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394章 葬魔(一)5000字大章

第394章 葬魔(一)5000字大章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孝雀在其它六兽的帮助下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有时候张毅风都有些羡慕这些兽族,能够将汇聚在体内的巫力传导给他人。

    在微光下看着裂开的水面又再度交融一起,张毅风自己都不敢保证,下次再来的时候能不能顺利抵达这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地方。随着夜六郎的气息再度消失,张毅风这才稍微安下心来。

    先前当空的那缕白光带来的感觉太过危险,这也是张毅风之所以毅然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不管那白光是夜六郎所控制的,还是这悬崖下有其他的存在,早一点离开都是明智之举。

    夜六郎言讲的所有,可信度很高,高到让张毅风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站在南疆古生剑门欧阳家立场上的金爷爷。

    加之夜六郎又帮他清除了潜藏在体内的黑气,哪怕夜六郎感怀的是道逆真帝和万年前神遗族先辈对夜家的恩情,才这般做。但张毅风打心底里承夜六郎这个情,何况夜六郎将《归元剑指》和藏弓石像这样放在外界都能引来众修哄抢之物,毫不犹豫的就送予了他。

    但有一点张毅风始终没有想明白,潜藏在体内的黑气,是燕飞寻一拳贯体后残留在他体内的。以明哲真帝的通天修为,也只是将其镇压,却没有出手清除掉,是不能还是有意为之。

    若是不能,那元力酒中所蕴含的功效也太过强大了,夜六郎自己也说了,准神以下,莫说喝一杯,就是一滴也难以承受其中的庞大力量,可导致修者爆体而亡。而他自己喝了后。除过浑身燥热外,并无他事。是他神遗族的身体够强韧,血液中蕴含的力量够强大;还是这元力酒压根没有夜六郎所言的那般珍贵。即便千年才能汇聚三杯,又如何能和一位真帝强者的手段相比。能将这黑气从体内逼出。恐怕靠的不仅仅是一杯元力酒这么简单。只是并没有看到夜六郎还动用了什么手段,这的确有些费解。

    若是明哲真帝有意将这来自天陨界黑血真帝的手段留在他体内,图的又是什么?依照烦人涵所言,天辉界已经和天陨界交伐数千年,看到了天陨界留在冰火大陆的后手之一燕飞寻,明哲真帝没有出手将其斩杀,可以理解为,天道所限。真神大能不能对四方大陆的修者出手。可向来杀伐果断的烦人涵,也没有出手将其斩杀,只是在他半梦半醒的时候,威胁过燕飞寻,这其中又涉及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不明白这些,张毅风也不愿继续想下去,对于烦人涵和他爷爷明哲真帝,张毅风始终不愿意将他们和魔族爪牙扯上关系。

    而对于缘灭前辈可能是魔族爪牙一事,张毅风也不愿意去想,日后有缘去了中都。见过了这位一直在帮衬他的真神大能之后,他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

    至于夜六郎和神隐的瓜葛,张毅风却是没有兴趣知道。这条路是他自己的,不管前边挡着的是什么人。

    “蠢小子,不要傻着了,你看前边那个发光的地方。”小啰嗦清楚张毅风的种种,也明白这个蠢小子是个顾念恩情之人,有些事情宁可放在自己心里,也不愿意对人言讲。

    可有时候装在心里的事情太多了,总需要找个人排解排解,本来乌蒙燕那个死女人是个能够让张毅风不设心防。倾心相谈的对象,可眼下在十方天墓中。乌蒙燕的化身丝和本体没有办法取得联系。小啰嗦到愿意做一个倾听者,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顺着小啰嗦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黑暗中隐约有几处光点明灭闪动。

    “小绿,你说的五百丈处的洞穴就是这里?”张毅风下意识问道。

    “是这个气息没有错,但所处的位置和之前不同,这气息有些熟悉,建议你还是小心一些。”小绿平静的说道。

    被镇压了千年,能让小绿熟悉的气息,除了姜怒魔皇外还有谁?理应不是当初封印小绿的那位真神大能,毕竟那个时候,小绿还只是一只尚未诞生出意识的绿浆兽,直白点讲,还是一滩带着腥臭的泥浆。

    看着明灭闪动的光点,张毅风沉神感应了片刻却一无所获。

    迟疑了些许后说道:“孝雀,过去看看,你刚恢复,不要飞的太快。”

    原本正在奋力攀升的孝雀心中一暖,比起其他四只三尾青冥鹤,能够得到张毅风的一句关怀,足以让他在另外六兽面前炫耀好一阵了。

    穿梭在黑暗中,小啰嗦和小绿身负的光芒交替出现,照亮前路。

    自从进入十方天墓,经历了太多未知的境况,连向来无所不知的小啰嗦都为诸般变故屡生惊叹,更何况张毅风自己。任何一个异变都要甚为留心,一不小心就会把性命送掉。之前五百丈时,孝雀言讲自己的身体被人控制了,这一点张毅风始终没有忘。

    朝着时隐时现的光点飞了半柱香时间,孝雀疑惑道:“主人,现在这个方向是一直朝右飞,与之前刚好相反。先前至少还有两侧的崖壁做参照,可眼前这个光点好像遥不可及,似乎属下靠近一分,这光点便远离一分。”

    这一点张毅风也发现了,不管他们怎么靠近,始终没有办法靠近这光点。从地形来看,刚失足坠崖的时候选择朝左,并非张毅风心血来潮,而是叶儿的气息就在朝左的方向。直至穿过了悬空的白光,叶儿气息消失。继而两侧崖壁开始合拢,再朝下飞的时候,又感应到了叶儿的气息。穿过小绿说的五百丈之后,孝雀被人控制,连同他一起掉入了水中。其后见到了夜六郎,而当时射入水面也是一道悬空的白光。

    再回想那些头部闪动着莫名红光的骷髅停在了白光之外,没有继续追赶他们,按道理来说,两侧崖壁之间越来越窄,只要这些骷髅继续追。迟早是能够追上他们的。当时只觉得那些骷髅可能是因追击无果才选择了放弃。现在细细想来,那些骷髅凄厉的嘶吼中并非不甘,而是对那悬空白光的惧怕。

    阻拦了骷髅了白光。射入了水面的白光,还有眼前这个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距离的明灭光点。

    夜六郎说是他将自己引来的。若是不入头顶的大殿,不惊醒那些骷髅,那自己也不会在黑暗中失足落崖,这一点到可以确认,头顶的大殿属于夜家,那些骷髅也是死去的夜家强者。

    换言之,被夜六郎控制的这些骷髅惧怕那同样给他张毅风带来森森寒意的悬空白光。

    张毅风再度凝视前方那无法靠近的光点,下意识想到一个令他背脊发凉的结论。

    左侧有白光。水面上方有白光,按位置而言,可以说是这漆黑诡异之处的下方,加上前方的光点,若是将这些白光理解为一道屏障,那头顶便是出口,而他们正身处在由三道白光形成的空间中。这三道白光若不是为了保护水面下镇压的三十三个来自真神空间的兽族,那便是为了掩盖小绿口中有熟悉气息的洞穴。

    他失足坠崖,从入口进入这大殿下方的空间中,穿过悬空白光后。合拢的崖壁是为了断掉离去的途径。这也就解释那些骷髅没有追上来,好像他们的职责就是将闯入这里的人赶入即将合拢的崖壁中。

    左边是这样,那右边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异变。宁可回到大殿中面对那些骷髅,张毅风也不愿意将性命赌在这种未知的凶险中。大声喊道:“小绿,朝上飞,离开这里。”

    “主人,属下又……”孝雀吃力说道。

    感应不到任何气息,身体的感觉最为明显,张毅风跌了一个趔趄,整个人趴在了孝雀的背上,孝雀全力飞行的速度和八段巅峰、九段修者比肩。但孝雀现在的速度,比起当初被准神二段巅峰的火幽莲带着前往乾山狱的速度还要快。

    张毅风想起身。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紧紧的压在孝雀背上动弹不得。

    “蠢小子。救我。”小啰嗦的喊声从背后传来。

    “张毅风。”同时响起的还有小绿的声音。

    “小啰嗦,小绿。”张毅风奋力回头嘶吼道,却只能看到一白一绿两个光点没入了黑暗中,而先前无论如何也靠近不了的光点转眼以至。

    这哪里是光点,分明就是两扇闪动着金光的百丈巨门,散发着古朴的气息,其上流转着无数金色符文。张毅风现在哪里有心情细看这金色符文,他担心的是小啰嗦和小绿。

    “哐。”

    “哐。”

    两声敲击声从巨门之后传来,同时响起的还有另外一道声音。

    “张毅风,我们又见面了。”

    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似乎曾经在哪里听到过,张毅风却一时想不起来。

    刚到这金光巨门之前,孝雀再度失去了意识,张毅风急忙将其收入纳物球中,再施展念力旋风控制身形,想要再唤出另外一只三尾青冥鹤时,却发现作用在纳物球上的念力都直接弹开。而他的身形却没有下落,即便双臂上的念力旋风正在莫名的消散,他依旧凭空站在金光巨门之前。

    一切似乎都被这熟悉的声音控制着,张毅风怒问道:“你是谁?为何要将我掳到此处,我要回去救我的伙伴。”

    “想救你的伙伴,那就依靠自己的力量推开眼前的大门。”那个声音又起。

    只见金光巨门变得透明,张毅风定睛看去,只见小啰嗦和小绿正各被一只大手抓着,没有痛苦的神色,只是在颤抖,似乎这双大手的主人顷刻就可以将他们覆灭。

    “小啰嗦,小绿,你们等着,我会救你们出去的。”并不清楚两个小家伙能不能听到他的声音,张毅风奋力喊道。

    还未看到两个小家伙的回应,百丈巨门又变回了金光熠熠。

    像个失去了至亲的普通人一样,张毅风使劲的敲击着金光巨门,狂吼道:“你最好不要伤害他们,否则,就是拼着身死。我张毅风也会追你到天涯海角。”

    “哈哈哈哈哈哈。”那声音狂笑了好一阵,笑罢言道:“即便当年的创生魔主星悟,面对老夫时也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司徒圣怎么会选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做命运继承者!神遗族的一世英名都要断送在你的手上了。果真如天道所示,司徒圣之后。神遗再无能踏足创生之人,更遑论成就造化。”

    创生魔主星悟?等同于真神一脉创生圣君的魔族强者,魔尊之上有魔皇,魔皇之上是魔帝,魔帝之上才是创生魔主。这金光巨门之后的人居然如同承创生魔主一样的强大!张毅风心中震惊。

    司徒圣,初次听到这样一个神遗族先辈。司徒圣之后神遗族再无一人踏足创生圣君,烦人涵曾经说过,真神三界。各界执牛耳者都是创生圣君,而且只有一人。

    那这声音的主人岂不是一位创生圣君,这样统治着真神一界的大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声音越听越耳熟,难不成之前他便遇到过一位创生圣君?

    “是晚辈唐突了,还请前辈莫要介怀。”先拱手两句后,张毅风直起身子说道“不论前尘如何,只求落幕无悔。我神遗族的是非功过,晚辈自当一力承担。能否踏足我族大能的高度,靠的是晚辈自己的努力,而并非所谓天道说了算。天道不仁。那斩了天道便是。”

    现下听来有些沧桑的声音说道:“嘴上功夫了得,那就看看你的实际行动了。还是那句话,若想要救你的伙伴。那便靠自己的力量推开这百丈巨门,再走到老夫的面前。”

    见这人似乎并没有恶意,张毅风也宽下心来,只要小啰嗦和小绿现在是安全的,那在这里耽搁点时间也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诸葛苍一行人和神隐。可眼下的情况,不能将两个小家伙弃之不顾,同时他也想要看看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沉下心神,张毅风开始细细的打量眼前这百丈金光巨门。

    先前担心两个小家伙。只看到这巨门上流转的金光符文,却没有留意这巨门上还雕刻着不少人物的图案。

    看着这巨门。张毅风第一时间想到一个地方,冥殿的冥渊。同样有这样高度的巨门,当时抬起那巨门是一只看不见身形如何的庞然大物。而进了那巨门,便是冥池所在,还梦魂石所在的地方。

    和眼前这金光巨门相比,冥渊外的巨门虽大小相仿,但带来的感觉却不尽相同,前者威严,后者透着一股邪异。真若要说像,其实冥殿中还有一扇巨门这眼前巨门相似,便是冥主所在之地,刻着三个宏伟身影人像的那扇。

    再细看这双扇巨门上所雕的图案,有长发及曼腰的女修,有体格健壮的男性修者,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兽族,也有许多叫不出来名字来的奇异存在,个个栩栩如生,这是左半扇。

    而在右半扇上,皆是自己碰触了湛蓝偃月后所看到的魔族身影,大多獠牙,肉翅,勾爪,体型巨大是这些魔族唯一的特点。在和左半扇相接处,雕刻着四个,比左半扇巨门上清丽女修还要妩媚几分魔族强者,三男一女,正中的男子静坐在王座上,单臂托腮,另外一只手指着对面的一人。

    顺着这魔族强者的纤长的手指看去,张毅风目光定格在了这位真神修者的身上。这是一个女子,怀中抱着金书,一袭长发扬起,嘴角还滴着一抹血迹。对着手中金书,双眸中流露着虔诚之色。而在这怀抱金书的女修身旁,还分别站着两个男子,一个阴鸷冷笑,一个慈眉善目。

    “左半扇真神修者和兽族,右半扇魔族强者。这巨门上所刻的应该是真神一脉和魔族强者的一场较量。为何上边没有刻上我神遗族先辈的音容?”张毅风喃喃自问道。

    也难怪张毅风会疑惑,万年前,他们神遗族较之道逆真帝时期还要强大才对,理应被记载在这左半扇巨门上。即便他不能从这些真神修者的音容中分辨出一二,但反复看了数遍,确实没有一个人手中持有湛蓝偃月。

    现在想这些也是无用,还是要想办法想推开两扇巨门才行。不清楚这巨门的质地何物,用蛮劲肯定是不行的,他可没有冥渊巨门背后那只巨兽的好力气。

    张毅风盘膝坐在巨门之前开始思索。

    那人说靠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

    念力?武力?双力同用?纯粹的元力外放?还是凝聚成攻击后来一番狂轰?

    思量着各种可行的办法,时间一息又一息的流逝着。

    而在巨门内,一个个庞大的身形正在当空流窜,时不时还传来一声声咒骂。

    “前辈,您是准备让蠢小子来这里送死吗?”盘坐在大手的掌心中,小啰嗦皱眉问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