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102|7.1.2

102|7.1.2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九】

    都说半精灵是神祗的宠儿,因为绝大部分的半精灵确实能够毫无障碍地继承来自双方种族的优势,无论是外貌、嗓音、魔法天分、力量天分,或是别的什么,半精灵们一开始就妥妥儿赢在起跑线上。

    ……这大概也是各大种族中,人类与精灵的关系一向最为紧密的原因。

    然而,半精灵们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或许不叫做弱点的弱点。

    当他们力竭,耗空魔力,失血过多,总之是进入虚弱状态的时候,他们会木质化。轻微的木质化其实是好事儿,是一种自我防御的手段,比如能够砍进皮肉的刀剑不一定砍得穿木头。可一旦这种木质化达到了一种境界……

    没有什么智慧生物能以一截木头的形态活下来。与森林和自然最亲近的纯血精灵也不行。

    而且眼前伊莉莎的木质化非常奇怪。按理来说,就像当时瑟罗非和乔作为独眼号的海盗,跟着他们胆大包天的船长去绑架卡尔伊莉莎的那一次,全身魔力透支的伊莉莎就是从脸颊到脖颈,从指尖到手臂开始泛起青色的。

    可现在?

    “难怪刚才我们拖了她一路,却什么都没发现。”瑟罗非胆战心惊地摁了摁伊莉莎的腹部——刚按下去是软的,可是再用力一些,就能触到硬邦邦的内里,就像是包裹了一层泡棉的木头家具。

    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个半精灵姑娘的内脏是不是都已经结成一团了。

    还有刚才蝎子消耗自身魔力得出的诊断结果,和她被灼伤的手心……

    瑟罗非心底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她心跳微微加速,几乎是下意识地朝伊莉莎的额头伸出手去——

    “啪。”

    她的手被有些用力地拍了下去。

    尼古拉斯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她旁边,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瑟罗非眯着眼睛看回去。

    溶洞中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就连埋头在地图上写写画画的希欧都抬起头来,别有深意地观察着两人的表情,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瑟罗非突然笑了。

    “都已经到现在了,你还不明白么?”她敲了敲对方硬邦邦的肩膀,“不是我们,就是长老院。难不成你更乐意把东西放到那几个褶子怪物的口袋里?他们拿了东西,还不一定会不会用呢?不是我吹自己,长老院想要再挖出一个好载体,概率比海豹孵鸡蛋还要低——哦不不阿尤宝贝儿我不是在说你,你当然想孵什么就能孵出来什么。”

    阿尤其实没怎么听懂,但女剑士毫无逻辑的偏袒让它开心极了,它灵活地在地上滚了个圈儿。

    “我现在好好的,管家也好好的,这叫什么来着——双保险。你在担心什么?我,或者长老院,选一个快点儿?”瑟罗非放缓声音,故作俏皮地炸了眨眼,“船长大人,可别告诉我你真的要选长老院?”

    尼古拉斯一言不发地看了她一会儿,他的眼睛里像是装了一方正在经历暴风雨的夜空。

    “那也不要是现在……等问过管家再说。”

    “好。”女剑士答应得很爽快,并且大方地侧身让出位子,示意看病这活儿还得蝎子这个专业的来。

    尼古拉斯也松一口气。他微不可查地往后挪了挪,接着却不再动了,显然打定主意要占领这个最接近女剑士的位子,以防万一。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太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希欧一脸思索的样子,蝎子看了看尼古拉斯,又看了看瑟罗非,低下头专心研磨药粉,并没有深究的意思。

    乔呻|吟了一声:“神明在上,我都快要瞎了,罗尔你自己反省一下,你对我们都什么态度啊啊?对他呢?对他呢?你也难以免俗地屈服在*和权势之下了吗?”

    尼古拉斯的手臂微微动了动,看样子像是想拔枪。

    瑟罗非没什么诚意地扯了扯嘴角:“啧谁让你没他可爱。”

    乔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我不可爱?!我没他可爱?!”

    瑟罗非:“不可爱。他可爱。”

    船长大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可爱之争弄得有些懵,他的耳朵遵循本能反应很快地红了起来。

    就是现在!

    瑟罗非敏锐地感觉到旁边那人一瞬间的情绪游移,毫不犹豫地反手将手掌拍到伊莉莎的额头上!

    “嘶——”

    那一瞬间自掌心涌进来的狂暴力量让她又是疼痛又是得意地咧了咧嘴。

    就是这个。没错儿。

    她太熟悉了。

    那些久远的,无所不能的神祗……

    掩藏在赠物中的力量!

    ————————————

    海盗信条之一——我们从不试图解决问题,我们直接砍掉问题的头颅,再剁碎它可恶的身躯。

    伊莉莎之前一副分分钟变成烧火木头的惨样儿,在瑟罗非将她体内不断侵吞她自身魔力的神祗之力取走之后,她周身的木质化很快就退了回去,她甚至还醒来了一瞬,只是很快又脱力昏了过去。

    “睡一觉就好了。”蝎子给伊莉莎来了一遍全身检查,“其他没大事儿。和那边那个穆西埃家的少爷比起来,这个半精灵简直健康得能直接上战场。”

    “那就好。”瑟罗非伸了个懒腰,“好歹没有辛辛苦苦救回来一截木头。”

    蝎子瞟了眼瑟罗非的脸色,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啧了一声开口道:“你们到底在鼓捣什么?”

    “没有,我都是被鼓捣的。”瑟罗非有些沮丧地耸耸肩:“之前有些事儿没说,主要还是不想把你们扯进来。鸟钻石镇那一场……我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蝎子挑眉:“那现在?”

    “现在……”瑟罗非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伊莉莎,眼里有几分凝重:“王都的消息被全面封锁,连管家也暂时伸不进手去。现在,卡尔和伊莉莎又出现在这里,身后还吊着一群气势汹汹的追兵……”

    “你,曼德拉院长的独女,”她伸手指了指蝎子,又指了指隔壁,“那边还有一个班德里克家的大王子。王都闹出这样的动静,你们没什么独善其身的可能了,不如跟我们一块儿来搅混水吧——说来,你父亲还在王都吧?要联系管家找准机会把他弄出来么?”

    “他?那混蛋安全得很,你留着点儿心料理自己的事情去吧。”蝎子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听听你说的都是什么鬼话!本来就是一条船上的,要论资历我比你深了几倍不止,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儿黏黏糊糊的想七想八?早就跟你说了少和希欧混,你看看你,现在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了。”

    瑟罗非做了个鬼脸,一点儿不在意地拍了拍蝎子的肩膀:“等那个穆西埃醒了,我们多少能知道点儿王都的事情。晚些时候我们来谈一谈?现在我得先去——喏。”

    她冲门外抬了抬下巴:“我们的头儿已经和我冷战一整天啦。”

    黑发的船长正坐在属于他的溶洞盲端,身边放着一大堆各式弹药和不同规格的枪管。他低着头,双手和变魔术似的在火枪上飞快地跳动,将一个个精巧的零件组装或拆下,金属密合的哒哒声十分有节奏的在溶洞中接连响起。

    他沉默的侧面好看得像一幅画。

    瑟罗非突然觉得十分忧伤。在这个海盗团伙中,尼古拉斯精通枪械,蝎子精通药剂,希欧和管家……似乎什么都精通,乔红毛虽然看起来很蠢,但他身为皇室这一代的唯一直系继承人,肯定是从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学习高深的哲学和艺术了。

    ……就连阿尤也精通卖萌。

    只有她,并没有什么傍身的技艺,执照都考不到,只能毫无美感地砍出一片天。

    忧伤的女剑士走过去,一脚踢开看起来十分金贵的一排弹药匣,大大咧咧地在船长身边坐下了。

    尼古拉斯手中的动作停了一刻,又若无其事地继续了下去,好像旁边只是多出来了一块石头,或是泥块,反正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瑟罗非看他这样心里一咯噔,不由开始回顾一百二十种团长尤惯用卖萌姿势,并思考逐一模仿的可能性。

    她承认,这一次是她心急了。

    在西北的战场,她看到了像锤叔的痛苦,看到了老西蒙的无奈,看到了佣兵们的厌倦,以及妖精,这个从神祗创世以来就与人类一起在这片陆地上共同生活的种族,被拉扯到灭绝边缘的愤怒与绝望。

    ……也经历了同伴的死亡。

    在这样一场畸形的战争之下,赤铜前辈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哪一块没什么特点、谁也辨认不出的碎石黑土上,托托则轰轰烈烈地就在他们眼前烧了个精光。希欧被一向朴实平和的妖精们别有用心地带走,安上了那么一条冷冰冰的手臂,还洗空了脑子。

    瑟罗非是一个海盗,她当然不害怕鲜血和杀戮。海盗堆里除了一些天生特别富有冒险精神的,剩下的绝大多数是和瑟罗非一样,急需用钱(当然这用钱的理由就五花八门了)却没办法找到正经工作,没有别的选择了,才走上甲板,为了哪一张语焉不详的藏宝图或者什么珍稀材料打成一团。

    可西北那场战争,对于卷入其中的绝大部分精灵和妖精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无数的生命终结在那场对自身而言毫无意义的战争,而真正的得利者——长老院的老疯子们,始终远远地坐在一个安全又舒适的地方,穿着昂贵的衣服,喝着精致的下午茶,说不定关起门来还可以调戏一下年纪可以当他们曾孙女的小姑娘。

    在西北走了一圈之后,瑟罗非就隐隐感觉到,身怀壁障碎片,并且已经吸收了两个圣物之力的自己,迟早是躲不过的。

    接着,还没等她好好回味一下与乔和蝎子重逢、又成功抢到龙骨的喜悦,王都全面失联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从她九岁时,懵懵懂懂地打破了玛蒙城公会塔的能源柱开始至今,长老院一直尽心尽力地在她脑中营造着无所不能的形象。他们一挥手就能把妖精折腾得快要灭族,再一挥手,穆西埃这样一个经营多少代的庞大家族也轰然倒塌,魔法公会近年来最有天分的长老也丝毫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或许是平常小心惯了,一旦她被真正逼到绝境,她总会迸发出一种不管不顾的气势来。

    长老院想要圣物的力量?那她就先一步抢过来!

    当时,她也是脑子一热,什么都没想就伸了手。现在她冷静下来,稍微换位思考了一下,整个人就怂了。

    她不是不知道,起源之种,她吸收的第一个圣物,一直是尼古拉斯的心结。

    不管她同意服下起源之种时情况是多么危急,目的又是为了应对什么,这一枚精灵族的圣物,最开始,的确是管家希望他家少爷能回到壁障对面那个真正的家,将她视为“载体”而准备的。

    她和尼古拉斯也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那时候尼古拉斯是个小哑巴,并不说话,瑟罗非却认为自己还挺了解他的性格。

    闷鱼罐头。死倔的闷鱼罐头。

    他认定了她与圣物扯上关系就没好事儿(这似乎是对的),也认定了她是因为倒霉认识了他才被牵扯。由此,他极力反对他尊重的管家,极力将她与他的南十字号分割开来,甚至还曾经做出把她一人丢在岛上,自己开船跑了的杰作。

    当着尼古拉斯的面,耍这点儿小伎俩去抢夺圣物之力——虽然伊莉莎体内的力量很少,甚至没到起源之种或是海神之戟的百分之一,她这次只疼了一阵就过去了,但这行为完全就是在他胸口插刀子。

    她那会儿在急什么呢?也是间歇犯蠢,她怎么突然就有股“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这份力量的念头”,满脑子只想着伸手!明明尼古拉斯都答应了找管家商量,这其中可操作空间大着呢!

    现在不是深究自己犯蠢是否有理有据的时候。现在要赶快道歉把人哄回来。

    女剑士一向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掌握了让人感觉诚意满满的道歉姿势。然而,这一回,一向在女剑士面前很好说话的船长大人始终一声不吭,只顾着咔哒咔哒摆弄着手中的小零件。

    女剑士喝干了水袋里最后一口水,有些沮丧地沉默下来,开始认真思考是不是真的要学习阿尤,把肚皮翻过来给对方摸一摸。然而据她观察,这家伙最近对阿尤的肚皮也越来越不感冒了……

    就在她打算真的翻个肚皮试试看的时候,尼古拉斯那边突然低声来了一句。

    “梵特伦……混乱之界,我不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