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412章 沉默遮天

第412章 沉默遮天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毅风陷入了深思。

    没有理会易格茶,一个人缓缓朝着遮天魔主沉睡之地前进。

    腹穴的变化已经说明了一切,多伦魔帝体内的魔祖之力是真的被他吸收了。若是再遇到一位魔帝强者,如法炮制也未可知,自己的血能形成蓝色符文,继而形成阵法,这一切都是自主成型,而非他所能控制的。

    再说多伦魔帝,不但没有因为失去这重要的力量而迁怒于他,甚至讲述司徒圣先祖的强大,还帮他解决了不少一直困扰他的问题。这一切的背后肯定还有他不清楚的原因。

    司徒圣先祖在映月天地的提醒以及联合桑琴圣君被魔族的维护,换来了魔族魔君以其他空间的奇物相赠,到可以当做为什么没有一个神遗族人被刻上葬魔之地金光大门的解释。

    那其后神遗族人为什么又要四处抗魔,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

    是自愿还是被迫?

    道逆真帝前辈曾言对天道十问,还留字金碑,写下除魔斩天道的宏愿。

    天岚界被灭,又跟桑琴圣君万年前维护过魔族息息相关?还是转交魔族所赠奇物之过。

    这两件事情太靠近了,天岚灭后神遗衰落,要说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张毅风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就目前掌握的所有情况,神遗族被屠戮,天岚界被灭这两件大事都和天陨界有脱不开的关系,而天陨界又和流落在葬魔之地外的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道逆真帝曾说横跨两界,铲除魔族爪牙,已经过了两千八百年,也不知道如今两界沦落为魔族爪牙的人真神修者又有多少。

    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冒出了一个迟暮竹,带来了神域和上古遗民的消息。让现在已经清楚三大空间在之间的纠葛更扑朔迷离。

    一个强大的缘灭前辈还有迹可循,易格茶背后这位和缘灭齐名的神秘前辈又是何方神圣。

    远远望了眼,落在后边有段距离的易格茶。张毅风总觉得除去那金色面具后,易格茶会更像一个人。若真是这样,那就如同自己,双重身份,只是他一直演的是自己。

    “易格茶,我有主意了。”张毅风朝着易格茶喊了一嗓子。

    只是一道残影,易格茶就出现在了张毅风面前,声音有些冰冷,只吐了一个字出来:“说”。

    “咱们怎么说也算是伙伴了。对于你的能力,我还不清楚,你先说说。这样应敌的时候也多一分相互照应。”没有说计划,之前的话说的有些重,张毅风试图先缓和两人的关系。

    “不必如此,我奉命前来而已,要感谢,就去感谢那位前辈。至于我的能力,就是这双手,在葬魔之地中。单手对付两三个魔尊,独战一个魔皇,还是可以做到的。至于魔帝强者。那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存在,我不会去招惹,奉劝你也不要招惹,就是你招惹了,我也不会出手助你。”易格茶多少有些得理不饶人,习惯了沉默,短时间内要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应付的还是心思缜密的张毅风,易格茶觉得沉默、冰冷才能更好的诠释这个身份。

    热脸贴了冷屁股。张毅风从微惊中回过神,正要开口说下自己的现在能动用的手段。却听易格茶说道:“你的手段我比你清楚。记住面对魔尊实力以上的魔族,你的那些兽族魂魄就不用拿出来丢人现眼了。除非你能在短时间内放出数个《驭魂浮屠》中“浮屠魂葬”,否则,根本在没有办法对魔尊造成任何伤害。至于其他的功法,你都可以试一试,权当练手,但现在的你也就只能对付魔尊实力上下的魔族,一旦遇到魔皇实力的,都交给我。碰到魔帝,就逃!”

    在绝强的实力面前,计划和谋略大多会落下乘,张毅风也便没有再继续说出自己的计划。同时深切的感觉到,他在易格茶面前,或者说在那位神秘的强者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这三十里,两个相识不过一日的少年走的异常缓慢,这路的尽头,沉睡的可是两位魔帝和三位魔皇。

    ……………

    被打晕扔进了入云塔,叶儿尝试过反抗,却发现自己所掌握的强大力量,在欧阳金面前如同儿戏,每次都被欧阳金轻松的化解。这还是叶儿修炼这种力量以来,初次受挫。

    露着两个尖尖的虎牙,欧阳金没有选择霸王硬上弓,他想要靠自己的魅力来征服叶儿,而非用强。

    “叶儿姑娘,你可不要怪金爷爷,这是你师尊当年的承诺,为我欧阳家留下后人。爷爷说了,听不大婴孩啼哭的声音,咱们俩都没有办法出入云塔。”欧阳金扛着鬼头大刀,另外一只手揉着脑勺说道。

    “不用拿我师尊来压我,师尊和师祖最疼的就是我,怎么可能把我当做和你们交易的条件。

    但眼下的想要追上诸葛苍的脚步,唯有眼前这条路可以选,要如何悄无声息的经过这些柳峡兽族的包围圈进入孙家宗祠的范畴,就是摆在他面前的难题。

    “小绿,看来得靠你了。”张毅风抚摸着手中墨绿色的绿浆兽钟道。

    “蠢小子,小绿那能够掩盖气息的绿光还是太过显眼了一些,还是直接冲进去更保险。”小啰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张毅风直接否决了小啰嗦的意见,说道:“不行,孝雀他们的速度虽快,但始终架不住对方人多,而且我们要面对的不光光是柳峡的这些巫魔阶强者,还有孙家的强者。不管对于我,还是孝雀他们来说,风险都太高了些。”

    小啰嗦也在想办法,却想不到更好的对策,他的灵体退化,手段也弱了不少,着急道:“那你说怎么?难不成等着诸葛苍捷足先登?”

    张毅风沉思了片刻,平静的说道:“十方天墓内本就凶险。除非有能抗住灭身阴风之物在身,否则他们走的不会太快。还是先看看柳峡兽族为何按兵不动再说。”

    “还能为什么,恐怕那位柳峡圣主也盯上了十方天墓。”小啰嗦说出了他现在能够想到最大可能。

    按照苟长青所言。这十方天墓本来就是十方之界共有之地,那天星兽穴的兽族们前来探索也在情理之中。不清楚之前的百年兽潮是何等规模。但眼下张毅风途径之处,所见的兽潮基本都在各界的外围游走,却没有真正的向着城池内部发起进攻,不管中物城还是叶兰城都是如此。

    不管远关城的五大家族的联军,中都诸葛军,还是叶兰三家各自为政将低阶兽族抵挡在东向城门二十里外。亦或者是所见过的巫魔兽族和人类七段以上修者在空中的交战,都未曾起过真正大规模的冲突。

    人类修者和天星兽族就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双方都是在僵持。在对峙,又像是在炫耀本身的底蕴。恰如苟长青在十方之界卷中所载,和天星神虎一族圣主的那番对话,天星兽族这是在消耗人类修者的数量。

    或者说,真是的竖立了六千七百年的一线界碑已经消磨殆尽了天星兽族的斗志,也是十方人类修者在中都诸葛默默的奉献下太过安逸了些。双方都已经不适应或者不愿意死战到底。

    但一线界碑已倒,束在天星兽族身上的枷锁已除,冰原圣主的遭遇早已传遍了天星,此刻其他五位圣主还不进行大规模的侵略,更像是在进行试探。或者说都在等着做在后的黄雀,也可以理解为对手握实力的不自信或者保留。

    这些想法都盘踞在张毅风的脑海中,而恰恰是柳峡圣主黎春在此次兽潮中扮演了不一样的角色。不远数千里长途奔袭。直穿中都将柳峡的兽族强者们安排在叶兰城。

    张毅风并未参与过大规模的战争,但有一个最为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这样跨界的冲突最需要防止的便是后院起火和被人前后夹击。

    低阶兽族不算,便是包围孙家宗祠的这些柳峡准神兽族要成长起来所耗费的时日就不下数百年乃至上千年,能一次投入如此数量准神兽族,恐怕这柳峡圣主黎春的目的不单单是十方天墓这么简单,换言之,这孙家手中有他想要的东西。

    按照乌蒙燕所言,孙家曾经的强势不输龙雪山风家。那除了孙家可能手中握着一些柳峡圣主黎春想要的东西外,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黎春想要踏平了孙家,向十方人类修者展示下柳峡的威势。届时荣归天星,为他一统天星树立足够的威信。

    但眼前这些柳峡准神只是按兵不动,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们又在等待什么。

    脑子里一团乱麻,边走边想,张毅风距离孙家宗祠越来越近,能感应到的强者气息也越来越多,一个有些熟悉的气息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蠢小子,怎么了?”发现张毅风停止不前,小啰嗦疑惑道。

    “有个咱们的老朋友在这里。”张毅风平静的说道。

    “谁?”小啰嗦问道。

    “柳峡的赤练圣主黎春。”

    张毅风说出这位老朋友的名字,小啰嗦也是见过黎春的,这个本体赤练蛇的的大家伙可是一个生人勿进的主,在冰原时,为了示好张毅风干净利落的抹杀了自己的属下。

    虽说可怕,但至少不会太过为难张毅风,小啰嗦兴奋道:“这是好事啊!正好去找他,然后让他助你进入孙家宗祠。”

    张毅风沉声道:“你想的太简单了,他在冰原示好,完全是当时诸事凑巧赶在了一起,让他误以为我背后站着的便是那位缘灭前辈。他能信一时,岂能信一世?身为圣主,亲身前来督战,可见他对孙家的重视程度。有些威势,仗的次数太多了,也便不值钱了。不到紧要关头,还是尽量少用缘灭前辈这面大旗的好。”

    两番被张毅风否掉了所提建议,小啰嗦气鼓鼓的嘟着嘴问道:“那你准备如何?”

    张毅风有些无奈的说道:“走一步,看一步。还想先弄到一块三角方板犀的方板再说,乌蒙燕以联姻为名,肯定从孙家家主口中套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出来,对我们而言。这条才是有用的。当着如此多的准神的面,小绿暴露的越晚越好,并不能保证有人不识得绿浆兽钟。一个夺魂百狱就招来了无心神隐。这样一个只存在于真神空间之物,又会引来多少杀身之祸。”

    小啰嗦低声问道:“还是你个蠢小子考虑的周全一些。那又要去哪里找那方板呢?我们也不知道孙家把那些三角方板犀圈养在何处。”

    “活的不知道在那,可死的却不难找。”张毅风摇了摇头道。

    小啰嗦似乎也想到了些什么,也学着张毅风的样子摇了摇头。

    …………

    叶兰城西门城防上,站着两人,同朝西南而望。其中一人便是大前日携着兰家蓝婆婆去喝烧酒的孙家主事孙空,错开半个身位站在负者双手而立的中年男子身后,后者的身份不言而喻。

    “孔兰两家的纠葛解决了?”孙家家主问道。

    孙空拱手回道:“回禀家主,孔家倒也知趣。没有提出来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其中一样,老夫觉得不妥。”

    “继续说。”孙家家主说道。

    “孔家想要让此次纠葛中受到波及的孔华轩入兰家收藏功法之地一观。”孙空应声说道。

    孙家家主慢慢的走向空中,又问道:“那兰家的态度呢?”

    孙空踏空紧随其后,说道:“原本双方焦灼之处在于,孔家想要兰家割让一些地界以作赔付,毕竟孙家此次受伤的人颇多,他们还要维系孔家在叶兰城中的颜面。而兰家主张赔些十方金了事,至于割地不是不可以考虑,但只给一尺。这一尺便是将两家在城内的分界线向南挪动一尺。而请了我们孙家出面后,孔家却不在要求割地,主动选择了要些十方金。还有就是之前老夫有疑虑的这一条。

    至于兰家的态度,兰蓝似乎也倾向于应允,虽说只有一尺,哪怕只朝南挪动一寸,无疑也是对兰家声望的折损。而让一个在叶兰城中恶名在外的主事之孙看一些无足轻重的功法到也不是不可接受的条件。”

    “这倒有些意思,空老,你说这孔家是看在我们孙家的面子上做的让步?还是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就认准了兰家收藏功法之地?”心明眼亮的孙家家主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

    孙空做孙家主事的日子不短,也是看着孙家家主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他们这位家主虽说修为乏善可陈。但论心智,纵使十个他孙空加起来也无法比拟。能坐上家主的位置。靠的就是常人难以琢摩的手腕。

    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家主话中的深意,孙空说道:“想来孔家自知数月前的行动已经暴露。不想再和咱们孙家交恶,这才碍于老夫和孙洪在场,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当下的条件。经家主这么一提,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大家族相互交换一些功法也是常有之事,但将这个作为和谈的条件,却是有些不同寻常。”

    “你遣人去各自去孙兰两家,就说是我孙应豪说的,这个条件可以答应,同时,我们孙家无条件开放一次收藏功法之地,请两家天资纵横之辈前来一观。”孙家家主孙应豪凝神说道。

    孙空想不明白家主要做什么,急忙劝阻道:“家主,这样做岂不是引狼入室?咱们孙家的收藏在十方之界比不上中都存道殿,那也不遑多让,就这样向两家开放,估计会招来家族一些不满的声音。”

    “无妨,这些非议我孙应豪还承受的住,您速去速回,也是时候去会一会这位柳峡圣主了。”

    孙应豪做的那件事情得到过孙家上下的通力支持,非寻常人,用的自然都是非同寻常的手段,谋求的都是他人不曾想,即便曾想也不曾做的事情。就像和乌蒙联姻,即便最后事败,承受了骂声和嘲笑,可得到好处更多。探清了这十方大家族中有哪些是值得交好的,又有哪些是忌惮他孙家再度崛起的,最终还得到了梅谷乌蒙的支持。

    孙空离开,孙应豪手中出现一块淡蓝色面纱,嗅了又嗅,还蒙在自己的脸上,喃喃自语道:“燕儿,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应豪为了你,承受了多少人的非议。此去面对黎春,若是有你在身旁,相信以你的谋略,三句话便可令黎春退走。”

    …………

    与此同时,中物城城主府底下宫殿中,从中都返回的鹰隼带回了诸葛家主诸葛政的消息。只是此时方莘手中琴曲正在激昂澎湃之处,鹰隼听的如痴如醉,竟不自主的手舞足蹈了起来。

    双手轻压十三弦,一根根乳白色的琴弦顺着方莘的指尖流入体内,起身拉起白色长袍,露出个一丝不挂的俊秀少年,左不过是十四五六,方莘一脚将其踹下台阶。

    殿中出现两个帽兜黑袍之人,抓了一把十方金放在少年的手中,迅速将还带着乞求之色的少年抬了下去。或许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如梦初醒的鹰隼跪倒在地,等待方莘先行整理好衣衫。

    “说吧。”方莘长喘了一口气说道。

    “诸葛宗的意外身死并未在诸葛家引起太大的震动,也顺利的将诸葛宗之死按在了黎蠢身上。见此,属下擅自做主,并未劳动诸葛勋。两百城主军已经顺利的编入了诸葛军中,只有一事需要圣城主大人裁夺。此去,其他七城城主都齐聚中都,似乎在商讨什么大事。”鹰隼简明扼要的将此行的收获和发现道出。

    “外人终归是外人,诸葛政还是防着咱们中物城。可任他千算万算,却不清楚我安插了多少耳目在他身旁。”方莘平静的说道。

    “圣城主大人英明。”鹰隼急忙附和道。

    “托儿。”方莘轻呼了一声。

    静候在这十方金打造的大殿门外处,一水绿色长发,剑眉锥脸的青年飞身入殿,匍匐在方莘的脚下喊道:“师尊。”

    方莘勾起青年的下巴,轻声说道:今日起,你便是无心神隐了,莫要步了你三师兄的后尘。明日鹰隼会护送你前往无心神隐的驻地,天心和地心两殿殿主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若是挟制不住二人,为师可是会失望的。”

    一旁的鹰隼刚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楞在一旁不敢言语。

    “无心神隐谨遵圣城主大人教诲。”原名托儿的青年眼含热泪道。

    成了神隐,自此也就没有了名字,只能以神隐封号自称,这是神隐的规矩,也就断了所为的师徒情分。

    两人离去后,方莘朝着大殿最深处说道:“师尊,叶儿此去慑服那凶兽的几率有几成?”

    “叶儿单独前往只有三成,加上那个张毅风,应有五成,再加上另外一个话,应有七成。”还是那个老者的声音,言罢,一堆尺长的白骨出现在方莘脚下。

    …………

    再看张毅风这一侧,依旧是漫天黄沙飞舞当空,迎风前进,距离孙家宗祠越近,便越发难行。一脚踩入流沙中,稍不留意就会被流沙带走身形,甚至迷失方向都有可能。

    “蠢小子,小爷有种不好的预感。”小啰嗦坐在张毅风的肩膀上,一颗颗沙砾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怎么了?是不是又觉得这地方很像真神空间的某处绝地?”张毅风笑着问道。

    “蠢小子怎么知道的?”小啰嗦惊奇道。

    好心提醒还被数落,小啰嗦环抱双臂,冷哼道:“你个蠢小子懂什么,每个地方都有独特性,依赖于形成它的条件,就像你们人类修炼的元力一样,每个人修炼出来元力都是独一无二的。举个再简单点的例子,绵延千里的冰原和繁花似锦的蝶圣谷,这两个地方你都去过,但你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处交界的地方没有相应的过度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