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骄妻夜行 > 第三卷 边塞 第十七章 见面

第三卷 边塞 第十七章 见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云一路上总是心里不停在打鼓,不知道皇帝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好端端往将军府去,皇帝又不是不知道,曾献羽不在京城。这样一去,最起码的忌讳都没了。

    穆云所担心的事情,皇帝根本就是不以为意。也可以说是他根本就没想这么多,去见见沈菱凤,一直是他想做的事情。没有合适的借口,没有合适的人跟着,去了等于是自己找钉子碰。穆云恰好就是最适合跟他一起去的人,他是宜王心腹,沈菱凤对他也是另眼相待,他去做什么,别人不知道,穆云知道就行。

    “从这儿进。”皇帝避开朱红大门,穆云心中纳闷,他怎么会知道这里?难道皇帝对这座府第了若指掌,就连该怎么走往哪里走,也不输于他们吗?

    穆辰正好跟在沈鼎玢身后,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当年沈鼎玢身居首相,先帝担心这位首辅外加大舅子的安危,将穆辰提为正四品武官,也就是为了让沈鼎玢多一个可靠的助手。

    沈鼎玢背着手慢慢踱步,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波动。或者是多年的位列枢府,喜怒不形于色是他最好的伪装,任何人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而穆辰也早已习惯这样子跟在他身后,两人都不说话,只是在石子路上慢慢踱步。

    “皇上?”穆辰第一眼看到皇帝,有些怀疑自己眼睛看错了。皇帝没事怎么会到这儿来?这又不是当年,先帝有事无事到了相府,跟沈鼎玢或者谈论国事,或者把酒言欢。毕竟是一家子亲戚,郎舅至亲。如今的皇帝,虽然是沈鼎玢的外甥,可是这个外甥从一开始就不是沈鼎玢看重的那个,甚至不是先帝跟皇太后看中的那个。最后却成了当今天子,沈鼎玢对这件事支字不提。好恶他也从不对任何人提及,你永远都无法得知他心中到底想些什么。

    沈鼎玢也愣了一下,扭头时正好看到皇帝兴致盎然看着路旁两株高大茂盛的桂花树。深秋时节,桂子飘香。

    “香飘云天外。果然是好花。”皇帝嗅着桂花的香气,缓缓道。

    “老臣……草民参见皇上。”沈鼎玢初时还没想到要怎么跟他请安:“吾皇万岁。”果然是一开口就说错了话。

    “舅舅何须如此,朕今儿是来走亲戚来了。”皇帝亲手扶起他,沈鼎玢不着痕迹看了一眼穆云,或者是在说他知道皇帝皇帝要来,怎么事先都没有说一声。

    “草民不敢,皇上折杀草民了。”沈鼎玢当初对这个外甥看顾并不多,也并不是沈鼎玢一人的错。那时候,他是有封地的亲王,自然不能跟皇太子一样留驻京城。早早就到了自己的封国。如果不是最后先帝将帝位意外传给他,那么他将老死封国,除非是皇帝大寿或是更大的喜事,也或者是皇太后驾崩,他将永远不会出现在帝都。

    沈鼎玢不知道他的来意。心底暗自揣测是不是上次跟皇太后谈及的事情,皇帝知道了。本来就是心底无私的事情,沈鼎玢多少年早已经惯见惯各色风雨,皇帝虽然是天下至尊至贵之人,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姜还是老的辣。能有什么斤两,尽管拿出来晾晾。

    “穆云进宫。说起这次回京是为了跟澜惠成亲。他跟穆辰兄弟两个并没有旁的亲人,既然澜惠是沈家的女孩子,那朕就是这男方的主婚人,这下岂不是两全其美了。”皇帝笑起来:“两家的姻缘,什么时候都断不得。”

    这话沈鼎玢倒是无所谓,不论他沈家女儿是不是嫁入皇室。从皇帝这一辈起,凡是皇帝这一支出来的子嗣,都有他沈家血脉。若干年后,或者子嗣不广,甚至转入宜王一支。也是他沈家血脉延续之故。你可以说他沈鼎玢自视甚高,甚至觉得他顽固不化,只是事实摆在眼前,谁也无法篡改。

    穆辰穆云两个听到这话,心底都是不由自主咯噔一下。皇帝难道知道了什么?本来宜王跟沈菱凤的婚事,就是皇太后跟沈鼎玢兄妹两个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既然不成,退而求其次的话,也不应该是澜惠跟穆云的婚事,这件事里头蹊跷很多,外人不会明白的。万一皇帝明白了,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这不过是旧年间他们就定下的事情,皇上这般一说,倒像是臣妾有意做了什么,让皇上想得太过深远。”沈菱凤从锦弗口中得知皇帝莅临,来不及想太多,披了件外袍匆匆赶来。父亲不知内幕,她不想牵涉太广。

    话虽是抢着说的,礼数半分不错。扶着锦弗的手,缓缓跪下请安:“臣妾鲁莽,皇上恕罪。”

    皇帝没说话,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腹部上,微微皱了下眉头:“有孕在身,不需行此大礼。”

    “谢皇上。”沈菱凤膝行几步,扶着沈鼎玢,父女俩这才缓缓起身。

    “没外人,看看朕都是一个人来,只是走亲戚串门子。若是舅舅不在京中,朕还不能轻易上门。”皇帝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落在沈菱凤身上:“太医院拟的脉案,朕看过了。这些时候倒是比先时好多了,显见是曾献羽不在京,你的事儿没那么多。自然能好好休息。”

    “在朝为官自然应该为主分忧,臣妾不敢置喙。”沈菱凤心思忽的一转,想到赵敏身上。那天他们说的话,她才不会当做是过眼烟云翻过去就完了。折断指甲的地方,一直都痛得很。

    赵敏一直说她是北京,这个北京是什么地方?是大都还是幽州,或者都是。沈菱凤叫人去查过,又说她是岭南王的侄女儿,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都能被她扯到一起,可见这个女人不寻常。上次挨打以后,不显山露水,跟曾献羽在缀锦阁喝了个胡天胡帝乱醉如泥,这些该是一个郡主该有的作为?

    皇帝应该对她是记忆犹新的,活色生香的女人,男人没道理不喜欢。不如帮她一把,想要出人头地的话,这是最好的机会。华妃,不就是想要自己帮她一把,信誓旦旦说她是为了谁谁谁,如今比皇后出息多了。跟自己怀孕的月份差不多,若是再多个赵敏,宫中该有多热闹?皇后舒坦日子过久了,就会忘了自己是谁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骄妻夜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薛湘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湘灵并收藏骄妻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