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第08章 .

第08章 .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八】

    瑟罗非和乔被从原来的锁链上卸了下来,重新困在一串新的、粗了两倍的锁链上,叮叮当当地带去了上层甲板。

    他们被带到一间空无一物,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屋子里。

    没等他们商量好什么对策,南十字的船长和大副就气势汹汹地进来了。

    南十字的海盗们跟在他们的头儿身后,训练有素地摆好两把一看就十分舒适的高脚靠背椅,和一张摆满了水果和茶的小圆桌。

    两个俘虏觉得身心都受到了虐待。

    大副很有兴致地吃了半串葡萄,喝了一杯茶。期间,他也试图和船长分享食物,被船长拒绝。

    大副吃饱喝足,上上下下把两个俘虏打量了一遍,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瑟罗非也感觉自己的喉管越来越紧。

    大副的表情越来越不友善。终于,他开口了:“你们两个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这种时候必须要抵死不从。瑟罗非和乔都是老油子了,一听这话就把脑袋左右摇得啪啪响。

    大副的忍耐到了尽头。他一拍桌子站起来,茶色的发尾令人心惊胆战地跳了跳。他黑着脸,指着瑟罗非道:“你,为什么一边衣摆塞进腰带,另一边没有?头发怎么不都拢到后面去!一前一后像什么样儿!”

    瑟罗非:“……=口=?”

    大副的指尖刷地一转,气势汹汹地指着乔:“你!扣子扣错了自己不知道吗!袖子一边长一边短!右腿膝盖处的裤管被划了个扣子,左腿居然没有?你简直不可理喻!”

    乔:“……”你才不可理喻!

    大副:“还不快点收拾清楚!”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瑟罗非和乔对视了一眼,乖乖地按照大副的指示,在铁链的撞击声中把衣角全部别进了腰带、把头发全部拢到背后、把扣子重新扣了一遍、把袖子撕成一样的长度、把左腿膝盖处的裤管也扯了个口子。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沉重。

    大副着重盯着乔的左腿看了一会儿,似乎在评估两条裂口的长度、形状是否相同……总之,谢天谢地,他看起来大概是满意了。

    “下面来谈正事儿吧。”

    他看着瑟罗非,一脸平静问:“你后腰和脚心上是不是分别有块淡红色的斑?”

    瑟罗非:“?”什么鬼?这是正事儿?我怎么知道?谁要没事掰着自个儿后腰和左脚脚心看有没有斑啊?!

    乔:“=口=?”卧槽你没告诉我你跟南十字的大副有一腿?

    船长:“==?”你们有一腿?

    在众人各异的眼神中,大副慢条斯理地又吃了个葡萄。

    大副瞥了坐在身边的海盗头子一眼,将葡萄皮施施然吐了,开口催促:“回答问题。有还是没有?”

    瑟罗非老实回答:“不知道有没有。”

    没准备接受“有”和“没有”以外的答案的大副先生显然有些惊讶。很快,他收起了惊讶的表情,皱着眉看了女剑士一眼,用五官完美地发出了“你怎么会如此蠢”的质问。

    大副作势要起身,却临时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船长,再看了一眼乔,又坐了回去。

    乔:“?”

    大副扬声让守在外面的海盗将一个叫蝎子的家伙带过来。

    人很快就来了。

    微微沙哑的磁性女声在门外响起:“我以为你们至少得花一个半天来跟新鲜的小俘虏呆在一块儿,然后才有精气神来管正事……我猜错了?”

    ……是那个“大姐大”。

    蝎子走进来。瑟罗非听见乔低低地吹了声口哨。

    蝎子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海妖,最辣的那种。黑色的长卷发,精致的眼线和翡翠一样的眼睛,每一个表情都带着侵略性十足的诱惑。瑟罗非觉得,要是这个女人穿着现在这身衣服——低胸高叉的黑色紧身裙,过膝的高跟牛皮靴子——踏踏踏去独眼号的甲板上晃一圈儿,独眼搞不好会又哭又笑、心甘情愿地把船长之位让出去。

    大副不理会蝎子的嘲讽,直截了当道:“一会儿我们出去,你来看看她后腰和左脚脚心是不是分别有块斑,淡红色的。记住是左脚,右脚没有。”说着,他皱了皱鼻子,对瑟罗非没能天赋异禀长一对对称的胎记显得很有意见。

    蝎子挑高了眉毛,神色莫名地将原本在房间里的四人挨个儿打量过去,接着突然对瑟罗非绽出一个极其灿烂、饱含深意的笑。

    艾玛你不要乱想好吗你究竟想到了什么啊你们南十字的人都好可怕啊你不要笑成这个样子朝我走过来你走开啊!qaq——瑟罗非。

    “她力气大得很,蝎子你留心。”说完这话,大副就牵着乔,跟在船长后面走出去了。

    瑟罗非表示这种忧虑完全是多余的。她正处在人生最无力的时刻……之一。

    因为瑟罗非的配合,蝎子的检查完成得十分顺利。没两下,她就直起身来,暧昧地冲瑟罗非眨眨眼,并高声示意外头的人可以进来了。

    “如你所料。”蝎子说。

    乔闻言,把大副先生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然后对瑟罗非比了个拇指。

    这就拧断它怎么样——瑟罗非盯着那只拇指想。

    大副拯救了乔的拇指。他走上前来,将一个橙子塞到瑟罗非手里:“给自己松绑吧,罗尔。好久不见,我是希欧,玛格丽塔阿姨还好吗。”

    瑟罗非张大嘴,手里下意识用力一攒。

    啪叽。

    橙汁愉快地爆裂,洒了希欧大副一脸。

    ————————

    希欧多尔阿伦,楼上阿伦夫妇家的独子,那个传说中“在外头做生意赚大钱”的别人家孩子。

    作为一个出生在单亲家庭的女孩子,瑟罗非小时候经常被街边的小流氓欺负,直到她认识了希欧。

    在她的印象中,希欧从来就长着一副聪明样儿。他们相识的时候,她还是个短腿豆丁,希欧也还没开始抽条儿,但后者那时候已经酝酿好了一肚子坏水了。

    在希欧的指导下,瑟罗非飞快地学会了【技巧:断子绝孙】【技巧:挑拨你妈打死你】【技巧:离间】【技巧:栽赃】【技巧:五十种常用哭法】等实用生活技能,熟练之,从而渐渐达到“打得过她的人驴不过她,驴得过她的人打不过她”的出色境界。除此之外,希欧还总是能获取一些海盗们的消息——在哪个长得像垃圾堆的酒馆后巷又有火拼了,这次打起来的是哪两帮人,实力怎么样,其中哪些人惯用的招式挺适合小罗尔学一学。然后,他就会拉着她爬上跳下,最后趴在一个位置又好又安全的屋顶,开始希欧老师的日常教学。

    这些都是她九岁之前的事儿。在发生了接连的大变故之后,九岁之前的记忆对她而言显得又平淡又模糊。然而,希欧把她当自家儿子养(……)的奇妙经历和阿伦夫妇从始至终对她们母女的照顾她却是一直记得的。

    然而,这还不是她现在心花怒放的主要原因。

    “……所以,在我‘失踪’后不久,你就开始做水活儿了,是不是?”

    希欧用鼻子说了个“嗯”字。

    瑟罗非简直绷不住嘴角的弧度。她的上下嘴唇和牙齿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样,疯狂叫嚣着想要远远地分开,在喉咙好好发出几声大笑之后才肯合上——

    希欧!那个邻居家的好孩子希欧!

    总体来说,玛格丽塔和瑟罗非互为模范母女,除了在玛格丽塔提到希欧的时候。

    一段不和谐的交谈通常是从这里开始:“罗尔,亲爱的,你瞧阿伦家的希欧……”

    希欧能干,稳重,有一份稳定且没什么危险的工作(“哦这一点是最重要的,”玛格丽塔妈妈说)。他每个星期都会给家里来信。他每半年至少回家两次。他从不背着一把大剑轰轰烈烈地走来走去。

    “不说镇上的淑女们,你哪怕和隔壁家的希欧学一学呢?你瞧瞧你,罗尔,哪儿有一点点好女孩儿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次一回去她就要跟玛格丽塔说!那个邻居家的“特别有好女孩儿样”的希欧,和她瑟罗非一样,也是个……!呃……嗯……捞海胆摸小鱼儿的!

    他乡遇故知有什么好激动的。故知和我一样没饭吃才是真正令人愉悦的事儿。

    ……不过,她记得从前的希欧没这么……执着于对称的美学。

    情绪一放松,她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她指了指外头,问:“所以……你们和穆西埃大监察官做了一笔好生意?是他让你们来击沉独眼号的?那天我还看到你了呢……可你们另外抓了不少俘虏,其他船上的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和穆西埃合作?不,不算是……起码一开始不是。”希欧揉了揉额头,看了旁边的船长一眼,“这事儿挺复杂。总之那天我可不是去砸你们船的,没那么闲。”

    也是哦,和南十字号比起来,单枪匹马的独眼号就是一只小虾米。

    瑟罗非想想,还是问了一句:“……那几个少爷小姐有被你们捞着么?”

    “捞着了。活的,手脚都在。”

    瑟罗非松了口气。

    “不过,除了你……俩。”希欧抬眼看了看对面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对方让一颗葡萄从食指漂亮地转到了小指,还给希欧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希欧抽了抽嘴角,继续说,“独眼号上的其他人,我得交给穆西埃——这是谈好了的生意。”

    瑟罗非乖觉地点头。有些话她打算等到一个更好的时机再说。

    “那么,敬我们的重逢。”希欧拿起茶杯,像模像样地朝瑟罗非举了举,“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还打算继续干这行么?”

    “……是。我没证,接不了正经活儿,这行起码,呃,门槛低,来钱快。”

    “哦,”希欧说,“那就留在南十字号上吧。”

    “诶?!如果可以的话——”

    “不行。”

    全屋人转头看向希欧的左侧。

    南十字号各种意义上真正的主人,黑眸的船长纹丝不动地坐着,他结实的、古铜色的手臂随意地交叉搭在胸前。

    “……头儿?”

    希欧显然很惊讶地挑高眉毛。就连蝎子也不自觉收敛了懒洋洋的表情,探究的眼光在船长、希欧和瑟罗非之间扫来扫去。

    “不行。”海盗船长偏头看着空无一物的窗台,斩钉截铁地重复了一遍。

    “……好吧,好吧。”大副面对船长毫无转圜之地的否决,也只好耸耸肩:“既然不上我们的船,又和穆西埃的事儿有牵扯,你近期别在海上晃悠。”

    瑟罗非点点头。

    “这样,你先休息一晚,明天我送你回鸟钻石镇。刚好有个我熟悉的佣兵团在镇上休整,那团长是个可靠的家伙,你先跟着他。剑士执照有没有无所谓,他最近接了个奇怪的活儿,正好需要力气大的,报酬开得还挺高。”

    瑟罗非有些呆滞地点了点头。她被这份从天而降的惊喜砸得懵了。

    她……能进佣兵团?

    ……终于可以摆脱海盗这个身份了!

    不用一刻不敢放松地虚张声势,不用每天抱着大剑战战兢兢地入睡,不用三两天写一封遗书!还能养得起妈妈!

    她再也不是这群烧杀抢掠、臭名昭著的恶棍中的一员!教会里那些好事的婆娘再也不能指着她大声议论,说看呀,那个瞎女人和海盗生下来的小杂种,老鼠的崽子天生会打洞!

    她要离开这片充满血腥与她那不为人知的罪恶感的海水了!彻底离开!哦去他妈的,去他妈的海盗!

    另一边,黑眸的海盗船长静静地抬眼,与红发男人的视线不期而遇。四道目光在短暂的交汇之后纷纷不以为意地转开,却同时聚焦在女剑士紧紧攅着衣角的、指节泛白的手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