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章】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卫谨之忽然笑着将自己的衣襟拢了拢,然后在岑兰芷的长发上摸了一下。取下落在她头上的一片竹叶后他收回手道:“起身吧。”

    岑兰芷见他这样,一下子泄了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坐起来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撑着脑袋哭丧着脸问道:“不行吗?真的不行吗?我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卫谨之没有回答,只是往旁边挪了一下,空出一些地方。岑兰芷也就顺势从他身上爬下来,和他一起挤在摇椅上,肩膀挨着肩膀脑袋抵着脑袋。

    摇椅晃晃悠悠的,岑兰芷拈着卫谨之的一撂头发在手上转圈圈,眼睛盯着头顶上的蓝天和晃动的竹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卫谨之不明白她为什么刚才还一脸不高兴,这一下子就忽然笑起来了,“何事高兴?”

    “差点夺了你清白。”岑兰芷有些得意洋洋的道。

    “没成功。”

    “我不会放弃。”

    “我知晓。”

    “今晚,我和琼枝说了不会回去。”

    “那便住下吧。”

    岑兰芷侧头看卫谨之,去牵他放在小腹上的手,拉到眼前端详。卫谨之任她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阵,问道:“可看出了什么来?”

    “我看出了一点。”岑兰芷做出神秘的样子,在卫谨之询问的目光中摇晃了一下脑袋,开始胡诌,“我看出,今晚我便能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不待卫谨之说话,她就握住那手重新转开目光看向天空,心情颇好的哼起了歌。不过这歌是断断续续的,哼几句她就重复着哼。听了一会儿,卫谨之问道:“采莲调?”

    “嗯,这个调子好像是我娘哄我睡觉的时候哼的,我那时候太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只记得一点这个。后来我听到了熟悉的这个调子,问了别人才知晓这是采莲调。”岑兰芷说着,表情有些难得的复杂。这个调子,是她关于生母唯一的一点记忆,她没有感觉母亲的温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曲摇篮曲却印象格外深刻,多年来她都无法遗忘。

    采莲调说得是江南盛夏时节,姑娘们结伴泛舟湖上踏歌采莲,这或许就是岑兰芷对于江南之地一直感到很向往的,那个最初的原因。

    岑兰芷的生母是玉京越人楼的清伶,虽然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但是在那种烟花之地的女子名声自然不好听,即使被一些男人追捧,也逃不过年老色衰被遗忘,抑或是恩爱两移输于凉薄的命运。

    她早早的去世了,只留下岑兰芷这么个孩子,极小的时候就无依无靠,还险些被岑夫人迫害。岑兰芷对这个娘亲,表面上从不在意,实际上心里不能说没有憧憬和向往,否则这样久远的一个调子她为什么一直记在心中,即使极少愿意宣之于口,但这更加表明了她的在意。

    岑兰芷的事,卫谨之知晓的十分清楚,她做过得许多事都有迹可循,他想要去查自然查得出来。

    知晓的越多,卫谨之就觉得他们两个十分相像。总让他想起自己年幼丧母那时候,脑子里那些疯狂的想法,他将自己隐藏的很好,而在遇见他之前,她应该也把自己隐藏的很好。不过他们相遇了,相像但又不完全相同,让卫谨之觉得看着岑兰芷,就像是在看着另一个自己在走向另外一条路。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而让人眷恋。

    正在反复哼着那两句,岑兰芷忽然诧异的听见旁边也传来了这种调子。卫谨之哼的比她更流畅,能听得出来他也并不熟练,但是有着一把好嗓子,比起女声的哼声又是另外的一种悦耳。岑兰芷干脆不哼了,慢慢停下来听着卫谨之给她哼。

    “阑亭也会哼这个?”

    卫谨之笑笑,“我的生母曾是江南之地有名的歌女,有一把好嗓子,她还未去世的时候,常常哼唱这个调子哄我睡觉。”后来她去世了,他就再也没有听过这个调子,直到此刻从岑兰芷的口中再次听到。

    岑兰芷有些讶异,随即笑开了,拉起他的手就在唇边一吻,“阑亭觉不觉得我们很相像?”

    “你是另一个我。”卫谨之拨开她垂在眼睛旁边的刘海,语调里满是温柔的说。

    岑兰芷也定定的看着他,随之重复道,“你是另一个我。”

    两种不同的语气,表达的意思却是一样的。不管是琼枝还是东风南风,听着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总觉得他们像是在打哑谜,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似乎只有对方才能明白其中的深意和情感。

    什么都不需要说得清清楚楚对方就能明白,他们因为了解和共鸣产生的感情,来的不可捉摸也让人不能理解。

    个中滋味,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明白。对视之后双双轻笑,交握的手更加紧密了。卫谨之拿起放在旁边的书接着看起来,岑兰芷也凑过去看了两眼,发现他竟然是在看婚嫁娶亲事宜。

    “阑亭该不会想着娶了我之后才让我下口吧?最快也得好几个月或者两年之后,等这么久太不厚道了。”岑兰芷见他看完了一页,顺手给他翻了一页。

    卫谨之眼睛盯着书,嘴里道:“兰芷觉得,婚嫁礼仪是何意义?”

    “嗯~”岑兰芷拉长了声音,“一为告知天地,二为告知亲朋。告知天地在我看来纯属无稽之谈,至于告知亲朋,我亲人早逝,友人……方才也告知了,因此是不是经历这个仪式我还当真不在意。若是我在意这事,同五公子拜了堂也不会再在此处同阑亭说这些了。”

    卫谨之静了一会儿后道:“我只是不想让兰芷只有一个人拜堂的回忆。”他即便对这些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回想起当初看见她在众人各色的目光中,一个人跪天地跪父母,被可怜或是嘲笑,卫谨之就觉得,他应该给她一个寻常女子都会有的完整的婚礼。也许她不在意,但他觉得总该给她。

    这个婚礼不为告知其他人,只为了告知她,他的真心接纳。

    岑兰芷愣了一下,他竟然是在意那个?她那时候同五公子成亲,因为卫五公子怎么都不愿意跪,就让她一个人拜了天地父母。在他人看来,她那个时候应当是委屈受尽的。她不在意也感觉不到所谓的委屈感觉,但是在意她的人在意。

    忽然觉得心中涌起一阵热流,岑兰芷又一个翻身压上了卫谨之,还将手探进了他的衣襟里面,凑过去轻咬他的唇瓣。

    眼看着她又对他上下其手不打算停手,卫谨之不得不捏捏她的后脖子,打算把她从自己身上扒拉开。

    但是岑兰芷和抱树的树袋熊一样,抱着卫谨之就不肯放手,一个劲的往他颈侧钻。“是阑亭你自己要说这种话诱惑的,我不忍了!我不管,我不放开。”

    她忙着耍赖没有心思抬头去看卫谨之,如果看了她就会惊讶的发现,淡定从容地卫谨之被她紧紧抱着扭来扭去,略显苍白的面容上竟然浮现了一丝红。

    可惜他很快的就调整过来,异常准确的在岑兰芷的腰间软肉一戳,下一刻死活不肯撒手的岑兰芷就嗷的一声捂着自己的腰蹦跶了起来。看着依旧不温不火的卫谨之,她苦口婆心的劝道:“阑亭,你就从了我吧,何苦挣扎呢?”

    卫谨之咳嗽了一声,移开目光看书,语气温和的道:“之前不是说了,今晚再议此事吗。”

    眨眨眼睛,岑兰芷明白了。从了她可以,但是要等到晚上。这就好比在一头驴跟前吊一根胡萝卜,吊着她就是不给吃。

    好吧,她就等着,蓄足了精力晚上才好强上民男。岑兰芷算盘打得啪啪响,至于现在吃不了,那就先占点便宜。之前她还在想着抱着他睡个午觉一定会很舒适,现在就能先把这个愿望实现了。

    脑袋搁在卫谨之的肩膀上,抱着他的手臂,选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岑兰芷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待到她熟睡,卫谨之放下手里的书,犹豫着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后,也靠着她的脑袋闭上眼睛休息。

    一个午觉睡到日落西山,岑兰芷睁开眼睛,只觉得神清气爽,没有哪个午觉比这个还让她觉得舒服的。刚想伸懒腰,岑兰芷的动作就顿住了,因为她发现卫谨之也靠在她的脑袋上睡觉,听这个绵长的呼吸,他还没有醒。

    小心的动了动,岑兰芷转头去看他。闭着眼睛看起来也很可口,其实岑兰芷这一天只喝了半盅汤,早就饿了。虽然卫谨之不能真的吃下去,但是尝尝味道解解馋也好,各种意义上的解馋。

    于是卫谨之是被岑兰芷在脸上糊口水给吵醒的,卫谨之还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被舔醒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岑兰芷非礼自己,直到一声咕噜噜的声音从岑兰芷的肚子里传来。

    “就算吃我也填不饱肚子。”卫谨之抵了抵自己的额头,从摇椅上坐起来。

    “但是解馋。”岑兰芷遗憾的回味了一下那鲜嫩可口的触感,然后又对着沉下去的夕阳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晚餐岑兰芷是在幽篁馆和卫谨之一起吃的,放在她面前的菜大部分是荤菜,都是她平常比较喜欢吃的,连口感和味道都是她熟悉的那种。但是卫谨之身前放着的大多是素菜,虽然精致但是看不到一点肉沫。出生这么一个大家族却能口味清淡到这种程度,也是个奇怪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