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61|4.06|家

61|4.06|家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

    说到擅长魔法的种族,大多数人会下意识想到被赋予了血脉天赋的精灵和妖精。而事实上,海民才是真正钻到元素力去的、玩魔法的高手。

    没办法,精灵每天都在唱歌种花,妖精每天都在烧锅炉,只有海民一心一意地鼓捣魔法。

    什么你说还有人类呢?

    愚蠢的人类一看就是命里缺魔法啊!(其实并不是)

    ……哦,龙族一如既往地并不被划分在寻常的讨论范围内。

    几大种族中,海民是最注重个人意识,相互之间交往最淡薄的种族。他们天然地被那些光怪陆离的元素世界吸引着,绝大部分海民认为他们生命的意义就是把魔法发扬光大,抢在别人之前把魔法发扬光大,督促自己的子孙接着把魔法发扬光大。

    ——哪怕只是个普通的码头工人,都喜欢耗尽积蓄在家里偷偷弄一个小小的研究室,时不时进去打发一下时间。

    由此,海民的数量一直在缓慢下降不说,因为整个塞拜城长期处于半封闭的状态,哪天它突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其他种族也没法儿给出一个及时的反应。

    “是我们错了。”塞拜城的城主叹息一声,“太久的时间,我们只迷失在元素的世界中,一味追求、探索那些其实并不必要知道的答案,甚至连至亲的人都不耐烦交流问候……最终导致了那件惨剧的发生。”

    现在,大英雄瑟罗非坐在塞拜城最高档的宴会厅,对面是塞拜城的城主,海民的头儿;右手边是塞拜城魔法公会的会长——以海民的世界观,这位清瘦的中年人大概相当于海民的精神领袖,他的威望比城主还要高。

    然而此时,他和城主,和其他在座的大人物一样,脸上满是懊悔的表情。

    塞拜城城主给瑟罗非说起了这场神罚的起因。

    海民对魔法的狂热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极端。亲人,爱人,好友,统统都得往魔法后头靠。在那样的背景下,突如其来的元素洪流对海民而言和世界末日没什么两样。

    空气中的元素以令人恐惧的速度流失,没有原因,没有解决办法。魔法道具很快就要变成一堆废物,他们崇拜、依赖、为之奉献一生的魔法就要永久地离开他们了。

    人心惶惶。那段时间,情绪低落、崩溃甚至自杀的海民不在少数。一些不知道是自己首先走了极端还是别有用心的海民趁机鼓动大家以邪恶的方式重新唤回元素的青睐。

    “……活祭已经出现了。”城主语气沉重地说,“我对事态的发展略微感到恐慌,第一时间联系了蓝麟会长,强行以军队镇压了两场规模不小的活祭。然而在暗地里,一定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活祭已经发生。那时大家的情绪完全失去了控制,甚至在执政官中,在军队中也——我们,无能为力。”

    降下神罚的是哪一个神祗,祂在什么时候将目光投向了萨拜城,这个谁都不知道。但真正引燃了祂的怒气的,却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儿。

    有一艘商船停泊在了塞拜城外。

    那是一艘规模不小的商船,人员组成也很丰富,人类、精灵、妖精三族齐全。

    他们来塞拜城贩卖由齿轮、发条、锅炉和蒸汽组成的“魔法道具的替代品”。

    认真说来,元素洪流对于海民的冲击确实是所有种族当中最大的——精灵和妖精最常用的还是天赋魔法,而且他们的生命追求本来就普遍有点儿歪;人类始终是适应力最强的种族,那些对魔法的消亡反应最激烈的人们基本也只是贪恋由魔法带来的权势和金钱,并不是魔法本身。

    而对于海民来说,他们被颠覆的是信仰。

    元素洪流之后,海民陷入了怎样一种混乱和绝望,瑟罗非完全可以想象。在那种情形下,商船的到来在海民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小部分海民像是在绝境中找到了救命的绳索,争相购买这些新颖的货物。也有一些海民选择了谨慎的观望。

    而大多数的海民,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他们被彻底激怒了。

    在他们看来,这些商人向他们兜售机械制品的行为显然没安好心。这些狡诈的外来人用这种可以被称为“落井下石”的举动丰满了自己的腰包,将海民的社会引导去了一个没有魔法的,可怕而堕落的未来。

    人心蠢动之下,冲突的产生、加剧就完全不让人意外了。

    最终,那船上的商人们全数被失去理智的海民以残忍的方式杀死了。自我标榜为胜利者、道德家的几个领头的海民还将这些可怜商人的残骸高高挂在旗帜上游了街。甚至一些特别极端的带头人还计划着要在那些购买了机械制品的海民中也发动一次“清洗”。

    神祗的怒火,在这时降临了。

    “祂说得对。那时候,陷入偏激的怪圈,彻底失去理智的我们,已经不配和其他种族一起分享这个世界了。祂愤怒地斥责我们,将整个塞拜城沉入海底。”

    “祂说,‘既然你们如此贪恋曾经的生活,我就让你们始终停留在曾经。你们将会回到元素洪流发生之前的某一天,被那一天禁锢,无尽地重复着你们渴求、热爱、并不惜为此犯下可耻罪行的生活。’”城主回忆着神祗的话,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敬畏的表情,“神说,因为城内还有无辜的孩童,祂在降下罪罚的同时也会给我们留下救赎的路。”

    海民残忍地杀死了前来贩卖货物的商人们,神祗就表示塞拜城必须由商人来拯救。什么时候塞拜城的商人向外卖出了一件货物,所有的海民就能摆脱这个噩梦的循环。

    “但我们一直没有成功。刻意前来寻找海民的冒险者一律被神的怒火牵连,和我们一块儿被禁锢在了永不结束的一天;而能够将无意的外来者引入塞拜城的通道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片海域出现。”

    海民们想要成功卖出一件东西,面临的困难还远远不止这些。瑟罗非和尼古拉斯并不是第一批被引进塞拜城的人,在他们之前,也曾有在海上漂流的人们被引渡进来。然而,在外来人被某件商品吸引、萌生“我要买下它”的念头之前,海民们压根不能从视觉和听觉上发现外来人的存在;同时,他们也无法自主行动,只能清醒着重复他们做过几千万次的动作、重复进行他们说过几千万次的对话。塞拜城开放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在这些几乎算得上苛刻的限制之下,往往是外来人懵懵懂懂地进来,又懵懵懂懂地离开,最后只当做自己是做了个大梦。

    “瑟罗非小姐。”城主,魔法公会会长,那几个被派遣来寻找消失的海民却倒霉被一块儿困住的人类,还有在场的所有海民都一块儿站了起来。

    瑟罗非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回和真正意义上的贵族阶层亲亲密密地坐在一块儿,气氛和谐地谈话聊天,而不是你通缉我逃跑,你举刀我挥剑,你开结界我炸海船的惯性日常。

    正在这时,有一个侍者小步跑进来,恭敬地给塞拜城城主递上一个十分精美的、像是由什么贝类雕刻而成的小盒子,然后在城主耳边说了什么。

    城主点头,对瑟罗非说:“这位侍者告诉我,阿尤先生被照顾得很好,请你不必担心。”

    现在场合、时机都不对。否则,女剑士一定会为了“阿尤先生”这个神奇的词组好好笑一阵。

    “你拯救了整个塞拜城。”城主带头向她高高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声音几乎有些哽咽,“我们已经听说了那枚铜币对你的重要性。哪怕是几分钟的迟疑,塞拜城就会重新关上,我们将会重返那个永无尽头的炼狱——”

    “神赐予你仁慈,而你用它点亮了海民的新生!”

    海民们跟随着他们的城主低声地、哽咽地念完了这句话。他们的手腕都在不自觉地颤抖。他们仰头,用最虔诚的心情喝空了手中的酒杯。

    “我在此承诺,海民的港口永远对海盗们敞开大门。”城主一边说,一边亲自走过来,双手将那个精致的盒子递到瑟罗非面前:“海民们还有很多的罪要赎。我们一致认为,如今只有你才有资格持有这个神祗的馈赠——”

    城主打开了那个盒子。在一看就十分昂贵的暗蓝色绒布上,一枚戟状的挂坠静静地躺着。

    站在一边没什么存在感的尼古拉斯随意往盒子那儿瞟了一眼。下一刻,他的瞳孔猛然紧缩!

    瑟罗非沉浸在“天啦我居然给海盗这个职业刷满了海民的好感度”的感慨中,有些愣愣的,她口中道着谢,下意识朝挂坠伸出手去——

    “罗尔别碰它!!!!!!”

    尼古拉斯惊恐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模模糊糊的。

    瑟罗非眼前是满满的白光。

    她控制不住地剧烈颤抖,嘴里很快尝到了血腥味儿。

    这熟悉的力量……这熟悉的见鬼的剧痛……

    啧,这是海民的圣物!

    幸运女神啊,你我的仇恨高得像精灵的鼻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