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 第090章 挡我者死

第090章 挡我者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苏晚当即气得浑身发抖,一张脸都白了。

    皇陵在哪里?那是极其贫寒、困苦的地方,位处陵都郊外,距京城有两千多里。赫连漠此举,无疑是为了永绝后患,让哥哥彻底老死他乡!

    一想到此,苏晚看向赫连漠的眸光,愈发的恨!

    这个人,不但为了皇位三番五次谋杀赫连清绝,为了自己的狼子野心,几乎不择手段!她好悔!也好恨!恨自己当初未何要与他做交易,从此命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摆弄!连诺儿现在也被他捏在手心!

    她可以服从命运,但诺儿不能!他是赫连清绝的孩子,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她不要,不要他一生下来便被别人左右命运,从此,成为傀儡!

    她要争,要抢!要将赫连漠从她和赫连清绝身上夺去的东西全都抢回来!

    苏晚深吸了口气,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心间一通,思路也不知不觉顺了起来,苏晚脑海里飞快的转,想要抢回一切的首要条件,就是让赫连漠放松警惕,并信任她,这样,她才有机会从这里出去!

    赫连漠眼看着她盛怒的眸子,渐渐变为死灰般,唇角勾起一丝冰冷的嘲意:“怎么?这么快就屈服了么?”

    苏晚本就是做给他看,闻言,眸间更加空洞。她惨淡一笑道:“如今的我,又能做什么?困在这个房子里,不见天日,连诺儿也不在身边,又能期盼什么呢?而今,只希望王爷念在昔日的情分,好好照顾诺儿,我便心满意足了。”

    “哦?这般说来,你不想出去?”赫连漠挑了挑眉,神色难辨。

    “不想。”苏晚摇了摇头,“只要诺儿好,我便别无所求了。”

    赫连漠走后,苏晚便算是在晚宫彻底的安居了下来。她央了守卫要了一些小菜苗。许是赫连漠有过交代,只要不是过分的请求,所以守卫都能满足她。

    晚宫里,原先的一大片花草,全都被苏晚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院子的农家小菜,苏晚甚至还额外的划开一块地出来,种了稻谷。

    对做庄家这样的事,她显然并不怎么懂,跟桃夭前前后后栽死了好几批菜苗,才终于领略一些技巧,几个月之后,菜园子一片郁郁葱葱,等到苏晚和桃夭第一次吃上自己种的菜,终于满足的笑了。

    苏晚还特意拔了一些,让守卫带给赫连漠,想让他也尝尝自己的辛劳。

    几天后,赫连漠来的时候,她和桃夭正在吃中饭。

    “王爷来了?桃夭,快去添双碗筷!”赫连漠还未说拒绝的话,桃夭已经出去了,苏晚随即拍了拍领座的位置道:“王爷请坐,来尝尝家常小菜!”

    这时,桃夭已经拿了碗筷进来,苏晚夹了一根青菜到他碗里,盈盈笑着,等他品尝。

    几月不见,她已圆润不少,皮肤也恢复以往的莹白如玉,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温细,一双清澄的眸子如水般波光荡漾,再不似曾经的疏离冰冷,赫连漠忽然有些贪恋现在的她,看向碗中青嫩的菜肴,眉心微微一动,伸出银箸夹了起来。

    其实,他很想说,他午膳已经吃过,但此刻,却并不想告诉她。

    菜的味道,竟然极好,清脆滑口,唇齿留香。赫连漠忍不住挑了挑眉:“你这几个月一直在练厨艺?”

    “你怎么知道?”女子仍是笑,说完也夹了菜到自己碗里,顿时眉眼都弯到了一处,“嗯,确实进步了不少!”

    她满足的喟叹一声,并不顾及自己主子的身份,分别给三人一人盛了碗米饭,桃夭因为有赫连漠在场,有几分不自在,但对于苏晚替她盛饭一事,她并未露出半分受*若惊的样子,想来,二人往常时日的相处,也大抵如此。

    不分主仆,不分贵贱,安安然然,享受美好的时光。

    朝堂的事很多,并不容得他多耽搁,因此,在晚宫坐了片刻之后,便回了寝殿,只是,脑海中却总是浮现苏晚那盈盈一笑,触动着他的心神。

    记忆中,母妃总是温柔的笑着,轻抚他的头道:“漠儿,你要记得,这天下是你皇兄的,你只能辅佐,不许争夺,懂吗?”

    年少时的他,并不懂这是何意,直到,他亲眼看到母妃被人灌食毒酒,满嘴鲜血,奄奄一息。

    “漠儿……记住娘的话,不要争……不要抢,离开皇宫,走得越远越好……”

    可是,年少的欺侮与屈辱,每一天都在发生,明明同是父皇的孩子,他却要住最差的地方,明明是同等身份,他却永远只能吃别人剩下的。皇子们玩游戏,他当马供人骑,皇子们要玩摔跤,他一个人坐庄,没人上来踢他几脚,于是一个月下来,他浑身是伤,累到精疲力竭,还要吃剩菜剩饭,有时候,连剩饭剩菜都没有,那些皇子们会将他按到地上,踩着他的头,笑骂着“没有娘的野种!”

    他恨,恨那样的日子!也知道,只有强大,才能让他夺回失去的一切!

    恰恰是今日的苏晚,竟让他重新记起如此多的往事。

    这一晚,终究是要失眠了。

    自从再次做了摄政王过后,他的寝宫便直接挪到了宫里,方便办公,而今的小皇帝才几个月大,对于朝堂上下,所有的事,自然全凭他说了算。

    他已是万人之上,可是,心,却似乎空了,正如今晚。

    怔怔看着头顶的弯月,赫连漠不自觉间,竟再次走到了晚宫。

    门口的守卫看到他,纷纷行礼,赫连漠摆了摆手,正准备离去,忽然的,竟看到院中白纱飞扬而来,他微怔,朝里走近几步,立刻有守卫轻缓的拉开了院门。

    满园皎皎月光下,苏晚带着桃夭,一袭白衣,轻飘飘的在院中起舞,曼妙的身形,翩然的舞姿,在狭窄的一片空地上,缓缓旋转。

    她眉带笑,眼带笑,连笑容都是明媚动人的,身后的桃夭总是跟不上她的节奏,不由得抱怨道:“娘娘,你慢一些!”

    苏晚于是停了下来,佯作生气的看她,“哎,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侍女,既然这样,我再跳一次给你看吧。”

    于是,桃夭停了下来,退居一旁,苏晚走到庭院中间,踮起脚尖,坐了一个起舞的手势,然后缓慢的挥舞手臂,手中白绸便随着她的力道飞出好远,在空中划着一圈优美的弧度,然后又迅速回到了她的掌心。

    身体迅速旋转后仰,弯腰的同时,白稠飞杨而出,砸向青石路面,刚一触地,又被她快速收回,然后是回眸一笑,在桃夭惊叹的目光中,身体由慢至快的旋转起来,最后,竟因速度太快,辨不清身形,只看到长长的绸带围着她的身子,美得竟似画中仙子,让人移不开眉目,到最后,她身形缓慢慢了下来,然后整个身子匍匐在地上,青丝遮住了整个身子,最终缓慢抬头,盈盈一笑。

    如玉的面庞,宽阔的田园,狭窄的空地,她一身白衣竟没有丝毫违和感,明明不施粉黛,却明艳如玉,明明白衣素净,却恍若月中仙子。

    赫连漠的心,突然便跳动了起来。

    他静静立在那里,二人竟根本就没有发现他,想来,是她们已经习惯了无人打搅,因此,再练了一遍之后,苏晚便拉了桃夭进了殿内,关上了大门。

    夜,似乎又黑了起来。玉砌的殿门口,赫连漠背手而立站在寝殿外,不知在想什么。身后新晋的内宫总管张力,眼看夜色已深,不由得提醒道:“王爷,夜深了,您该歇息了。”

    赫连漠似此刻才回神,点了点头,进了殿内。

    夜明珠的光辉,将殿内的玉砖洒上了一片晕黄的光辉,赫连漠脚步微顿,有些出神。这时,张力已经退下,腰间忽然缠上一双手,正是为他宽衣解带。

    女人的手指,纤细修长,赫连漠忽然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用力一扯,手的主人便跟着跌到他身前,眉眼都拧在一处:“王爷,你弄疼我了。”

    赫连漠眸子一眯,危险的凑近她:“那又如何?”

    眼看着手间的力道再次加重,苏彤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不由得讨饶道:“王爷息怒,是妾身的不是,还请王爷怜惜妾身。”

    她眸间盈盈含泪,本就与苏晚有三分相似的面容楚楚动人。

    赫连漠眸子深了些许,说不清心里是何等滋味,忽的一把抱起她,直接扔下chuang榻。

    尽管后背痛得不能自已,可是,看着他压过来的身形,苏彤几乎是欣喜若狂。

    一年了,她嫁给他一年的时间,他却从来不碰她,就连新婚夜也是宿在了别的侍妾那里,她又气又恨,甚至只要是他*幸过的人,要么将她赶出府,要么弄死,要么就让她永远生不出孩子。

    可即便如此,即便她是最后的赢家也改变不了,她不是赫连漠女人的事实。

    所以,无论表面如何风光,如何优越,她的心都是悲凉的,可是这一刻之后,就会大大的不同了。

    苏彤兼职兴奋得快要疯了。

    她极力取悦着他,当脑中演练过千遍百遍的情形,终于实现,她本是欢愉的,可是,却忽然听到了那个名字。

    苏晚。

    他居然在唤苏晚?

    苏彤的心里头忽然只觉给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全身都是冰冷的!

    苏晚么?

    藏于黑暗中的眸色一片厉光闪过,即便你是我的姐姐又如何?挡我者死,这一辈子,我不会让任何人分得我与王爷的*爱!

    *

    一更到,还剩六千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菲菲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菲木并收藏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