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 第088章 死不瞑目

第088章 死不瞑目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晚被关在一个营帐内,四周皆是严兵把守,围得密不透风。

    桃夭和素戈二人合力,将苏晚身上清洗干净,又替她将伤处腐肉剪去,重新包扎,整个过程中,她都一动不动,仿佛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桃夭在一边,看着她的样子眼泪直流。

    才三日光景,她已瘦得不成样子,眼睛凹陷,颧骨高高的,下巴很尖,衬得那双眼睛大而吓人。她的面色很白,是如同尸体般惨无血色的白,身上到处包扎了伤口,全身上下几乎都被纱布包裹了。

    血水一盆又一盆的端了出去,待到终于忙完,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可是苏晚依旧只是原先的姿态,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素戈朝桃夭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桃夭将下人准备的饭菜端了进来,走到苏晚身前,将她裹了重重纱布的手捧在手心,低泣着道:“娘娘,您吃点吧,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为了你肚里的宝宝,吃一点吧!”

    苏晚一怔,以极缓慢的速度转过头来,看向她,张了张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桃夭的眼泪又扑通扑通的落了下来。

    她重重擦了擦眼角,红肿着眼破涕为笑道:“娘娘一定还不知道,刚刚素医女替娘娘把过脉,娘娘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所以还请娘娘万万保住自己的身体,而今皇上出事,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了!”

    苏晚的嘴唇再次动了动,眼角的眼泪“啪啪”的砸了下来。

    伸出微颤的手指,抚上小腹,她,真的怀孕了吗?

    苏晚的眸间溢出一丝光亮,却又很快的暗了下去。

    为什么,上天总是要捉弄人,前世,她好不容易怀上孩子,却根本没福气将他生下来,这一世,她怀上了,可是,将后来,她要怎么面对孩子?难道告诉他,是娘亲杀了爹爹?

    苏晚的心狠狠的揪痛,想起赫连清绝,心如刀割。

    明明,明明就是她拉他下水,明明就是她想要他死,可是最后的关头,他却推开了她,用了所有的力气将她送上岸,自己则沉进了水里。

    那一眼,那饱含深情的一眼,就这么定格在水面上,直至他整个身子沉入海底,这比挖了她的心都痛。

    她没日没夜的在海边找,在海边叫,连连走了三天,寻不到他的影子也寻不到他的声音,她哭着说后悔了,哭着说不想报仇了,哭着求他上来,可是,没有人搭理她,回应她的,永远是一尘不变的滔天海浪声。

    当时的苏晚,甚至想着,就这么死了算了,至少,她还可以陪着他,可是她真的那么做了,赫连清绝不是白救了她?

    那临别的眼神,痴缠如骨的眸子,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苏晚就是知道,他要她活着,好好的活着!

    桃夭上前掰下苏晚再一次咬破的手指哭着道:“娘娘,你该冷静!现在,你是南启唯一的希望,皇上没有子嗣,你肚子里的孩子决定这南启最后的命运,娘娘,桃夭求你了,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娘娘……”

    苏晚哭得厉害,根本停不下来,桃夭见她这副样子,急得不像样子,却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在一旁不知疲倦的劝说,直到,帐外,传来侍卫行礼的声音。

    “本将进去看看。”

    “苏将军请。”

    苏墨沉又重重的咳嗽了声,这才挑开帘子走了进来,桃夭见他进来,明显还透着几分戒备,瞪着他道:“苏将军进来做什么?莫不是也同他们一样,要我们娘娘的命?”

    面对桃夭的冷言冷语,苏墨沉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沉了眸色道:“桃夭姑娘,我想同你家娘娘说说话,不知,你可否回避下?你放心,而今晚妃娘娘怀了皇上的龙嗣,我断然不会动她,更何况……”苏墨沉视线转向*上咬着手指哭的苏晚,叹了口气道,“晚妃娘娘救过我的命,而且我苏墨沉向来是知恩图报的人。”

    桃夭犹豫了下,看了一眼一旁的苏晚,似乎仍旧是有几分不放心,苏墨沉又道,“桃夭姑娘,你可以就在帐外守着,若是有什么情况,你也可以及时赶进来,而且清王有命令,不许晚妃娘娘有事,所以就算是我想杀人,也不会选择如此时机下,这不是将自己推入火坑,毁了么?”

    桃夭听他这般说,这才放了心,想了想又道:“娘娘现在脆弱着,苏将军断不可刺激娘娘。”

    苏墨沉点了点头,桃夭这才一步三回头的,退了出去。

    苏墨沉又咳了两声,这才来到苏晚跟前。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的女子总是有着莫名的疼惜,手指不自觉的顺过她额上的发到而后,苏晚只是哭,根本就不理他。

    苏墨沉搬了把椅子在她*边坐下,低叹了口气道:“丫头,能听我说说么?”

    他亲昵的称呼她为丫头,苏晚一怔,当即便止住了眼泪。

    苏墨沉看她一眼,继续道:“我知道你在为皇上的事伤心,可是而今,事已铸成,你再悔恨也于事无补。你也看到了,如果皇上真的遇上意外了,当今天下,便只有清王一人,是最适合皇位的人选,如果是这样,皇上定然会死不瞑目。”

    见苏晚似乎是停下去了,苏墨沉咳嗽了几声接着道:“皇上后宫向来空虚的很,子嗣也稀少,到而今为止,也就德妃有个女儿,皇子,却是一个都没有的,倘若你肚子里是个公主,也便罢了,这是输给了天意,可是,如果是个儿子……”苏墨沉顿了顿,眸光深幽起来,“如果是个儿子,他将会是南启名正言顺的太子,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丫头,这利害关系,你该懂。南启,不能落入旁支手里,否则,皇上必会死不瞑目!”

    “……你要我……怎么做?”苏晚终于开了口,声音却嘶哑得厉害,但她总算是止了哭泣,只是眼睛红肿着,视线也是呆滞的。

    苏墨沉再次看向她,声音虽平淡,却有股震慑人心之力:“生下孩子,扶他登上大统。”

    苏墨沉离开之后,桃夭急急忙忙挑帘进来,一进门便问起苏晚道:“娘娘,苏将军有没有拿你怎么样?”

    苏晚回过头来看她,虽然眸子依旧红肿着,却似恢复了几分生机,桃夭大喜,还要再细细问一问,苏晚的声音已经十分沙哑的传了过来:“桃夭,我想吃饭。”

    明明是沙哑到刺耳的声音,桃夭听在耳力却觉犹如天籁,她高兴的“唉”了一声,迅速差人去换了份饭菜进来,果然,苏晚端到碗后,便认真的吃了起来。

    因为她在病中,准备的伙食是清淡的米粥和几碟小菜,可饶是如此,苏晚依旧吃了两大碗才放下,桃夭欢喜,又端来素戈开的保胎药。听到是素戈开的,苏晚皱了皱眉道:“桃夭,以后清王送来的东西都不要,即便是收了,我们也不要用,知道了吗?”

    桃夭点了点头,虽不知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遵从了她的吩咐,“那娘娘,安胎药呢?”

    “等我回宫,我自己开。”

    桃夭诧异的点了点头,娘娘还懂医术吗?

    但她到底是没问,苏晚似乎已经乏了,她急忙搀扶着她躺下,眼看她呼吸沉稳,似乎已经睡去,这才安安静静的退出了帐房。

    大队伍在林中又停了三日,还是找不到赫连清绝的人影, 最终只得放弃。赫连漠吩咐众人严守秘密,拒不发丧之后,大队伍这才抄了寂静的小路回了京城。

    太后听到消息之后,一病不起,拐棍一下一下的砸在地面上,扬言要苏晚九族陪葬,可是当溶碧告诉她,苏晚的肚子里还怀有赫连清绝的骨肉时,太后痛哭流涕,只得一声一声的哭道:“冤孽!果然是冤孽!”

    但是,太后纵然再不喜苏晚,也知道现下,该以皇嗣为重,天下为重。

    她挑人准备了些安胎补品送到了苏晚的晚宫。她仍是住在晚宫,只不过,也是软禁在了晚宫。

    每日只有小小的院子可去,整个晚宫被御林军围得密不透风,里三层外三层,也只有太后的手令,才进得去。

    对于苏晚怀孕一事,赫连漠竟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论太后那里有何动作,他皆按兵不动。

    但他因何如此,苏晚也是能想通缘由的。

    而今,南启上下,因为没有皇帝坐镇,赫连漠无疑就是这南启唯一的主子,太后重新封他摄政王头衔,暂理朝政,日后,如若苏晚生出的是个皇子,即日登基的同时,赫连漠将继续摄政王的身份,辅佐新君。

    如此一来,他虽未挂皇帝的名,却已是暗中的皇帝。

    赫连清绝在位时,他明明只把持朝政三年,却让他废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布局,而今,再来一个二十年,无疑,天下都是他的。

    如果此刻,苏晚的孩子有了意外,他将会是顺理成章的皇帝人选,可是如此一来,谋夺皇位,伺杀皇子的罪名,他也得坐实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菲菲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菲木并收藏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