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花姑娘嫁到 > 070帮助呼吸的好方法

070帮助呼吸的好方法

作者:阴历十月初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出了小花生的小心,简初心里莫名的一阵抽痛。

    是他没有当好爸爸的这个角色,就连自己的孩子索取父爱时都要这么小心翼翼,担心着他是否会答应他的请求,就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

    “当然,小花生要是想要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Perfect!”

    得到了简初肯定的回答,小花生在电话那头激动的不得了,清晰的传来了她欢呼的声音,简初本来低沉的情绪也被她的热情带动了起来。

    “爸比,小花生马上就要生日了,小花生的愿望很简单的哦,就是爸比能来陪小花生过生日呢!”

    等小花生欢呼完了以后,她又激动的对着电话说出了一个请求,这一次,她没有了之前那么的担心与害怕了,多了一分期待与欣喜。

    “没问题,小花生还想要什么?我全部都答应你。”

    简初爽快的答应了小花生的要求,甚至是说,没有任何的犹豫,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就满口答应了。

    他要把这几年欠她的父爱全部补回来!

    想到在花无尘最难熬的日子里他没有陪在她身边照顾着她,让她一个人背负了那么重的担子,他的心底就满是愧疚。

    生孩子的痛处他虽然只是略微了解一点,但干是听一些女人诉说那些经历时他就觉得难受,更何况,花无尘是一个人在国外,在没有任何人的照顾下独自生下的孩子。

    那种痛,应该不仅仅只是体肤之痛吧?更多的,应该是一个人孤寂和怨恨他的痛吧。

    “谢谢爸比!”

    小花生开心的笑着,咯咯咯咯的,笑的没完没了,好似爸比来陪她过生日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了。

    花无尘一直躲在洗手间的门后偷听着简初与小花生的对话,听到他们两个人如此交谈甚欢,她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了。

    心中的担忧随之被另外一种不知名的情绪给代替,那是满足感,是幸福感。

    确认他们俩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后,花无尘这才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开始和小花生做每日必做的晚安结束。

    “小花生,这几天表现的乖乖的,妈咪就带爸比来看你哦,一定要听王婆婆的话知道没?”

    “咯咯咯,爸比爸比!”

    小花生的心情已经高涨到了一个花无尘所不了解啊境界,总之,她特别特别的兴奋,无论花无尘说什么,她的嘴里都是念叨着爸比。

    一个独自拉扯大的养了三年的宝贝女儿,原来在她的心里一个陌生的爸比比妈咪要重要这么多。

    花无尘顿时感觉心里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她这当妈的真是失败!

    到了最后,小花生还是乖乖的和花无尘saygoodnight,毕竟这是她们母女之间养成的长达两年的习惯了。

    挂了电话后,病房里又恢复了平静,简初就这么深深的注视着花无尘,有些话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那什么,你别用这种要死了的眼神看着我,搞起我好像是个杀人犯一样。”

    花无尘被他过于凝聚的目光给看的不好意思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让他收敛一些。

    “怎么,我只是想把这几年里没有看见你的时间全部补回来而已,不行么?”

    接收到她不满的抱怨,简初换成了一副可怜的表情,那表情就和小花生和她撒娇时的模样一模一样,这就更让花无尘无法抗拒了。

    “那你想怎么样?”最后,花无尘还是选择了妥协,要是她再对着那张可怜巴巴的脸,她很怕她会有犯罪感的阴影。

    简初的唇边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淡笑,但语气还是带着恳求的口吻:“你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不行!”

    花无尘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他,笑话,羊入虎口就是她现在这么一个形式,她还没蠢到主动把自己当作美餐送过去呢。

    “是么?”简初换了一个表情,就连语气也随之变成了临死前的人托付遗嘱的哀求,“他们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只有几个月活了吗?在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因为过度酗酒而有了肝癌,我的日子也不多了,难道就连我为剩不多的嘱托你都不能小小的满足我么?”

    “肝癌?”花无尘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这种病竟然会发生在简初的身上,她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扑到了简初床沿边想要检查他的病情。

    见小羊上钩,简初仍旧是很淡定的神情,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破绽:“花无尘,你靠过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有什么事难道现在不能说吗?”花无尘把简初的身子给瞧了个遍,确认了表面没有什么大碍后,她才松了口气。

    “我都得了肝癌了,你还这么对我?那小花生怎么办?你想让她讨厌你骗了她么?”

    花无尘始终不再进一步踏入陷阱,简初的耐心也被磨得差不多了,最后只好搬出了她最大的弱点,小花生。

    果不其然,一听到了小花生的名字,花无尘就像是被点中了死穴,她立刻把耳朵凑到了简初的嘴边,催促着他:“有什么遗嘱快点说!别到时候你突然死了,小花生会伤心死的!”

    她才刚把话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腰上似乎多了什么温暖的东西,待察觉了那是一双有力的大手后,她将头撇了回去,就对上了简初异常狡猾的眼神。

    “你竟然敢…骗我!”

    “现在才意识到,未免也太晚了。”

    简初不再给花无尘任何的反抗,扣在她腰上的手猛的发力,把她带入了他的病床上,压在了身下。

    紧接着,简初在花无尘的惊呼下,三下五除二的拔下了脸上的呼吸罩,就要迫不及待的吻上他思念了许久的粉唇。

    “简初!你干什么!你这样会不能呼吸的!”

    “接吻也能呼吸啊,就看你技术如何了。”

    简初邪邪的一笑,再也容不得花无尘的反抗,直接袭上了她的唇。

    为了等她,他近乎是要被别人认成是断袖了,一直过着清汤挂面的日子,生活中没有了她就等同于没有了任何的动力,那种痛,是锥心的痛。

    每天醒来时总是期盼着一睁眼就又能看见她出现在他身边对着他笑,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失落、伤心,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现在她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他们的孩子,他压抑了将近四年的所有情感终于找到了一个喷发点,他也终于可以稍稍释放出他心灵深处的情愫。

    鼻间嗅到了她熟悉的气味,简初就感觉自己像是再次染上了一种叫做花无尘的毒性物质,已经恋她上瘾,再也无法把她戒掉。

    两人就这么缠绵了许久,直到病房门的再次打开,花无尘才意识到,他们两个在做着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她推开一直埋首在他身上的简初,将他拆掉的呼吸罩立刻罩住在了他脸上,然后从被子里伸出了个头往门口看去。

    不出意料,来的人是花佑航,还多了一个唐欢。

    “哈…花姐姐…好久不见,你个简初哥哥真的是越来越恩爱了啊。”唐欢的脸上有着惹人遐想的红晕,似乎是已经来了很久了。

    “哪有的事,你和佑航也很恩爱啊…”花无尘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几声,然后凶狠的瞪向了唐欢身边一脸无所谓的花佑航。

    肯定是这家伙阻止唐欢出声的,然后好观赏她和简初的笑话,这卑鄙的小子,真是一点都没变过!

    “花佑航,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观看了现场表演这么久,你也不打算意思意思?”

    简初从花无尘死摁着他的手下钻了出来,相比较花无尘的整体衣衫凌乱,他看起来就要整洁了许多,压根就不像一个重病的患者。

    “姐夫好体力,我学不来的。”花佑航轻声笑着,“我记得之前刚走的时候,姐夫还是严重昏迷的躺在病床上呢,现在就有精力和无尘在床上翻云覆雨了,看来,姐夫的病情也不是特别严重呢。”

    “谢谢夸奖。”

    简初微挑眉梢,随意的解开病服的几粒扣子,慵懒的靠在了床背上,大手一伸,就把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花无尘一起带入了怀里。

    花佑航牵着唐欢的手一起走了进来,把另外一只拿着东西的袋子放在了床头柜上:“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花无尘从简初的怀里挣扎了出来,拿过包裹大概扫了一眼,边从床上下来:“你们应该也要走了吧?我送你们下去。”

    花佑航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唐欢,唐欢对着花无尘甜甜一笑,但笑容里却夹杂着一些苦涩:“花姐姐,我有话想要对你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天台上

    “你想要说的,我大概也猜到了,是和你哥哥唐易有关,是吧?”

    “是的,花姐姐,你也知道,哥哥他这几年性情转变的太大,就连爸和妈都有些看不透他了,我想,这一切应该都和那个叫方怡的女孩有关,她是花姐姐你的好朋友,如果可以,我想请你帮帮忙。”

    花无尘任由扑面而来的热风吹散了自己的发丝,在唐欢提出了她的请求后陷入了沉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花姑娘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阴历十月初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阴历十月初七并收藏花姑娘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