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122| 9.4.8

122| 9.4.8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七】

    在太阳又一次沉入海水中的时候,长老院将佣兵团重新整合拆分,按照个人能力排成了几个梯队:团长以及几个实力出众的副手与长老们站在硕大的法阵当中,以自己的力量推动法阵运转,同行的还有魔法公会的代表,以及“被邀请在王都做客”长达一年之久、期间从未现身发声的海民领袖塞拜城主。

    个人能力稍微差一些的小头目则和中阶军官一块儿,分散到壁障脚下,在法阵启动的时候全力攻击壁障。

    其余人……

    长老院遗憾地表示因能力所限,其余人无法给破除壁障带来太多帮助。但这些人之前的不懈努力足以让他们获得参加这次伟大的探索,作一名光荣的见证者。只是破除壁障需要巨量的能量,为了防止误伤,还请大家站远一点儿,最好就待在自个儿的船上理性围观。

    ——瑟罗非一行所代表的金章角海豹保护协会——不对是金章佣兵团,当然属于只有资格旁观的第三类。

    “真是又讲理,又宽容,”瑟罗非评价道,“根本挑不出刺来。但我总觉得有哪儿不对……第二梯队全力轰击壁障什么的……老师,你们不是说壁障就是高度凝视的能量体么?我总觉得——”

    总觉得,当你全力轰击它的时候,它会以这点儿能量为桥梁,它会吃掉一些什么。

    管家有些疑惑地看着突然停住话头的瑟罗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不,这只是我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无理无据的,想着好玩儿而已。”瑟罗非摇摇头,将目光转向已经开始集结的、需要站上法阵的核心人群,“所以,最终精灵不参加,海民也只是派遣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来,这样没关系么?”

    “精灵一向明哲保身的姿态太深入人心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个种族的脾气,倒是没什么人对此不满,长老院也不好太厉害地带节奏。”希欧架着黄铜望远镜,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边正一点点相互串联起来的魔纹,“况且,之前长老院偷走精灵们辛苦培养的骑兽又没擦干净手,自己也正心虚着呢。”

    希欧话音刚落,就见几条规格各异的能源柱被接二连三地推了出来。与以往一样,柱身内部都灌满了浑浊的粉色液体,阻隔了一切来自外部的视线,叫人拿不准里头是不是有一个濒死的绝望灵魂。

    冻原之上,之前一语不发围观着的,以玛柯兰纳为首的精灵团明显爆发了一阵骚动。

    玛柯兰纳骑在他那尤为高大漂亮的骑兽上,回头说了一些什么,精灵们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从这边能很清晰地看见有个始终站在高处的、戴着兜帽的佝偻身影。他刚才一直盯着精灵们的方向,好像随时想念出一段恶咒什么的……现在他倒是转了回去。

    他冲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什么,那几个侍从打扮的人就分散开来,将等待在一边的几个佣兵头子引到了一片明显被精心清理过的冻原旁边。

    能源柱被运送过去。随着能源柱接连立起,冰面上缓缓出现了数个相互交错的圆环。

    “倒是有点儿试图攻破壁障的意思。”管家戴上了单片镜,眯着眼睛说,“但这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啊……长老院折腾了这么久,就鼓捣出这么个东西来?”

    瑟罗非看不懂,没法儿附和着一起开嘲讽。她只能用力盯着那群被引导到逐渐形成的法阵上的人们,从他们的衣着服饰来判断他们的身份。

    “这样不行。”她和她的同伴们说,“那些审美残废的家伙个个都觉得长袍特别酷炫特别能衬托他们高贵的内在,去哪里都是一身袍子。我根本分辨不出来他们是人是鬼。”

    “哦,这里我可得说几句公道话。”乔扯了扯自己的领子——他那件防寒袍的领子似乎比别人多了一层毛,总是刺得他的脖子很不舒服,“在某些特殊的状况下,人们穿袍子和审美可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因为他们冷。”

    瑟罗非耸耸肩:“不管怎么说,这里太远了,做什么都不方便。一会儿我们得想方设法靠近一点儿。”

    她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其中伊莉莎的附和声响起得最快——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死死盯着在逐渐成型的魔纹上的人影,十指绞得青白青白的——大家都知道,她这是在担心她的父亲白胡。

    乔瞥了伊莉莎一眼,说:“半精灵也不用担心。我和白胡虽然没什么接触,但我也能肯定他并不是个只会看卷轴的傻子……虽然印象中在人际交往方面确实不算很聪明。你安心,你父亲不行,还有王都魔法公会的头头儿呢,那个老家伙也是个人精。”

    蝎子抬手就给红毛的后脖子来了一下,其实她想拍头,却够不太到:“你不知道当面这样评价别人家的长辈是非常不礼貌的吗!”

    乔大惊:“礼貌?这个词我连拼都不会拼。神祗在上,美丽的女士,我只是个海盗而已。”

    蝎子又冲着红毛的后脖子来了一下。瑟罗非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伊莉莎的面色也稍微缓和了些。

    ——————————

    在那由一个有一个复杂魔纹组成的法阵上,白胡敛着眼,静静地感受着地下那逐渐成型并相互串联的魔纹中传递上来的力量。

    很强大。很稳定。似乎没什么不对。

    可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能与元素沟通的人,从来不会轻看自己的直觉。

    长老院在军队和佣兵之中,在整片陆地上的地位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人们听从长老院的指派,将这些理该“既宽容又智慧”的人视作真理与正义,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虽说在元素洪流之后,“魔法”和“平民”逐渐变成了相互对立的两个名词,而长老院又旗帜鲜明地拥立魔法,有意无意将渐渐普及开来的机械文明归为低等,但长久以来,那些声望出众的匠人们的矛盾直接指向的反而是魔法公会,而不是在背后推动一切的长老院——这就不得不说长老院手段高明了。

    平民埋怨魔法师高高在上,学者指责贵族藏匿知识,佣兵工会和魔法公会的裂痕越来越大,年轻人之间常常爆发争斗……最可笑的是,他们总会邀请长老院及其下属进行仲裁。

    先前,穆西埃大监察官一直在伺机而动,试图改变人们以长老院为尊的固有概念——或者说,这几代穆西埃家的掌权者,都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推进这个计划。

    纵向看来,这一任的穆西埃大监察官是做得最成功的。然而,他被长老院干脆利落地送上了绞刑架。

    穆西埃的嫡系在此之前被长老院拔除了不少。阴差阳错之下,接过这个摊子的,竟然是他白胡。

    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肯定做不好。

    他只是个学者,或许他不算笨,在魔法钻研上甚至还有不错的天分,但他在运筹谋划的事情上,就实在是——这一点,他很有自知之明。

    要如何颠覆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了上千年的观念?

    要如何庇护穆西埃一系残存下来的那些忠心耿耿的部将?

    要如何用起魔法公会的力量,却又尽量不牵连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老师,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

    他也想过甩开这一切,带着他家曾经遭受过非人对待的大姑娘和经历过无数磨难的小姑娘去一个安安静静、干干净净的好地方……

    但他不能。这个计划上已经铺陈了太多好友同伴的鲜血,这个计划牵连着这个世界所有种族的命运。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对管家的话已经没有什么疑虑了。壁障的对面生活着数个强大得多得种族,他们经营了一个发达得多的文明——对方如果愿意扮演侵略者的角色,此界的种族将毫无还手之力。

    长老院的破除壁障的计划必须终止。再怎么难,他也得做下去。

    况且,他也不是全然孤立无援。那个曾经真正意义上统治过这片陆地的家族……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成功,或者不,很大程度上全看今天了。

    白胡和他的老师,现任魔法公会总会长被引导到了一个被荆棘纹环绕的光点上。那侍从表示,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接到讯号后,往脚下的光点持续输送力量。

    侍从匆匆离开了。白胡看了看老师苍老而镇定的侧脸,忍不住低声道:“老师,事到如今,您还是不同意我的做法吗?您难道没有发现,塞拜城主的神态不对,我怀疑他已经被……我们如果还不行动,说不准也是这个下场!”

    “白胡,我也与你说过很多次,很多次,”老人眼皮都没抬一下,“我不仅是你的老师,不仅是一个魔法师,我也是魔法公会的会长。你说塞拜城主的神色不对,是,我也有这样的怀疑,但你能保证,你敢确定吗?即便塞拜城主真的有哪儿不对,你又知道是长老院下的手?”

    “这不是他们的一贯作风么?您不会不知道,自从我们拒绝派遣学徒去参加他们的研究,又拒绝提供我们精心培养的异兽给他们作柱核之后,长老院那边对我们的态度已经——”

    “这都是猜测……你的猜测,我的猜测,总归还是猜测……还不到时候啊。”这个德高望重、被无数魔法学徒当做神祗来敬仰的老人盯着自己猎猎作响的袍脚,脸上一片平静,“白胡,你要推倒长老院,面对的可不只是那八个老头儿,和他们喂起来的狗……公会现在立场尴尬,我们有地位,却没有人心……你懂吗?”

    白胡懂的。

    然而,很多事情,是明知不可能也值得去尝试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

    当壁障前方一片忙碌的时候,冻原的边缘也十分热闹。不少佣兵不顾长老院定下的规矩,纷纷跳下各自搭乘的船只,踩在冷冰冰、硬邦邦的冰面上好奇地向前张望。

    大部军队都到前方各就各位去了,剩下几队维持秩序的可怜家伙,吼住了这边管不了那边,他们来回在人群中奔走着,语气越来越差,动作越来越大。

    瑟罗非他们相互对视了几眼,在同伴眼中看到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不怀好意。

    是时候了。

    拦截人群的军队终于和好奇的佣兵们发生了第一次冲突。两个一看就是兄弟的佣兵被军队用刀柄拍到了地上,还被狠狠踹了两脚。一瞬间,那位年纪较轻的佣兵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暴怒情绪,却被他的哥哥拉了一把。

    正在这时,喧嚷的人群中有谁大声喊了一句:“瞧瞧,瞧瞧!他们还打人!这不公平!”

    “对!不公平!辛辛苦苦凑到了金章的分数,结果就让我们在外围待着?”

    “这也太外围了!这能看个卵!”

    “你还能看个卵,伙计,我连他们的内裤都看不见!”

    佣兵们哄然大笑,不少人高声喊着,附和着,要求长老院放他们到近一点儿的地方,观看壁障破除这个激动人心的瞬间。

    这边的吵闹声很快引起了那些大人物的注意。

    看着法阵周围一张张转过来的脸,那些军官的额头上冒出了硕大的汗珠,又很快结成半透明的霜。

    精灵们也朝这里张望了一会儿。随着佣兵们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出人意料的,倒是玛柯兰纳率先发话了。

    “他们说的有道理。”玛柯兰纳的声音被放大了好几倍,回荡在整片冻原上,“不如让他们都站到我这一侧来吧,万一有什么意外,我这边还可以帮忙照顾一下。”

    佣兵们发出如山的欢呼!

    玛柯兰纳把话说得又结实又漂亮,加上佣兵这边情绪高涨,长老院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

    很快,就有一小队带着高帽子的军人小跑过来,与原先维持秩序的军人一块儿,将他们分批引到了精灵所在的一个缓坡上。

    为了不让人看出自己的大剑,瑟罗非特地把自己包成了个球。然而这层层叠叠的厚袍子显然挡不住精灵的视线,雷在她经过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对她眨了眨眼。

    然而,还没等她眨回去,她就听到伊莉莎在旁边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

    她反应迅速地将脑袋扭往巨*阵的方向。

    这里虽然靠近了不少,但冻原上寒风肆虐,她还是听不太清那边人的话音。

    视野倒是已经很清晰了——

    白胡只身一人站了出来,对着那几个穿着黑色兜帽的长老说着什么。

    那表情,那姿势……

    反正不是在甜甜蜜蜜地约着下午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