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284章 面具下的杀意

第284章 面具下的杀意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水城赤魂査家内族年纪相仿的子弟中,有三人和查萧然不对付。远处飞奔在积雪上嘶吼着的这位就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矛盾最深的一个。査萧然自幼父母双亡,承着双亲为家族做出的不小贡献,加上不错的天资,倒是没有被冷落到角落里,不过到养成了一个性格孤僻的好色之徒。之所以被逐出内族,就跟眼前这个査萧仞脱不开关系,更确切的是跟査萧仞的一对双胞胎妹妹脱不开关系。

    张毅风不喜欢演戏,也不喜欢带着面具活着,不过既然已经成了乌蒙燕千般算计中的重要一环,那就进入这个角色,好好的跟十方之界的这群天才修者们较量较量。

    止住了脚步,张毅风上下打量着追来的这两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见这个数度偷窥自己妹妹,之前甚至将两人拐骗出去,欲行不轨的的家伙停住了脚步,样貌也算中等,比起张毅风高上半头的査萧仞身形骤停。比阴狠,就是十个他也架不住这个连家主都夸过的野小子。至少在内族定年例的比试中,他还一次都没有赢过这个好色之徒。

    “你命还真够硬的,中了淬上奎曼蛇毒的两枪还能活着。”査萧仞看着那红袍上的窟窿,狠狠道,那奎曼蛇的毒可是他花了半年年例跟一个内族的变-态换来的。本来他正在清水城外族驻地与人闲聊,心中暗喜终于弄死了这个一直压自己一线的野小子。却不想一个声音告诉他査萧然还活着,现在正在龙雪山和清水城交界处,往龙雪山方向。不顾陪修的少年拦阻,査萧仞追了过来,果不其然,这个家伙还活着。而且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张毅风试图揣摩一个性格孤僻的好色之徒应该这样说:“你瞎了吗?跑?是你追的太慢了,奎曼蛇毒确实厉害,可想要我的命。还差那么一丁点点。”

    “萧仞少爷,快走吧。这龙雪山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同样穿着红袍的少年急忙劝道,只是这颜色并非正红色,也没有绣金色骷髅。

    査萧仞是有退却的意思,龙雪山不像他们清水城,十方之界中能独占一界的只有三个家族,中都诸葛家自不必说,第二个便是龙雪山风家,再就是那个凰榜第一的百花夫人所属的秦家。

    擅入龙雪山。即便死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有家族前辈过来为他寻仇。

    张毅风不再说话,不断揣摩着,转身继续前进,在孤僻的査萧然眼中,这个査萧仞连动手的*都没有,即便之前被设计过,差点丧命。往往自负的人,只要成功过一次,那他就会想要来第二次。第三次。在乌蒙燕的那份情报中,这査萧仞就是这样一个人。

    张毅风在等待査萧仞先动手,沉默和无视就是最好的诱饵。

    起风了。扬起一片片雪花,不屑,无视彻底让自负的査萧仞忘乎所以。

    一杆四尺三分的坠缨银色长枪落在张毅风背后,擦身过的雪花瞬间蒸发成水汽。

    愿以为一击得手,不想空中落下数根紫色光羽,不偏不倚的落在银枪之上,长枪的主人顿觉双手发麻,连忙闪身后退。

    抬头看向空中,双翅展开足有三丈的一个金瞳大雕魂魄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然后缓缓的化成人形。落在査萧然身旁。

    “天星虎雕魂种!巫魔阶!”那红袍少年不禁失声喊出。

    “走!”査萧仞不傻,以他五段巅峰的念力修为是没有办法跟眼前这个大家伙抗衡的。更别说一直是他心理阴影的査萧然。红袍少年刚转身,就被査萧仞一枪扫推。向后滚落,成了现成的人肉盾牌。

    “现在走,晚了点!”张毅风淡淡的说道。

    封禁着厄大,厄二的两道锁魂符从手中射出,化作两只三丈身长的灰鳄,四条念力光线牵引着两只灰鳄的魂魄,两道半丈粗的紫色光柱从灰鳄口中吐出,紧接着张毅风已经覆满蓝光的左手奋力一扯,本来直射而出的两道光柱交叉在了一起,如同一把剪刀一样,合拢向査萧仞。

    “赤魂手,淝水鳄。”满是骇然的査萧仞急忙将银枪横在身前在,同时祭出三道锁魂符,三只长着颀长尖喙的紫色大鸟出现,吐出如同火焰一样的紫光,攻向他口中的淝水鳄。

    蛮兽大雕宁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在蛮兽域已经灭绝的长喙秃鹦竟然还有缘一见。

    这可是跟它们北虎雕王一族的大敌,只可惜眼前这三只长喙秃鹦生前修为有些差强人意。随手射出六根紫色光羽轰向这三个小家伙。每只中上两根,便又再次化作了锁魂符。

    “铿。”

    “不!”

    银枪先断,再就是査萧仞的上半身被紫光碾压。瘫坐原地的红袍少年此刻已经傻了,连动了力气都没有,眼前这个査萧然现在的气势,比起内族年轻一辈的几个变-态更加阴森瘆人。

    査萧仞身死,少了封禁印记的三只长喙秃鹦容身的锁魂符破碎,三道魂魄从中飘出。本就是有灵智的存在,可不认为眼前这个曾经战过数次的人类会放过它们。

    “臣服,还是灭亡。”张毅风冷冷的问道。

    “见过主人。”有能以天星命名的巫魔阶虎雕魂种在侧,逃简直就是最愚蠢的举动。天星兽穴只崇拜强者,所谓忠诚在它们眼里如同笑话。

    “天哥,有时间好好教导教导他们,‘主人两个字对于我的意义,还有他们的命运。”。

    宁天点了点头,将三只小秃鹦卷入了命魂锁中,张毅风只觉得胸前的命魂锁一阵乱颤。

    来到査萧仞的尸体旁,张毅风捡起一段银枪,回头说道:“做这个家伙的陪修很痛苦吧?给你了断的机会,亲手灭了他的魂魄。要么他死透,要么你们俩一起消失。”

    红袍少年不断向后挪动着身子,先被他培修了五年的半个主子査萧仞抛弃,又被这出手狠绝的査萧然逼上绝路,他还有的选吗?

    缓缓的站起身来,红袍少年接过半截银枪,张毅风极为配合的五根念力光丝射出,将査萧仞的魂魄从尸体中硬生生拽了出来。

    刚刚身死,修者的魂魄还会保持一丝清明,査萧仞泛着蓝光的魂魄全是惊恐,半截银枪捅出,红袍少年如同解脱一般,大声嘶吼着,不断朝着査萧仞的尸体上疯狂的刺着,直至戳至脸上溅满了鲜血才缓缓停下来。

    一把断掉的猩红长剑被背后贯体而出,如同血人一样的红袍少年耳边响起张毅风的声音:“活下去,找个足以让那群老家伙信服的理由活下去,即便出卖了我也没有关系。需要的时候,我会去清水城找你。”

    张毅风拔出断剑,厄大,厄二迅速的开始清理战场,连渗入雪中的美味都没有放过。

    待红袍少年再次醒来时,身旁只留下一件满是窟窿,绣着金色骷髅的内族弟子红袍,査萧仞的纳物球,最显眼的还是一卷赫然写着《赤魂手》的卷轴。

    那个瘦弱的背影牢牢的印在了少年的脑海中,卷起红袍和断成两截的银枪,他一步步蹒跚着走出龙雪山。身后只留下一滩煞是好看的红晕,这茫茫白雪不显得寂寥。

    …………

    “老弟,等进了风家,找个时间将那三只小秃鹦封禁了,它们现在已经很懂事了。”宁天飘在张毅风的身侧,缓缓说道。

    啃着兔子肉,还时不时翻动一下篝火的张毅风点了点头。

    已经进入龙雪山三日,别说修者,就是一只大点的野兽都没有看到。越来越深入,积雪就越深,不过倒是可以看到零零散散的一个枯死的树木。好不容易看到三只活物,还让跑了一只。在一块冒出积雪的石头上,架起一堆篝火,利落处理干净,这才有了口中的果腹之物。

    “天哥,你要不要来一口。”张毅风笑问道。

    “等我夺体重生,再你让看看天哥的胃口。”两人在一起三年了,虽然比不上烦人涵在张毅风心中的地位,但宁天相信,这个已经成长了很多的小子会是他宁天重生后唯一认可的人类。

    突然一道身影也落在篝火旁,弯下身子,闭上眼睛,使劲的皱着鼻子闻了一圈,然后睁开眼睛说道:“好香啊,小兄弟,能否给老夫分点?”

    看着老者弯下身子那一刻,本来烧的正旺的篝火都被压低不少,张毅风便知道此人不是一般人,无声无息,不请自来,非敌即友。张毅风做了个请的手势,并示意天哥回到在命魂锁中。

    不到五尺身形,站着比张毅风还矮上半头,花白头发倒是梳的整齐,最为显眼的还要数两颗奇大无比的眼睛,占据了稀疏眉头下将近五分之一的面庞。洗的泛黄的衣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痕迹,并不能依靠那些家族各自的图腾来判断这老者到底来自那个家族。

    “甚是好吃,小辈,老夫再抓几只回来,你来烤给老夫如何?”这神秘的老者嘬着手中骨头,就差和白幽然一样,连骨头都吃下去。

    张毅风笑了笑道:“前辈喜欢就好。”

    老者又风一阵的消失了,还不等张毅风把篝火翻的再旺点,只听几道炸裂的声音。上百只毛色雪白的兔子就纷纷从空中落了下来,把他埋进了兔子堆。

    “小兄弟没事吧?老了真是老了,眼神越来越不好了。”老者一把将张毅风从兔子堆里拎出来感慨道。

    张毅风暗自腹诽,这十方之界的强者怎么一个比一个好戏耍别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