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十章 交易、阴谋

第十章 交易、阴谋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烈韵公主的陪伴下,父子二人回到家,回来的场景让司徒兰震惊不已,张清远将整个事情的始末讲给了司徒兰,确认儿子没事后,把张毅风安置在了他们的房间,随后跟烈韵公主一起来到正厅。

    “三舅,舅母,事情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有什么打算吗?”烈韵公主紧锁眉头问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你是皇室的人,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你来帮忙。”张清远露出着急的神情。

    “三舅,说实话,我现在心里也没有底,我虽然震慑住了葛青,可纸包不住火。我之所以让珊儿跟葛青一起回去,就是想让珊儿盯着他,顺便把这个消息告诉母后,希望她能跟我一起出面去跟父皇求情,这样的事情怎么老发生在外祖家!。”烈韵公主无奈道。

    “我知道,你刚才已经做的很好了,相当于给我们争取了很多时间,有毅蕊的前车之鉴,你跟堂姐去找陛下求情,估计也是无济于事。该如何是好呢?”张清远不住的挠头。

    “远哥,你看能不能去找下祖父,他老人家虽然在闭关,可这牵涉到风儿的未来甚至性命,父亲这一脉也就这么一根独苗,父亲失踪了十四年了,我相信祖父他老人家不会坐视不理的。”司徒兰幽幽道。

    “三舅,这到是个办法,如果曾外祖能出关,再加上母亲和我,我相信说动父皇的可能性会大很多。毕竟曾外祖是帝国三大皇级铸器师之一,更是武霸二段的强者,对于帝国而言可以说是肱骨之臣,相信父皇会给三分薄面的。”烈韵接着说。

    “我估计会很难,我都十四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上次毅蕊出事,祖父他老人家都没有出关,当时二堂哥在外面跪了三天三夜,祖父只说了句,各有天命,就让二哥堂离开了。况且,你也应该清楚,我跟你外祖父家的关系,他们是不会让我去见你曾外祖的,现在正巴不得让我们这一脉彻底断掉,然后好名正言顺的拿走《十九锤法》,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张清远对烈韵公主说道。

    整个正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司徒兰一直摸着自己的手镯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三舅,我到是有个提议,要不您用《十九锤法》的副本跟外祖他们做个交换如何,他们不是一直想要《十九锤法》么?那就给他们就是了。”烈韵忽然提议道。

    “你是说,用《十九锤法》的副本交换一个我去见你曾外祖的机会?”张清远眼前一亮道。

    “嗯,不单如此,还有个条件,如果在曾外祖那里没有应允,那就让外祖出面跟我和母后一起去说服父皇。他们想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也没有理由不帮这个忙,退一万步讲,大家都姓张,根还是在一起的。”烈韵公主补充道。

    “远哥,我看烈韵的建议倒是可行,要不我们试试。”司徒兰对张清远说。

    张清远这个时候内心实际上在挣扎,其实这个想法在张毅风在进行念力测试前自己已经有了,当时他希望儿子的测试不会有什么问题,若是出了问题,这是他唯一可以保护住儿子的筹码,可这样做又觉得对不起自己失踪十四年的父亲,那毕竟属于父亲的东西,他本应该好好守护的,除了那把王级大锤,也只有《十九锤法》可以让他在脑海中寄托对父亲的思念了。他唯一能让自己释怀的办法就是这个方法不是由自己提出的,这样自己的心也好受点。望着司徒兰焦急的神情,张清远沉沉的点了点头。

    司徒兰看到张清远点头,脸上的神情释然,其实她心里清楚这个决定对张清远来说是多么的艰难,一边是父亲的遗物,一边是儿子的性命,非要二选一的时候没有人比他更痛苦,那毕竟是养育了自己十八载,教授他一身本事的父亲啊,更确切的说是养父。

    “烈韵,你稍等片刻,我去去便来,稍后还要麻烦你一起跟我走一趟金铸司。”说罢,随即拉起司徒兰往内堂方向走去。

    “远哥,你按照记忆抄录的《十九锤法》不是放在铸器房吗?我们去柴房干嘛?”被张清远拉着走向柴房方向。

    “之前一直没敢告诉你,上次在给烈韵铸造那把剑的时候,有个黑衣人在梁上窥视,我发觉不妥,就换了个地方。”张清远边走边说。

    “就是风儿脚踝受伤的那次?”司徒兰惊讶道。

    张清远没有回答,径直走进柴房,踢开脚下的一团柴禾,掀起了从门口数的第九块方砖,方砖下露出了一个锯齿状的锁,一旁的司徒兰看的惊诧不已,这地方她天天来,居然没有发现这个机关,张清远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同样齿状的骨状物,直接按在了锁上,左右转动了下,只听到有机关响动的声音,地面上硬生生的多了一些朝下的台阶,朝下望漆黑异常,随后就拉着司徒兰走下了台阶。

    这是一个只有三丈见方的房间,房间尽头摆放着条形的长桌,上面摆着蜡台,一旁供着水果,中间木架上供着一个质地红色的圆状物,司徒兰定眼看了看,此物不是别的,正是代表王级铸造师身份的徽章,铸造师的徽章分三种:初级,中级,高级铸造师的徽章底部是黄色的,上边有一把小锤;大级,英级,尊级铸造师的徽章底部是紫色的,上边有两把小锤;而王级,皇级,圣级铸造师的徽章底部是红色的,上边分别有三、四、五把小锤。再往上看,则挂着一幅画像,画中人衣着朴素,手持大锤,头仰望,胸配四锤红色徽章。不用张清远过多解释,司徒兰知道这便是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

    “父亲,不孝子清远来看您了,为了就救的孙儿,我要将《十九锤法》交给二叔他们。”旋即将今天测试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着画像讲,然后三跪九叩一番。

    跟张清远一同跪着的还有司徒兰,看着丈夫痛哭的样子,心里也难受不已,心里默默的为画像上的人祝祷着。

    “兰儿,我们走吧。”张清远从条桌暗格中拿出一个卷轴后,扶起司徒兰。

    “远哥,不要难过了,父亲知道我们这么做是为了救风儿,他也会理解的。”司徒兰起身后安慰着张清远。

    “对了远哥,你不是说过,修为到武霸一段后,就会有内视和感应的能力吗?这个密室二叔他们会不会也知道,二叔如今的修为也是武霸一段。”司徒兰回头看着已经慢慢收起的密室台阶问道。

    “不会的,我们这个宅子是当年父亲铸器的地方,之所以我当年离开金铸司后没有远走却搬到这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这个密室就是当年父亲一手打造的,他老人家用了一种特殊的金属在这个密室的墙上做了一层薄膜,别说是武霸一段强者,就是念魂三段的强者也发现不了。”张清远有点伤感的说道。

    “难怪我没有发现。”司徒兰心里想到。

    烈韵和张清远来到金铸司,金铸司众人正在厅中闲聊什么,看到二人到来,众人快速起身迎接烈韵。

    “三叔,毅风没事吧,您不在家里做最后的告别,来我们金铸司,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张毅然强作镇定并表情怪诞的做疑惑状。

    “二叔,我此次来,是想跟您谈点事情,不知道是否可以屏退了下人?”没有搭理张毅然,张清远直入主题对张自己的二叔张陵南说道。

    “你说吧。”张陵南挥手示意下人退下。

    “我想去祖父闭关的地方,见见他老人家,十四年不见他老人家了,怪想的。”张清远躬身道。

    “不用了,父亲他老人家已经闭关十四年了,谁也不见。”张陵南直接拒绝道。

    “外祖父,三舅,想去求曾外祖出关跟陛下求情救一救风儿,而且三舅愿意用《十九锤法》来换见曾外祖一面。”烈韵慢慢说道。

    金铸司的众人放佛对这个消息一点不惊讶,照样端坐在那里饮着手中的清茶。

    “韵儿,你确定?这事怕是你说了也不作数吧。”张陵南放下茶杯到,压抑着心里的激动,看向张清远。

    “二叔,这件事情公主可以作保,我先将《十九锤法》交给公主,只要您让我去见见祖父,要是祖父不应允,希望您能亲自去跟父皇求情,放过风儿,我会带他跟兰儿离开东北烈域,自此隐性埋名。”张清远说着就把卷轴从怀里取出,交给了烈韵。

    看到卷轴,金铸司众人的眼睛都直了,这可是他们渴望已久的东西,正是因为没有《十九锤法》他们金铸司这些年被银铸司压的死死的,在每两年一次的三大铸器司的大比中。要不是张陵南自己的女儿是当今皇后,怕是连金铸司的名头都保不住了。

    “你的要求也未免太多了吧,而且我怎么知道这卷轴是真是假?”压抑着兴奋,张陵南继续发难。

    “外祖父,我相信三舅不会用风儿的性命开玩笑。如果曾外祖不应允的话,还有我和母后陪您一起去,相信父皇肯定会答应的,要是您去的话,我就求父皇把往后三年整个边防铸器的供应交给金铸司。您看如何?”烈韵公主说道。

    “父亲,祖父,”众人听到这个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眼前顿时一亮,这可是块大肥肉啊,不但能拿到《十九铸器法》,还有这么一大笔的钱砸上来。

    “好吧,看在韵儿的面上,你跟我来吧,但是如果需要我去见陛下话,我不保证能救下风儿。”张陵南故作犹豫后说道。

    “多谢二叔,谢谢公主成全。”张清远感激的对烈韵行礼,要不是烈韵抛出那么大一块肥肉,他相信自己的二叔肯定是不会去的。随后跟着张陵南走了进去。

    众人在大厅中开始闲聊,张毅然难掩心中的愉悦对着自己的弟弟张毅栋又说又笑,被自己的父亲张清道狠狠的瞪了两眼后才静坐下来,嘴角依然勾着弧线。

    大约等了一个时辰后,只见张清远失落的跟在张陵南身后回到正厅。

    “三舅,曾外祖怎么说?”烈韵起身赶紧问道。

    “你曾外祖话都没说,看来他老人家是不愿意了。”见张清远不说话,张陵南答到。

    “三舅,没事,这不还有外祖父吗?别担心,你先回去看着毅风,我现在马上回宫找母后,外祖父您两个时辰后进宫来和我还有母后会合,我们一起去找父皇。”将卷轴交给张陵南后烈韵迅速的离开金铸司直奔皇宫方向。

    看了一眼在张陵南手中的卷轴,张清远走出大厅,已经快入夜了,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待到张清远离开,金铸司众人来到内堂。

    “父亲,您真的要去见陛下?”张清道问道。

    “哼,你马上找人通知葛青先生,务必让他在两个时辰内,将张毅风念力测试十节并炸掉了测试石的事情告知陛下,不,这事你亲自去办。”张陵南对儿子张清道说道。

    “是,父亲。”领会到父亲深意的张清道几个跃身就闪出了金铸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