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68| 4.16

68| 4.16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六】

    “我不明白,”蝎子冷冷地看着杰克,“传闻在半年之前,鸟钻石镇的湿水母酒吧就已经有了新主人,装潢全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小樱桃和纳姬这两个招牌舞娘也因为‘新东家不给足工钱还想揩油’而离开,当初这花边小料在玛蒙城也流行了好几个星期呢。”

    那些护卫们下意识对这样的“新主人”发出嘲讽的嘘声。杰克的脸色又红又白,偏偏他一直以文明人、体面人自居,白在鸟钻石镇长了这么些年却一点儿没学会海盗们的花式骂人*,只能颠来倒去地重复“这是污蔑”,“对我人格的侮辱”,“我要去告发这些卑鄙的人”之类的话。

    “那么,‘新主人’,事情都过了半年,你却突然跑过来不依不挠地索要授权书。离家半年的脑子终于滋溜一下蹦了回去,你开心吗?”

    “还不是因为负责财产登记的都是监察院那些不懂的变通的家伙,连长老的面子都——”

    “这是在磨叽什么?”那个小队长警告地看了杰克一眼,不耐烦地用刀尖敲了敲地面,“要干什么都快点儿,直接抓人走了,上头要是发现我们——你来担责任?”

    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往蝎子的脸上、胸前看。

    蝎子垂下眼睛。

    这位小队长比杰克机灵一些,却也没好到哪儿去。

    从短短两句对话中,蝎子机敏地摄取到了几个宝贵的信息——第一,有监察院的把关,湿水母酒吧的处置权还牢牢掌控在安娜母女的手中;第二,监察院和长老院好像有点儿针锋相对的意思;第三,这支护卫队手上并没有缉捕令,他们出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收了杰克什么好处,打着护卫队的名义接私活儿赚外快。

    加上这么几条信息,现在的情形其实对他们很有利。

    ……如果乔在这里的话。

    如果增加一个战力,蝎子有把握把眼前这些家伙统统揍趴下,然后带上安娜一块儿去监察院哭哭啼啼地告状。实在不行,她还能……

    可惜了。

    杰克带了一整支护卫队来。十二个武装到了牙齿的高大男人将这个偏僻的角落牢牢围了起来,那个队长模样的家伙虽然一脸不耐烦,但他一直定定地站在距离小安娜两步远的地方——他只要一个跨步,就能弄断安娜的脖子。

    这里只有蝎子一个人能打。她护得住安娜,就顾不了后面的小楼。哪怕杰克突然大发善心,纯粹只是把那几个伤病患拎去审讯厅,再原封不动拎回来,阿伦夫妇和汉克斯都得去掉半条命。

    蝎子默默地叹了口气。

    杰克这是用生命在撕破脸。

    在安娜和瑟罗非的描述中,法师这一家有些刻板,有些不太近人情,但怎么也算是一个安安静静、可以愉快相处的好住客。杰克喜欢吹牛皮和攀关系,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年轻人浮躁一点儿算什么大事儿?

    但人心是会变的。这个原本只是有些小浮夸、小贪婪的青年已经变成了这样一幅让人厌恶的怪样子。

    杰克看蝎子和安娜两人久久不说话,以为她们害怕了,脸上就带了点儿得意的神色。他催促道:“我可是大度地把选择权交给你们了,签字,或者跟我们走一趟?”

    “安娜不怕,我们签。”蝎子揽过安娜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另一只手在安娜手心飞快地写下一行字——

    “回头成倍给你要回来。”

    安娜趴在蝎子的肩头,发出闷闷的抽泣声。

    让渡书很快签好了。杰克收起让渡书,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地冲蝎子和安娜行了一个复杂的晚安礼——他的动作实在不太像样,这使得他看起来像是凭空逮了只不存在的鸡——然后他带了点儿讨好地询问那个队长:“我们去蓝月之角喝一杯?今晚兄弟们都别客气,酒水都记我的帐!”

    那队长却一步都没动:“等等。”

    他指着蝎子说:“这个人很可疑,还是带回去问一问。”

    他的部下们立刻发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声,像一群看到腐肉的鬣狗。

    杰克看起来有些为难。他这些年来一直孜孜不倦地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抱大腿事业中,虽然一直碰壁,但他怎么着也练出了几分看人的眼光。蝎子自从来到玛蒙城之后就极尽收敛,但她明显不同于一般女人的,干脆利落的作风和时不时透出的气势,让杰克下意识将她划入了“不好惹”的行列。

    否则,杰克也不会磨磨蹭蹭,直到今天才壮着胆子胁迫安娜给让渡书签字了。

    队长却没有什么顾忌。他有些鄙夷地看了眼杰克,说:“别扭扭捏捏的,作为检举人,‘审问’的过程你当然有份儿。怎么样,你还要‘包庇’她?”

    这“审问”指的是什么,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杰克脸上神色变来变去,最后还是那一丝被队长激起来的欲|念占了上风。他期期艾艾地在蝎子的腰身上扫了两眼,谄媚地冲队长笑了笑,不说话了。

    队长一挥手,就有三四个护卫一起走上前,嘻嘻哈哈地去抓蝎子的肩膀。

    从刚才队长开始说话起,蝎子就一直垂着眼。现在有人要抓她走,她看似瑟缩了一下,却巧妙地避过了一个护卫丝毫不收敛、直直往她胸口去的手。

    同时,她暗暗用力想要把安娜推开。

    谁知道安娜竟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是牢牢地抱住她的腰,怎么都不肯下来。

    护卫们根本没把两个姑娘放在眼里,看见她们死活要粘在一块儿,还笑嘻嘻地说了几句“姐姐带妹妹见世面”之类的,意味不明的话。

    蝎子看安娜坚决得很,也就不再使力了——动作再大下去就要露出破绽了。

    把安娜带在身边也好,蝎子想。总之,先离开这栋楼再说。

    一行人很快转出了这条阴暗狭窄的小巷。

    就在这时,走在安娜右边的护卫突然痛叫一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弯腰捂住腰间盔甲的缝隙。鲜红的血液正在争先恐后地流出来。

    “安娜!”蝎子大惊!

    安娜此刻就像一只还没长成,却已经伸出利爪的山猫。她有些笨拙又有些矫健地弯腰躲开一个扑上来的护卫,伸手毫不犹豫地抓上摆在石墙边上的一只又臭又高的垃圾桶,踉踉跄跄地往前方一砸!

    那个向安娜扑来的护卫脚下一空,整个人突然消失在了地面上。

    ……是了。这条巷子口的排水管铺得不好,连带整个路面破了个大洞。护卫队不管,这附近的住户们也没有自己动手修一修的意思,随便找了一块纸皮板子盖上了事。

    不要说杰克和护卫们,蝎子都被安娜这一手惊呆了。她愣了一下,只来得及挣脱抓住她的护卫,就看见安娜被一个下意识进入战斗的护卫抓住了,抬手就是狠狠一个巴掌!

    安娜被打得偏过头去。那脖子好像下一刻就要折断了。

    这么一闹,那些护卫也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拔出刀来把两人围住。

    蝎子被三个护卫死死按着。安娜被反剪着双手,一个护卫踩着她的小腿强迫她跪在地上。

    安娜明显被那一巴掌打得有些晕乎了。然而,她却还是晃晃脑袋,努力看清杰克的方向,然后朝他那儿呸了一口血水:“没用的孬种,败类!”

    那个护卫队长正一边骂骂咧咧地站在破损的路面边缘朝下看,指挥着手下怎么把那个掉下去的倒霉蛋救上来,一边附在另一个护卫耳边说些什么。他听到安娜的骂声,有些烦躁地挥挥手:“吵什么吵,让那小婊|子闭嘴。”

    于是按住安娜的护卫又高高抬起了手。

    下一秒,他眼前一花,一股完全不能抵抗的大力就这样轰然把他掀了出去!

    “安娜!我刚刚就觉得这声音有点儿耳熟……没想到真的是你!”

    一阵夜风将云团吹散,久违的月光从遥远的天空径直坠下,轻飘飘地落在那些被高高扬起的棕色发丝上。

    年轻的姑娘背着足足有一人高的巨剑,歪着脑袋,明显有些惊异地看着安娜高高肿起的半边脸。一抬头,她的目光和蝎子对上,这接二连三的重逢显然让她又更加吃惊了些。

    “我好想撞到不得了的事情了?这是……在做什么?”瑟罗非轻轻松松地抱着安娜,无辜地高举另一只手向蝎子走去。

    “站住!不要再靠近了!我们是玛蒙城护卫队的人,我警告你不要多——”

    “罗尔!他们是来干私活儿的!”蝎子丝毫不顾近在咫尺的刀尖,飞快地说道:“杀了他们!”

    站在蝎子左侧的一名护卫反应极快,他囫囵把刀横在蝎子的脖子上,厉声冲瑟罗非喊:“你再走近一步,她就没命了!”

    瑟罗非:“好好好,你别紧张,我不走了,不走了。”

    说完,她以极快的速度抽出背后的大剑,让它顺畅而漂亮地往身前划了个弧线。

    旁边的护卫刚想再次警告瑟罗非,让她老实把剑放下。可他眼角一抽,整个人像是被扔到岸上的鱼似的,要喘不喘,只能徒劳地从喉咙里发出恐惧的气音。

    在场护卫们的表情与他如出一辙。

    只见那个刚刚拿刀夹在那女人脖子上的家伙,瞬息之间就变成了两截。他的躯体毫无生气地瘫在地上,从左腰到右肩被利索地斩开,内脏花花绿绿地流了一地。

    可是,他和那个古怪的女剑士之间,明明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浓烈的血腥味儿一下子充满了这个偏僻的小巷。一种诡异的恐慌像是深海阴冷的藤蔓,悄无声息地爬上了护卫们的后背。

    瑟罗非用夹着安娜的那只手歪歪扭扭地向蝎子比了个手势:“遵命,大姐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