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236章 口舌之争

第236章 口舌之争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庹晦,张毅风知道这个冥使之徒将是自己日后的一个强劲对手。心中的诸疑惑还要去一一证实,神遗族被灭杀所灭的种种谜团都汇集到了冥主一个人身上。倘若真如庹晦所讲,张毅风现在确实有点期待早日再见到冥主。

    和庹晦寒暄了一番,火幽莲说道:“冥使三百一十八号,退下吧。”

    冥使三百一十八号,这是张毅风成为冥使后得到编号。因为在冥使选拔中的卓越表现,张毅风有权利选择一个空置的编号,而这个编号和准冥使十八号一样,都是康镰曾经用过的。自康镰脱离困生狱,这个编号便被火幽莲保留了下来。

    “属下告退。”张毅风躬身行礼后道。

    现在还在空中,而张毅风又不会御空飞行。庹晦刚要开口让两只火凤将张毅风送下去,只见张毅风跃身而下,下落了三丈后,浓郁念力加身,随手一个念力旋风卷裹着他平稳落地。落地后,张毅风再朝火幽莲和庹晦拱手行礼。

    庹晦见状双手负于身后,朝着黄袍老者做了一个手势。这是两人约定好的暗号,具体意思也只有两人知道。修者修为达到七段后还会获得一项本事,传音入密。不过以庹晦的修为当着火幽莲的面,这样的妙宗是无法遁形的。

    突然,整个困生狱响起了火幽莲的声音:“所有地冥使以上在狱者,一刻后齐聚狱主殿,同迎庹晦大人。”

    困生狱各处,所有纷纷抬起头,能让火幽莲如此慎重的人肯定大有来头。

    “冥主之徒来了,老夫也好久没有走动走动了,我杭家的子弟岂能白死。张毅风,忠王?哼!火幽莲看你今日还能不能护着他?”困生狱深处一庭院中,正在闭目养神的灰袍老者言道,随后身影逐渐散去。

    另外一处,竖立十二根镰刃状巨骨的大殿中,霍通的父亲天二霍阳云狐疑道:“老祖,冥主之徒怎么会突然来咱们困生狱?”

    镰刀巨骨下盘坐一个褐袍老者,手中握着四根骨刃,滔天的武力包裹着霍绍的左臂,一根骨刃正在一点点钻入其中。每钻入一分,霍绍都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霍家这常年不问问世事的老祖说道:“一个命好的小辈而已,不必如此大惊小怪。现在是绍儿骨镰入体的关键时刻,老夫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若是五洞闹起来,你稍加劝阻即可。虽说是三大将的后人,可真惹恼了火幽莲,五洞这条老命也算是到头了。记得去得时候带上通儿,嘱咐他一定要站在张毅风那一边。冥主亲封的杀王若和忠王有嫌隙,那我们霍家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鲁家最深处,临水而建的一处茅草顶结着长长的冰挂。向下看去,一红衣妇人依偎在一口晶莹剔透的棺椁旁,那冰棺中躺着一个身着华服的俊美男子。听到火幽莲的声音,那肤白如雪的红衣妇人只是睫毛微动,再度沉沉睡去,仿佛这世间的事情都已和自己无关。

    张毅风新搬的庭院中比之前多了一个小亭,此刻张毅风正和烦人涵在亭子对弈,张毅风执黑,烦人涵执白。

    “落子要慎重,这一步你要想好了。”该张毅风落子了,烦人喊提醒道。

    “也许你是对的,现在是需要等,等他遣人来。”张毅风道,手中的黑子放在了一片白子的最中央。

    “要形成合围之势,还差最关键的一子,他不动你就不动。只要他动了,你要做的就是顺势紧贴。”烦人涵将手中的白子,放在张毅风刚落黑子的旁边。

    “等‘冥池灌顶’完后,我们去趟东北烈域,在那里我去拿点东西回来。”张毅风执子不落道。

    烦人涵缓缓的起身,从棋罐中抓起一把白子撒在整个棋盘上,慢悠悠的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棋盘上的白子才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占的地方越多目标越大。,而散落边角的才是最致命的。”

    张毅风起身看去,烦人岁随手撒落的白子落停后,连同之前的白子,摆出了一个“隐”字。

    “有时候真想撬开你的脑袋,看看里边都装了些什么。涵儿你到底多大?”明白烦人涵的意思。张毅风笑了笑问道,一个“隐”字已经道出了烦人涵的老成和世故。有时候张毅风都在问自己,什么才是烦人涵最真实的一面。

    烦人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对张毅风露出一副你猜的神情。

    …………

    狱主殿中,气氛有些紧张。包括神冥使神一在内,再算上庹晦一行人,狱主殿中站了不下百人。火幽莲平躺都无虞的宝座上,只有庹晦坐在那里。火幽莲站着听那踏空而立的五洞老祖叫嚣。一脸淡然,大有任凭五洞老祖把事情闹大之意。

    只闻头发稀疏的五洞老祖爆喝道:“今日老夫就是来讨说法的。若是没有一个说法,那老夫就上冥殿,请狱主大人做主。”

    “老祖,庹晦大人今日是来咱们困生狱办正事的。说破大天,小辈之间的恩恩怨怨就不必再提了,相信狱主大人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霍阳云急忙劝谏道。

    正在气头的五洞老祖那里听得进去这些,叫骂着:“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若不是你那侄子教唆,阳冰能放下身段去浮生台跟那张毅风对决。没有阳冰对决被重创,阳淼又至于去参加冥使选拔,最后被歹人所擒,至今不知死活。连如尘也被那歹人重创,至今还在休养。老夫没有去找刺骨老头说道,已经很给你们霍家脸面了。”

    分列两侧的众位地冥使纷纷侧目,元老势力三家有着盟誓之约,身为一家老祖,云商大陆的顶尖强者,竟然这般没有风度。

    霍阳云摇了摇头,退到一侧,虽然霍动此举也是他事后才知晓的,不过在准冥使九十七号死于张毅风之手后,三家天冥使合议时,他对霍动的赞许也算默认了霍动的作法。

    “五洞老祖莫急,既然今日晚辈来了,肯定会给你一个说法。晚辈冒昧,想问老祖几个问题。”庹晦起身说道。

    “杭阳冰消耗尽了冥使功勋,自请降为准冥使,挑战张毅风,却不料伤在了张毅风手中。不管是否有人教唆,张毅风有违反浮生台的规矩么?”

    “原本根据准冥使战力榜排位确定出来的六十四个困生狱准冥使,为何有五人无故自动放弃,随后补位的五人又是挑选的,火狱主吗?”

    “冥使选拔最终战中,杭阳淼以六段巅峰修者的实力引动天象,还吞服了一颗红色晶体,最后整个人被那红色晶体吞噬,继而失去心智重创了杭如尘。那红色晶体为何物?杭阳淼施展的功法又是何功法?”

    五洞老祖一脸迟疑,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这庹晦分明就是冲着那红色晶体而来的。

    庹晦腾空而起,慢慢走向五洞老祖,继续说道:“如果老祖回答不了晚辈的这几个问题,那晚辈又要问了。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和张毅风又有什么关系?老祖为了子弟来的心情可以理解。那老祖罔顾冥三大将的盟誓之约,顾念袍泽之谊的心何在?向一狱之主这般兴师问罪,为人属下的尊崇之心何在?为了‘冥池灌顶’,破坏冥主大人定下的规矩,对冥主大人臣服之心又何在?”

    庹晦每向前一步,五洞老祖便退后一步。被一个晚辈步步紧逼,五洞老祖自觉颜面扫尽,大吼道:“好,好,好。不愧是冥主大人的徒弟,本事不大,嘴皮子倒是溜。那老夫也问你三个问题。”

    只听五洞老祖问道:“当年康镰杀了你两个师兄,如今那张毅风便是康镰传人;现在你一个对冥毫无贡献的小辈,坐着一狱之主的宝座上;对功勋卓著的三大将步步紧逼,这般侍宠而骄,无视冥主大人常言不能忘本的铁则。老夫问你,对两位师兄的同门之谊何在?对冥主大人的尊崇之心何在?和冥主大人的师徒情谊又何在?”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被五洞老祖这么一问,庹晦明显有些慌乱。

    而下方的众冥使咋舌不已,在他们心中康镰是个传说,却不知道康镰竟然连冥主大人的徒弟都敢杀。不少人心中泛起疑问,难不成康镰当年破空失败,个中缘由另有蹊跷。不少在场的地冥使都没有目睹当时张毅风重创杭阳冰的那一战,只是知道张毅风念武双修,却不曾想张毅风所修的武力功法传承自康镰。

    火幽莲恶狠狠的看着五洞老祖,雪常天给她看的那份情报中,就有一份影像,还附上了详细说明,已经在让张毅风走入了很多和康镰有仇的隐世宗门视线。所谓人多嘴杂,而这些地冥使又经常出去执行任务,万一走漏了风声,危及的不单单的是张毅风,还有他们困生狱。云商大陆上冥确实很强大,但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只凭借一个名号就能喝退那些隐世宗门老不死的地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