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405章 一个人的战斗(七)5000字

第405章 一个人的战斗(七)5000字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外界许多人见了都得竖起大拇指,或者敬而远之的中都五子自此成了往事,没有人清楚这五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是如何凋零的,当然除过神隐以外。哪怕是诸葛家日对外公布的消息中也没有提及。

    中都三罗殿中。

    紧握着一个满是裂纹的金属人偶,身穿一身金色铠甲,红色短发带着银色的根底,一点也看不去年纪,除过裸露在外的皮肤布满了褶皱,任谁也不会相信,昨日还在诸葛家祠堂中指点江山的诸葛政,此番就像个垂暮的老人。

    上座的缘灭依旧是白光涟涟的身影,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

    重重的跪倒在缘灭面前,及地的双膝将地面砸得龟裂,诸葛政双手捧着金属人偶,满是悲泣的言道:“大人,苍儿他们都罹难了。”

    “百兵圣铠并没有碎,此言尚早。”接过这代表着百兵圣铠的金属人偶,缘灭平静的说道。

    丝毫没有觉得缘灭话中还透着那么一丝希望,诸葛政低着头说道:“或许是我不该让苍儿他们去十方天墓,还没有派一些亲信随行。大人,请您告诉我,诸葛家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老朽扶持你坐上诸葛家家主的位置,不是想看你在我面前像个小娘子般垂泪造作,起来!”缘灭似有怒意,吓得诸葛政连忙起身。

    只看到缘灭也随即起身,缓缓转过身去,随手一点,数道金光便凝聚出一面金色的镜子,其中显现的便是中都四子接连身死的画面。

    死的最为惨烈的还要数诸葛悟,为了让诸葛苍逃脱。选择动用了从未在世人面前展现过的手段,引爆了诸葛巧儿和诸葛熏的身体,最后连他的身体也爆裂了开来。单单这一招就带走了五个帽兜黑袍人的性命。

    看到这里。诸葛政嘴唇都要些发颤,脑海中都是诸葛苍将诸葛悟引至他面前的场景。那个话很少,还有些冰冷的少年。却在十方天墓中选择了这样惨烈的方式帮助诸葛苍,比起诸葛家那些一直想要争夺家主继承人的族人,这样的人才应该真的被诸葛家所铭记。

    缘灭散去了金光镜子,将金属人偶抛回给诸葛政后说道:“看清楚了,这就是诸葛家的未来。”

    没有看到诸葛苍身死的画面,本该欣喜,可诸葛政却一点也乐不起来。没有其他四人的护持,身受重伤,又孤身一人的诸葛苍又能在十方天墓中走多远。

    “大人,能不能请您出手,将苍儿从十方天墓中救出来。”诸葛政再次下跪,整个人匍匐在地面上说道。

    “一个已经死掉继承人,才不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样,你还要求老朽出手?”缘灭平静的问道。

    缘灭的当头棒喝,诸葛政瞬间就明白了。多事之秋的诸葛家现在急需清除内忧,的确没有一个比再选继承人,引暗中那些居心叵测之徒浮出水面的好办法了。

    心中有了决断的诸葛政又问道:“大人。神隐现在能动吗?”

    见诸葛政恢复了往日里十方第一势力家主应有的风范,缘灭满意的点了点头。继而说道:“且让他们再逍遥会,想要彻底铲除诸葛家内部的祸根,神隐这步棋就要走好。什么时候动,怎么动,带来的结果千差万别,你自己好生斟酌。老朽要离开一段时间,还有两件事要嘱咐你。”

    没有缘灭坐镇,实话讲处置诸葛内乱。诸葛政的确心里没有底,连忙问道:“大人。您要?”

    白光掩盖缘灭此刻的情绪,只见他的身影越来越淡。声音也越来越远:“诸葛家与老朽的缘分就要终结,明日,所有十方之界的大家族,天星兽穴圣主都会知晓,自此中都再也没有三罗殿。整整八千年了,老朽看着诸葛家兴,至于会不会看到诸葛家在你手中颓,那就是诸葛家自己的事情了。”

    “大人,大人……”诸葛政没有想到缘灭口中的一段时间,竟然会和诸葛家划清界限。

    “轰隆”

    “轰隆”

    淝水五位天星神驹一族的巅峰大能来袭时,坚如磐石,屹立不倒的三罗殿开始在一寸寸的化成齑粉。此时所有中都城中的人都听到了动静,同时望向比十殿之首震天殿位置还要高的三罗殿。这些人没有身处三罗殿的诸葛政感受强烈,他们看到的是,三罗殿变成了一道百丈粗细的白色光柱,正在缓缓的升入空中。

    “日后,会有一子张毅风前来中都,震天殿中有他要寻的东西,要不要给他,你自己决定,这是其一。其二,任何家族都有盛极必衰的一日,不要太过执着。”

    这位让诸葛家享尽了荣光的真神大能就这样消失在了诸葛政的眼前,唯留下两句嘱咐,前一句提到了近些时日搅得十方不得安宁的张毅风,后一句则更像是在预示着诸葛家的未来。

    “家主。”

    “家主。”

    上百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赶来,个个气息强大,都是诸葛家驰名十方的准神强者。

    “晚辈诸葛政代表诸葛家所有先人后辈,感谢缘灭大人这些年来对诸葛家的照拂,前辈好走。”

    诸葛政的声音很响亮,响彻了中都城的每个角落。

    “好走”一词不费解,却包含着诸葛政的老道,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不是缘灭抛弃了诸葛家,而是这位真神大能回到了来的地方,真神空间。

    诸葛政一跪,在场众人接连跪倒,中都城中所有诸葛家的修者都朝着三罗殿方向跪拜,重复着诸葛政所言,这样的场面的确吓坏了中都城中的普通人。

    齐声的道谢之声持续了数个时辰才渐渐平息,更震惊的一个消息从诸葛政的口中传出:“诸葛苍为诸葛家身陨,明日起,重选了家主继承人。”

    一时间,所有能从此事中获利的人都露出了笑意,不少修者趁着夜色离开了中都城。前往中都其他七城,将这个鱼跃龙门的好消息送给那些诸葛苍的手下败将。

    极少有人关心为何会有这样的变故,甚至有人猜度。这是缘灭临走时的交待。幸灾乐祸的更不在少数,也有不少小道消息充斥着中都城。

    至于心惊。想去问个明白的大多都是那些支持诸葛苍的人,紧握手中的册立之功成了镜花水月,有些人更是连夜整装,携家带口的逃离中都,怕被新任家主继承人秋后算账。可见诸葛苍顺利的成为家主继承人,背地里动用了不少歪门邪道。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中都都陷入了疯狂,似乎已经忘记还有兽潮正在十方肆虐。

    而这些事情却和身处葬魔之地的张毅风一点关系都没有。

    葬魔之地中。张毅风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

    五里外翼魔族的盘踞之地,迎来数波客人,或者只身前来,或是三两结伴。

    张毅风看清楚了不少魔族的样貌,只是不知道属于什么种类的魔族。

    最后,他看到了翔的身影,和翔相伴而来的只有两个魔族,一个女性,同样长着两个弯角,一样灰色的眸子。却比翔少了一对手臂,胸前风光半露,腰肢弧线圆润。下半身是不知道物什做成半截罗裙。

    整个身形比起翔还要矮上半分,她身旁哪位则生壮硕异常,厚实的上半身配上挺拔的身形,除了灰色的眼睛透着邪异外,其他和一般人类还真没有多少区别。

    在这个男性魔族身上,张毅风感应到了强大而熟悉的力量,而这个女性带给他的感觉,拥有着和空中的五个白翅翼魔不相上下的力量。

    张毅风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一男一女正是翔的母亲。曲魔尊和多臂魔族的多伦魔帝。

    熟悉的感觉正是那灰色力量,对于魔族而言。这种灰色力量只会在魔帝体内衍生和保存。

    若真是这样,到也新奇。这多臂魔族实力越强的手臂越少,连标志性的头上的犄角都消失了。

    这个时候要不要出去凑一凑热闹,张毅风有些犹豫,单看五个翼魔族面对翔身旁男女谦卑的态度,似乎这场面对他有利。不过还是谨慎一些的好,翔或许对他没有偏见,但不能保证他这个曾经两次攻击过别人儿子和侄儿的真神修者,在这一男一女面前会得到同样的礼遇。若是不出去,又怎么顺利成长的把这屎盆子扣在翼魔族的头上?

    张毅风好一阵冥思苦想,正在这时,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居然有人会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背后,缓缓回头,张毅风看到了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的人,破烂的衣衫上还沾着不少鲜红。

    见到这人,张毅风本能的想起了燕飞寻,在燕飞讯还叫木玉的时候,初次相见也带着金色面具,只为遮去那让不少女子一见便被俘虏了芳心的俊朗容貌。

    此人的气息很陌生,理应是他没有接触过的人。

    下一刻,来人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张毅风,你是准备去送死?”

    “阁下是?”张毅风有些疑惑道,本来想说斩苍穹,但在困生狱下的葬魔之地他听到过斩苍穹的声音,单看眼前人这身形,也就差不多和他一般大小。

    “你可以喊我易格茶,有位前辈说你有难,让我帮你一帮。”来人说道。

    易格茶,真是个奇葩的名字,顺嘴很容易念成一个叉。

    “是缘灭前辈?”张毅风试探着问道,在十方之界恐怕没有几个人有本事轻易的将人送入十方天墓,再送入葬魔之地。

    “对了一半,还是先解决你眼前的麻烦再说,日后咱们俩有的是时间相处。”易格茶说的这样**,愣是逼的张毅风背上汗毛都竖起了起来。

    “先说说你的计划,我来说说我的想法。”易格茶继续说道。

    幸福来的太突然,张毅风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对了一半,那另外一半又错在哪里?但这易格茶明显没有恶意,张毅风直言道:“现在前方五里有许多翼魔族强者汇聚,我一个多臂魔族的朋友。带来了他们族内的两个强者,而我现在要出现在他们眼前,还要能活着穿过这里。再穿过翼魔族有魔帝强者沉睡的地方,据此三十五里。最后穿过遮天魔主沉睡之地。去找一位前辈。”

    易格茶毫不留情的说道:“这个计划,你的生存几率只有不到一成,魔族虽有争斗,但相较之下你才是外人,还是个可恶的真神修者。即便让你顺利的逃脱,多臂魔族的魔帝也不会轻易的放你通过。遮天魔主虽说在沉睡,单翻个身逸散出来的魔元便能要了你的小命。踏过眼前这道翼魔族防线,到翼魔族魔帝沉睡之地。这三十里,就足够你死上无数回。”

    的确是这样没错,之前愿意选择这条路线,虽说有和翔“坑瀣一气”的成分在其中,但得到好处最多的其实还是张毅风自己,或者说是真神一脉。

    “那你的想法呢?”张毅风也想听听这“天降神兵”的高见。

    “还是你按照你之前的想法,现在就出发,别浪费了小多臂魔对你一番苦心。”易格茶已经朝前迈出了脚步,无视了张毅风的正欲跳脚的神情。

    张毅风短短十四年的平生中,还未遇到过这样的人。自然说出了之前从未讲过的话,只听他沉声问道:“你这是在戏耍我?”

    易格茶转过身,带着轻蔑的口气说道:“你一个人不到一成。加上我,就有五成。别墨迹了,你再不出现,多臂魔族的曲魔尊和多伦魔帝就要回他们的驻地了。对了,提醒你下,之前商量着要陷害你那小多臂魔朋友的三个家伙,分别是老大铁熊魔尊,老二睦熊魔尊,老三振熊魔尊。想栽赃嫁祸,弄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可还了得。”

    张毅风之前没有想到翔会真的会按照他所说的放出消息,而且动作会这么快。也便忘记了打听清楚那三个翼魔族的名字,原本打算找个实力弱点的翼魔族打听下平时比较活跃的八个魔尊名字,到时候再依靠声音对号入座。

    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似乎无所不知不一样,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他的难题。张毅风不由得警惕了起来,这个易格茶给他的感觉很像一个人,欧阳金。同样感应不到任何修者的气息,只差翻起袖子看看双臂上有没有修者纹。

    对于这万年前十方三大家族后人所掌握的手段,张毅风一直很好奇,同样一片天地间的修者,手臂上居然会没有修者纹。虽然他也服用过乌蒙红梅掩盖过武纹,但在欧阳金身上,一点乌蒙红梅的味道也没有。最为关键的是,连修者的气息都没有,以至于他曾经一度怀疑欧阳金融合了本源。

    一副吊儿郎当行至,又显得神秘高深的易茶格说明了来意,张毅风现在唯有相信此人,毕竟抵挡九剑斩苍穹所在,找到小啰嗦和小绿才是当务之急,再多了解和顺手除掉一些魔族,也就不虚此行了。

    两个差不高矮的少年朝着前方飞奔,越来越多的翼魔族强者出现在视线内。

    远远便已经听到争执的声音,说话不是旁人,正是翔,只听他说道:“三位前辈,不是晚辈要与你们作难,确实是那真神修者连伤我两次,不断追问翼魔族驻地所在。若是前辈不信,可以检查晚辈这伤势,是否和贵族那个被重创的翼魔族同胞一样。”

    “魔帝大人,您也听到了,我们翼魔族也有人被那个真神修者重创,怎么可以仅凭一个还未拥有名字小辈的揣度之词,就断定我们翼魔族和真神修者有勾结。这可是大罪,还请魔帝大人明断,还我们翼魔族一个清白。”当着多伦魔帝的面,铁熊魔尊不敢太过放肆,心底里不知道将翔已经斩杀过多少次,更是恨不得现在就要其命,食其肉。

    “你们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本帝可以不计较。大家都困在这葬魔之地中,多少有些想要脱困的念头,本帝也可以理解。铁熊,本帝信你,本帝也警告你,管住你的这些族人和兄弟,若是我多臂魔族再有族人无缘无故的成了你们的盘中餐,即便被遮天大人惩处,本帝也要让你们翼魔族彻底消失在葬魔之地中。”

    多伦魔帝上前一步,身后莫名的多出十条幻影般的手臂,每对手臂都如同饿鬼扑食一般,伸向了空中的五个白翅翼魔,吓的五魔接连后退。不等他们退开,五魔便诡异的各中一拳,狂呕着鲜血,其余翼魔族众魔颤抖个不停。

    老三振熊魔尊伤的最重,前胸凹下去一块,都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时失言,差点引来杀身之祸,看着振魔尊怨恨的神情,多伦魔帝收起了手段,转头说道:“曲妹妹,小翔,我们回去吧!”

    翔有些迟疑,他托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见张毅风出现。

    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一个声音:“睦熊前辈,说好要让兄弟品尝一下多臂魔族的滋味,看来你是要食言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