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 > 第97章 心思各异

第97章 心思各异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永寿宫

    胤禛正与和婉说着话,这日胤禛专门让额尔赫与陆进来给和婉请脉,结果两人一起得出结论和婉公主是因为郁结于心,思虑过重,所以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养。胤禛以为和婉是担心子嗣的问题才会有焦虑,于是也开解她,即便没有子嗣,公主若是以自身能力也能得到夫君的喜爱。再说如今已经回京了,更不用担心什么,她和额附都还年轻,调养好身子,再说子嗣的问题也不晚。天知道胤禛能说出这番话是绞尽了脑汁,原来“皇后”的位子也并不好坐。

    和婉对于胤禛的用心表示感谢,只是,有些话却难以启齿,胤禛总觉得和婉还有事情放不开,正准备进一步询问,容嬷嬷却进来了,说是兰馨回来了,胤禛本觉得没什么,可见容嬷嬷欲言又止的模样就有些奇怪。和婉见状,得知有些事儿自己还是不要听的好,而她也担心胤禛若是刨根问底,她无言以对,于是忙跪安离开。

    “娘娘,公主回来了,只是情绪有点不对。奴婢问了安顺儿,似乎公主在外面碰见了五阿哥他们……”容嬷嬷把打听来的情况给胤禛说了。胤禛皱眉,兰馨断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破坏自己的兴致,永琪、小燕子他们对于兰馨来说正是这样。

    此时兰馨她们也进来了,给胤禛请了安,胤禛笑问:“兰儿今日出去可玩的高兴?”兰馨点点头,拣着些好的说给胤禛听,胤禛看得出,兰馨的笑容有些勉强。

    “今日你们可遇着永琪了?”胤禛不经意地问道,兰馨这时明显有些不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还不忘把喀达喇库、额尔德克、海兰察以及姬兰大大赞扬了一番,胤禛更加肯定兰馨不是因为此事在闹脾气。

    胤禛见兰馨一点也不提真正让她难过的事情,胤禛也不打算问,反正有珠兰在,不怕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于是也就让兰馨去休息了。姬兰则把胤禛刚奖给她的东西拿回房间去,容嬷嬷见状,知道胤禛是要和珠兰单独说话,找了一个理由便带着奴才们都退下,房间里就剩胤禛和珠兰二人。胤禛开门见山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珠兰原原本本将事情的经过说了,胤禛抚额,这是个什么事儿啊!老九老十两人之间难道真的有什么?

    “我看九叔十叔的神情倒不是真的有什么感情,怕是因为刚知道彼此的身份,一时激动罢了,只不过如今二人的身份不比上一世,被误会也是难免的。”珠兰是过来人,男女是否动情她还是看得出来,“倒是兰馨嘴巴不饶人,把十叔堵得说不出话,十叔又是一副敢怒不敢言,欲言又止的模样。不对,根本就没什么‘怒’,只是不敢回嘴,硬被兰馨奚落。”珠兰想了想说。

    胤禛想着,这老十这一世成为了福灵安,性子虽收敛了很多,可性格和脾气依然在。十阿哥是谁?火起来可以和圣祖爷拍桌子的人。就算这一世,也是我行我素,说什么不愿靠家族背景,以后也不要嫡子的继承权,直接一个人跑到外面去流浪学武,还给傅恒罗列了一大堆的理由,把傅恒那样一个隐忍性子和好脾气的人都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老十怕过谁?就连当年自己下旨,他都敢唧唧歪歪,阳逢阴违的人现在倒是被一个小姑娘堵得开不了口了,看来这小子是陷进去了。哼,活该被兰馨奚落,当年他当面和爷顶嘴,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胤禛想起了往事,不禁也小心眼了。

    珠兰看见胤禛的表情心里也盘算着要不要现在把喀达喇库的事情说出来。胤禛端着茶碗抿了一口,道:“兰馨这事儿咱们还真不好开口,现在也不知道兰馨是怎么想的,这两天你也看着点兰馨。”“是。”珠兰自然不会对兰馨坐视不理,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道:“姑父,若是,若是弘晖哥哥也在的话……”“弘晖?怎么突然说到他?”胤禛都没有等珠兰说完就抢白道,自己也觉得有些唐突,掀开茶盖又喝了一口茶,以掩饰尴尬。

    珠兰苦笑,姑父果然对弘晖哥哥的事儿还是如此在意,于是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直接跪在了胤禛的面前:“姑父,珠兰不孝,一直没有告诉您实情,其实,喀达喇库就是弘晖哥哥转世。”

    “什么?!”胤禛本被珠兰突然下跪搞得有些莫名其妙,正准备放下茶碗去让她起身,没想到珠兰竟然说出了那番话,手一颤,“啪”的一声,茶碗摔在了矮桌上。

    “娘娘!”容嬷嬷在外面听到声音忙进来看,见状就要叫人来收拾,“不用管,先出去。”胤禛发话了,容嬷嬷只得退下,虽然短短的一会儿,她还是看见珠兰跪在地上,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再说一遍?”胤禛根本顾不得四处乱流的茶水,反而一脸急切地问珠兰。珠兰不再隐瞒,把喀达喇库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包括他的那些算计和担忧。胤禛认真的听着,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

    “姑父,我们不是存心想隐瞒您,只是您现在的地位弘晖哥哥确实有自己的顾虑。我也和弘晖哥哥商量好了,若是您这边可以,明日可以让弘晖哥哥和九叔一起进宫来。”珠兰知道在弘晖的事儿胤禛分外敏感,在陈述完了事实之后特别再解释一遍,强调喀达喇库的无奈之举,她就怕胤禛胡思乱想。说完这句话她也不再开口,等着胤禛发话。

    半响,胤禛才吐了口气,吩咐道:“起来吧,这事儿也怪不得你。今儿个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珠兰明白胤禛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这件事,也不多言,直接跪安离开。

    没有胤禛的吩咐,谁也不敢随便进去,容嬷嬷看见珠兰出来时表情还算平静,想着估计是五阿哥又闹了什么事儿,皇后娘娘这会儿正烦恼着。更何况皇上刚说这几天就要下旨让明珠格格搬到乾三所去,指不定那还珠格格回来还要怎么闹呢。不行,永寿宫不能有任何闪失,想着上次五阿哥等人“夜探坤宁宫”的事儿,容嬷嬷顿时精神一振,把各个口子的总管都叫来敲打了一番,嘱咐若是一旦出现还珠格格或五阿哥来闹事儿,必须有人第一时间去通知皇上。然后她还不放心,亲自去查看各个偏门的守卫和安排。

    胤禛不知道容嬷嬷的心思,只是此时他也没有心情去考虑其它事情。刚才珠兰的话让他太过震惊,原来,弘晖一直都在,竟然还是喀达喇库。胤禛不止见过喀达喇库一次,玉媱当年与萨伊的书信中也有很多关于喀达喇库的事儿。

    “书信……”胤禛猛然站起来,快速走到内室,在最里面的箱子中将一个盒子抱了出来,掀开盒盖,里面按照年份整齐的摆放着许多信,这是珠兰不愿拿走的东西,是属于萨伊的记忆。胤禛当初为了了解萨伊的情况,把这些信全都看了一遍,没想到,此时,这些信竟成了胤禛了解弘晖重生为喀达喇库之后,成长经历的重要途径。弘历无意间讨好萨伊的行为,倒是给了胤禛一个重新认识喀达喇库的机会。

    胤禛在桌边坐了下来,看了看年份,从其中拿出一封,这是朝廷第一次征讨金川的时候,也是喀达喇库第一次作为主将领兵。玉媱欣慰于喀达喇库的成长,迫不及待写信给妹妹讲述喀达喇库的英勇善战。胤禛的手有些颤抖,看着玉媱信中流露出的欣喜、骄傲、担心、忐忑,心情复杂。

    胤禛见过喀达喇库的次数不多,在他的印象里,继承了乌喇那拉家相貌的喀达喇库无疑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虽是武将,却并不粗鲁,谈吐得体,进退有礼。有着赫赫战功,却不张扬,直到现在,也保持在健锐营与士兵同吃同住,在军中极有威望。能被胤禩重点提防、一心笼络的人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再想想珠兰刚刚告诉他的,喀达喇库为了他要拆掉“八爷党”的种种打算,胤禛莫名觉得有些自豪,心中有股暖流慢慢涌起,这,是他的弘晖啊!

    看着一封封信,胤禛仿佛亲眼见证着喀达喇库的成长,让他的思绪又回到几十年前。他的子嗣不丰,作为父亲,对自己的每一个孩子都是疼爱的。只是弘晖有些不同,弘晖是他的嫡长子。

    一方面是因为当年大清入主中原之后,逐渐开始接受了汉人嫡子为重的观念;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汉人证明,他们满人并非不懂宗法礼教的蛮夷,八旗各家也是越来越看重嫡子,他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弘晖出生时他只是一个光头阿哥,兄弟们也是和和气气,至少表面上绝对是兄友弟恭,相亲相爱。那时的四阿哥,也只是立志成为一位贤王,辅助二哥,维护大清的万里江山,没有太多的算计和繁杂的朝堂纠纷,他有更多的时间单纯享受作为父亲的喜悦。

    他不曾忘记第一次听见弘晖叫“阿玛”时的欣喜;不曾忘记手把手教弘晖写出第一个字时的成就感;更不曾忘记第一次送弘晖去尚书房时的忐忑,担心他不能适应师傅们的严苛,下朝后等在尚书房外亲自接他回家,因此也被二哥嘲笑了很长一段时间。

    弘昐早殇,弘昀自小体弱多病,李氏只知道一味的溺爱和过度保护,见到生人也是一副怯怯的样子,直到去世,都没有给府里的人留下多深刻的记忆。弘昀见到他,总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而弘晖则是会不顾他的脸色,抱着他的腿三两下爬上来,坐在他身上,让自己给他讲故事。虽然,表面上他总会斥责弘晖没规矩,可心里却无比渴望这样的互动,这总会让他忘记自己的身份,他不是四阿哥,不是四贝勒,而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

    记得当年自己亲自教他们念书,两个孩子贪玩儿,没有完成布置给他们的功课,同样是责骂,弘昀只知道哭,而弘晖则是红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下来弘昀就大病一场,太医说是因为受了惊吓,李氏又在他面前一番哭诉。不是他不心疼儿子,而是皇室不需要抗不动风雨经不起挫折的花朵。也是因此,他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活泼乱跳,性格开朗的弘晖身上。可是,却没有想到,弘晖八岁那年,还是去了。

    以后,再也没有哪个孩子能让他像对弘晖那样,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再也没有当初的那份心情,更没有当年的精力和时间,因为夺嫡的大幕已经开启,身陷其中的他,心里只有江山社稷,再也容不下其它,等他登基为帝,就更没有这样的机会和精力了。这就是身在皇家的悲哀与无奈,正是因为如此,弘晖才会在他的生命中显得如此不同。

    弘晖代表着他的过去,让他在夜深人静时,时不时会回忆起那个简单到一心只想做贤王的四阿哥;

    弘晖的身上,寄托着他曾经梦寐以求的父子天伦、和美温暖的家庭生活;

    弘晖的聪明与调皮时常会让他头痛,可也让他感到自己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着,而不是人前那个永远在演戏,戴着面具的皇子。

    那是他的弘晖,看他被二哥捉弄时笑得狡黠的弘晖,受到皇阿玛表扬时小小得意的弘晖,被病魔折腾到形槁枯瘦的弘晖,抱着讷敏强忍着难受的弘晖……往昔的记忆涌到眼前,胤禛觉得有些恍惚。

    胤禩进来时就见到胤禛这副呆呆的模样,外室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茶碗,眼前凌乱的信箱,这世上能让胤禛如此失魂落魄,连有人进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并不多。

    “发生什么事情了?”胤禩出声相问,坐在了他的旁边。胤禛转头看着他:“弘晖,来了。”眼眶有些泛红。胤禩愣了愣,他一直都知道弘晖对胤禛的意义,若是这样,那么胤禛他……胤禩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不动声色地说:“这是件喜事呀。那弘晖现在在哪里?他可知道你的身份?”

    胤禛这才完全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定了定神,他一边把信重新装好,一边将珠兰此前告诉他的那些话拣着无关紧要的部分给胤禩说了,像喀达喇库的算计什么的,肯定是不能讲的。

    “明日把喀达喇库也召进宫吧!”反正含香也要来,胤禩想了想,还不如让喀达喇库一起来。他可以想象到含香和胤禛相见,一定不会是风平浪静的,若是喀达喇库也在,对于胤禛来说,也要好一些。

    “嗯。”胤禛点点头,“对了,今日兰馨出去遇着含香与福灵安了。”对于弘晖的事,胤禛并不想向人多提,即便是胤禩,至少如今他还不行,于是顺势转移了话题。

    “什么?这也太巧了吧。”胤禩有种不祥的感觉,果然,听胤禛讲完之后,他就不禁长叹,这是个什么事儿啊。难不成要让他们把事情都告诉兰馨?否则,这还真不好解释啊。

    “若是福灵安和含香有了那心思,那兰馨的婚事就算了吧,想来兰馨的性格也忍不下这种事儿。”胤禛很喜欢兰馨,他不想让兰馨委屈,即使那两个是他的弟弟也一样。

    “不可能。”胤禩斩钉截铁地说,他想了想,“要么让十三去先探探兰馨的口气,反正他一个小孩儿,兰馨不会那么防备。而且她那么疼十三,说不定会把自己的心思给十三说。”他和胤禛上辈子和女儿几乎都没有什么相处的经验,把此事儿交给十三来做,或许能有转机。胤禛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

    此时胤禩的算盘打得“砰砰”直响,没多久永璂和十三就练完骑射回永寿宫来做功课了。小心的避开永璂,十三听胤禩讲了事情的经过,沉默了一会儿,便蹦蹦跳跳地跑到永璂身边,扯着他的衣襟,一脸天真地望着他说:“十二哥,皇阿玛说他要和皇额娘说悄悄话,咱们回阿哥所去做功课吧,就不打扰皇阿玛和皇额娘了。”

    正在坐在旁边看永璂写字的胤禛狐疑地看了一眼胤禩,只见胤禩抚额摇着头,十三一脸天真无辜的模样,胤禛明白了,大概胤禩又被十三弟阴了。

    永璂看了看胤禛又看了看胤禩,随即点点头,收拾好东西,开心地牵着十三离开,在永璂看来,没有什么比他皇额娘的幸福更重要了。

    临出门前十三得意地瞥了一眼正和胤禛说话的胤禩,哼,凭什么这个烂摊子要他去收拾?兰馨那敏感谨慎的性子,稍不注意就会被看出问题来,何况这事儿还涉及到了兰馨的婚事,她肯定会更敏感,福灵安和含香这事儿本就是个孽债,他才不要去趟这浑水。他是谁?他可是堂堂和硕和安公主最疼爱的弟弟,十三阿哥永璟,他很珍惜这份亲情,他可不想被兰馨惦记上,他还是做自己的十三阿哥就好。所以,八哥,就别怪弟弟袖手旁观了,明日就让你的亲亲九弟亲自来解决这事儿好了。

    胤禩心想又被十三这小子耍了一把,不过这事儿确实不好办,看来也就只有等明日相见之后再作论断了。只是胤禛的话…胤禩斜靠在榻上,半眯着眼看胤禛在那儿沉思的模样,心里冷哼了一声,喀达喇库这小子也藏得深,竟然和爷面对面了那么多次也没有露出马脚,即使见到胤禛,他竟然也能压住自己的感情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这小子是尽得他阿玛真传,怕是胤禛心里不是一般的高兴。这一世的胤禛没有上一世的责任和负担,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胤禛心里对亲情的渴望和期盼也比上一世更加强烈,因此有的时候才能容忍下弘历、永琪的胡闹。若是这样的话,喀达喇库,弘晖,很好,这是一个需要重点盯防的对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