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465章 虚空之法

第465章 虚空之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渐渐深入这洞穴之中,张毅风又有从丈粗水柱下落时,被阵阵阴风侵体的寒意。

    石墨在前,似乎这阴风刮在他身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到让张毅风想起了他所说,曾经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这条通道笔直,也有同身后洞穴一样光亮石头做坠饰,这一走将近小半个时辰,走在前面的石墨才停了下来,只因前方已经无路可走。

    “金树,你确定让这个小子进去?这里面的那些家伙可是当年被迫害的最为惨的,恐怕一个照面就会群起把这小子撕成碎片。”如同一尊石雕的石墨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

    金树紧抓着张毅风的衣袖极为笃定的沉神点头。

    “小子,算你好运,金树的身份有些特殊,是我们这些种族内年轻一辈最被大家推崇,人缘也最好的,既然他发话了,想让你进去见识见识,那你自己便当心了。”

    石墨双臂抬起,就像金树在丈粗水柱前一般,朝着眼前这面石壁虔诚的念着张毅风听不懂的晦涩之言。

    声音越来越厚重,其中还透着几分古老的意味在其中,那些用来照亮如冰火大陆上有的萤石之物,一个个闪动着,眼前墙壁上浮现出来数个奇怪的符号后,石墨才停了下来。

    张毅风细看这些符号,很像金树之前画在粗壮树枝上的那些,匆忙将收在纳物球中的那片树皮拿了出来,与墙壁上的比较起来,确实一模一样。

    看来金树当时确实在回答他的问题,这片天地中是否还有别的种族存在。

    石墨的晦涩之言停了下来后,这通道中并没有什么变化,此时却见金树冲自己伸手。张毅风先递上画着符号的树皮,金树摇头,指着自己的眼睛。

    金色眼泪化成的金色珠子。张毅风当即将所有金色珠子从纳物球中取出来,金树却只拿走了一颗。缓缓走到石壁之前,将金色珠子放入了一个有几分像眼睛的符号中。转而看向石墨,石墨似乎还有犹豫之色,经不住金树令人心暖的笑容,从胳膊上掰下一块不大的碎石,亲手放入碎片模样的符号中。

    这两样东西渐渐融入了符号中,一共九个符号缓缓的旋转了起来,在这九个符号中央。一股莫名强大的吸力出现,三人即刻被卷入了其中。

    待三人彻底没身在黑洞中,通道又恢复往昔的阵阵阴风,那面墙壁也没有丝毫变化。

    不像张毅风预想中的一片昏暗,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阵花香和与煦之风,张毅风不会驭空风行,金树也不会,石墨这百尺的身形,单看也没有办法轻松的飞起来,可就是这样。张毅风却发现他们三人站在一块飘动的浮云之上缓缓前行。

    “石前辈,这里是?”张毅风不禁问了局。

    也无怪张毅风会如此一问,四下流动着各色光芒无数。泉水叮咚作响,没有巍峨的山峦环绕,却有一朵朵积云构建起来的云桥在上,时不时就会有悦耳欢声从远处传来。比起他之前所见的众多地域,此处不算景致最佳,却也能排入前三。

    “云水阙台,我们这些曾经真神空间之人守护的最后一处净土。”

    曾经真神空间之人,张毅风大为震撼,怎么会有真神修者流落在这里。

    不等张毅风回过神。四周的景致又变了,云桥消弭。一座座雕梁画栋的楼台从云层中露出身形,数颗从未见过的奇树拔地而起。还有一座座嶙峋山石环绕其中。

    “石墨,金树,你们来了!哦,还有个真神一脉的修者,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声音悦耳动听,自然是前半句喊石墨和小家伙时,到了张毅风这块,连四周摇动的不知道花草都停止了摆动。

    金树刚要上前,却听张毅风说道:“晚辈张毅风冒昧至此,还请前辈海涵。”

    “看在金树的面子上,我便不杀你了,滚!”没有任何力量施放出来,单单一字,张毅风只觉得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还是没有给金树说话的机会,石墨先出来打圆场道:“馨妹妹莫急,金树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用意。既然张毅风已经来了,也要麻烦你吩咐下去,请云水阙台的兄弟们莫要为难他!”

    “杀了我们那么多族人还不够,如今竟然找上门了来,丹冰城或许会惧你们锁天堡,可我云水阙台九族真要争,想将你们赶出这片天地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一道白纱遮面的身影踏云而来,缓缓落在最高的阙阁之上,看不清楚具体的模样,但脖颈之处醒目的伤痕在提醒张毅风,这里的所有人都曾经遭受过不小的劫难。

    而且此女同时提到了两个地方,丹冰城和锁天堡,丹冰城是三尺小童洪儿来处,那先前看到的海市蜃楼身影,便应该是锁天堡。

    “前辈,晚辈并非来自丹冰城,也非来自锁天堡,只是无意进入了这片天地,又得金树青睐,这才有缘来到这云水阙台,多有叨扰之处,还请前辈见谅,晚辈离去便是。”

    看来这处天地存在的势力颇多,按照石墨的话讲,他们都是曾经真神空间之人,有胆子迫害他们的,定然也来自真神空间。

    身后没有来路,张毅风的确想离开,却也不知道能从哪里离开。

    被抢了半天话,早已憋闷的金树突然开口道:“馨姐姐,毅风哥哥可以引动丹冰城的接天水泉,还和丹冰城的白铠修者连番苦战,那洪儿都没有奈何的了毅风哥哥。丹冰城虽然对我们九族没有坏心,但也一直处于中立,丹婆婆手中之物能帮我们九族恢复原来的样子。金树之所以带毅风哥哥来这里,是想求毅风哥哥前往丹冰城,帮我们九族跟丹婆婆求求情。”

    张毅风颇为疑惑,原来金树会讲真神一脉之言,那为何先前用的却是他听不懂的话。

    这叫馨儿的女子直言道:“金树,你还是太小。不明白很多事情,也并非什么人都可以信任的,那红雪所穿的白色铠甲是丹婆婆亲手所铸。而且红雪在出生前,就被用寒冰之源滋养过。这小子不过区区六段修者。有何能耐可以跟红雪抗衡,即便没有白色铠甲加身,以红雪本身的修为和对寒冰之源的融合,动动手指便可以区了他的小命。”

    与他交战之人叫红雪,足见眼前这对他看不眼的女子对丹冰城很是熟悉。

    “那是金树亲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有错。只是毅风哥哥太过善良,最后没有出手斩杀那白色铠甲之人而已。”金树着急解释道,生怕他的馨姐姐不信。又拉着张毅风的手臂说道:“毅风哥哥,你说,当时你绝对有能力斩杀了那人,是与不是?”

    这倒让张毅风有些难回答,分兵剑和擎天剑的确展现出了强大的威势,但真要说能将那白色铠甲之人斩杀,被姬融想阻,这结果其实难料。

    “晚辈不敢妄言,只能说确实跟那人交手过,也能勉强应对一二。真正说斩杀不敢,玉石俱焚到有些可能。”张毅风如实说道。

    听张毅风这样说,一旁的石墨多少有些吃惊。丹冰城他是去过的,作为水云阙台的代表之一,自然也就见过红雪的实力,随手而过便是寒冰即成,一般修者都难以抵挡,更何况是这个瘦下的张毅风。

    “这就是了,丹冰城的规矩只救人,不杀人,倘若红雪真对你动了杀心。将你变成冰雕,一击便化作齑粉。金树这傻孩子。也就不会做这样的白日梦了。”掩面女子仍旧不屑道。

    “毅风哥哥,你肯定会帮金树变回之前的样子是不是?”金树拽着张毅风的哥哥。盯着他说道。

    张毅风摸着金树的脑袋,平静的说道:“小家伙,其实你现在的样子也不错,变回去又如何?远离了真神空间,远离了魔族,也就远离了残酷的争斗,对云水阙台九族而言,能生活在这样一片祥和之地,本身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守护住这片净土,让云水九族能够繁衍下去,什么样子,并不重要。”

    张毅风这话说完,掩面女子也是一怔,看着张毅风年纪小小,阅历却也不凡。

    金树泪眼巴巴的继续说道:“可金树也想成为修者,像毅风哥哥一样的修者,想去真神空间看一看,看一看云水阙台曾经的样子。馨姐姐一直说,在真神空间的云水阙台比这里大千万倍。还有成千上万的族人,一起生活在那里。”

    张毅风忽然有些心疼金树,被迫害赶离了曾经的家园,这和他,和猫灵,和小啰嗦何其相似。淡淡的笑着说道:“好,你既然喊我哥哥了,那我就尽力一试,正好手上便有一样那白色铠甲之人想要之物,当时跟他交战,也是想留着此物,作为名正言顺进入丹冰城的筹码。”

    “真的?毅风哥哥可不能骗金树。馨姐姐说真神空间的好多修者都道貌岸然,人前频频示好,人后捅刀者众多。金树相信毅风哥哥肯定不是这样的真神修者。”

    金树破涕为笑,张毅风一脸苦笑道:“或许真神空间的大多数修者都是如此,而我们神遗族可能便是个例外。不管当初发生过什么,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我也没有去过真神空间,也不知道你们云水九族,但那地方我注定是要去的,还要在那里寻找更多我们神遗族的真相,真神空间的真相,神域的真相。”

    “毅风哥哥是神遗族人?”金树几乎尖叫道。

    同时有着不寻常反应的还有石墨和掩面女子。

    这些张毅风都收入眼底,至少从金树的眼中看到的喜而无惊。

    张毅风也并没有打算隐瞒,笑着说道:“不错,我就是神遗族人,只是因故还没有进行万物镯的认主,又机缘巧合变成了一头白发而已,这便跟你们所见过的神遗族人不大一样。”

    掩不住双眼中的兴奋之情,金树又问道:“那毅风哥哥额头的这几个剑型印记是?”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张毅风称身引动魔祖之力,额头坐起第一道剑形印记闪动。分兵剑当即出现在他的左手中。

    “机缘巧合闵笙神君的伙伴,九剑斩苍穹大人,这印记便是九残剑中的六把。当时你所看到我跟那白色铠甲之人交战。靠的便是这六残剑中的三把。”

    说着,张毅风引动分兵剑。诸多带着灰色光芒的残剑碎片,坏绕在张毅风周身。

    一旁的石墨道:“馨姐姐,这似乎的确是传说中的九残剑之一分兵剑,只是颜色不尽相同,传说中分兵剑应该为金色,也没有上边这些符文。”

    “张毅风,借剑一用。”此刻掩面女子飘然而下,落在张毅风不远处说道。

    张毅风刚要让残剑碎片凝聚成型。又听掩面女子说道:“不,我想借的是炼光剑。”

    这到奇怪,难不成这炼光剑还有什么不凡之处,手中有分兵剑,在意的却是炼光剑。这六残剑现在和自己的血脉相连,张毅风倒不怕会有什么不妥之处,唤出后,当即抛给了掩面女子。

    掩面女子结果这布满裂痕的炼光剑,当即举剑指向张毅风,言道:“斩苍穹人在何处?以他的修为想必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带我去见他。”

    突然起来的变化,金树和石墨两人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馨姐姐……”

    “馨姐姐……”

    张毅风保持这冷静道:“前辈,恐怕这个晚辈没有办法允诺给您。”

    “他连自己的命根子都给了你。你却告诉我你没有办法找到他,真以为我们云水阙台承蒙过神遗族人的恩情,我就不会杀了你。”掩面女子愤怒道。

    张毅风上前一步道:“前辈,晚辈说的都是实话,也是机缘巧合下晚辈才进入了本在阴鬼大陆的葬魔之地之中,见到了斩苍穹前辈,现在那座葬魔之地又回到了无尽虚空,也很有可能再次回到了阴鬼大陆。当真要找斩苍穹前辈,恐怕也只能前往阴鬼大陆碰一碰运气。”

    见掩面女子似信非信。张毅风继续说道:“前辈,晚辈承了斩苍穹前辈的大恩。若您跟前辈有旧,他日待晚辈去到阴鬼大陆时。自当将您这话带给斩苍穹前辈。若是有仇,其实也不难,张毅风自不量力,这祸我来抗便是。”

    “你确定你扛得起?”掩面女子问道。

    “如何扛不起,我神遗族人输给了天道一次,却不会输第二次。”

    “那好,只要你能求动丹婆婆,让云水九族的所有子民恢复本来的样子,再让斩苍穹跪在我的面前,向我天馨认错,那云水九族就任你差遣。”掩面女子道出了自己的名讳。

    看来又是一个和斩苍穹有个感情纠葛之人,张毅风一脑门子的黑线,小啰嗦曾悄悄给他提过,斩苍穹前辈喜欢的是绿沁真帝,却屡屡吃了闭门羹。张毅风暗自庆幸,还好小啰嗦和绿沁没有跟来,否则真是有剪不断的忧思,扯不断的情肠。

    换言之,眼前这天馨也可能是万年前真神空间的一位大能,会是什么人跟云水阙台的九族过不去,将他们变成当下这幅模样,锁天堡?

    张毅风刚想到此处,天馨厉声问道:“怎么?就这么点事情便难住你了?神遗族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特别是那个道逆,把云水阙台从虚空中找到,封印在此处。自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馨姐姐,您之前不是说道逆前辈对我们有大恩,怎么现在又不是好东西了?”金树看着张毅风疑惑道。

    “小金树,这世间的事情,大多都是无利不起早。无尽虚空的危险不亚于界外之狱,道逆这个家伙愿意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找到我们云水阙台九族,他看上的自然是我们这九族位列真神百族榜前列,单我们这九族走出来的真皇便有千人,真帝也有不下十位。放在真神空间,云水阙台哪怕不是像三位创生圣君麾下各族那般强势,那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势力。他若是个好东西,为何不带我们回到真神空间,而是将我们封印在此处。”

    他从苍洱三生府的碧波漩涡中来到这片天地,张毅风忽然有个联想,或许这便是那副地图上三处漩涡的意义所在,这一切都是道逆先祖的后手,道逆先祖已经意识到了以他的修为,想要真正的除魔抗天道,很难成事,便在暗中一直为神遗族的崛起在储备着力量。

    “前辈,或许晚辈知道答案。”张毅风沉声道。

    三人齐齐看向张毅风,只听他说道:“当年道逆先祖借《创生金典》对天道十问后,天岚界被毁,他老人家便在真神两界穿梭,铲除那些疑似是魔族爪牙的真皇和真帝。大多数神遗族人都被派往了四方大陆镇守,以防魔族趁虚而入。道逆先祖想来体谅云水阙台九族的遭遇,并不愿意让你们回到真神空间,那时候还发生过天辉和天陨两界的创生圣君齐齐向道逆先祖出手之事。试问,道逆先祖自身都难保了,又如何会将云水九族拉入那场是非争斗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