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324章 讨酒喝

第324章 讨酒喝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穿行在喧嚣退去的街市上,身旁都是繁华褪尽后的各种伪善面孔。张毅风的第一感觉这里像极了冰火大陆的乌启城,死气,沉闷。又充斥着一些大家族子弟随从与人当街媾和的场面,香汗淋漓伴着声声喘息和战后一方的幽怨不满。

    流苏居便在这条遍地勾栏的最深处,百花城秦家还给这条位于百花城最南端,且靠近蝶圣谷的大街起了个别样的名字,金满地。

    越来越深入,形色揽客招数尽现,自是少不了满目的酒池飘香,少不了为了生计而甘心袒露一身香艳的女子,其中不乏低阶女修。

    “毅风老弟,觉得如何?”见识过张毅风之前杀戮的公羊易随口问道。

    张毅风调整了一番心中不适,松了松衣领后说道:“是个不错的地方,秦家不仅炼的一手好丹药,还懂如何搜刮你们这些大家族子弟身上的钱财。”

    张毅风一语中的,到让公羊易不知道该不该将这话题继续接下去。默不作声了半天后,转而问道:“若是愚兄准备在庚金城也建这么一地,毅风老弟有何想法?”

    “术业有专攻,忘记了自己的本分和要传承延续的东西,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一块十方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与其钻营这些让人靡费的小道,倒不如想想如何成为第四个独占一界的巨擘。”张毅风笑了笑说道。

    不得不说,四次照面,四次不算倾心的交谈,张毅风看待事物的侧重带给公羊易的震撼,远比这个少年的神秘、身负的潜力和屠杀十一个七段修者的彪悍之举来的多。

    公羊易会心一笑,揽着张毅风消瘦的双肩。继而换了一副笑颜。属于大家族公子的特有的伪善面孔。

    “公羊公子。”

    “公羊公子。”

    来往之人一幅幅笑面拱手的阿谀迎奉如潮水涌来,此时周身不带任何公羊家标示之物的公羊易依旧没有人敢小觑或者无视,这便是公羊易回馈给张毅风的最大感受。

    作为金满地的招牌。流苏居自然要是占地最大,装饰最为考究的。光从足有五层三十丈高,金漆粉琢,上下灯火通明,这份俯视一切其他莺燕之地的外部格局上,就已经彰显出了它的不同。

    也便不用悉数两侧停的满满当当,带着各家标示的马车了。其中有些是张毅风见过的,也有一些是在葛长青十方之界卷中提及的,也有一些看着极为眼生的。想来也是千余年内新兴的家族。毕竟葛长青是一千三百年前踏遍十方的,这时间虽不长,但也足够一个大家族的衰落,另外一个大家族的崛起。

    “庚金城公羊家公子到。”门前迎客的小厮对着内堂吆喝了一声,一身规制衣衫卷起,也不避讳右臂上的七段武纹会辱没了强者的身份。

    公羊易朝着小厮扔去了过百十方金,小厮谄笑后收入囊中,又上下打量了公羊身旁这个素衣长发的少年,估计是碍于公羊易面子,不好横加阻拦。便也就硬挤出几分笑颜相对。

    对着公羊易当然是发自内心的奉承,做出请的手势道:“公羊公子请,小的带您和您朋友去四层。”

    这七段修为的小厮自是见过大场面的。知道就是有些大家族子弟从来不愿身着家族标示之物前来流苏居。不管这少年什么来路,能攀附上公羊易,要么也是大家族子弟,要么就是公羊易看重之人。

    流苏居比的就是身份和十方金,修为达不到一定的程度,在这里如同儿戏。反正公羊易打赏的百金自己也能落下三十,也就便宜这少年一回。

    “就不耽搁小兄弟赚钱时间了。”公羊易也不扭捏作态,他也不需要有小厮带路这样小门小户公子才要讲的排场,转而对张毅风袒露着夸张的笑颜道:“毅风老弟。请!连番请你四次,这才把贤弟请到。可真是苦了愚兄了。”

    张毅风知道公羊易这是在给自己做场面,不过他也不需要这样的场面。只是象征性的一丝浅笑。

    就是这淡淡一笑,可着实吓坏了这七段修为的小厮,公羊易什么身份,竟然让公羊家公子都要连请四次的人物,就是要见秦家主事,公羊易也只需命人通传一声即可。

    吓垮的脸上已经渗出一丝冷汗,看着那清瘦背影,这小厮倒也暗自庆幸刚才没有露出太过轻视的市侩嘴脸。

    脚下百尺长廊皆是用不知名玉石铺就而成,将足有丈粗的烛身倒影的通透无比,长廊两侧各自悬着五十幅姿容不俗的女子画像,环肥燕瘦俱全。两旁清一色薄纱清透的女侍,净手退衣脱靴,皆有专人侍候。公羊易同样象征性的将数颗十方金一一放入这些女侍两根清丽锁骨间耸起的沟壑之内。

    张毅风心中一乐,两人换上用之便弃的畅怀长袍,到像足一对声色犬马的纨绔子弟。只是公羊易没有管那些衣靴,而张毅风将自己的衣衫收入了纳物球中。束起腰间粟玉,两入便正式进入了流苏居。

    堂内人流攒动,桌椅都是粟玉制成,成五角分布的桌椅最大化的利用空间,同时有没有挡住其余之人视线。最中央高台上,正有数个只遮门厅的女子翩然而舞在成千上万的十方金堆中,叫好声此起彼伏。

    所来客人一旦进了流苏居便都要换上同样的服饰,自然发生过数次看着眼生的家族之间为了争抢一夜*而斗富之举,其后的事情不用多想,弱势的家族子弟赢得了缠绵悱恻的一夜欢好,第二日却曝尸在百花荒野。

    秦家此举背后的深意不用多想,这些十方大家族花了重金让家族子弟得到庇护,可双方都有庇护权的公子为了一个女子相互厮杀,这等事情便是秦家想管又如何能管得了,难道让秦家子弟门客为了这些大家族子弟的私斗而相互厮杀?大家族之间纷争越多,秦家便更有力可图。各种疗伤、续命、短暂提升修为的天价丹药自然就有了去处。

    公羊易刚一现身,便有不少人侧目拱手点头示意,一层坐的基本都是一些家族子弟的随从。大多数手比眼高,忽略了张毅风存在的不在少数。一个五段巅峰修为的少年,顶多也就是公羊易的随从。不知其中缘由的也都投来了羡慕眼光,公羊家善待门客“苛待”子弟在十方之界也是久负盛名的,要不一个五段修为的少年如何能跟一家公子并肩而行。

    自然也有昨日和今日去过仙宴居的,这批人自然是留意到了张毅风。这个少年昨日和今日之举现在还在各家内部流传,一个背后站着鸿娘的少年,远比秦江霜这样的秦家公子要值得他们重视。今日在仙宴居中没有攀上关系的都有些不是滋味,还是让公羊易捷足先登了。

    恰时。一个约莫四十上下的妇人,带着浓重的脂粉味,细步轻挪,脚下一个不稳,两团粉嫩便已重重落在公羊易的怀中。斯磨一番后翻身躺倒,单指托着公羊易着略带青茬的下巴,娇嗔道:“公羊公子,来流苏居为何不事先通传一声,每次这般杀奴家一个错手不急,也不知道疼惜疼惜奴家!”

    公羊易攥着那妇人失去水润的手指。伸出舌头舔舐着嘴角,一副浪荡公子的龌龊模样,谈笑道:“若是提前知会了。又怎么能得带顺菲姐姐如此大礼相迎,还是赶紧起来,下身风光都要把那群馋嘴猫儿的口水勾下来了,会少卖不少酒钱的。”

    顺势看去,确实有不少人齐齐将目光集中在这顺菲那两条葱白之间,甚至有人还在吞咽着口水。

    “还是公羊公子疼惜奴家,只要多些公子这样阔绰的偏偏君子,姐姐少卖多少水酒都能回本。”顺菲似有不舍的起身立起,回头大骂一句:“想上老娘的纱床你们再练两年。”

    一堂哄笑后。众人都收起了*熏心的狂态,要上顺菲的纱床。有命上,也得有命下才是。这位顺菲可是秦家一位主事的禁脔。这在百花城便是公开的秘密。从这金满地街口的一家三流勾栏,成为今日流苏居两位老板之一,这女人的可怕,不输给在场所有的男子。

    “这位公子是?”被这样一个在阅人无数的风尘女子上下打量,张毅风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我的一个小兄弟,以后我这兄弟来流苏居的一切花费,姐姐找我便是。”公羊易搂着张毅风双肩,郑重说道。

    “公子学坏了!这般眉清目秀,嫩的都能掐出水来的美少年,若是公子愿意割爱,姐姐愿付万金。”面对自己的丰腴之态能如此坐怀不乱,顺菲倒是不忘打趣一番。

    “见过顺菲姐姐。”随手就来,张毅风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在百花城的能耐。

    “不错,不错,人俊嘴甜,是个好苗子,两万十方金,公子可不要宰姐姐宰的太狠哦!”顺菲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打趣着。

    公羊易觉得顺菲这玩笑开大了,俨然不像平日里那个进退有度的流苏居老板,却又说出哪里不对,见张毅风神色未变,这才略微安心,转而皱眉道:“姐姐说笑了,就是姐姐把整个流苏居给我,恐怕也不值毅风兄弟一缕头发。”

    能让公羊易说出这样的话,双方这互相打趣探底也算是到了临界,再僵持下去对谁也没有半分好处,趁机摸了一把张毅风耳旁黑发,顺菲掩面笑道:“老地方被人个别人包了,给公子换个更贵更雅致的雅间,还是老地方的费用,第一轮水酒算姐姐的,至于要找哪位姑娘作陪,我看是不用了。”

    聪明人都会这般,特别是顺菲这种见惯了斗富拼狠的聪明人,她能做出这样回环之举,显然那人的身份也不一般。她又不想在试探了公羊易一番后再得罪了这位财神。

    这简直就是扫公羊易的面子,好不容易和张毅风有点苗头,他提议前来之地,连番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这面子若不找回来,那下来要如何说服张毅风成为自己的助力。

    声中透着不满。公羊易道:“这到新鲜,不知道是那家公子这般气派,连我公羊易常用之地都敢包。姐姐带路便是,一切损失都算我公羊易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该尽的礼数也尽到了,再拦着怕是会让公羊易觉得她顺菲看低了自己,顺菲转身就要带路时,张毅风突然说道:“公羊兄,稍安勿躁,顺菲姐姐,四层东北方向第二间今晚可有人用?”

    “雨花阁,现在闲置中。”顺菲应声回道。

    “那就雨花阁吧。这名字我喜欢。”张毅风看向公羊易说道。

    公羊易略显迟疑,不明白张毅风这般何意,不过张毅风难得开口,也就随他的意愿,点了点头。

    “果然是公羊公子喜欢的人,这般通情达理,今日所有水酒姐姐请。”顺菲算是松了一口气,万一公羊易闹起来,把雨露阁砸了事小,她也不怕公羊易会赖这点小财。可这正在流苏居两大老板恶斗的关键时期,任何一点闪失都有可能成为对方咬住不松口的痛脚。

    可一切真能遂了顺菲的愿吗?恐怕日后想起此事时,她都要将张毅风恨的牙痒痒。这个看似和善的少年可不像面上那般通情达理。

    从一层到四层都是人工的悬梯,让四个七段修为的壮汉,不动力念力和武力,纯用蛮劲将客人送到相应的楼层,也足见流苏居的用心,满足这些大家族子弟心底里的虚荣。

    四层的雅间一共有十六间,四方各三间,皆用雨字打头,四条玄廊再通四间。悬在流苏居中腹。

    路过东北第一间雨露阁时,听到里边旋绕的推杯换盏之音。公羊易脚步微停,嘴角勾出笑意。拍了拍张毅风的肩膀,张毅风回过一丝浅笑。到弄的徐步在前的顺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两位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是服软了?还是……?

    步入其中假山鳞峋,清泉叮咚的雨花阁,悄声寒暄了片刻后,价值一壶百金的甘露美酒已被顺菲用自罚名义喝去了大半壶,还真是里外都不吃亏的主,做到这份上了,公羊易再不找个流苏居排头几位的佳人作陪,显然已经是说不过去了。

    为了穷尽奢华,在有限的空间内更多的开辟出可以创造价值的雅间,除过悬空的四间外,四层这十二间都放弃了原该着重的隔音。喝退逗留雨花阁内的两个清丽女侍,张毅风和公羊易只饮酒不出声,听着隔壁的数人侃侃而谈。

    “江霜公子,今日我慕容灿能结识公子,是我慕容家之幸,再敬公子一杯。”只闻声便可想象慕容灿此时的奉承嘴脸。

    “借慕容公子之酒,王冠绝也敬江霜公子一杯,以公子才德修为,当属是秦家六公子魁首,他日再来百花城,可一切都要仰仗公子了。”另外一人言道。

    原来这拍马迎奉的远关成公子唤作王冠绝,还真是人如其名。见缝插针的阿谀心肠确实冠绝。

    似乎还有一人要起身敬酒,那秦江霜口中嘟囔道:“诸位不要再敬了,酒过三巡,今日流苏居中新到的几个美人怕是都要没有了力气享用了。”

    “以公子的修为,就是独战流苏百美也不在话下,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又一个声音有些浑厚之人说道。

    “兰修公子这话本公子爱听,你们兰家虽然兴起最晚,却比叶兰城另外两家更懂得十方之界的局势。前几月,叶兰城孙家闹了那么大一个笑话,兰修公子何不说出来给我们解解闷。”秦江霜仍旧口齿不清的说道,嘴里咀嚼之物都没有停过。

    “那听完这趣事,诸位说江霜公子面前这五杯水酒是不是该让兰某润润喉咙。”这兰修堪称迎来送往的一把好手,知道趁机帮秦江霜解围,博取好感。

    在场一共六人,秦江霜居首,其余五人分居长案两侧,皆没有提出异议,不过想来慕容灿此刻心中定然不快,替人做嫁衣的这等事情怎么可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兰修将乌蒙燕省亲遇袭一事说的绘声绘色,恍如亲临。更用一炷香时间描述乌蒙燕如何绝美,一亲芳泽后身死也甘愿,这样的话都能恬不知耻的说出。到引得在场的其他五人个个捶胸顿足,随声附和,又给凰榜上的十位绝美女修重新排了次序,都是为了交好秦江霜,张毅风和公羊易都未曾见过的秦雪芳顺理成章的独领。

    “公子,属下有急事求见。”雨露阁外一身着秦家绿袍的男子言道。

    张毅风和公羊易相视一笑,终于入正题了。

    听完来人传音之言,紧握手中的酒杯应声落地,这次声音倒是极为清楚,怒道:“为何此时才来回报?”

    “公子恕罪,流苏居前的小厮见属下未着秦家袍服,费了好一番唇舌才得进入。”来人匆忙解释道。

    “公子何事?”慕容灿手中折扇骤合,起身问道。

    “无事,容后再说。来喝酒,喝酒,这杯我敬五位。”秦江霜灌下水酒,瘫坐在镶嵌宝石的主位上。

    慕容灿心中也是疑惑,算时间慕容业也该回来了,难不成……,再看秦江霜此刻的态势,不由得色变。

    此时,雨露阁的门扉被人一脚踹开,揽着怀中谈一曲便要三百十方金的佳人,公羊易扫视了一圈阁中众人,徐步走入。

    公羊易携着怀中美人落座,露出张毅风的身形,只听他带着一丝浅笑道:“叨扰各位的雅兴,初到流苏居囊中羞涩,特来跟诸位讨杯水酒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