阿哥也没到进上书房的年纪,因此在和敬公主出嫁前,大多数时间都是她在教养五阿哥,因此,五阿哥与和敬公主的感情很好,对公主也很尊敬,也是言听计从。和敬公主也是一个很注重家法礼义的女子,你们说,五阿哥现在还有好日子过?”永璔笑得幸灾乐祸。多隆听了撇撇嘴,切,那和敬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养永琪的,小时候那基础就没打好,长大了如此没出息,整一个爱新觉罗家的耻辱。还是爷最厉害,看看咱们家的老四,爷一手教出来的人是什么样的?!二爷呀,您老也好意思和人家一小姑娘较劲儿啊。

    十三想了想,看来今日和敬是要进宫的,正好又在那里看到了今天的这幕,看来宫里又会有好戏看了,顿时也来了劲。永璔也和塞娅商量着今日就这样散了,他准备把十三送回宫,还得去皇后娘娘那儿请罪,毕竟让十三阿哥在宫外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即使完全就不是他的错,可有些事儿说清楚比瞒着好。皓祥走了多隆也没了什么玩的兴致,和永璔说了几句就走了,走之前倒是给塞娅说闲时请她和永璔一起逛四九城。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坤宁宫上下现在是轻松下来了,这几天要带走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一些大样的物品也搬到了永寿宫,只等到了钦天监选定的好日子,人全部过去就行了。再加上珠兰也在,对坤宁宫的东西也很熟悉,帮着打理也给容嬷嬷减轻了不少负担。

    正如十三所料,已经回京多日的和敬公主夫妇也进宫来请安了。在与色布腾巴勒珠尔一起见过皇阿玛之后,就到慈宁宫觐见孝庄。巴勒珠尔可是孝庄正经的娘家人,虽然碍于身份,不能相认,可是听巴勒珠尔多讲讲家中的事情也是很不错,胤禩也知道孝庄的这点心思,于是也时不时挑起话题,听的孝庄很高兴,于是色布腾巴勒珠尔和胤禩一起就留在慈宁宫陪孝庄说话,和敬一个人就去坤宁宫请安。

    让和敬没有想到的是,她在御花园竟然与令妃不期而遇,看来这令妃的消息很是灵通,竟然能跟上她的行踪。对于令妃,和敬感情很复杂,这女人是自家皇额娘一手扶持起来对付高氏的,按理说她们应该是一条战线的。可是当年皇额娘重病时这女人被晋封的事儿让她一直耿耿于怀,更何况现在皇额娘和高氏都不在了,她却越爬越高,皇额娘当年的做法或许有些极端,可作为女儿来说她不可能评价母亲的过失,那错自然也是在别人的身上。和敬觉得虽然以自己的身份,不用给她行什么大礼,可令妃脸上的笑容却让她觉得很不爽。

    “公主有空就到妾身那里坐坐,延禧宫一直都留着公主最喜欢吃的小点心。咱们也好好说说话,这么多年不见公主了,这心里怪想念的,看你这又清减了不少,唉,要是皇后娘娘还在哪能让你受这样的苦呀…”“令妃娘娘请慎言。”就像现在,和敬觉得令妃的话听着刺耳,谁和你是“咱们”?!令妃拿着手绢假装擦眼泪的动作让和敬像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忍不住厉声打断她的话。“皇后娘娘现在还在坤宁宫,本宫正要去请安,令妃娘娘若是没什么大事儿本宫就先行一步了。”说完,就转身离去,“娘娘…”新来的小宫女还没有适应令妃的变脸,“喊什么喊,回去!”一脸阴鸷的令妃一甩手绢,骂骂咧咧的回了宫。

    和敬站在远处看着令妃离开,冷笑了一声,包衣奴才出身的人就是这样不上道,想利用本公主对付乌喇那拉氏,哼,做梦!自己从前不待见那拉氏,并不是针对她这个人,仅是因为作为女儿看见其她女人占了自家额娘的位子想不开罢了,就这一点,当年也是被令妃利用过在皇阿玛面前进馋言,说那拉氏心胸狭窄不待见自个儿,使得出嫁的她感受不到家的温暖于是也不愿意进宫。谁都知道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是公主也不可能常常回娘家。本来她和色布腾巴勒珠尔能留在京城已经是皇阿玛开恩了,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在宫里住什么的,那让人家五叔家怎么想?可是当时皇阿玛找她求证的时候,她却出于不甘故意不说话,不表态,这让皇阿玛误解成自己默认了令妃的说法,结果刚当上皇后没两天的那拉氏就被皇阿玛呵斥了一顿。

    和敬事后也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借令妃的手来做这种事儿,更何况那时候那拉氏养着兰馨,色布腾巴勒珠尔一直就在叮嘱她说一定要拉拢侃布唯一的嫡女兰馨,这样才能让科尔沁和巴林部的联盟更加牢固。和敬当时那样针对那拉氏无疑是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很被动的位置上,她曾向丈夫坦言自己昏了头的做法,暗恨让令妃占了便宜去,那次色布腾巴勒珠尔反倒安慰她那拉氏不会因为这种事儿而断掉她和兰馨的来往。结果那拉氏果真对她仍旧和从前一样,板着个脸,不苟言笑的样儿,这也让她觉得很无趣,她也想通了,那拉氏虽然刻板,脾气也不好,可却是一个直肠子的人,不会在背后搞什么阴谋诡计,倒不是因为她心肠好什么的,而是她不屑,她从小被皇玛嬷与皇玛法养在身边,自身的骄傲注定她不可能与她们这些小辈计较,因此她们之间的关系倒是没有恶化,只是不冷不热的维持着,直到两年前他们一家回科尔沁看望长辈。

    在草原的时候和敬已经听说了令妃的种种得意,皇后的失意,可是,这也不代表自己就必须和令妃站到一起是不是?那个令妃又是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会和她一起对付皇后?她不过就是皇额娘身边的一个奴才而已,凭借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爬到了今天的位置上,她真以为那拉氏那个女人是蠢的不会宫斗?养她的那两个人都是宫斗的高手,她可是见识着这些手段长大的。和敬站在局外反而把很多事情看的很清楚,那拉氏当年可以不和自己计较,却偏偏和那外三路的还珠格格与明珠格格较真,恐怕是因为对自家皇阿玛的感情是占了上风,被蒙了心。一方面她自己又丢不掉自身的骄傲来向皇阿玛服软,另一方面又不屑于像令妃那样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只会采取粗暴简单的方式直接来达到目的,殊不知在后宫,这才是最愚蠢的做法,于是帝后的矛盾才会越来越多,这才让有些人趁虚而入。若是有一天,那拉氏能明白她自己究竟真正要的什么,令妃还能这么得意?和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有些人,始终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胤禛那边通过珠兰也了解到这些年坤宁宫与和敬的关系,这和他之前预料的差不多,这样他要应付和敬也能顺手一些,以玉娴与和敬的骄傲都不会随意向对方服软,两人关系融洽那才不正常。就胤禛而言,对这个孙女还是很喜欢的,当年他还是雍正的时候,还亲手抱过她。皇家的公主生来就享受着让天下女孩儿羡慕的生活,可是,她们的肩上,也肩负着和皇子一样的重任,随时要为了国家的利益而牺牲。和敬,作为公主来说,很完美。挥退了其他人,胤禛静静等着和敬的到来。

    和敬利落的请安问好,得到回应后也坐到了一边。她一边答着提问,一边暗自打量眼前的人,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只是,和敬有些疑惑地看着“皇后”的脸,虽然,皇后的脸上还是看不到多余的表情,可是,同样是从前的那张脸那个表情,可为什么会让她有一种压迫感?那种冰冷的感觉绝对不是表面上的不苟言笑,那是渗透到骨子里的一种气场,身为皇室公主的和敬对这样的气场并不陌生,在自家皇玛法和皇阿玛的身上,她都曾感受到。皇后有着满洲第一美女的称号,那样的气场再配上这样一张娇媚的脸,或者说,这应该叫做……冰山美人???

    “和敬,你在想什么?”胤禛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自己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对方走神。“皇额娘,儿臣是在想短短两年时间,这宫中很多事情都变了。”和敬笑着回答。胤禛看着她,那习惯性带着质问的眼神让和敬闪避不及,和敬的心里忽然一紧,皇后的气势竟可以把她逼到这种程度,看来,自己确实是错过了很多事。“皇额娘,儿臣在进宫之前在街上看到了永琪。”和敬用其他事儿转移了胤禛的注意力,这正好也是她接下来要说的正事儿。“噢?永琪此前说要带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去探望福尔康,皇上也答应了的。”胤禛摆弄着指甲。“还珠格格与明珠格格?”和敬冷哼了一声,“她们两个算哪门子的格格,儿臣在草原上可也是听了不少这两位格格的故事,真是精彩,咱们爱新觉罗家倒是热闹了一把。”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你皇阿玛愿意,谁也挡不住。派去济南的人也回来了,所有的证据都证明紫薇是你皇阿玛的沧海遗珠,是你们的妹妹!”胤禛想看看和敬到底会有什么反应,和敬半晌没出声,隔了一会儿,才一字一句的说道:“皇额娘的面前,儿臣也不想说什么场面话,就实话实说。若那紫薇真是孝期就和一个奴才私定终身,坏我爱新觉罗家女孩儿的名声,这样的妹妹,儿臣绝对不承认。至于那还珠格格,连累的永琪遭到御史弹劾,又犯下那么多荒唐的错误,她和永琪的婚姻,儿臣一定会反对到底。皇额娘您是知道的,永琪的启蒙教育是儿臣教的,儿臣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这样一个女人毁了,小燕子那样的女人绝对不能留。”胤禛看着和敬没说话,和敬这一次也大胆对上胤禛审视的目光,看着和敬坚定的表情,胤禛不禁笑了,他对于和敬的反应很满意,这才是长公主该有的气势。和敬没有想到皇后会突然笑,冰山似乎裂开一角,迎来的是暖冬的阳光。

    “皇额娘?!”和敬确实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皇后,胤禛点点头说:“和敬放心,皇额娘已经明白了你的想法。其实,你的想法与我们一样。”“你们?”“你皇玛嬷,皇阿玛还有皇额娘我。”胤禛决定给和敬说清楚,于是将孝庄的计划以及他和胤禩对于永琪紫薇小燕子的态度,都细细地讲给了和敬听。“阿颜觉罗·姬兰?既然皇玛嬷已经有这样的打算可为何永琪还和那小燕子在一起。”和敬不解,今天要不是自己亲眼看见,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弟弟会和一个泼妇在街头与人发生冲突,而且还是巴林部的世子。永琪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到哪里去了?胤禛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可这也要永琪愿意和姬兰见面才行啊。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胤禛看着和敬认真地说:“这事儿还不一定能成。姬兰家可是红带子,虽然你皇阿玛可以赐婚,但是还必须得阿颜觉罗家同意才行,他们家可不比其他大臣家,随便一个旨意就可以打发的。永琪这个样子,早就引得朝中大臣不满了,你就确定人家看得上他?”和敬本想说句“我弟弟可是皇子”,转念一想,阿颜觉罗家除了是红带子外还是靠战功立足朝廷的,这才是最关键的,就像皇额娘的娘家富察家一样,若是叔父不同意,皇阿玛也不会硬赐婚给家中的表弟们,毕竟,不能用强权让功臣寒心。

    看着和敬的表情,胤禛知道她不服气,于是说道:“若是你家里没什么事儿,不妨在宫里多住几天,把大格格和额勒哲特穆额尔巴拜也接进宫来,你也好照应。你可以好好劝劝永琪,我相信,你的话永琪一定会听。过几天,和婉也要回来了,你们姐妹也能见面,家里的这几个妹妹,我已经和你皇阿玛商量过了,这次要给她们把婚事定下来,对了,福灵安的话,你皇阿玛已经给他和兰馨赐婚了,就等着四格格七格格还有晴儿的事儿一起定了之后再下旨。”“儿臣已经听说了,兰馨也是儿臣看着长大的,活泼大方,又孝顺,是个好姑娘,瑾林虽然性格有些冲动,可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靠战功在军营站稳了脚,这一对可以说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和敬倒是对福灵安和兰馨的婚事称赞不已,想了想继续说道:“儿臣今日暂时回家,等家中一切交待完毕后,明日再带着大格格和额勒哲特穆额尔巴拜进宫。”和敬确实是不放心永琪,胤禛自是答应不提。

    待和敬离去,珠兰和十三才从侧间走出来,十三笑道:“和敬还是个不错的。”珠兰咬了咬嘴唇,喃喃说道:“老祖宗竟然想让姬兰嫁给永琪,怎么可以?”珠兰是不管永琪是否改变,都是骨子里瞧不起他的,就算他真的变了,一个不尊嫡母,不孝生母,没有责任心,喜欢小燕子那种德性的男人,再来喜欢自家妹妹,她想着就觉得恶心,这完全是对自家妹妹的侮辱。胤禛叹了口气说:“珠兰放心,这事儿还不一定成,你八叔已经答应了喀达喇库让你们姐妹有自由婚配的权利,若是你们家不同意,我们自然是会去和老祖宗说清楚,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姬兰受委屈的。”珠兰点点头,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