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二章 麻烦上门

第二章 麻烦上门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张毅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他的手腕已经被包扎的像个粽子,但却不怎么疼了。出神的望着还沾有夜狼血的青红匕首,回忆起昨天遭遇夜狼的场景,心里还难免有点发憷。回过神想起昨晚父亲被母亲的嗔怪,一向对外强硬的父亲,唯有在自己母亲的面前才会温和内敛,当然还有他自己。

    每天的这个时候是父亲带他熟悉各种金属及铸造方法的时间。别看张毅风现在只有十岁,从五岁开始,父亲就教他辨识各种金属,熟悉金铸司的各种铸器法。到目前为止,他对基本的铸器法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想起昨天父亲提到的丰善,张毅风不自觉的攒了攒拳头。今天估计因为自己的手腕受伤了,父亲才没有来打着他的屁股喊他起床。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梳洗完,穿着短裤直奔家里的铸器房。

    整个金铸司现在主要给皇家供应各种武器、摆件。而金铸司的铸器法也从来只传男不传女,而自己从未谋面的曾祖,一百三十五岁的张会辙正是东北烈帝国三大皇级铸器师之一,同样是武霸二段的巅峰强者,十四年前已经避世不出。曾祖独创的两大铸器法《十九锤法》、《折翼铸器法》分别传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自己的祖父张凌北拿到的就是锤法精要《十九锤法》,也是曾祖的成名铸器法。

    来到铸器房的张毅风看到父亲正在锤炼一种来自蛮兽域的金属,凌云矿石,这种矿石是用来铸造英级武器的的上等材料,本来张清远目前的铸器术是断然铸造不了这种金属的,他的武力虽然到了武宗二段段,铸器修为才是大铸器师,但因为有了曾祖的十九锤法,才能越阶锻造的。正在张毅风细细的揣摩父亲的锤法力道的时候,“谁?鬼鬼祟祟的在梁上做什么?”一声怒喝,手中的黑色的大锤也随即扔了出去。只见哪道黑影随手扔出了几柄暗红色飞刀,不偏不倚的撞上飞来的大锤,大锤朝一侧坠去,硬生生的在精铁铺的地面上砸了个深坑出来。黑影辗转挪移翻上了屋顶,几个纵身就消失不见了。

    “父亲,刚才那人是?”缓过神的张毅风木然的问道,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父亲出手了,他知道父亲这把大锤按照十九锤法掷出的力道,可那人的飞刀缺打歪了大锤,可见这个人的武力修为也不一般,至少能跟父亲相媲美。

    张清远没有回答张毅风的话,转身回到铸器房捡起地上的飞刀,整个飞刀的刀尖已经卷曲,飞刀刀身与刀柄的接口已经有了裂纹。张清远细细的端详着,“这刀身应该是银铸司的十三锤法锻造的,刀柄是天铸门的铸器法,可这接口?此人到底是谁?”张清远不敢在往下想了,手中的飞刀应声落地。

    看到父亲久久的站立不动,张毅风走向坠落一边的大锤想拿起它,以往这把大锤父亲是不让他动的,十岁的孩子一个手居然握不满锤柄,他开始双手开始使出吃奶的劲,可大锤还是岿然不动,恨气之余他用脚使劲的踹了下大锤,哇的一声喊了出来,这叫一个疼啊,脚踝处生生的震出了一块乌青。

    张毅风的叫声拉回来还在迟疑踌躇的父亲,“毅风,疼不,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不要动这把大锤的吗?”

    “人家就是想试试啊,父亲这把大锤怎么这么沉啊,痛死我了,比手腕还疼。”张毅风委屈道。

    “这是你祖父进阶王级铸造师后锻造的,正是因为了重新铸造这把大锤,你祖父十四年前独自一人去蛮兽域采集冬云矿石后就杳无音信了。你曾祖曾三度进入冬云矿石的矿区,最后在一个由巫魔强者盘踞有诸多巫妖的矿区找都了这把大锤,巫魔就相当于我们人类的武霸强者,蛮兽一旦修炼至巫魔便可以化为人形。你曾祖带回大锤交给了我,只字未提就开始闭关了。至于你祖父的生死也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可十四年了我数度想去询问你曾祖,却被你二祖父阻拦了下来。好了,不说这个了。”张清远黯然神伤。

    看到父亲难受的样子,张毅风也不忍再问下去,这个时候张毅风的母亲司徒兰也闻声从前院赶了过来。看到铸器房一片狼藉,再看到儿子乌青的脚踝,心疼不已,不问缘由开始责怪丈夫,“远哥,你怎么搞的,毅风刚伤了手腕,怎么又弄伤了脚啊,昨天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说清楚,今天这又是要闹哪出,他还是不是你儿子?”张清远一阵苦笑,不知道如何应答,一个劲的朝张毅风求救,同是做了一个襟声的动作。

    “母亲,不怪父亲,是我自己非让父亲教我玩飞刀,结果后退的时候撞都放在地上的大锤,是我自己不小心。”涨一分心领神会道。

    “真的吗?你小小年纪玩什么飞刀啊,再过三个月就要进行武力的测试了,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说到时候测试的时候你怎么弄,本来你大伯二伯早就等着我们笑话呢。”司徒兰一边帮儿子揉着脚踝一边说,其实她心里哪里关心什么测试,哪里关心别人的笑话。太心疼儿子的气话而已。

    “好了,兰儿,快带毅风去敷点药,我收拾下这里,然后继续铸造这把剑了,还差一点,大哥午后会派人来取的,这个是给烈韵公主的武器,耽搁不起。”边说边对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公主比你儿子重要,你这外甥女都奔三了,天天就知道舞刀弄枪的,迟早嫁不出去成剩女。”司徒兰还是不依不饶的。

    “兰儿,不得无礼。”张清远说道。

    “在自己家说说都不行啊!她虽然比我大,可我还是他舅妈呢,哼,不搭理你。”转身抱起张毅风径直走向了前院。

    “哎,这兰儿呀!”张清远无奈的摇摇了头,他现在真心没有心思跟司徒兰嘴上功夫,脑子里转的还是刚才的黑衣人跟那几柄匕首。他真不愿意往那边想,“金铸司内部的矛盾,银铸司跟天铸门都是清楚的,可这个黑衣人到底属于哪一方,他来窥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十九锤法?可这锤法光看招式,没有要诀来催动武力只能是一门还算看的过眼的功法而已。不是了十九锤法,那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看那人的修为也差不多在武宗二段,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还是稍微留心着点吧,得把十九锤法换一个地方才行了。”张清远心想。

    此刻的前院,司徒兰正在帮儿子敷药,张毅风的整个脑门上都是汗,看来伤的确实不轻。

    “妈,什么是剩女啊?”张毅风问自己的母亲司徒兰。

    “剩女啊,剩女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再往后就是老姑婆了。”司徒兰打趣道。

    “可她是公主哦,想娶她的人估计能站满二祖父他们家院子吧!”张毅风说道,因为二祖父家的院子是他见过最大的。

    “我听你姑妈说,烈韵有个喜欢的人死在了镇守蛮兽域的边防上,打那以后烈韵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疯狂的修炼。”司徒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

    “可我记得上次列韵公主来我们家的时候是三年前吧,那个时候父亲说,表姐是武斗三段的修为,怎么会需要一把英级的剑呢,难道她花了三年时间就从武斗三段修炼到武宗二段了?都赶上父亲了,那表姐也太天才了吧!”张毅风好奇的问。

    “这个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两种可能,第一,她出身皇室,有众多的天材地宝供她修炼用;第二,据说帝国皇室烈家的老祖,武神烈云商修炼的功夫异于其他,能加快修炼速度。或许是两者共同的作用吧。你也知道,我们大陆人的寿命是一百年年,一旦修炼到武霸一段后增加三十年寿元;武霸二段后增加五十年寿元;武霸三段增加一百年的寿元。至于到达武神后能活多久就不清楚了。也就是说,武力修炼者在未到达武神境界的时候可以活二百八十岁。你曾祖今年一百三十五岁,一直在闭关,一则想从皇级铸器师达到巅峰的圣级铸器师,这当然也是每个铸器师的梦想;二则是想用未来的七十五年时间修炼到武霸三段。当然这些都是你父亲告诉我的,因为我也没有见到过你曾祖。”司徒兰慢悠悠的回答道。而张毅风到是听的津津有味。

    “好了,毅风你闭上眼睛。”司徒兰摸着儿子的头道。张毅风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司徒兰起身,关上了所有的窗子跟门,将手上一个晶莹剔透的镯子摘了下来。拿起张毅风的青红匕首,在手腕处轻轻的划了一道,一丝蓝盈盈的液体从手腕中渗了出来,司徒兰将液体滴在张毅风脚踝的淤青处,蓝色的液体很快像蒸发了一样迅速的渗进了脚踝,司徒兰戴起手镯,刚才割开的伤口瞬间愈合了。而此刻她的双手已经成蓝色,是那种通透的蓝,离张毅风脚踝一寸的地方打进了什么,脚踝的淤青霎时变淡了许多。做完这些司徒兰一头的汗,打开窗子望着南方的天空幽幽出神,若有所思。而张毅风则安静的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