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九章】

    岑兰芷带着笑刚走到幽篁馆的门口,南风就出现在卫谨之身边道:“公子,五少夫人来了。”

    卫谨之坐在摇椅上,伸手将书翻了一页,闻言露出一个笑道:“嗯,日后在此处直接唤夫人便可,你下去吧,待会儿不用过来。”

    “是,公子。”南风淡定的应完,麻溜的离开了这里。不过一离开卫谨之的视线,他就满脸惊恐,朝着天做无声呐喊状。原地转了两圈之后,他还双手挤压着自己的脸颊,状若癫狂的使劲摇头。

    不能怪南风他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他家公子方才说的话里含着的意思太吓人了。日后在这里直接唤五少夫人叫做夫人,这句话根本就是说公子承认五少夫人是他的妻子啊!毕竟在每个公子自己的住馆里面,能被直接称作夫人的,都是结发妻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公子什么都没表示,五少夫人就成了他家公子的夫人了!难道说,其实不止五少夫人对公子有意思,公子也对五少夫人有意思?他们是相爱的?可是明明全程在看着,他为什么没看出公子什么时候对五少夫人有意思的。虽然说公子确实心思深沉可是这也藏得太深了!

    公子这样清心寡欲好像对女子没有一丝绮念的人,会打心底承认什么人是他的妻子,南风觉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几乎颠覆了他前十几年对于公子的认知。公子会沉入爱河什么的,光是想想就让南风觉得自己快要吓死了。

    而且他完全理解不了公子为什么会喜欢五少夫人,要是换成他,对这种大胆的完全不像是女子的女子绝对敬而远之,因为他吃不消。不过想想,公子也不是什么正常人……这种莫名其妙觉得他们天生一对的错觉。

    东风端着一堆书路过,见到南风在那里疯狂的摇晃自己的脑袋,抽了抽嘴角道:“南风,你这是被妖怪附身了吗?还是太久没洗澡身上有跳蚤?”

    南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严肃的转过头来,一字一句的对他说:“方才,公子说让我们直接称呼五少夫人为夫人。”

    东风手里的书啪的掉在了地上,捂着脸颊用和南风刚才一样的动作摇晃起了脑袋,一边摇他还一边喃喃道:“我就知道,我要倒霉了,公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我死定了!等公子反应过来他曾经派我去偷听夫人说话,他一定会让我好看的,我就知道男人一旦有了心爱的女子就会变得非常不可理喻,他一定会吃醋然后让我好看的!”

    你不仅想的非常遥远,连改口叫夫人的速度都很快啊喂。南风看到自己的小伙伴这个样子,心中略有些欣慰,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感到不可置信。再想想如果其他人知晓公子竟然动了凡心的表情,估计也会很精彩,南风竟然有些期待起来。

    一边想,他一边捡起东风掉落的书,拉着他的衣领拖着他往里走。“夫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了,公子让我们不要过去打扰,走吧,我们到后面的竹林里去打一架。”

    “等等,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架?”

    “因为此刻,只有疼痛才能让我感觉真实。”南风文艺的仰头看天,一甩头发,甩了东风一脸。

    “呸,和你打一架完了,我们公子都要*了!放开我,我要去在一旁偷偷看着,免得公子呼救听不见。”东风挥舞着手臂抱着旁边的柱子死活不想走。

    南风满脸孺子不可教的表情看着他,“公子那是自己乐意*,你敢看就真的死定了。”

    “就算被公子砍死我也要保持自己的原则!”东风觉得自己不会屈服的,一切为了公子!南风懒得再和他多说,一掌劈在了他的脑后直接把他扛走。

    “别说兄弟不仗义,兄弟这是在救你啊蠢货。”说完,南风就一手扛着他一手拿着书飞快的溜了。

    幽篁馆里一共三个人,这两个小厮清场完毕,给岑兰芷的行动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她乐呵呵脚步轻快的走过那片竹林,就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今天没有待在房间里,而是在竹林里躺在一架摇椅上看书。

    乌黑的发衬着摇椅上铺着的白色狐皮,整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颜色清浅宛若水墨画,一双平静的眼睛里就含着山山水水。微风吹过拂起他的衣裳下摆和宽袖,像是要乘风归去的仙人。

    人人都说她美的像是瑶池仙子,但是在她眼里,卫谨之才是真正的仙人一般,每次看到他,都让她想要把他拉下红尘滚上一身的烟火气。

    岑兰芷眼神灼灼的盯着卫谨之,脚步不自觉的越放越轻,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像足了准备狩猎惑人的狐狸。如果这时候给她一面镜子,岑兰芷就会发现自己这会儿看上去有多饿。

    她越靠越近,卫谨之恍若味觉,似是一心沉浸在书中不闻外物。直到岑兰芷走到了他三步之内,他才忽然掀起了眼帘,斜斜扬起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么平平常常的一眼,差点让岑兰芷没把持住。

    她吸了一口气,忽然上前一手搭上摇椅的扶手,分开双腿坐在卫谨之的双腿之上,整个人往前倾几乎靠在卫谨之身上。

    “我中了春.药。”她眼里水光潋滟的看着卫谨之说。

    卫谨之听到这句,微微扬了扬眉,温和的表情里有些意外。他放下书,将手背贴在岑兰芷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触手温软但是不像是中了那药。

    他应该都吩咐好了,按理说不该出现这种意外。卫谨之完全没有明白这种写作调戏读作勾引的话,竟然反思起自己的安排哪里出了纰漏。不过不管到底哪里出了纰漏,现在还是先解决了当下的事。于是他说:“我唤人来替你熬解热之药。”

    岑兰芷见到他就战斗力上升,哪里还管那么多,一把握住他的手,启唇接着说:“我中了春.药,就在阑亭刚才忽然抬眼看我的时候。那一眼看得我腿都软了,这不,没力气只能挤着和阑亭一起坐了。”

    如果琼枝这会儿在这里,一定会立刻板着脸在心里痛斥自家小姐毫不矜持的厚脸皮,以及她这露骨的让人脸红的调戏话语。如果东风和南风在这里,一定会在心里大喊天哪身心纯洁的公子被调戏了被玷污了天了噜!

    可惜她们现在都不在,此刻在这里的就只有一位看到卫谨之就变身禽兽,情.话张口就来,不知何谓羞涩的闺秀。以及一位淡定过头情绪绝不轻易流露,就算是被这样压着调戏都会纵容对方的公子。

    原来并不是真的中了春.药。不管卫谨之心里是怎么想的,听到岑兰芷这话,他面上仍旧是一派的风光霁月温文儒雅,正经的像是在课堂上听着圣贤书。他还顺手给岑兰芷顺了顺刘海,就像是在说她太过淘气了。

    岑兰芷对着他这么平淡的反应也没有气馁,反倒更加的得寸进尺,一手撑着身子,另一只手放上了卫谨之的胸膛,按在他的心口上吐气如兰:“这药,阑亭解是不解?”

    明明穿着的是素净的白衣,脸上也没有浓妆艳抹,只是表情的改变,就足以让她从仙子变成妖姬。那眼底眉梢的动人风情不显轻佻,只有满满的爱意,像火一样的燃烧。

    岑兰芷先引火*,然后把卫谨之也一同拉进了火中。岑兰芷是火,卫谨之就是风,而风往往是助长火焰气势的。

    卫谨之的眼睛像是晕染了深色的墨渍,微凉的手从岑兰芷的脸颊上拂过,一直落到了她的脖子后面,微微用力将她的脑袋往自己的方向压了压。面对着无声的表示,岑兰芷立即就笑着顺势上前贴上了卫谨之的唇。

    摇椅微微晃了晃,卫谨之揽着岑兰芷的肩,张开薄唇让那调皮的小舌探进来。他不太主动,往往是岑兰芷攻城略地,他便淡定自若的守着,然后在最合适的时机反攻,最后往往能反过来压制着岑兰芷。

    这两人就连亲吻都像是两军对垒,你来我往之间浓浓硝烟的意味。岑兰芷惯于主动掌握战局,卫谨之却运筹帷幄之中慢慢耗尽岑兰芷的战力,然后谋定后动一把将她拿下。这两个都不是简单会屈服于什么的人,一个即使头破血流也要前进,认定了绝不停下脚步,另一个看似守成无为,实际上以退为进,退一步都要进三步。

    面对卫谨之的时候,岑兰芷总是有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像是遇见强大的敌手,明知不敌她还是忍不住要和他痛快的战一场。即使是死亡也无所谓,因为那样的话,她要拉着他一起。

    两人脸上都是笑意,眼神纠缠,在缠绵的气息里偏偏又有点不一样的奇怪战意在里面。岑兰芷勾着卫谨之的脖子,舔舐着他的唇,定要在那浅色的唇上留下点鲜艳的颜色,固执的很。而卫谨之即使感觉到唇上的一些刺痛也没有阻止岑兰芷的动作,反倒愈发温柔的带着她辗转厮磨。

    竹林里的风大了一些,吹着两个人的黑发都纠缠在了一起,飞旋飘落的竹叶落在两人身侧,落在卫谨之先前翻看的那本书上。

    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的分开,岑兰芷将手轻轻一挑就拉开了卫谨之的衣襟,露出他的白色里衣。那白皙的锁骨也在里衣下若隐若现,随着他忽然的轻笑,胸膛有些震动。

    “兰芷,莫不是想在这里完成未尽之事?”卫谨之全然不顾自己散开的衣襟,靠在椅背上,将手肘撑在摇椅的扶手支着脑袋。随着衣袖滑落露出美玉一般的手臂,再加上那因为说话滑动的喉结和形状诱人的锁骨,四个字足以形容,秀色可餐。

    “忽然觉得非常饿,可能等不到享用晚膳的时间。”岑兰芷看进卫谨之深渊一样的眼里,舔了舔自己水润的唇,声音里带着说不清的黯哑诱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