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103| 7.1.3

103| 7.1.3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十】

    瑟罗非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哦,那你准备做什么?”

    尼古拉斯手上动作不停:“回家结婚。”

    瑟罗非:“啊?”

    尼古拉斯又平静又淡定:“回鸟钻石镇和你结婚。你想要几个孩子?玛格丽塔更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瑟罗非:“……”

    此时她的内心仿佛有一百只阿尤在翻滚。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一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为什么突然就开始谈起生小孩的事儿了!

    尼古拉斯当然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家伙。即便是最苛刻的人也很难真正挑剔他的脸和身材,被阳光和海风染成古铜色的皮肤让他显得性|感极了;他战力强悍,素来有“南十字号的船首炮”之称,他沉着拔枪瞄准然后一下轰掉两层甲板的样子能迷倒起码三间酒馆的舞女。

    ……他恼羞成怒红着耳朵的样子也非常对瑟罗非的胃口。

    但说真的,女剑士可从没想过诸如结婚,生孩子,以后一起生活之类的事儿。

    之前管家的态度十分坚决,尼古拉斯虽然坚决反对拿她作为载体,但对于回去他母亲的故乡梵特伦,却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无论是他,还是那个似乎许久没出现了的人格“尼克”,都表示过“大概总是要回去的,但回去的方法我们可以慢慢商量”这样的意思。

    瑟罗非表示非常理解。

    母亲体弱去世之后,被亲生父亲出卖给长老院辖下那些装满了疯子的研究所,被当成珍稀材料研究了数年,期间都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儿,最后干脆被泡在一滩粉红色黏糊糊的恶心液体中,封进能源柱要死不死了好多年。

    被汲取生命能量的感觉她不懂,但稍微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之后,她巧合地把他放了出来,又巧上加巧地捡到了他。可惜那会儿她自己也是东躲西藏、有一顿没一顿的,根本没办法让尼古拉斯享受什么人生的美好,最多只能让他体会一下揍与被揍的技巧。

    这经历要换她身上,她妥妥儿扛起大剑报复社会去了。尼古拉斯只是想要离开,完全没什么不对。

    况且,海盗的生活本来就是意外多多,谈未来根本就是个笑话。未来?半个月后你的骨头就分装在十几只大鱼的肚子里啦。

    “你,你你你。”瑟罗非结结巴巴你了半天,脑子实在转不过弯来,最后只能下意识地选择了一个自己目前最关心的话题:“你不,不生气了吧?”

    尼古拉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神儿带了些上位者特有的复杂与莫测,相当有船长的风范,如果耳朵没有那么红就更棒了。

    “哦……”这大概就是不生气了的意思,瑟罗非小心翼翼地琢磨着,有些犯傻地说:“那亲一个?”

    尼古拉斯手中动作又是一顿。

    女剑士眼巴巴地瞧着他。

    船长大人长长叹了口气,把手中七七八八的零件都放下了,抬头看着她。

    他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

    然后,他顶着两只快要烧透了的耳朵,一点儿没含糊地把她推到了石壁上。

    “……唔,对了,刚才蝎子问我,我也觉得是时候和他们开诚布公谈一谈了……”

    “嗯。”

    “……诶你等……我说认真的,现在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嗯……”

    “好。”

    “我在说正事儿,你能不能稍微停——唔唔——”

    “……”

    “……”

    “……”

    ————————————

    在将近傍晚的时候,阿尤叼着一只巨大的鱼网(当然比起它的体型还是显得小了点儿)回来了。渔网中装了各色鱼虾蟹,几团颜色鲜亮的海带海茄子,以及蝎子指定的,在高温烘烤之后能够吸收大量盐分、将海水转为淡水一种荚豆种子——虽然它会给清水带来一种苦味儿,但非常时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管家还没有给他们回信,他们不敢贸然走出溶洞的范围,每天的新鲜食物只好拜托他们聪明而忠诚的大个子。阿尤显然也非常喜欢这个新工作,因为每次它打猎回来的时候,都能光明正大地蹭到罗罗身边,羞涩地撅起尾巴让她捻一捻,并不会有黑脸的船长前来干涉。

    只是今天,角海豹愉快的玩耍时间注定要提前结束了。

    蝎子从一个岔道深处匆匆走过来:“卡尔.穆西埃醒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们谈。”

    卡尔.穆西埃的脸色苍白得像一只幽灵。他眼睛底下有浓浓的、令人胆战心惊的青黑色,目光一直有些涣散,显然身体虚弱得不行,完全是用毅力强撑着让自己保持清醒。

    据蝎子说,他起码有四天没吃过什么正经东西了,失血也实在太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卡尔居然能拖着一条人形木头一路把追兵们吊来这里,海盗们多少都对这个公子哥儿有些佩服。

    卡尔见到瑟罗非他们走进来,扯出一个苦笑,哑着声音说:“又被你们救了一次……希欧,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抱怨的吗?没想到——”

    希欧抬手截断了卡尔的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现在身体状况很糟,估计清醒不了多久,可惜我帮不了你什么——我这儿出了点问题,之前的事情几乎被我忘了个一干二净。他们说我们曾经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事实上,在见到你之后我确实开始隐约地回想起了什么,但那些片段太碎太杂,一时半会儿我理不清楚。你抓紧时间重新组织一下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然后专心养病,我们来想想对策。”

    “失忆?”卡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竟然比刚才更白了一些,他的表情带上了点儿愧疚,喃喃了一句“对不起”,很快闭上眼睛,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

    海盗们很配合地保持了安静。

    过了一小会儿,卡尔开口了,脸上带着一丝难掩的痛苦:“长老院审判了我的父亲,然后当着全王都人的面,把他绞死在了广场上。”

    什么?!

    蝎子猛地站了起来,乔也是满脸的惊骇。

    瑟罗非的认识和背景不足以让她感受到“大监察官被审判然后被绞死了”这件事是多么的荒谬,但她依旧十分震惊——王都全面封锁果然是长老院干的好事儿!大监察官说绞死就绞死了?!这气势,长老院下一步是要渎神啊!

    “凭什么?!”蝎子喘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我是说,他们以什么罪名审判了你父亲?”

    “都是一些编造出来的可笑的理由,比如,和妖精们勾结,坑害军队,收受贿赂什么的……”卡尔嘲讽一笑,“长老院说是,谁又敢说不是呢?”

    “审判团又不只有长老院的人!”乔大声说,“民选官呢?公会和学院那边呢?王室也有一票呢!”

    卡尔看了乔一眼,有些惊讶这个看起来邋邋遢遢的海盗对王都的了解,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只飞快解释道:“这是父亲的意思。他认为长老院这次势在必得,他们一定会在唱票阶段做手脚,杀了他之后再由此清算那些与他交好的审判团员。于是他主动要求大家投死他,尽可能多的保存那些与长老院持不同意见的势力。”

    ……值得敬佩的男人。

    “父亲提前将我与母亲藏在了安全的地方,然后趁着城防疏漏,将我们分头送了出去。长老院在绞死了父亲之后,很快翻查了我们的房子,似乎从中得到了一个什么东西,由此坐实了父亲‘反叛人类,别有用心’的罪名。”卡尔皱眉思索,“我跟着父亲信赖的副官一路躲藏,逃出王都之后,在路上遇到了正在被追堵的伊莉莎。”

    “你们不是一起逃出来的?”希欧问。

    “不是。”卡尔摇摇头,“白胡长老始终是中立派,长老院虽然头疼他的脾气,却也非常欣赏他在魔法上的才华,他们没什么理由对白胡长老下手。公会和学院中不少像白胡长老这样的学术派前辈,长老院一向有些忌惮他们的脾气,并不敢逼着他们站队。这次清算我们监察官一派,应当与伊莉莎他们没什么关系才对……我记得最近一段时间,伊莉莎总是和贾斯汀的小妹妹住在一块儿,是贾斯汀他母亲邀请伊莉莎去给他们家小女儿做魔法启蒙的,也不知道怎么会……”

    贾斯汀?扯到那个贾斯汀的话,瑟罗非皱了皱眉,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那时候,她的状况就很不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卡尔回忆着,“那时她身边还跟着一位我们都熟悉的老侍卫,他中了很多箭,只来得及将伊莉莎拜托给我们就死去了。”

    “我们一路逃,追兵却始终杀不完也甩不掉。护送我的副官前辈与他的手下们都陆续被杀死了,我也就要坚持不住了……幸好遇见了你们。”卡尔吃力地向他们点点头,然后看向瑟罗非,努力扯出一个没什么人气的笑:“我相信神祗是在注视着这个世界的……伊莉莎之前都告诉我了,她高兴得要命,给你买了好多漂亮的晶石和缎带,经常一脸焦虑、神经兮兮地向我抱怨,说王都的手工艺人越来越不靠谱了,这些东西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瑟罗非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幸好卡尔也并没有要她搭话的意思,他接着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父亲总觉得我还需要历练,并没有让我接触多少这方面的事儿……说来,我受过南十字号不少恩惠,那些通缉令我却没能帮你们压下来,真的十分……”

    卡尔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了,他的脖子无力地歪倒在床板上,气息微弱地说:“幸好,如今又看到你们聚在了一起。我为你们感到高兴,真心的。”

    “如果有我母亲的消息,还请……”

    说完这句话,他又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海盗们相互看了看,都在其他人眼中找到了一分凝重。

    尼古拉斯打开怀表,简要地将刚刚从卡尔那里听到的消息复述了一遍。接着,他抬头,坦然对上希欧若有所指的目光。

    “蝎子去熬制药剂,我们来弄点儿食物。”他说,“然后我们谈一谈。”

    谁都没想到,他们的晚饭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伊莉莎醒了。

    她的状况比奄奄一息的卡尔好多了——她是自己扶着岩壁一路摸索过来的,虽然脚步有些踉跄,但整体没什么大问题。

    她警惕而茫然的目光在海盗们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定定地看着瑟罗非。

    瑟罗非正举着一只拆到了一半的大龙虾。她被伊莉莎看得有些毛,不由开口:“呃,你醒啦,感觉还——”

    下一刻,这个一向举动优雅,教养良好,就连在独眼号臭烘烘的牢房里也要讲究用餐姿势的半精灵披头散发地扑了过来,趴在女剑士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