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361章 消息

第361章 消息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地下泥浆洞穴归来后,张毅风没有费多大的周折便再度踏入了叶兰城中。这次张毅风特意选择了朝南的城门而入,花重金购置的小院在孔家的地盘上,在城北。而这朝南的城门属于兰家。张毅风刚出现,闻讯赶来的兰猛冲着张毅风一阵的傻笑。

    对于这个疑似庚金城公羊家嫡系子弟的小辈,兰猛给予了足够的重视,还曾连夜派人在城中找寻了一番,一所所获,显然是出城了。恐怕再见到张毅风,兰猛心里都在乐,孔杰啊孔杰,在你孔家的地盘上安置了小院算什么,还不是我兰猛捷足先登了。

    对于兰猛在兰家的地位如何,张毅风起先不清楚,但在南向城门阻拦他的兰家所属在见到兰猛时表现出来的恭敬,他心里已然有数。

    在小院正堂中闲聊了数个时辰后,孔杰才匆匆忙忙的赶来,和正准备离开的兰猛打了照面。这自然也是张毅风有意为之,在感应到孔杰的气息到来的时候,张毅风便对兰猛下了逐客令。若是不让这两个都有意拉拢和试探他的家伙再撞上一次,恐怕真想听到点有用的消息也难。

    夜幕渐起,莹白的月光下,短小精悍的兰猛朝着站在正堂门口的孔杰笑道:“孔杰,怎么,昨夜又跟你那姘头厮混了一夜?气色如此差,你可要小心身子啊!”

    张毅风依旧平静,站在一旁,故作亲身相送的姿态。

    孔杰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在自家的地盘上被兰猛拔了头筹,错失了先机,本就心中窝火,又被兰猛这般讥讽。正要准备出手宣泄心中的愤懑,却听张毅风说道:“兰前辈慢走,日后在叶兰城中少不了有诸事要麻烦前辈。远在百花城的兰修公子若是回来了。还请前辈通传一声。”

    已经得了先机,又趁机褒贬了孔杰一番。兰杰自是得意的很。特别是得知这化名张毅风的少年还曾和他们兰家公子在百花城中有过同桌之谊后,更是确信此子定是公羊家子弟无疑。

    “毅风小哥留步,若有所需直接前往兰家别院,报上兰德名讳即可。若是一同出来历练的公羊家其他朋友也来到了叶兰城,一应用度我兰家一力承担,谁让我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十方金,像这么一处破败的院落都拿来卖钱。这样的事情我们兰家断然不会发生。”

    兰猛言罢,又瞥了孔杰一眼后,随即离开。

    月光下孔杰白凛的面庞,气得通红发胀,拳头攥的噼啪作响。

    这个大好的机会,错过了难找第二次,也压根不会有第二次,下次再相见是什么样的局面,张毅风自不会去多想,抓住眼前的机会才是正事。遂拱手道:“孔前辈。夜寒露重,还请里边一叙。晚辈薄茶代酒,和前辈来个把酒夜话。”

    孔杰朝着兰猛离开的方向横甩衣袖。以示不满,转过身来,对着张毅风又是另外一番嘴脸,不管兰家给眼前这少年许了多少好处,即便是翻倍,今夜他都要把这少年拉向他孔家的阵营,让理亏在前兰家多割一些肉下来。

    作为小院的主人,张毅风自然是靠右而坐,但这毕竟是孔家的地盘。也不能太过怠慢孔杰,几番谦让之后。两人同桌并排左右落座,张毅风在右。孔杰在左。

    毫无新意的寒暄过后,随意抛了几个闲散的话题,见对面的少年都是敷衍了事,急性子的孔杰直入正题道:“毅风小哥,是如何看待叶兰城如今格局的?”

    “晚辈才疏学浅,又如何敢在前辈面前班门弄斧。”先谦虚了两句,张毅风随后话锋一转,起身说道:“不过孔前辈既然问起来了,晚辈自当从命,说得有不对之处,还请前辈指正。孙家底蕴深厚,当做叶兰第一把交椅,前辈所在的孔家也是一方豪强,放眼十方之界,也是一流的大势力、大家族。至于兰家,虽在底蕴上不比孙孔两家,但却也不能说没有后来居上的资本,当然能将兰家推上高位的不仅仅是十方金。”

    “那是?”孔杰摸着小胡子疑惑道。

    张毅风回到座位上,缓缓说道:“是兰家的野心和远交近攻的策略,不瞒前辈,前些时日和吾兄公羊易在百花城时,曾目睹兰家公子兰修成日里和秦家六公子之一的秦江霜整日厮混在一起,称兄道弟。十方金上刻着的三大家族那一个不是顶尖豪强,能交好任何一个对于家族日后发展都是有益无害的。中都诸葛和龙雪山风家虽遭天星突变,但谁又敢说他们会就此倾颓。不得不说兰家的眼光很不错,将交好的目标锁定在了百花城秦家的身上。”

    孔杰端在手中的茶杯顿了顿,不屑道:“毅风小哥是不是有些高看兰家了,即便真的傍上秦家这颗大树,本身没有足够的准神强者作为支撑,别说吞并叶兰城,能不能继续存续下去都是未知之数。”

    “若是公羊家也愿意支持兰家呢?”张毅风端起面前茶杯,请呡了一口,笑着说道。

    孔杰條然起身,眼中露出一丝错愕,秦家丹药驰名十方,公羊家铸器声名之外,若是这两大家族愿意同时支持任何一个家族,那短时间确实有可能让其实力暴增。

    心中思量许多,孔杰缓缓落座,问道:“毅风小哥,可不要妄言,以孔某对庚金城的了解,庚金城两大家族内斗不休,哪里还有余力在管它界之事。再说了,那秦江霜也仅仅是秦家六公子之一,以秦家家主的英明,谁能坐上家主之位尚是未知之数。况且,这叶兰城卧着一头打盹的猛虎。”

    “前辈说的是,晚辈考虑的太过片面了。”终于还是扯到孙家了,张毅风随意敷衍了两句,随后又说道:“不过三个月前,孙家和梅谷乌蒙氏联姻,乌蒙公主乌蒙燕省亲途中遭遇诸多强者。似乎在那些不想让两家联姻以致势大的来犯之人中,便有孔家的踪迹,却没有兰家强者的身影。”

    刚起身又落座。现在如坐针毡便是孔杰此刻的感受,这件事情做的隐秘之极。这公羊家的小辈是怎么获悉的?若是这件事情让孙家知道了,那孙家又会动用什么样的雷霆手段?毕竟家主夫人失踪,一度让孙家成了叶兰城的笑谈。

    若是让兰家成功勾连了秦家,暗地里又得到公羊家的支持,而他们孔家又卷入了谋害乌蒙燕的是非中,到时候孙家难免作壁上观,看孔兰两家恶斗。

    孔杰常常和孔家主事畅谈十方格局,也见过不少大世面。强掩着心中惊涛骇浪,故作镇定的问道:“毅风小哥,你能代表公羊家?”

    张毅风抛出了一个听着模棱两可的答案,只听他说道:“晚辈可以代吾兄公羊易。”

    转而又问道:“那孔前辈能代表孔家?”

    孔杰给出的答案则明确不少,只见他微微摇头。公羊易什么人,和中都诸葛苍一样,都是各自家族已经确定的家主继承人,代表公羊易无疑代表的便是公羊家的态度。

    “其实前辈也不必如此忧虑,这只是你我二人的闲谈,算不得数。虽说孙家如今也是江河日下。但终归底蕴雄厚。据晚辈所知,孙家获悉了当时参与谋害其家主夫人的所有人的来历,直至现在还隐忍不发。不得不说,孙家这位家主容人之量确实非常人能及,或者说只是在等在肆虐各界的兽潮结束。”

    张毅风说的云淡风轻,都说响鼓不用重锤敲,像孔杰这样心思通透的人,不重重的敲打两下,真不足起到正音之效。

    对面少年说的有鼻子有眼,孔杰现在都能相见待这狂涌的兽潮褪去,孔家要面对的局面是何等不堪。

    “确实是闲谈。不过还是要多谢毅风小哥指点。不知道公羊公子和小哥觉得这会不会是一盘死局?”对于眼前这个至今都未袒露任何心意少年,加之兰猛离开时嚣张得意的神色。孔杰心中泛着一股后怕。

    “孔前辈说笑了,晚辈不过公羊家一闲人。也对叶兰城日后是何格局没有兴趣。不过有一点晚辈看的明白,纵观十方,北有龙雪山、百花城两个庞然大物,东有天星兽穴七圣盘踞,南有公羊、乌蒙两强坐镇,中有诸葛自不必多说。

    唯独这西面两界没有能够堪称顶尖的势力,叶兰城和清水城的六大家族中论实力、论底蕴,自然首推孙家。吾兄公羊易曾言,若是西面两界依旧这样疲软下去,不展示一些大家族该有的态度,那这两界成为其他家族的囊中之物,只是迟早的事情。前辈说这是不是死局?与其等待,不如未雨绸缪,成为像诸葛家,秦家,风家这样的一方巨擘。

    晚辈已经说了,孙家如今江河日下,真正能够依仗的恐怕只有地利了,守护着那样一个大宝藏,却没有善加利用,委实可惜!晚辈修为尚浅,若非这般,也想去那传说中的地方,走上一遭,也不枉此生。”

    看了孔杰两眼,张毅风又长吁短叹了一阵。

    听了眼前少年虽是流于表面的分析,但孔杰也是震撼,这般年纪,有远见至此,着实不易。奈何他们孔家就没有这样的一个少年,不过说说容易,真要做起来谈何容易。

    那兰猛是个直肠子,着急想交好张毅风,便放下了心防,将孙家的诸多事情一股脑说了个遍。也提及了十方天墓的一些情形,但大多都是一些无用的消息,对于张毅风而言,没有什么帮助。

    面前的孔杰则不然,孔家底蕴比兰家强盛,那所知道十方天墓的消息只会更多,也更全面。

    虽然和诸葛苍相约共探十方天墓,但多给自己留一个后手不是坏事。比起诸葛苍,张毅风更为信任公羊易和乌蒙燕。公羊易口中的诸葛苍阴狠毒辣,乌蒙燕口中的三角方板犀才是关键。

    已至深夜,不管这少年所言再流于表面,也带给他诸多有用的消息,特别是孙家已经知晓当初他们孔家也参与了谋害乌蒙燕一事。而且这少年提到了十方天墓,若是能够借刀杀人,让这少年和孙家有冲突。再死在孙家手中,那便既少了一个知晓此事之人,又断了兰家和公羊家有可能达成的某种约定。这才是一举三得之法。

    想到了这里,孔杰说道:“毅风小哥想去十方天墓?那地方会有什么宝藏。不过是一处埋葬了众多枯骨之地而已。这些年我们孔家也有不少准神以下的子弟和门人前去探索过,但却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以小哥的天资,顺利的成长下去,终归成名十方,实不用冒此风险。”

    张毅风又是一阵长吁短叹道:“吾兄公羊易也是如此说,可晚辈偏偏不信这个邪。再说了,修者不就是要不断追求更强的实力,只可惜晚辈只知道这十方天墓就在孙家的地盘上。却不知道如何安全的踏入其中。前辈知道?”

    腹穴中栖身洞天石内的小啰嗦一直狂笑不止,蠢小子这戏演的也太好了。

    孔杰不断的摸着小胡子佯装迟疑,带着惋惜神色道:“孔某知道的也不是太过详细,只隐约听家主提及,这十方天墓中有一入口在孙家供奉逝者的宗祠之内。不过还是奉劝小哥,那宗祠是孙家重地,在叶兰城往西南五百里处,众强看守,别说闲人,就是孙家准神以下的强者都不允许踏足。小哥还是安心的在叶兰城中等待兽潮结束。明日,我便遣人将小哥购置这小院的花费双倍奉还。说实话,这里也确实简陋了一些。小哥可随孔某去我孔家别院小住。”

    终于得到了还算有用的消息,张毅风起身说道:“这可比晚辈在庚金城的住处要舒适多了,至少听不到叮叮哐哐铸器的声音,便不去前辈那里叨扰了。时间也不早了,就不耽搁前辈休息了。”

    孔杰会意离去,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张毅风缓缓的关上了门,将孝雀五兽和晓峰唤出,泥浆洞穴中他们都伤的不轻,短时间内恢复不好。对他下边的行动多少有些影响。

    “蠢小子,不像你啊。居然肯做这样亏本的买卖。”小啰嗦身形仅剩不到一寸,整个小脸都拧在一起。所有都变了,唯独对张毅风习惯性的打趣始终未变。

    张毅风心中默念道:“哪里亏本了?你不觉得孔家今夜会有不少人都睡不着吗?他们越像惊弓之鸟,就越会在和兰家谈判一事上畏手畏脚。明日我们这处小院只会更热闹,孔家会再来人,兰家也会。这两家越是不和,那对公羊易来说就是好事。那兰德是个直肠子,这个孔杰跟那孔华轩一样,都是心思歹毒之人,嘴上说不愿意我去十方天墓,还不是把孙家宗祠的位置透露了出来。想借刀杀人,祸水东移,那咱们就让他‘如愿以偿’。”

    张毅风从一开始,便已经定下了这样的策略,这还要多谢谢诸葛悟将他掳走,给了他先接触兰猛的机会,不先卖点能引来杀身之祸的“好处”取信孔杰,又怎么会得知孙家宗祠所在。漫无目的找?他现在压根没有那个时间可以浪费。

    现在唯一的变数就在诸葛苍一行人身上,也不清楚他们所知道的入口是否会像孙家宗祠里的入口一样安全。还有疑似“神隐”之人,在半途截杀的风险。

    “小绿。”手持着巴掌大的墨绿色小钟,张毅风低声唤道。

    “张毅风,需要小绿做什么?”灵体游弋在钟身之上,小绿笑着问道。

    “小啰嗦等下要拷问两个人,你有办法隔绝声音,防止别人窥探吗?之前耗损过多,我现在感应气息的范围缩小不少。”张毅风如实说道。

    “小绿试试。”

    巴掌大的墨绿小钟缓缓升起,一缕缕绿光逸散开来,充斥满了整个屋子,张毅风凝神感应了片刻,居然发现他只能感应到这间屋子中所有人的气息。

    走出正堂又再度感应了片刻,六兽的气息一丝一毫也未能察觉,孝雀正在长鸣的声音也听不到。

    对于小啰嗦口中绿浆兽钟的护体威能,张毅风并没有太多的期待,正如他所说,伙伴是用来保护的。要强大,还是需要自身足够的强,不过像这等能够掩盖气息的功效,确实是现阶段最为实用的。

    重新回到屋中,小啰嗦已经开始对付那林家老者的淡红色魂种。

    张毅风到有点期待,这林家老者口中用来保命的隐秘到底是什么。

    灵体退化,小啰嗦的手段弱了不少,刚开始林家老者还连番叫骂,可惹怒了这个小祖宗的后果,连游弋在绿浆兽钟上的小绿都皱了皱眉。

    紧接着第二轮的拷问更是让张毅风大开眼界,从夺魂百狱中抓到的这神隐所属魂种,应该多少能带给他一些有用的消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