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 第095章 朕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

第095章 朕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青青闻言,险些瘫软在地上,王青青又狠狠瞪了她眼,这才出去端药。

    赫连清绝来的时候,苏晚已经睡下。身上的伤虽然痛,但她懂医,知分寸,自然也不会将自己往死里刺。赫连清绝一言不发的听徐院士讲解过病情,冷冷扫了一旁的王青青一眼,进了殿内。

    苏晚还在睡。赫连清绝站在她的chuang前,深不可测的眸子凝在她的脸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苏晚自然是没有睡着的,这会儿知道赫连清绝进来了,虚弱的睁开眼睛,与赫连清绝深沉的眸光对上,当即眸色便软了下去。

    “皇上怎么来了?”她要起身,赫连清绝伸手按下她,在chuang榻边坐下,“你受伤了,朕自然要来看你。”

    他的神情很淡,看上去并无太大波澜,苏晚心中一突,忽然便觉得胸口堵着了什么,一阵烦躁。

    赫连清绝瞥了她一眼,瞧见她半垂着眸子,想了想道:“王贵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王贵人是皇上的人,自然是皇上说了算。”苏晚瞥过头,心里很闷,从他回宫开始,他对自己的态度便冰冷了很多, 正如现在,她受伤了,一度处于危险之中,他也不见半分焦急,有什么,终究是变了么?

    她知道她没资格去怪他,可是心里就是堵得慌,以至于说出来的话也是冷冰冰的。

    赫连清绝看了她一眼,抿了唇角道:“那便将她贬为才人,禁足半年如何?”

    苏晚一怔,半响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赫连清绝道:“其实,若是皇上觉得臣妾的命不值,又何必为难自己去处置自己的女人,依臣妾看,不如不罚好了。”

    贬为才人,禁足半年?

    这样的惩罚虽然不轻,可是对一个伤害诺儿,几乎要了她命的人,赫连清绝居然这么手下留情?

    苏晚的心莫名的便冷了起来。

    她在他心中就如此不值分毫?就算她对不起他,分文不值,可是诺儿总是他的孩子不是?难道他也不值?

    她苦等了那么久,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把孩子生了下来,十月怀胎,她便被囚禁在晚宫十月。她被妊娠反应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心里心心念念的是他;被长夜的寂寞与思念逼得几近崩溃的时候,心里心心念念的还是他;再后来,当素戈告知她是难产,必须忍受剧痛坚持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否则孩子会窒息而死的时候,她心中唯一仅剩的信念仍然是他!可是,孩子生下来后,她只来得及看上一眼,便被彻底的骨肉分离,她在*上趟了一个月,便哭了一个月,她忍啊忍,盼啊盼,终于等来与孩子相见的那一刻,却终究还是短暂,她以为,他就这么走了,永远活不过来了。可是,他却在她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以妄求救赎的时候,他,却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人。

    从此,他对她,就恍如隔了千山万水,明明离得很近,心却遥不可及,这不是苏晚想要的,可是,她又不得不被迫接受。

    她爱他,她想要留在他的身边守着他,即便,她知道,两人之间已经有了裂痕,也许从此他不在*爱她,忽视她,她也仍然想要留在他的身边。只要听到他的消息,知道他的境况,甚至还能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见上一面,又或者恩爱一番,如此,已经知足。

    这几天,她也一直在这么做,可是,为什么,当自己重伤在*,看到的却是他淡漠的眉眼, 心在一瞬间还是狠狠的抽痛了。

    他们之间是真的回不到从前了吗?他对她就真的没有爱了?

    他爱上了别人,爱上了浣纱,是这样吗?

    所以,她现在,才会在他的心里,变得一文不值,对不对?

    苏晚在说出那句话之后,眼眶便有些泛红,却不想让他看到,瞥过头看向chuang里侧静立不动的纱幔,不说话。

    殿内一瞬间静悄悄的,熏香炉上,青色的烟雾在阳光下打着圈儿,*悱恻,却在片刻后又扩散开,最终消失不见。

    赫连清绝看了她片刻,眸色微微深了些,他前倾了身子,似是要伸手去摸苏晚的发,却被殿外闵玉的声音打断。

    “皇上,宋贵人在殿外求见皇上。”

    赫连清绝不动声色的收回手,语气微凉道:“朕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让她回去好好呆着,她父亲的事,是咎由自取,只要她将自己与宋家划开界限,此事自不会牵连到她。”

    言下之意,若是她妄想来求什么情,那是想都别想,只会将自己于宋家打成一派,一并处罚了去。

    闵玉低声应了,步子走远,外头便又平静了下来。

    苏晚震惊的消化着二人刚刚的对话,心中诧异不已,这般说来,赫连清绝处置了宋流眉的父亲,宋相,所以宋流眉现在是来求情来了?

    她低垂着眸色,赫连清绝刚回来,必然会收回朝权,苏晚早预料到朝堂上必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却没想到会快。

    赫连清绝看她一直沉默着不说话,拧了眉沉声道:“你这是在与朕闹性子?”

    苏晚本还没将宋相的事情想通透,听见这话,心间便愈发的堵塞:“臣妾哪里敢与皇上闹性子,臣妾只是伤口痛,想休息了。”

    说罢,在他的视线之中,她竟真的闭上了眼睛。

    赫连清绝看她一眼,眸光中隐隐有一丝阴霾一闪而过,但也只是一瞬便重新转为平静,他站起身来,淡淡道:“那你好好休息,朕会让闵玉送些药过来,另外,你受伤了,照顾不了诺儿,诺儿这几日,便交由浣纱来带。”

    苏晚嚯的睁开眼睛,惊得一下子坐起来,却因为起得急触到了伤口,痛得一下子瘫软在*沿,冷汗涔涔,面色惨白。

    赫连清绝的步子,在她跌下去的那一刻微动了下,却到底是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平静的看着她。

    苏晚好不容易顺了口气,压低了嗓音道:“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皇上,惟独这件不行,诺儿,我要自己带!”

    赫连清绝眯起了眸子,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苏晚,你可知,你这是在与谁说话?”

    “我知道。”苏晚强压着胸口的痛,抬起头来,眼眶有些红,“他是南启的皇帝,是天下的王,只是,他也是我苏晚的夫君。我跟自己的丈夫讨要自己的儿子,苏晚觉得,这并无不妥。皇上是天下人的君王,为着天下人安居乐业,可是,在让天下人安居乐业前,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安定?出了一个王青青,我已不再相信任何人,如果皇上觉得臣妾冒犯,触怒龙颜,臣妾甘愿受罚,但若皇上还念在昔日一丝一毫的情分上,就请皇上留下诺儿!没有任何一个母亲愿意同自己的孩子分离,还请皇上体谅臣妾!”

    苏晚说着,便艰难的从chuang上掀被下来,赫连清绝一动不动的立在她的身前,看着她一步步缓慢的穿鞋,下榻,然后跪下。她的动作极其的慢,甚至每动一下,面色便白了几分,但她全程都在强力忍着,直到跪在地上的一颗,他分明看到她的身子晃了下,然后单手撑到地面,强忍着俯低了身子,将头贴到地面上,声音压抑道:“臣妾求皇上了!”

    赫连清绝猛的便转过了身,拢在衣袖下的手捏得死紧,半响才开了口,却分明是隐忍了怒火,“你以为朕便那么好求?”

    苏晚的唇角,无力的勾出一丝悲凉的笑,她抬起头来,直视着赫连清绝,忽然起身,越过chuang塌,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呈给赫连清绝:“臣妾,愿用此物来换。”

    赫连清绝的眸子扫过她所呈之物,面上忽的掠过一道讥讽之色:“你是不是还希望朕放你走?好送你和麟儿去跟你的姘夫相聚?”

    他话音刚落,便听得“啪”的一声,苏晚手中的盒子跌落地上,里面的金册金印全摔了出来,金印甚至在地上滚了几滚,最终在赫连清绝的脚步停下,而苏晚,浑身恍若石化一般立在那里,面色惨白如纸。

    他知道?他居然一直知道?

    所以,是因为这个,他才厌恶她,不喜她,对她这般反常?

    苏晚抬起头来,脑子里嗡嗡作响,眸间的震惊,怎么也藏不住。赫连清绝见她如此,双瞳瞬间有什么碎裂开,蓦的踉跄一步,身形在一瞬间佝偻了下去:“你竟真的与皇叔……”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徒然的上前一步,捏着她的肩膀:“苏晚,朕到底是有什么对不住你,让你这般羞辱朕?你说话啊!”

    他如铁的双手钳制着自己的肩膀,苏晚只觉两边的肩都麻木了,呆呆的看着他,眼泪直流:“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又能说什么?一切都已发生,再多的理由都是错!终究,是她负了他!

    苏晚闭了闭眼,眼泪滚落而下,却没想到,这眼泪在赫连清绝眼泪却恍若是她在为他哭,登时怒火中烧:“朕不要听对不起!朕最恨的就是对不起!苏晚……为什么背叛朕?为什么?”他双眼通红,不停的摇晃着她:“朕哪里对不起你,你这样伤朕?苏晚,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朕不怪你是皇叔的棋子利用朕,朕也不怪你,你将朕推入海里,置朕于死地,可是苏晚,你为什么背叛朕?为什么?”

    他一字一句皆是控诉,苏晚被他要得双眼昏花,根本思考不了他的话,赫连清绝却忽然在这时狠狠一个用力,苏晚的身子便无声跌落到地上,犹如破絮般,额头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咚!”,然后,她整个人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赫连清绝早在甩手的那一刻便意识到不对,可是想要挽救已经来不及,他震惊的听到那一声“咚”惊慌失措的来到苏晚跟前,扶起她,却发觉,她额上已经破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而下,她闭着眼睛,满脸都是。

    赫连清绝顿时便慌了。

    “来人,传太医!传太医!”

    闵玉和桃夭几乎是同一时间,闻声赶进来,看到大殿内的一幕,几乎惊呆了,赫连清绝又重重的吼了一声,闵玉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去传太医,而桃夭,手忙脚乱的拿了一块巾帕给赫连清绝:“皇上,快捂住!”

    帕子放在苏晚的伤口上,不到片刻功夫,便浸满了鲜血,赫连清绝是真的慌了,脸色铁青得吓人,“太医呢!传太医!”

    他手忙脚乱的想要将苏晚的脸擦干净,奈何手上全是血,片刻功夫之后,他抱在怀中的已是一个血人!

    太医终于匆忙赶来,一看到殿内的情形,顿时双腿有些发软。徐院士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探上苏晚的脉搏,随后又看了看苏晚的眼睛,心下一震,大惊道:“皇上,晚妃……晚妃只怕没救了……”

    “胡说什么?朕要你救活她!听到没有,否则你们一个个都给苏晚陪葬!”

    徐院士身子一抖,大惊失色道:“皇上,晚妃娘娘身上本来就有伤,这会儿,头部又受到重创,就算是救了回来,只怕……只怕……”

    “只怕什么?”

    “只怕……也会变成一个傻子。”

    “傻子?”赫连清绝瞳孔一缩,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当即大吼一声道:“朕你们救活她,完好无损的救活她,听到没有!”

    太医们身子抖了三抖,徐院士最终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再次来为苏晚把脉。

    赫连清绝看着怀中了无生气的苏晚,只觉自己的心就如同死了般难受,他此刻心中已是悔恨不已,倒竟希望着,只要她不死,什么都依了她,就算她背叛自己也好,要自己的命也罢,他都愿意给她,只要,她醒过来!

    “肖云肖琴!”赫连清绝忽然朝着殿内大喊一声,虚空之中立刻有一道人影自殿外而入:“朕让你们找来的人呢?快!立刻!马上带他来见朕!”

    肖云诧异的看着此刻已处于崩溃边缘的赫连清绝,低头道:“皇上,肖琴已经去请了,相信过不久就会到来!”事实上,早在听到殿内大喊传太医的那一刻,肖琴便已经出宫去了。

    太医们商量了一番对策,也只有先开副药试试效果,宫人下去煎药之后,殿内的氛围便分外凝重。

    苏晚额头的伤口,已经止了血包扎妥当,她面上的血污也已处理干净,露出本来一张绝美苍白的面容,赫连清绝也是这时才发觉,几日时间未见,她竟瘦得有些可怕,下吧尖尖的,眼睛深陷,显得颧骨愈发的高,搂在怀里的时候,她整个人很轻,身上的骨头也十分硌人,赫连清绝低头在她的发上亲了亲,眼眶发红的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好像要将她整个人溶进骨血里。

    闵玉在一旁瞧着,微微叹了口气。

    这时,浣纱也得了消息,赶了过来,只是当看到赫连清绝模样的那一刻,一下子怔在那里,动也不动。

    “浣纱姑娘,皇上这会儿只怕无暇顾忌姑娘,姑娘还是请回吧。”闵玉悄无声息走到怔忡的浣纱身边,轻轻道。

    浣纱终于回过神来,眼眶有些泛红的摇了摇头,“闵公公放心,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却也绝对不会打扰皇上,我只是……想在这里看着他。”

    闵玉见她执意如此,也只得摇了摇头,退居一旁。

    去而复返的肖琴并没有等到赫连清绝要的那个人,却反而带来一个熟悉的女人,还是一个众人都十分熟悉的人,正是素戈。而紧随她而来的,还有一身黑衣的赫连漠。

    他显然也是急急赶来,衣服上沾满了尘土。当目光触到赫连清绝怀中了无生气的苏晚,当即上前一步沉声吩咐身侧的素戈道:“快去。”

    赫连清绝的眸光,最终从他的脸上移到素戈面上,眸光深沉,却并没有说反对的话。

    素戈应了一声,急忙上前放下药箱,探手苏晚的脉搏。

    探脉之后,她又仔细查看了苏晚的伤口,方才道:“皇上可以将晚妃放到chuang上吗?我需要为她施针。”

    “你有把握?”赫连清绝看向她,眸子隐隐有了几分光彩。

    “臣定会尽全力一试。”

    得了答复,赫连清绝急忙抱起苏晚,将她安置在榻上。她的身子的确不是一般的轻,他轻而易举的便抱起了她,之后,便站在一侧,未动。

    素戈从药箱里找出一个瓷瓶,掏出一枚丹药喂了苏晚服下,可她根本就咽不下去。赫连清绝早有喂药的经历,当即道:“我来。”

    于是便直接接过素戈手指的药丸送入口中,喂着苏晚服下。素戈下意识去看下方的赫连漠,只见他沉着眸色,并没有太大异样。

    她松了口气,才又对着赫连清绝道:“臣要施针,烦请皇上让不相干人等退下。”

    素戈的话一出口,众人便自发的往外退,唯赫连漠一人立在那里,恍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赫连清绝挑起眉来看他,冷冷道:“这是朕的妃子寝宫,皇叔在这里,难道不觉得不合适?”

    赫连漠的脸色当即沉了沉,眸光有些阴霾的掠过赫连清绝,最终又看了*上的苏晚一眼,也没和赫连清绝计较他语气中的火药味儿,终是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素戈随即又看向赫连清绝。

    赫连清绝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皱了眉头道:“苏晚是朕的女人,朕有什么不可看?”

    素戈当即拧了眉:“皇上自然能留在这里,只是,施针容不得一点偏差,稍稍不留神便会要了晚妃的命,皇上在这里,臣自然无法正常施针,所以,还请皇上回避。”

    赫连清绝有些阴郁的看了苏晚一眼,权衡之后,到底还是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现在的重中之重,是救活苏晚。

    正殿内,早候了一堆人。

    赫连清绝出来的时候,赫连漠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眸子里竟隐隐掠过一分得意。是了,刚刚那个赶他出来的人,此刻不是一样灰溜溜的跟着出来了。

    哼!身为皇帝又如何?就算是苏晚的夫君又如何?此刻还不是同他一样的待遇!

    似察觉到他的目光,赫连清绝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当即阴霾之色跃然眼底:“这里是后宫,皇叔似乎不该出现在这里才是!”

    赫连漠面色微僵,顿了一顿之后:“臣有要事要见皇上,听说皇上在这里,只得赶了过来。”

    “哦?有何要事,皇叔不妨说说看。”

    赫连漠的视线扫了一眼紧闭的寝殿大门,沉了眸色道:“本是有要事,不过皇上现下的心情,只怕是听不进去。”

    他这一说,赫连清绝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心思一瞬间又回到苏晚身上,双手捏得死紧。

    正殿内瞬间便安静了下来,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桃夭才从殿内出来,略略松了口气对着众人道:“素医女说,娘娘暂时情况稳定,只是能不能醒,还要再做观察。”

    赫连清绝一听这话,立刻一言不发的推门进去,赫连漠眼见着他一人直匆匆而入,拢在衣袖中的双手捏得死紧,最终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晚宫。

    回去的途中,半路竟突然拦了个人,赫连漠双手负在身后,看着挡在面前,一身粉色宫装,容颜端丽的女子,挑眉道:“宋贵人这是何意?”

    来人正是宋流眉。

    显然是之前想求赫连清绝被拒绝,这会儿便将希望放到了赫连漠身上。她四下看了看,见并无人经过,急忙上前两步,忽的“噗通”一下跪在赫连清绝面前。

    赫连漠顿时拧眉:“宋贵人这是何意?”

    宋流眉咬了咬牙道:“求王爷,救救家父!”

    赫连漠沉着脸看她:“宋贵人,将你父亲打入天牢的是皇上,这件事你该去求皇上才是!”

    “我求过皇上了,可是皇上根本不见我。”宋流眉抬起头,眼眶微红,“家父年事已高,天牢那样的地方,王爷不是不清楚,若不是家父这次听了王爷的吩咐,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还请王爷仁慈,伸出援手,救家父于危难之间,只要王爷能救家父这一次,日后,流眉一定赴汤蹈火为王爷尽心尽力!”

    ***

    文文不出意外,应该会在月底完结,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菲菲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菲木并收藏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