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心魔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了,现在弘时和阿玛的关系怎样?他现在就是三阿哥永璋吧。在健锐营的时候我就听说三阿哥如今很受皇上看重的,看来八叔也是在重用弘时。”喀达喇库知道胤禛是很在意与弘时的父子关系的。珠兰有些不太好说:“阿哥们除了请安的时候我也很少见到,弘时哥哥和姑父也就不咸不淡的这么相处着。我是觉得,弘时哥哥如今还是完全没有明白姑父当初的用意,所以才一直误会姑父。”

    “误会?”喀达喇库冷哼了一声,“他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一点脑筋也不用。即便是当年他糊涂了,现在他重生之后,不会不知道弘晳的下场,若是这样他都还不明白阿玛的用心,那我只能说就他那点心思,活该争不过弘历。”喀达喇库一点都没客气。珠兰听到喀达喇库这样说也只能长叹一声,她也不明白为何弘时看不透这些。

    “他是心魔未除!当年在得知自己没有继位的可能性之后心有不甘,站在了阿玛的对立面,为了反对而反对。八叔九叔他们和阿玛站在不同的政治立场,这我可以理解,毕竟他们兄弟从来就不是一条心。可是弘时那样做我确实没法容忍,吃着雍亲王府的粮,喝着雍亲王府的水,转过身却帮着政敌来公开反对自己的阿玛,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即使你不同意阿玛的政见,反对阿玛的主张,那关着门来说,父子俩拍桌子掀桌子都是一家人的事儿。他却好,非要召告天下,让人白白看了笑话去。怕是百年以后,‘亲生儿子也反对’这点,也会成为阿玛帝王生涯中最大的诟病之一。”喀达喇库毫不掩饰对弘时的不满。

    从弘时出生到喀达喇库出生之前,作为游魂的弘晖是看见了胤禛为弘时的付出,也亲眼目睹了胤禛在与胤禩等人周旋过程中的种种艰难。在重生之后,带着前世记忆的喀达喇库更是从明山玉媱口中得知了弘时的叛逆,直到最后与胤禛决裂。所有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那个时候,他也拼命的练武,因为教导他的师傅是阿玛亲自指派的,即使阿玛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是,他也发誓,绝对不让阿玛失望。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阿玛并不是一个善于直接通过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人。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额娘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阿玛对亲情分外看重,可是却又不敢表露,总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那是因为幼时的亲历,他害怕背叛。若是不曾拥有,就不会有所谓的失去,阿玛的内心并不如外人想的那样坚强。于是,幼年时,额娘总会叫自己主动接近阿玛。

    他也曾害怕过阿玛严肃冷漠的表情,在额娘温柔的鼓励和糖果的诱惑下他才鼓起勇气接近阿玛,几次下来他终于发现阿玛冰山脸下掩藏的温柔,明明很期待自己去找他,却故意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见他笨拙地爬过书房的门槛,一边骂着他不中用,一边却悄悄叫人把书房的门槛去掉,直到自己5岁后可以自己迈过门槛,雍亲王的书房才重新恢复了原样。后来,他甚至敢不顾任何人的眼光,直接顺着阿玛的腿爬到他身上,坐在他怀里,拿着一本破书让阿玛给他念,眼睁睁看着阿玛的冰山脸一点点龟裂。每次都会被阿玛骂没规矩,可每次完了后他又会收到不同的书,下一次他再依葫芦画瓢爬到阿玛身上坐着。

    因为曾经的这些,喀达喇库一直很感激自家额娘当初一遍又一遍的鼓励,让他没有错失与阿玛相处的机会。他心里无比清楚阿玛对亲情的渴盼,由此也可以想象到阿玛在得知弘时的背叛时的愤怒和悲哀。他一直不明白李氏为什么不像他额娘一样鼓励弘时和阿玛多接触,反而却看着弘时与阿玛渐行渐远。即使在后院,他不相信李氏不知道弘时和八叔之间的关系,这也为弘时与阿玛的决裂埋下了祸根。作为晚辈,他不好议论李氏的过失,可是,作为兄长,他对弘时的这种行为却十分反感。

    “若说弘历,我只是恨铁不成钢。那弘时,我就只想抽他的耳光,他的行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背叛’。”在这点上,喀达喇库和弘历的看法一致。看着喀达喇库眼里闪着冷酷的光,“上一世是他自己错过了与阿玛的相处,于是脑子发热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可是重生之后,他明明全盘接受了永璋的记忆,知道雍正朝的种种艰难,可却依然无视自己的错误,认为是阿玛对不起他,哼,真是好极了。”

    珠兰低头不语,喀达喇库看着她说:“我知道你和弘时关系好,听了我说这些心里难免不高兴,只是,我也给你先说清楚,即使有你这层关系在,也别想让我见了弘时有什么好脸色。我不抽他已经算不错了。”喀达喇库只在上朝的时候远远见过永璋几次,从来没有和他讲过话。

    珠兰摇摇头,望着喀达喇库说:“怎么会不高兴呢?这与弘时哥哥和我关系好是两回事吧,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在姑父姑姑跟前的时候,弘时哥哥确实对我很好,就像是博敦哥哥陪在我身边时一样。在与姑父相处的这件事上,我也觉得弘时哥哥做的不对,姑父的伤心难过我是亲眼所见,所以,在这点上我和你是一致的。其实我一直觉得,弘时哥哥之所以会变成那样,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身边没有一个正确引导他的人。你看看他接触的是哪些人?八叔、九叔、十四叔,他的额娘却从来不阻止。若说是别人的引诱,弘昼没少从九叔那里骗吃骗喝,可弘昼也没有像弘时哥哥那样。若是齐妃娘娘对弘时哥哥能像姑姑对你那样用心,那么,弘时哥哥也不致于走到那一步。”珠兰顿了顿,诚恳地说:“所以,我想,哥,能不能再给弘时哥哥一个改过的机会?”

    喀达喇库淡淡的说:“上一世确实是这样,可这一世他明明都已经再世为人,却依然这样是非不分,我实在没法理解。你是知道的,我看不得阿玛为难,所以在弘时的问题上我依然保持此前的态度。就算他这一世是三阿哥,我只是爱新觉罗家的奴才,若是他不愿认错,那也休想我认可他。”珠兰知道这一世永璋若是和喀达喇库正面对上,定没有好果子吃,只是作为她确实也不好说什么。

    “算了,不说弘时哥哥了,反正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的。”珠兰知道喀达喇库是不会让胤禛难过的,于是也转移了话题:“说正经的,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去和姑父相认,反正按照刚刚我们说的,你的顾虑都已经可以打消了,姑父可是一心牵挂着你的。”珠兰想着此前还没有得到喀达喇库准确的答案。

    听到珠兰的提问,喀达喇库立即敛去了此前自信的表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要是……”他顿了顿,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珠兰见他吞吞吐吐的有些奇怪,“要是什么?”

    喀达喇库背靠着立柱,低声说道:“若是你们都猜错了呢?”

    “什么猜错了?”珠兰不明白他没头没脑地怎么冒出这句话。

    “我是说,”喀达喇库有些犹豫,“其实我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对阿玛来说有那么重要。”

    “哎,哥,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珠兰被他弄糊涂了,完全没明白他怎么突然跳到这个话题上了。

    “我是说,万一你们都想错了,阿玛最想见的其实并不是我。虽然阿玛对每个儿子都是尽心尽力在培养,可雍正帝最喜欢的孩子不是八阿哥福惠么?”说完,喀达喇库有些忐忑不安地看了已经傻眼的珠兰的一眼,“你不是让我说吗?你那是什么表情?”

    “乌喇那拉·喀达喇库。”

    “嗯!”

    “爱新觉罗·弘晖。”

    “嗯?”

    “没换人呀。”珠兰忽然想到了什么,站到了喀达喇库面前,仰着头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你……嗯,不要告诉我,你其实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迟迟不和姑父相认的?”

    “怎么可能!我还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喀达喇库立即否认了,珠兰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在她眼里喀达喇库重情重义,本就是一个心胸宽广的男儿,否则她此前也不会被喀达喇库的那番话给吓到了,连番想试探一下是不是这个人突然换了魂,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话会从喀达喇库的嘴里说出来。

    “只是,可能,我也难免会在意这样的说法吧。我……”喀达喇库欲言又止。

    “你在吃醋?”珠兰站直了身子,完全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哼,哪有?”喀达喇库别过头,珠兰眼尖地看见一抹红晕爬上了他的耳根。

    “你……你……你要我怎么说你好?”珠兰完全没有想到喀达喇库竟然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你也不想想,福惠出生的时候姑父多大年纪了?疼爱幼子很正常吧。小儿子生病了作为父亲带在身边甚至四处求医也很正常吧,作为一个父亲,连自己的儿子也救不了,这本身就是一个伤痛,你再想想你当初是怎么死的?福惠那时的年龄和你一样,姑父能眼睁睁看着你的悲剧在福惠身上重演?恐怕,姑父又是把福惠当作另一个你吧!你都多大年纪了?怎么会这么幼稚?世人说什么你都信?”珠兰哭笑不得,捶了喀达喇库一记。

    “前世我也只有八岁好不好?这一世我一出生也没有爹娘,若不是阿玛额娘垂怜,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哪里会懂这些!”喀达喇库小声嘟囔着,脸颊也有些红。

    “算啦,算啦。”珠兰知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和姑父相认?若是你不好意思我去帮你说就是了。”

    “我……”喀达喇库想了想,“你帮我先说吧。”

    珠兰摇了摇头,“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像个驰骋沙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悍将。”

    “即使重活一世,我们每个人依然还是有害怕面对的东西,有时候,不过是故意忽略罢了,或者,下意识的逃避。”

    喀达喇库背靠着廊柱低声说道:“重头再来,需要的不仅是时间,还要有勇气和决心,这点上,我做得并不好。刚刚我那样说弘时,其实现在想想,似乎我也没有资格那样说他。我也有不愿面对的现实。”

    珠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丧气的喀达喇库,在她的记忆里,喀达喇库永远都是自信,斗志昂扬,无所畏惧的,她忙说:“哥,你这个事儿和弘时哥哥那个完全不一样,你也没必要丧气,其实你已经做的够好了。你也是因为看重姑父,所以才会异常在意他对你的看法,虽然你的魂魄一直在旁边看着,却没法再切身去感受,心魔难除,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像我,还不是依然不能坦然面对弘历,每次看见他,我就会想起永璟在我怀里死去。”说到这里,珠兰有些哽咽,如喀达喇库所说,重活一世,他们每个人都有不愿面对的现实,都在下意识的逃避和故意忽视,可现实就是现实,那些人,那些事,始终不得不面对。

    喀达喇库没想到自己的低沉引得珠兰又想起了伤心事,忙安慰道:“不用理他,那家伙,是他没有资格拥有你。其实,看见如今你又恢复了当年活泼调皮的劲儿,我真的很高兴。”喀达喇库当初也是看着幼年的萨伊对额娘的慰藉,皇后的位子压制了她的本性,她强迫自己看起来庄重、威严,可却不知,这样反而迷失了自己。

    “你也不要想那么多,还是要面对以后的生活,海兰察是个好的,你自己好好考虑下。”喀达喇库也不隐瞒,对珠兰和盘托出。

    “呃?”珠兰不明白喀达喇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此时喀达喇库已经一扫此前的萎靡,笑着说:“要不然你以为我今天特意带海兰察来干什么?阿玛额娘早也知道了,就是想看你的想法。”饶是珠兰已经经过一次婚姻,可突然这样说起,还是很害羞。“哥你胡说些什么?”

    喀达喇库见她害羞了,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说:“傻丫头,有什么可害羞的。你始终是要参加选秀的,你是阿颜觉罗家的嫡长女,不可能不成亲,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海兰察家这一支有祖训,只能娶一个妻子,不能纳妾,这是我选中他的一个重要原因。你个性刚烈,对感情重视,并不适合在三妻四妾的后院生活,即使重生,你的是非观也注定容不下后院的肮脏,无论多圆滑的手法都掩藏不了你清理后院的决心,这太容易树敌。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杜绝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

    珠兰没想到喀达喇库竟然能如此了解她,她重生后也曾看着玉媱管理后院,进宫之后,又亲眼看见孝庄和胤禛如何处理后宫事务,她也曾羞愧于自己当初简单粗暴的手法,可是也渐渐发现自己的缺陷,孝庄和胤禛可以淡定的面对某些明知的肮脏,她也清楚这是平衡后宫的一种手法,可她依旧会有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容不得半点沙。其实这种性格的养成应该追溯到她还是萨伊的时候。

    因为乌喇那拉家的特殊情况,在长姊的影响下,萨伊也自小养成独立自主的习惯。后来到了雍王府,更多的时候是胤禛在教养萨伊。在萨伊的心目中,姑父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她对胤禛的崇拜是发自内心的。胤禛自己本身在处理政事上就是一个雷厉风行,铁面无情的人,他对萨伊的教养更偏向于眼界和学识方面。同时他也希望以后有一个人既能劝解又能压制弘历,于是也加深了对萨伊的思想上教育。这些都对萨伊性格以及思想意识的形成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即便是有讷敏的教养和引导,让萨伊保持了活泼外向的性格,可她在思想上依然很难摆脱已形成的潜意识,过于正直的是非观,也注定她不适合后院的生存方式。

    喀达喇库在还是游魂的时候就目睹了很多事情,萨伊的事情发生后他前后也一联想,自然不难得出结论。于是,他才会在萨伊重生为珠兰之后,就为她的婚姻作打算,一方面用军功换来珠兰姐妹自主婚姻的权利,另一方面,暗中留意有没有合适的人。海兰察,在他看来,就是最适合的人选。于是在和明山夫妇说明情况后,才有了今日的安排。

    喀达喇库的用心良苦让珠兰很感动,她沉思片刻认真说道:“哥,谢谢你。坦白说,现在的我确实没法立即就接受另一段感情。对于弘历,我虽然也真的没有爱了,但这段逝去的感情却真的不是说扔就扔掉了。我时常还是会想起从我嫁给他之后到离魂后的种种,回忆的不是那个人,而是那段岁月。我会不自觉的认为,因为这段感情的失败,我过去的人生也是错误和失败的,我真的害怕了,害怕未来又会这样,这也是我一直不愿面对的。”喀达喇库静静地听着她诉说.

    “八叔曾让我不要忘记这个身份所担负的责任,我也不止一次的故意不去考虑。现在想想,这种做法不过也是掩耳盗铃而已。今天,又看到你为我做的这些,我确实觉得……”珠兰的眼眶又红了,有些说不下去。喀达喇库拍了拍她的头。

    “你放心!”珠兰调整了一下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努力去面对的。能被你和姬兰都看好的海兰察,我相信不会差。我会好好考虑的。”珠兰向喀达喇库保证。

    “嗯,我们先过去吧。”喀达喇库听她这样说也放心了些,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今日本来堪称完美的安排,有些人却不识相要来破坏,而且还是他不想看到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