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第46章 .

第46章 .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六】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女剑士就带着希金斯太太和安娜一块儿下楼,去湿水母酒吧和众人汇合了。

    地地道道的酒吧场地显然让海盗们更有发挥情绪的空间。瑟罗非进门的时候,汉克斯正在和赤铜前辈面对面跳着甩肩舞,因为频频踩到对方的胡子而时不时遭到大声的喝骂;蝎子坐在高高的吧台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手腕上下翻飞抛着一只镶嵌着劣质宝石的骰盅,一脸挑衅地看着淡然押注的希欧;玛格丽塔端庄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脚蹬上,细心地听托托讲述着各种酒液的故事,时不时品尝一下托托的作品,并毫不吝啬地给出大大的夸奖。

    托托在酒精和不要钱的赞扬话下,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螃蟹似的。他磕磕巴巴地努力解释:“这,这都只是一些最基本,最最基本的调酒手法啦……看过两眼都能学会,实在没有你夸的这么好!”

    托托这么说倒不是过谦。瑟罗非单手一撑跳到吧台上,抱着膝盖托着腮,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天晚上尼克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和最后在酒杯中绽开的,夺人心魄的颜色。

    嗯……所以他们的船长现在在哪儿呢。

    她在灯色变幻的吧厅里看了一圈儿,最后才在一处隐秘的的、昏暗的角落直直撞上了那一对漂亮的黑色眼睛。

    又来了。这个融不进气氛的家伙。

    似乎读懂了女剑士眼中明晃晃的谴责,尼古拉斯的目光游离了两下,最后在瑟罗非即将要跳下吧台把人拽过来的前一刻,自个儿从角落走了出来,加入了希欧和蝎子赌骰子的行列。

    把自己摆在好姐姐位置的女剑士在心中松了口气,专心和妈妈一块儿,听托托讲起有关各种酒的小趣闻。

    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儿。

    “托托,”汉克斯,赤铜前辈,和小安娜一起大声唱起了一首根本听不出来是什么玩意儿的歌,瑟罗非不得不提高声音问,“有一种酒,只简单地倒入了最基本的朗姆酒和一大堆冰块!你知道!那叫什么名字吗!”

    听到这话,玛格丽塔和托托竟然一块儿吃吃笑了起来。

    “罗尔,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没听过这个小故事!”玛格丽塔亲自给女儿解释了起来,“从前有个酗酒成性的家伙,每天都要买上好几桶的朗姆酒。他起初答应了好好悔改,每天只喝一杯酒,但他忍不住酒瘾,总要偷偷犯规。”

    “酒馆里有人看见了,就跑去和他妻子告密。妻子被气跑了。”托托补充。

    “他很快就后悔啦。他想念妻子,真心觉得妻子比所有的一切,比朗姆酒还要重要。可他把整个小镇都找遍了,却找不出他妻子究竟藏在了哪里。”玛格丽塔接着说,“于是他重新回到了酒馆,只要了一点点、可以没过杯底的朗姆酒,用冰块填满剩下的杯子。”

    “他在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忏悔了,他宁可每天只喝这一点儿、比妻子规定的份额要少得多的酒,也希望他妻子能够回来。”

    “他这么坚持着,过了整整三年。他自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严苛得多的戒律,再也没犯过规。”玛格丽塔笑着说,“后来,他的妻子被他的诚心打动,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托托接口道:“于是他这杯酒也彻底出名了,叫做‘忏悔的自律者’。”

    ——————————

    阿伦先生带来的酒已经□□掉了大半,希金斯太太在众人的起哄下不情不愿地从酒窖中推出了两大桶特奎拉,转身在海盗们的账下多记了三个金币。

    湿水母酒吧里弥漫着一股酒精、橡木、和燃烧的蜡烛混合的味道。大家都喝得有些多了,蝎子向来冷艳高贵的脸上泛起了傻乎乎的笑容,她正缠着玛格丽塔在舞池里跳着狐步;另外一边,阿伦夫妇正因为又输给了托托四个银币而抱在一块儿大声笑着。

    瑟罗非自己也有些酒精上脑。她难得地彻底放松了下来,懒懒地靠在一只椅子腿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兑了酸梅汁儿的潘趣酒。

    昏暗的灯光里,她看见赤铜前辈正抓着一只空酒瓶摇摇晃晃地向这儿走来。她正准备抬手和他打个招呼,就见对方一脚踩到了自己的头发或是眉毛或是胡子,啪叽一下脸朝下摔在了地上。

    “……”瑟罗非连忙上前把人扶起来:“你还好吗?”

    赤铜在这么一摔之后倒是显得清醒些了。他抹了一把额头,气喘吁吁地站起来:“好,还好……谢谢你。”

    赤铜今天晚上玩儿得很开心,也喝到了很多品质不错的酒。他也想赞美一下瑟罗非家中的摆设,玛格丽塔的手艺,或是别的什么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之情,无奈他实在不擅长这个,最终也只是在一阵尴尬的支支吾吾后,粗声粗气地把话题转到了瑟罗非的大剑上:“你怎么现在还背着它?”

    “啊。”瑟罗非反手将大剑抽了出来,平平地放在自己盘坐的腿上,“我还不能完全适应这把剑的重量。船长和黑胡子都让我尽可能长时间地背着它,好加快适应速度。”

    “这是对的,兵器就是要时常放在身边,才会越来越顺手。”一讲到兵器,赤铜立马变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起来,“好好珍惜这把剑,小姑娘。这材料可真不简单,它绝对致密,非常坚韧,有极好的硬度——”

    “以后我给你打一把更好的。”

    瑟罗非有些费力地向后扭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黑发的船长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

    赤铜摇着头道:“嗝,船长,不是我打击你,对于这小姑娘的特性来说,恐怕没有比这更好的材料了。说实话,当初你拿着这些材料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被吓得不轻——晶化的龙骨啊,这是得要多大的龙,经过多少年的沉淀!你了不起,了不起!你对大剑这种武器的见解也让我很吃惊……哎?说来那时候小姑娘还没上我们的贼船吧?你怎么就……嗝……”

    瑟罗非猛地站起身来!

    她已经没空分神去管那个一头栽在地上、响亮地打起了呼噜的赤铜了。

    看着尼古拉斯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搞砸了。

    这把大剑是尼克送给她的,也是尼克去找赤铜炼制的。这些,尼古拉斯都不知情。

    这都没关系。只要在刚才尼古拉斯提出“以后送她一把更好的剑”的时候,她能适时回一句“这把不也是你送的吗?它已经够好了我很喜欢”之类的话,这事儿就能揭过去。

    可万恶的酒精将她的脑壳整个儿塞住了。

    她无力去回想刚才她是露出了什么表情——总之,完了,尼古拉斯他猜到了,他知道了。

    黑发的男人定定地站在那里。他的眼里闪过无数种情绪,最后又飞快地沉寂下来。

    他开口了,声音有些发闷,还有些沙哑:“你认识他,是不是?那个……寄居在我身体里的‘引导者’?”

    “我,我很抱歉把这事儿瞒着你,”瑟罗非觉得喉咙干涩得厉害,她急切地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又实在理不出完整的思路来:“听着,尼古拉斯,尼克他不是——”

    “你喊他尼克?”尼古拉斯的脸上闪过一丝受伤,“‘尼克’是我母亲取的小名,她把它缝在了襁褓里……他让你喊他尼克,那我是什么?”

    “我——”

    “是,我早该想到,从一开始你找到的就是他。”尼古拉斯前进一步,眼中的戾气搅成了一团似乎再也化不开的深黑。他小声而飞快地说道:“我从能源柱中跑出来,很快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你的楼梯间里了——你在驯鹿角巷里遇到的是他,和你分享面包的是他,有那双漂亮眼睛、打动你让你愿意捡回去的也是他。”

    他一边说一边向她逼近。她从未有哪一刻如此清醒地认识到两人间体格上的差距,她却始终顾忌着玛格丽塔还在场,也担忧尼古拉斯的小秘密就此曝光,只能一直小幅度地退让:“尼古拉斯,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他把她逼到了吧台的角落。他一只手牢牢锢着她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抬头直视他。

    他们靠得非常近,尼古拉斯硬邦邦的手臂肌肉正紧紧贴着她的前胸。瑟罗非在姑娘中算是高挑的了,但他们的身高差得确实有些大,在这样的距离下被强迫着抬头看人,她觉得全身都很不舒服。

    而且尼古拉斯从没在她面前显现过的、如此直白的敌意也让她感到不安。

    下意识地,她使出了全力来挣扎——可对方的手竟然纹丝不动!

    矛盾,一步步激化。

    瑟罗非暂时没有深究尼古拉斯的怪力的心情,她现在也有些恼火了:“我不喜欢这样!你就不能就好好说话吗?”

    不知道是不是背着光的缘故,尼古拉斯的眸色在这句话后似乎又暗了一层。

    “你不喜欢这样。你不喜欢我。你喜欢他。我都知道。”他手中力气逐渐加大,眼眶甚至有些泛红,“你喜欢他……但他休想。”

    “你是我的。他休想。”

    瑟罗非的脖子被迫高高后仰着,她已经觉得有些窒息了。下巴和手腕上强烈的疼痛、酒精的作用和纷杂的情绪混在一块儿,尼古拉斯的声音在她耳边时远时近的,有些听不真切。

    突然,她下巴和手腕上的钳制被猛地松开了。

    尼古拉斯站在两步之外,表情木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她。

    他的手有些细微的颤抖,整个人死气沉沉地站着,就像一条濒死的鱼。

    他最后看了她一眼,眼眶红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然后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