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249章 仇恨

第249章 仇恨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毅风身形微顿,然后头也未回的朝着远处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的乌启城内走去。此时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的想的是什么,身旁的鬼仗和绥成也没有说话,显然从张毅风的举止中也能明白一二。这个少年该出手时,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一旦他答应过的事情也定然不会失信于人,哪怕对着那个一秒前还想要了他的性命的大刀疤。

    可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在云商大陆上生存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张毅风还活着,正如大刀疤口中,论为尊使爪牙的那些吴启城民众和大世族一样,只是每个人的方式不同,但都只有一个目标,活着。

    先前狄尊使虐杀那柔弱女子的场景已经太过震撼,以至于张毅风在看到这由巨大兽骨组成的城墙,还有那生前长着倒勾犄角的枯骨上挂满的风干尸体时,表现的相当淡然。这些常人眼中残暴至极的手段,若换做另外一个和张毅风同龄之人,估计已经吓的尿裤子了。

    三人徐步走入城池,鬼仗似乎对这里并不陌生,随手扔出了数百枚云金币。那本欲上前拦阻三人的黑甲汉子勾起了嘴角,估计在这人看来,一副穷酸相的三个陌生人,即便缴不起这每人入城的一百云金币,那把三人抓起来送去服役,他今年要完成的指标也就差不多了。

    本以为在这来历神秘的四尊使压榨下,整个吴启城应该是一片风声鹤唳才对。可走了小半个时辰,花了同样的价钱再进了一道纯金打造的大门后,张毅风这才发现鬼仗口中的鱼龙混杂是何意。

    道路整齐干净不说,路上来来往往的几乎都是修者,就连那路边的练摊的叫卖的人也都是修者。这就要提到,但凡进阶到四段修为以后,修者的气息就会改变,虽然不到七段没有办法感知对方的修为,但确认对方是修者,只要四段修为就可以做到了。

    放眼望去,这一眼看不到头的长街上,没有上万人,也有七八千。这才是让张毅风震惊的地方,他们困生狱所有在册的各阶冥使加起来也不过九百余人。不过真要将最顶尖的战力算进去,像火幽莲这样的准神强者,来再多准神下的修者都是炮灰。

    张毅风猛得回头,却只看到来回攒动的人头,个子矮就是这么悲催,。自从进了这吴启城,他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在盯着自己。刚才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更加强烈,却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

    “绥成,你跟小毅风随意转转,老夫去找一个老朋友叙叙旧,两个时辰后,黑市见,这是吴启城地图。看好小毅风,不准他招惹尊使府的人。”说罢,鬼仗就被攒动的人流挤得看不到踪影。

    张毅风一阵无语,难不成这鬼仗真把他当一个祸头子不成。

    绥成憨笑着翻阅手中的卷轴,看的极为出神。也不知道这地图上边到底有啥吸引他的地方。

    “毅风兄弟,你看大哥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是你还小。要不这样吧,给大哥一刻钟时间,你就在那门外等我如何?”绥成遥指了一个地方,说的很慢,似乎要极力压制心中的愉悦。

    顺着绥成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座金漆粉雕的三层小楼上,正站着数个薄纱遮身,胸前风光袒露无遗的妖娆女子。手中的汗巾随风舞动,离的这般远,都能闻到有些刺鼻的脂粉味。那楼宇上还悬着一面匾额,上书:天香。

    张毅风苦笑了一番,到没有听说冥殿中还有禁欲这一说,怎得这之前看似稳重的绥成如此急不可耐,不过想想也是,去了冥殿确实没有看到一个年轻女子。除了红发林祖,把儿子做成傀儡而且未曾露面的连心仙子,再就是一个生的祸国殃民的冥主,可惜是个男的。

    “一刻钟怎么够,岂不是让人小觑了绥成大哥的实力。我自个随意转转,等不到你出来,咱们就黑市见。”张毅风极为上道的说着,随手轻点那绥成手中的地图,用念力快速拓印了一份。

    “好兄弟。”绥成撂下一句话,随即奔向那天香楼,即便是个七段武力修者,也不愿意被人质疑自己不行。

    看着绥成已经进了这天香楼,在那三层楼上左拥右抱,张毅风想起来了许三胖,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如何了。虽然张毅风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不过拓印那地图时,他只确认了五个地方的位置,四大尊使府还有那黑市。

    虽然一直没有机会问鬼仗来吴启城,到底是奔着那黑市来的,顺便访友。亦或是,访友是主要目的,而黑市只是个幌子。不过张毅风也却是没有打算问,不管鬼仗的目的何在,这些都可能是他个人的事情,或者是冥殿的事情。而他心在祖魂阁,人在困生狱,对于冥殿,张毅风只在乎和他们神遗族到底有何瓜葛。至于日后会不会站的对立面,他现在不想去揣测。毕竟按照烦人涵所言,云商大陆还有个极为强大的敌人在暗中活跃着。

    不知不觉,张毅风来到了一个门庭冷落的摊位前。进入吴启城,除了成规模的各色商业外,最有特色有两点,其一遍地修者,其二便是这些卖家都是修者的摊位,琳琅满目,来自各域的奇物应有尽有。而大多数摊位基本喧嚣着讨价还价的声音,甚至有人看上了东西不愿意付钱,跟那摊主直接大大出手的。像眼前这个没有一人在意的摊位,倒是罕有。

    “小鬼,你穷的叮当响,就不要看老子的东西了。”那摊主是个头发散落开来的紫发老者,此刻正在闭目养神。最为奇特的是他那硕大的耳垂,其上还穿了不下十个大大小小紫环。

    张毅风倒也不生气,纳物球不在身上,这里又没有可以让他刷脸的格木多商会,除了怀里揣的两样东西外,他现在的确穷的叮当响。

    “让前辈见笑了,晚辈出来乍到,就是随意转转。不知道前辈能否介绍下您出售的这些奇物,好让晚辈张张见识。若真有能打动晚辈的,要筹些云金币倒也不难。”张毅风蹲下身来,笑了笑说道。这老者给他的感觉很强,不知道修为如何,至少比绥成来说要强。这摊位上仅摆了两样看似极为普通的东西,一块好像被烧至焦黑的骨头,还有一枚黑白各半的箭矢。可张毅风总觉得这两样东西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能说是直觉。

    这紫发老者看着张毅风专注的眼神,冷哼道:“小鬼,走吧,这东西与你无缘,强求只会把命丢了。看你这身修为,能出这样才俊的地方一双手都数的过来。你死了不打紧,可害的老夫又要东躲西藏,这就有点不划算了。”

    张毅风一愣,着实佩服这老者的眼力,起身拱手道:“那好吧,既然前辈都这般说了,那晚辈也不强人所难。或者晚辈见识浅薄,只是看前辈着装,似乎并不像是这云商大陆任何一域的之人。这吴启城号称地狱城,还请前辈保重。”

    张毅风说这话自然是别有用心,自从在庹晦那里知道了六古宗,又从燕飞寻的集册中看到不少奇闻异事。对上这紫发老者那硕大穿环耳洞,他这是想试一试看这老者是何反应.

    张毅风刚走出两步,再回头时,那老者竟然诡异的消失了。而后只觉得头猛的一疼,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刚才这一幕发生的太过迅速,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太注意。即便有人看到了,估计也不会在意,这吴启城那天不死个百八十人的。只有不远处一个瘦小身影眼露焦急。

    “嘭。”

    一声巨响在震的张毅风耳朵嗡嗡作响,定眼看去,自己正身处一昏暗的废墟中。到处都都是残椽破窗,漫天焦炭,一片大火肆虐过后的惨象。

    “醒的倒是快,说说你的来历,跟你同行的那老者和中年人都是什么人。只要你如实相告,我便不会为难你。同样的,我会告诉你那两样的东西的来历。”那紫发老者慢慢的揭起附在脸上的人皮面具后道。面具后边露出一张被灼烧所成的恐怖面孔。

    看着眼前这无面人,张毅风思索了一阵后说道:“晚辈张毅风,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晚辈倒是有个故事,不知道前辈想不想听一听。”

    “我也不喜欢啰嗦的人,讲。”原本老者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

    张毅风慢慢起身,捡起地上的一块焦炭说道:“二十多年前,吴启城来了一批神秘人,自称尊使,想要当时的城主交出吴启城,城主不从,那些人便火烧了城主府。而这场大火后中还生还了一个人,他四处躲藏,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一直伺机回来报复。更不惜一切代价,连自己的女儿也成为了他复仇的棋子。他在吴启城化身异域之人摆摊,用焦骨和黑白箭矢来吸引一些能为自己的所用的人。恐怕也是在提醒吴启城中那些苟延残喘的普通人,不反抗迟早化成焦骨,这吴启城迟早有黑暗离去,光明降临之日。"

    紫发无面人,身形颤抖,不断锤击着地面,连声咆哮着:“别说了,别说了。”

    “你凭什么为了自己仇恨,为了一己的救赎,就要牺牲亲生女儿的大好年华。每每看到她身上那一道道伤疤时,你难道就没有一点为人父的愧疚感。每每午夜梦中想起女儿被人**时,你难道就没有纵使死,也要这些尊使一同陪葬的觉悟。”张毅风越说越激动。

    “我让你别说了。”那紫发无面人直接冲向张毅风,将它一掌拍进了焦炭中。

    张毅风口吐鲜血,缓缓的说道:“杀了我,你依旧找不到真能帮你复仇的人;杀了我,这吴启城依旧会在四尊使的暴力统治下;杀了我,你的心,你对女儿的愧疚,依旧得不到救赎。

    紫发无面人再次轰向张毅风的手掌停住了,不是张毅风的言语起到了作用,而是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身后紧紧的环住了无面人。

    口中还念道:“父亲,不要再乱杀人了,更何况他是一个好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