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骄妻夜行 > 第二卷 相对 第七十七章 澜惠学舌

第二卷 相对 第七十七章 澜惠学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菱凤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实在也没有什么好跟他说的,开口多问一句:你知道是谁制成的?恐怕他会没有轻重说出好些话,他笃定的某件事一定不会遮掩,甚至会毫不犹豫说出来,不管对面的人是谁。

    曾献羽不达目的不肯善罢甘休的脾气又来了,一定要从沈菱凤嘴里听到那几个字的答案才甘心,他不知道有些事情原本就不该他知道,知道了又怎样,难道他能改变什么?

    “夫人,奴婢将夫人说的貂皮筒子送给了太医,太医千恩万谢地走了。一路上还不住念叨,说夫人出手大方,还跟从前一样。”澜惠进来给她回话,没觉得里头有什么不对,想着太医说话的口气和神态就好笑,忍不住将那些话又学说了一遍。

    “从前夫人出手阔绰也是人人知道的,相府的大家闺秀谁敢不巴结?”曾献羽说话酸溜溜的,倒不像个厉兵秣马的大将军,反而更像是吃醋的妇人:“如今倒是要小心翼翼,恐怕背后多少人都在替夫人惋惜不已。”

    “是奴婢说错话了。”澜惠赶紧认错,这话要不是她说起来,一定没有底下这么多话,曾献羽最近跟她闹别扭,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了。

    “你有什么错?”沈菱凤挑起一侧眉头,想要知道什么那就告诉你好了,沈菱凤心中冒出一个恶毒的念头,一闪而过的瞬间,却牢牢印在心底,有一天,她一定会说出来的:“不过是说了两句真话,难道说真话也要受罚?若如此,以后谁还敢在我面前说真话?”

    “是奴婢嘴快,奴婢不该这样子没轻没重,惹得大人和夫人生气。”澜惠很是乖觉,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长大了好多。

    沈菱凤捏着下颌似笑非笑,忽然记起某天穆辰在后院不经意间跟透露的些许口风,或者是澜惠看到自己的结局想到了她自己身上,若是不能再为自己打算一番。日后就是要跟自己一样,与其这样不如早些打个正经主意,也省得将来后悔莫及。

    “谁说你错来着?”沈菱凤不管身边是谁,只要她想,没什么做不到的:“很多人都喜欢说真话,听真话,岂不知这个真话说出来有时候就不那么好听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听真话的度量。今儿就为你说了真话,我也要重重赏你。素日,你跟着我,小玩意儿必然是少不了你的。寻常东西你也瞧不上。今儿当着曾大人的面,我就与你一个莫大的赏赐,但凡是你说出来,我必然竭尽所能,圆了你的心思。”

    澜惠小孩心性。跟在沈菱凤身边自来没有任何担心,只要是沈菱凤给她的东西都是好的。别人看着,沈菱凤骄娇二气甚重,一定不容人。独只有身边的人,知道她护卫心疼身边人才是最好的。

    “说说,你要什么?”沈菱凤瞥了眼努力压抑着火气的曾献羽,你想听真话那我就说过给你听。看看你听了之后会觉得什么。高兴不高兴都是自找的。

    “奴婢还没想好呢。”澜惠脱口而出,其实她要什么,小姐心里最清楚。小姐是身不由己,她也是一样。若是没有了小姐,没有了牵挂,就什么都一样了。

    “那好。等你想好就先和我说,就是办不到我也要给你想法子,圆了你的心思。”沈菱凤淡淡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中,又何必在乎某些人不明真相的质问。曾献羽如此做。只会让自己对他的烟雾越来越深,她不在乎某些人和事的时候,就无须顾及那么多了。

    曾献羽听懂了她的话,真真假假都是为了说给他听。而她的真假,她难道不懂,其实一直都是跟他有关的。从他跟她成婚那天开始,他们就是祸福相倚的两个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不论她沈菱凤愿意不愿意,她都要上他曾家族谱,最后都是他曾家的媳妇。四海皆准的道理,偏偏聪*黠如沈菱凤不明白。

    屋子里仿佛是悄无人烟一样的寂静,没有人说话。门砰地一声被撞开,接着就是接连两声响亮的猫叫声,沈菱凤平日最喜欢的暹罗御猫在脚边磨蹭着,好像是很久不见,难得的亲密,大有要跳到身上磨蹭一番的心思。

    “我懒得勾腰,澜惠把它抱给我。”沈菱凤笑着把手伸出来,澜惠赶紧把猫儿抱起来刚刚摩挲了两下,猫儿就不安分叫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好像是澜惠怎么让它难受了一般:“小姐,我可没难为它。每次摸它,就好像是奴婢怎么欺负了它似地。”

    “我可没说你怎么难为了它,就是掐了它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个扁毛畜生娇贵得很,不喜欢别人乱挠它碰它,差不多的人都还精怪不过它。”说着从澜惠手里接过猫,跟她方才差不多的力道摩挲着,猫儿真的是通了人性,在她怀里半睁半闭着眼睛,甚至夸张的打了个呵欠,舒展着四肢,霸占着沈菱凤怀抱。

    曾献羽看着这只猫,忽然觉得一只猫在她这里都比自己来得光鲜,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着她的摩挲和宠爱,比之于一个人,尤其是像他曾献羽这样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光鲜了很多。

    不知不觉就把那只锦盒推出去好远,澜惠眼尖想要一把拿过来,沈菱凤眼锋忽而一闪,显然是示意她不要乱动,动得多了曾献羽下一刻会做什么,谁都不知道。何况明知道曾献羽想要做什么,昭然若揭:不过是见到这个东西,心中不忿而已。他不会拿着这个药匣子去做什么,就是不对自己看中,也要看中腹中这个未出世的孩子。

    沈菱凤自忖对这个孩子真没什么好感,从她知道自己怀孕以后,感慨欣喜大大多于感动,她不能给孩子太多的宠爱,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就因为担心自己无法去全心疼爱一个孩子,所以不愿要孩子。也就是因为旁人的闲言碎语,她才会去怀孕生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骄妻夜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薛湘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湘灵并收藏骄妻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