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464章 丹冰城、锁天堡

第464章 丹冰城、锁天堡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内天地?神主?”终于找到了一个口风不算严实的姬融,这个时候不问,恐怕日后想要再撬开姬融的嘴,就没有机会了。

    而另外一处,也在忙碌着。

    在司徒逆和缘梦你一言我一语聊着真神大局的同时,依旧透过眼前的金光镜面看着张毅风在葬魔之地百丈巨门前的挣扎。

    没有错,是挣扎。

    镌刻着七位两方顶尖大能画像的百丈巨门,十四道各色光芒仍旧带着令人魂魄都要震颤的强大气息,肆无忌惮的碾压着这个神遗族的后人。

    血肉横飞,已经不足以言讲张毅风的现在的凄惨模样,数根暴露在外的骨茬,素罗蝉翼的面具早已被撕裂,露出了张毅风本来的面孔。双拳上的皮肉绽裂,唯有体内的经脉还如往昔强韧,四边地穴中双力水珠几乎消耗殆尽,半红半蓝的的洞天石中残余的力量也几近枯竭,目前张毅风的状态濒临绝境。

    而张毅风此时完全依靠的是一股执念在抵挡。身为神遗族后人不臣于天道,拼死也不输给自己的执念。

    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的张毅风,不清楚身体内还有什么力量是他一直未发掘的?神遗族血液的力量让他的念力和武力已经前所未有的强大。无字金碑一直没有任何动静,额头的银光雷纹似乎也在这一刻选择了沉默,那这源源不断的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

    同样看着这一切的还有身处在葬魔之地中的九剑斩苍穹,这葬魔之地是他自毁修为所建,这两扇金光大门所具有的威势他自然比其他人更清楚。

    而对于神遗族,斩苍穹一直持有保留意见,或者说有些介怀,一切都源于万年前魔族一战时。司徒圣选择了自保,严令所有的神遗族人不要参与真神和魔族一战。若是当年司徒圣愿意出手,想来他的主人造化神君闵笙也不至于放弃神君修为。以身封印了真神空间和魔族空间的通道。

    明哲借助张毅风的身体踏足冰火大陆的葬魔之地时,斩苍穹并不清楚张毅风是神遗族在的后人。只知道这个张毅风就是三千年前乾明大陆的第一强者凌云,是桑琴圣君临死前将凌云的生灵之魂从命运长河中引导至冰火大陆的。凌云在乾明大陆只身退魔,只可惜为情所困,毅然选择了转生重生,着实可惜。

    但每个生灵之魂在都有自己的命数所在,桑琴这样忤逆天道之举,也成了日后天岚界被天陨界所灭的诱因。

    而对于司徒圣的介怀,对主人闵笙身死的仇恨。眼下都加注在了张毅风的身上。

    闵笙陨落后,葬魔之地建成,而司徒圣只身战天道,最终彻底陨落,其后神遗族四处抗魔,在真神三界中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声望。而一切的改变又要从司徒逆说起,虽只有真帝的修为,可这个司徒圣之后神遗族的第一强者,比起司徒圣更杀伐果断。虽未恃强凌弱,但傲气十足。得罪了不少真神三界的大能。

    一时苟安,总有那么一些人心怀鬼胎,合谋将分兵各处的神遗族人联手镇压。自此神遗族成为了历史。这些事情,斩苍穹看的清楚,却无意插手。在他眼里,比起魔族的再度崛起带着真神一脉的灾难,这万年来真神一脉的内斗都是些不影响大局的小打小闹。他始终相信,闵笙神君统辖时期和乐安详的真神修者们,终归会因为魔族的再次崛起而选择团结。

    将九残剑隐藏在命运继承者的体内,安置在曾经踏足乾明大陆的巅峰的凌云体内,或许能够给真神一脉顿时间内造就一位能够驾驭九残剑的真帝强者。这是斩苍穹初见张毅风时的想法。也是和明哲的约定。

    但没有想到张毅风是命运继承者的同时,还是神遗族的后人。

    斩苍穹再怕。怕这个神遗族的后人张毅风会成为司徒逆或者司徒圣那样的强者。这一族骨子里的傲气和令真神修者都艳羡的潜力,是否会再次将真神一脉搅动的血雨腥风。可偏偏从明哲口中先得知的是这个张毅风为命运继承者,后数次求证后才知晓他是神遗族后人。正是这样前后消息不对称,让斩苍穹有些后悔。

    别说张毅风,就是换做真帝强者想要推开这两扇大门都难以做到。

    给张毅风开出这样的难题,正是斩苍穹害怕的具体表现。他想借助两道金光大门斩杀了张毅风,不至于让历史重演。虽然他清楚,即便他不出手,身为命运继承者的张毅风也会死在天道手中。但闵笙神君曾经说过,任何一个命运继承者,都会为真神一脉带来变革,这种变革福祸难测。

    或许张毅风真可能成为魔族的克星,但神遗族的来历太过不凡,但凡牵扯到神域的事情,相比下如同婴儿的真神一脉都极为慎重。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天道,面对神域,也只能唯命是从。

    或许这样做的是错的,但为了真神一脉,斩苍穹还是下决心要除掉张毅风。

    眼下情况,是蕴含着九剑力量的百丈巨门和潜藏在张毅风体内的九残剑力量的抗衡。

    看着张毅风不屈不挠的反抗,斩苍穹叹息道:“作茧自缚,作茧自缚。”

    “前辈,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啰嗦疑惑道。

    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小绿仿若换了一个人,说道:“斩苍穹,很多事情,其实对错难分,您执着了万年,不就等待着真神一脉再出一位神君。何苦为难一个能带来变革之人?命运继承者只是个身份,带来什么样的变革,还是在于张毅风本身的选择。推开这两扇门,趁势逃走的魔族数量,便足以摧毁整个十方之界。冰火大陆和正在被魔族涂炭的乾明大陆还不足以支撑起整个真神空间。那是一个张毅风可能带着真神一脉的血雨腥风猛烈,还是让真神空间少了支撑其存在的十方之界所带来危机大,这两者之间还希望您能权衡一二。”

    小啰嗦猛然看向小绿这言语,这论调。哪里还是那个蠢笨的绿浆兽,更像是一个熟悉且看透了大陆变迁之人。

    四周都是昏暗,斩苍穹闪着金光的身形过于庞大。并看不清楚其此刻震惊的神色,只听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样的疑惑同样在小啰嗦的脑海中萦绕着。

    “一个曾经和你并肩抗魔之人。不过换了一个样子活了下来。你可能忘记了我的名字,但相信你一定记得这四句话,秀梅倾城,缚雪柳姿,一诺之重,命休以报。”小绿平静的说道。

    “你是……”斩苍穹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声音变了,样子变了。但能知道这十六字的只有一人。

    只见小绿从绿浆兽钟里走出,变成了一个绿发掩面的七八尺高女子的模样,看不清楚样貌,周身流光熠熠,乍看下去,像及了迟暮竹的样子,双手负在身后言道:“不错,正是我,现在是你兑现当初于我承诺的时候了,放张毅风进来。或者遣他离开。若是张毅风死在这里,那你我自此便成路人。他给了我自由,又让我遇到你了。我也承诺过会护他的周全,如何决断全在于你。”

    “我当初亲眼看到你死在遮天魔主的手中,你怎么还会活着?”斩苍穹一副难以置信的口气。

    “这些都不重要,你只需要做决断就好了。”小绿不耐烦道。

    斩苍穹沉声道:“不是我不肯出手,而是不能出手,四座葬魔之地初成,已经将我和葬魔之地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只要我擅动,这些低阶的魔族就会反扑,更多的则会从封印中醒来。这座原本应该存在于阴鬼大陆的葬魔之地,本身还镇压着九位魔皇。四位魔帝,还有一位魔主。这两扇巨门是神君亲自雕刻而成。还有上古太生印加持,张毅风能突然来到这里,并非我所愿,而是有人将他引来的。所图之事应该是为了借助我赐给张毅风的九道残剑和神遗族血液的力量来引动两扇巨门,从而将魔族放出。”

    竟然不是斩苍穹前辈将他们家蠢小子引到此处的,小啰嗦心惊小绿强大身份的同时,更心惊于斩苍穹口中利用张毅风之人。

    “神遗族的血当真这般强大?能够引动闵笙神君亲手雕刻之物?”小绿难以置信道。

    斩苍穹这才道出实情:“并非单纯神遗族血液的强大,神遗族本就是上古遗民,能够引动的也只有上古太生印,但张毅风体内有我本体的一部分,这才是关键所在。毕竟能形成葬魔之地,九剑是基础。”

    “那你的意思让我眼睁睁看着张毅风身死而袖手旁观?”小绿质问道。

    斩苍穹颇为无奈道:“你我是故人,你还曾有恩于我,本不该说出这样的话,但比起一个张毅风的死活,能将这处葬魔之地维系住,为真神一脉多争取些时间,老夫宁肯你狠我,怨我。”

    小啰嗦觉得他仰慕的这位前辈没有说实话,口口声声说不能出手,那他和小绿又是怎么进入葬魔之地的,还直接落入了斩苍穹的手中。当真有那个利用他们家蠢小子,想唤醒这里所镇压魔族的哪个人?在他看来,斩苍穹面对小绿的言辞,完全是为除掉张毅风所找的借口。

    “等等,两位前辈,蠢小子好像已经进来了。”正在狐疑的小啰嗦突然说道。

    自从进入了葬魔之地,小啰嗦便感应不到自己的本体,可现在,他这灵体分明能够感应到本体就在葬魔之地中。

    斩苍穹色变,小啰嗦和这位故人的突然出现,他便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而就在刚才,又是那股力量一闪而逝,张毅风便进入了葬魔之地中。所幸,两道百丈巨门并未有异动。此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能力将张毅风直接送入葬魔之地中。

    毕竟这里不是困生狱冥灵柱下方的那座葬魔之地,那座原本属于冰火大陆的葬魔之地,早在两千年前便被人从外部以绝强修为将两扇百丈金光大门和外界连通了起来。好在,镇压在哪里的魔族当时受创最重,千年内还不能苏醒。

    于此同时,身在真神空间天缘神木境的缘梦和司徒逆将张毅风如何消失在金光大门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团白光,一团连百丈巨门上的金色符文见了都要退让的白色光团。

    将张毅风倾轧的节节败退的十四道各色光芒,在碰触到这团白光的时候。瞬间就被轰散。

    而后,这白色光团将张毅风的身体卷起。化作流光射入了金光巨门中。

    “缘梦,你知道这团白光是何方神圣?”金光火焰上火苗窜动,司徒逆迫切的问道。看不大葬魔之地内的情形,他的族人被这白光所掳,是福是祸当真难说。

    缘梦翻开怀中的创生金典,手中闪耀着金光,皱眉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不清楚,但光看这阵势,似乎并无意加害张毅风,更像是在帮他,你且安心便是。当初明哲和九剑大人有过约定,只要张毅风修为提升一个台阶,那可以进入葬魔之地一次,以斩杀低阶魔族作为历练,不过当时约定是冰火大陆那处葬魔之地。至于这十方天墓内这座葬魔之地,你应该比我要熟悉才对。”

    司徒逆迟疑道:“其实我并不熟悉。当时将三十三只兽族镇压在此处时,布下了九重封印,并令夜家那身怀先祖所留钥匙的婴孩看守。那时并没有发现这座葬魔之地。看来除了我族之外,还有人知晓命魂镯中隐藏的那个秘密。”

    缘梦依旧皱着眉头,她虽然不像自己母亲一样,彻底掌控了创生金典,但只有属于真神一脉的人或者物,大多都可以从金典之中寻出一些端倪。可适才那团白光,却从金典中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除了她和明哲,还有谁已经留意到张毅风。

    张毅风微微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昏暗。只有各种嘶吼和咆哮声贯耳。

    意识有些模糊不清,忍着身体的剧痛望着空中。刚才还在奋力抵挡十四道各色光芒。只看到了一个乳白色的光影从眼前划过,再出现的时候便已经身在这里。

    一个莫名的想法冒出。这里可能是一座葬魔之地,这种阴冷和哀嚎声也只有在葬魔之地中听到过,还有事前百丈巨门内那个熟悉的声音,不正是在冥灵柱下那葬魔之地听过的。

    一时没有想起来,只因为当时是被紫清扬送入其中的,紫清扬还帮他点起了三道冥灵之火,并嘱咐他,一旦三道冥灵之火熄灭,就要捏碎冥灵之心离开,也正是在那里第三次见到了明哲真帝。

    在十方天墓中怎么会有一座葬魔之地?浑浑噩噩的一时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窍,只能下意识认为这也是道逆真帝所留。

    那位九剑斩苍穹前辈并未伤害小啰嗦和小绿,还要让他用自己的力量推开那百丈巨门,而后再走到他的面前。若不是那位斩苍穹前辈改变了主意放了他进来,恐怕再稍片刻,他便要丧命在十四只眼下了。

    没有刻着神遗族先辈的百丈巨门,诡异的七位两方大能的攻击,这不是在告诉他,不管是真神修者还是魔族强者,都想要将神遗族后人除之后快。

    静静的听着飘荡在空中的哀嚎和咒骂之声,张毅风缓缓的闭上眼睛。沉下心神来感应腹穴,两力水珠暗淡无光,小啰嗦的本体同样如此,唯一还有些亮度是漂浮在珠鼎四周的九个光点。

    “这是什么?为何先前一直没有留意过。”张毅风自问道。

    再次调动意念细细看去,只见这九个光点,时而顺势转动,时而逆向转动。凝视了片刻,只见九个光点渐渐显露出来本来的样子。

    那是九把布满裂痕的长剑,没有通常铸器成剑的剑鞘和护手的剑镗,形状相似,却也有不同之处,其中六柄单刃,三柄双刃。单刃的六柄又分成了两类,三柄剑尖平齐,三柄剑尖有锋。

    九把长剑,初遇到枯魔尊的时候,小啰嗦曾言,斩苍穹前辈给他留了些东西。

    再遇姜怒魔皇时候,姜怒魔皇直言,他张毅风是九剑老匹夫的传人。

    之前也数度问过小啰嗦,可这个小家伙总是避而不谈。

    现在亲见这九剑,张毅风这才明白为何魔族强者总想杀了他。

    四座葬魔之地不知道镇压了多少魔族强者,而他一个才五六段修为之人,却继承了为魔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九剑。甚至一度招摇在魔尊魔皇的面前,现在想来,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这斩苍穹前辈的声名太过响亮。

    看着这闪耀着金光的九把长剑,张毅风开始调动经脉,吸收残留在天地间的念元和武元。

    这一吸收不要紧,张毅风猛然发现,这葬魔之地中除过念元和武元外,还有一股灰色的气息,随着逆转的双力水珠进入了他的经脉中。而这股灰色的力量刚进入经脉中,先前一直没有动静的银光雷纹突显额头。

    “啊……”张毅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