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五章 命魂封禁

第五章 命魂封禁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徒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看两父子在忙活,也没有打扰,就去做晚饭去了。张清远一直在翻阅《矿集总注》,一旁的张毅风在还在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也东翻翻西翻翻的帮父亲找所需要那个所谓银阙的信息,看到不解的地方,也不敢打扰专注的父亲,虽然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锁魂符到底是作什么用的,但既然父亲会用肯定有他的道理。

    张清远现在可谓是有着火烧眉毛的感觉,那位蛮兽强者虽然已经失去了身体,而且被空元锁魂阵禁锢着。可随便露了一手就将自己和儿子送出了铸器房,估计想杀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虽然他最后透漏了自己的祖父张会辙的实力,可对于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的震慑看来是不大的。现在的还是赶紧找到那个银阙的信息,好让他满意,然后想办法送走这尊瘟神。间隙司徒兰来喊父子俩吃晚饭,张清远还在继续忙,就让儿子随司徒兰一起吃了,只让送一份来这里。

    “母亲,今天父亲用了十九锤法来铸造一个平安锁给我,说是给我的生辰礼物,本来我是想让父亲给您铸造一个头钗的。”张毅风边吃边说。

    “呵呵,你父亲哪里会铸造什么头钗啊,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铸造了一支给我,那个样子啊,已经不能用丑来形容了,我们金铸司擅长的就是武器跟摆件,再就是铸造毒师跟炼魂师用的炼毒炉,炼魂炉。”司徒兰打趣道,虽然嘴上说丑,其实那是自己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一直没有舍得戴,锁在自己的一个地方。

    “对了,母亲,今天父亲铸造平安锁的时候,放了一个紫色的,叫锁魂符的东西进去,那个是做什么用的啊,我还没有问父亲,他一直忙着找什么东西。”张毅风问自己的母亲。

    “你说紫色的锁魂符?”司徒兰夹菜的筷子顿了顿了,“难道远哥用了那个?没有出事吧,既然父子二人都在这里,应该没有问题。”司徒兰心想。接着稳了下心神回答儿子:“锁魂符是炼魂师修为到达念宗一段,相当人我们的武宗一段的修为后,能够使用的一种能力,他们可以把蛮兽或者人类杀死后,将魂魄封禁在符中,你父亲用锁魂符,估计是想让你的平安锁的位阶再上一个档次吧,普通铸器师打造的武器、摆件是不能进行封魂操作的。只有大铸器师或者更高等级的铸器师,铸造的东西才可以进行封魂。而进行了封魂的武器能够让位阶至少提升一个档次,大级的可以提升到英级,而英级的能够提升到尊级,依次类推,同样可以获得附加的属性,就看封进的魂魄了。不过越是高级的锁魂符能够带来的提升越多。你父亲告诉我,你祖父在尊级铸器师的时候铸造了一把尊级宝剑,封进了一张念魂二段强者制作的锁魂符,这把宝剑被生生被提升到了皇级,同样附加了两个属性。这把宝剑现在就在你姑母的手里。听说烈韵公主问你姑母要了好几次,你姑母都没有给,这才让金铸司打造一把英级的宝剑给她。而念魂二段的强者相当于我们武力修为的霸者二段,那可是跟你曾祖一个级别的强者哦。”

    “姑母为什么不把那把皇级宝剑给表姐呢?”张毅风好奇道。

    “一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二则,烈韵公主现在的修为只是武宗二段,用皇级的武器,实际上发挥不到多少实力,还可能遭到反噬。”司徒兰说道。

    “可父亲现在是大铸器师,还是用着祖父的王级大锤?”张毅风追问。

    “你小子问题还真多,你忘记你父亲的武宗二段的修为了,对于铸器师而已,只要自身修为与铸造所用的器具相差不大,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只是对铸器师本身有一定的负担而已。本来按照你父亲的修为,现在应该最好用英级大锤,用尊级大锤也未尝不可。可他在意的铸造都用那把王级大锤,可能是对你祖父的思念吧。”司徒兰感伤到。

    “母亲,您懂的真多。”张毅风边把饭边说。

    “也是跟你父亲身边,耳闻目染,自然知道的就多了,毅风,以后遇事多看多听多思,你会比母亲懂的更多的。对了,你父亲给你铸造好的平安锁呢,给母亲看看。”忽然想到了什么,司徒兰继续追问儿子。

    张毅风没有想到母亲会问道这个,心想可不能让你母亲看到那个人形大雕,她不是武修者,会吓死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犹豫片刻后旋即挠头道:“父亲说还没有最后完成,平安锁还在铸器房淬炼呢,这不父亲一直在房里翻《矿集总注》就是要再找一个材料,让那把平安锁更好吧。”

    “哦,这样啊,难怪喊吃饭都不来,终归你父亲还是想让自己铸造的东西更完美啊!”司徒兰若有所思道。

    “母亲,我吃完了,我去帮助父亲找去了。”张毅风此刻真相赶紧跑。

    “嗯,去吧,不要忙的太晚,明天还要测试武力,养个好精神。”司徒兰泯然一笑。

    听到母亲这番说,张毅风掉头就跑,生怕哪里说的不对让母亲看出破绽。

    看着已经跑远的儿子,司徒兰开始起身收拾碗筷。

    已经跑到东内堂的张毅风展开自己的小手,手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心想:“母亲应该没有怀疑吧?还是赶紧帮父亲找到那个大家伙要的银阙,要不母亲迟早会发现的。”随即跑往父亲张清远所在的房间。

    此刻铸器房前,收拾完了碗筷的司徒兰静静的站在门口,冬夜的北风吹乱了她的长发。看着泛着紫光的门窗,心中的不安缓缓升起。心想:“毅风这个死小子太不会撒谎了,封进了魂魄的铸造器是不能再进行铸造的,除非抽离出魂魄,远哥也不是炼魂师,怎么可能还需要继续淬炼呢!况且他说远哥用了十九锤法,那平安锁肯定已经是英级的了,放进了锁魂符至少已经是尊级,这应该也是远哥目前能做出来的最高级别了。”

    “外边的朋友进来吧!”里边一道细声传入司徒兰的耳朵,打断了她的思绪。

    司徒兰犹豫片刻,伸出玉指推开了铸器房的门,里边的场景着实让她震惊,一只被锁链锁着的大雕眯着自己金色瞳仁,双翅不停的煽动,紫色的光晕与冰蓝色的光晕互相消融着对方。司徒兰脑子快速的思索着,摸了摸自己手腕上晶莹的手镯,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有微微的蓝光慢慢的从脚下开始遍布她的全身,迈着轻盈的步子进入铸器房。当司徒兰整个人进入房间后,紫色光晕大盛,铸器房的门又紧紧的闭合了在一起。

    “你就是那锁魂符中的魂魄?”司徒兰死死的盯着大雕。

    “看来那个小子没有信守对我的承诺啊,背信弃义,老子先收拾掉了你,等他们再来我一并解决了他们就好了,只是可惜你这么一个大美人了。”此刻已经变成人形的大雕云淡风轻的说。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被锁着还这么大的口气,你若是能挣脱开这锁链,也不至于停留在这里。”司徒兰愤愤道,心里还在思索着对策。

    “你!老子挣脱开这破锁链就只是时间的问题,杀一个才武宗二段的小子和一个小孩的能力,老子还是有的,不信我们试试。”说完,人形大雕挥手三道紫色的月刃就朝司徒兰直飞而来,突如其来的攻击司徒兰迅速双手合十,嘴里开始吟唱一种晦涩的口诀,眼睛也开始慢慢的变成淡蓝色,一个蓝色光罩从脚下升腾而起,迅速的变大。紫色的月刃狠狠的撞击在冰蓝色的光晕上,慢慢的变淡,变成淡紫色后与司徒兰的蓝色光罩相遇,蓝色光罩丝毫未破,淡紫色月刃便消失其中。而蓝色光罩却慢慢持续变大,把整个铸器房都护在了其中,冰蓝色光晕仿佛受到了能量的补充,也逐渐变的凝实起来。

    “你到底是何人?你是炼魂师?不对,你的眼睛,你是?怎么可能?”人形大雕脑子进地沟油一样开始自言自语。

    司徒兰也不回答,眼神决绝,晶莹的手镯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胸前,大量蓝色的光晕从她身上涌出,七窍已经有蓝色的血液渗出,原本漆黑的头发从发梢开始逐渐变成了蓝色,原来通透的手镯此时已经变成了从白到浅蓝,再到蓝色,再到深蓝渐加深的九节手镯,上边的纹路也逐渐清晰起来,每节上都不同的图案,不等看清又开始高速旋转起来,。而此时的司徒兰,一头蓝发,双目已是深蓝色,瞳仁竖立,裸露在外的肢体除面部都覆盖了蓝色的鳞片,整个人的气息大变,杀气四溢。

    空中的人形大雕已经傻眼了,感受到司徒兰强烈的气势:“怎么可能?依据《兽神典》你们这族已经灭亡了,你…你…你想杀了我吗?”

    “你不该说要对远哥跟风儿出手的,留着你对他们是个祸害,况且你知道的太多了,虽然我现在杀不了你,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你就应该清楚我们这族最擅长的是什么。”说罢只见司徒兰胸前的手镯自动分成了九节,其中颜色最深的八节飞向人形大雕,其中六个成六角分布在他周围,一上一下各一个,深蓝色的光芒增横交错,像牢笼一样紧紧的的封住了人形大雕。

    “不要啊,你这个死女人,我就是拼着魂散魄碎也不要再被禁锢起来。”人形大雕大呼大叫,又变成大雕,催动尾后的十四根命羽,幻化成十四根利箭蛮横的冲破已经凝实的冰蓝光晕射向司徒兰的八节手镯。

    司徒兰大喝一声:“命魂封禁。”口中蓝色的血液喷向八节手镯,八节手镯拖着大雕冲向安静的躺在铸造炉的平安锁。这时司徒兰瘫坐在地上,褪去鳞片的肢体布满了蓝色的血液,头发开始变黑,只剩一节的手镯又变回晶莹手镯回到她的手腕上。

    大雕还是心有不甘的四处冲撞着,用了本命技能都没有奏效,只听到司徒兰有气无力的说:“没用的,你就安心作风儿平安锁的器魂吧!”

    收起了蓝色光罩,走出了房间司徒兰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整个铸器房放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