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二章】

    一关上门,岑兰芷就靠在门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卫谨之。“阑亭,你热不热?”

    卫谨之这会儿还披着披风,即使刚刚才洗过澡,还是裹得严严实实的。转头看见岑兰芷的表情,他随手拆下了自己头上束发的竹簪。墨发倾泻披散间,他温然一笑,“不热。”

    “但是看你穿这么多,我觉得眼睛很热。”岑兰芷说着就笑眯眯的上前拉住他的披风,“既然都要睡觉了我帮你脱吧。”

    话是这么说,还没说完她就已经扒下了人家身上的披风,往衣襟伸过去了。在双眼如炬的岑兰芷面前,卫谨之身上这样松松垮垮的衣服简直不堪一击,轻轻松松的就给扒拉开了。外袍中衣一直到里衣,等她几乎把卫谨之身上的衣服全部扒下来,还企图对他赤果的肩膀出手的时候,卫谨之终于有了反应。

    他依然是淡然的笑着,一手握住了岑兰芷欲摸上他胸膛的手。启唇说了一句:“别急。”

    然后他吹熄了烛火,轻揽着岑兰芷就上了床榻。床帐里很暗,只有淡淡的月光映照在床边的地上,给他们两人床边的鞋子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这样就看不到你了。”

    “嗯。”

    “不要烛火的话,莫非阑亭是觉得害羞?”

    “因为我从未想过会与什么人做如此亲密之事,所以此刻实在有些心绪难平,有烛火在侧,难免让兰芷看见我此刻无措的模样。”卫谨之在一片黑暗中,带着些捉摸不定的笑。

    他嘴里说的正人君子,手里却是准确的解开了岑兰芷的衣带。岑兰芷穿的是他的长衫,她连肚兜都没穿,此刻里面空荡荡的,刚刚触到,卫谨之就发现了这一点。微凉的手一顿,似乎在犹豫着是不是该碰。

    岑兰芷感觉到了,当即噗嗤一声笑了,主动伸手拉着他的手按下去,笑道:“阑亭实在觉得无措,便让我来如何?”说完她一个翻身就压在了卫谨之身上,继续自己之前未尽之事,继续扒他的衣服。

    卫谨之不像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清瘦,真正用手去抚摸着才知道在那文弱的长衫包裹之下,这具身躯实在迷人。

    岑兰芷有些像是在抚摸一块美玉,从脸颊到颈脖肩膀锁骨胸膛,一路细细的感受。或许在她看来,卫谨之确实就是一块美玉,触手温润,触感迷人,让人流连忘返。

    等她陶醉的摸完,卫谨之抬起她的脸,凑上来含住她的唇瓣。他总是动作温柔缓慢,透着股子安闲而有条不紊的味道,每次都让岑兰芷想要打破这份平静,彻底看清这份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

    她想看到这个男人被深深藏起的,疯狂的一面。想看到他脸上的温和笑容变成狂热,想看到他这不紧不慢的动作变作急切。这些念头让她整个人都像被烧了起来,除了迫切的渴望还有一股不服输的战意。

    她一定要让他失态!

    “兰芷何故忽然这般激动?”卫谨之在她耳边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在想着,该如何让阑亭失态,因为我很想看到阑亭迷醉的表情。”岑兰芷揽着他的脖子,轻轻柔柔的回答道。

    “是吗,那我拭目以待。”话音刚落唇就被堵住了。

    散开的衣襟重叠,鸦黑的长发纠缠铺散在床榻,在床褥间若隐若现的身躯宛若游蛇,缓缓的纠缠扭动。床帐内只有啧啧的水声传来,伴随着渐渐加重的喘.息声。

    ……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卫谨之,是明显没有休息好,呵欠连天还要死死盯着她的琼枝。

    “琼枝?这么早,昨晚没睡好?”岑兰芷翻个身,露出光滑粉嫩还有两个吻痕的肩膀。

    琼枝磨了磨牙挤出一个笑,“昨晚过得好不好啊,小姐。”

    想起昨晚的事,岑兰芷眯起眼睛回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心满意足的表情太过刺眼,琼枝差点就想要不顾房门外坐在那看书的四公子,朝自家小姐大吼一顿。

    “很不错,我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觉得很满足。”她想要看的惊涛骇浪的景色,果然和她想象中的一样美妙。

    如果不是看在她现在是裸着的,琼枝绝对会掀起薄被让她知道自己最近真的是太得意忘形了。“毕竟是……小姐你难道就没有感到一点害羞的感觉吗?”

    “害羞?确实没有,看见阑亭我就会遗忘害羞为何物,想想还真是神奇啊。”岑兰芷就这样躺在被子里面,也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和琼枝说话有什么奇怪。毕竟这么多年来,这样琼枝站在床头她缩在被子里,因为是否要起床的问题进行探讨的时间,并不少。

    琼枝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她做没有意义的谈论了,反正就是小姐看到人家四公子就色心大发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抱着手臂靠在床头问道:“看小姐你这么有精神,身上不痛?”

    岑兰芷小扇子一样的睫毛眨了眨,生生表露出一种闺秀的含蓄来,让琼枝恨不得马上奔出去洗眼。这个满脸娇羞话都不好好说的家伙是谁啊喂!

    “阑亭给我上过药,还给我按摩了,一点都不疼。”说完她的眼神又飘忽了一下,语气里有些微妙的道:“沐浴前上了一次药,沐浴之后又上了一次药。”

    琼枝闻言,放在袖子里的手松开了一小盒软膏,瘪嘴道:“你就可劲的嘚瑟吧。”不管怎么说,心底都还是欣慰。她希望这个同自己相依为命长大的小姐,能如她想的那般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己想要的人。

    啊,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心情有些抑郁呢?琼枝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只是羡慕小姐能遇见让自己这么喜欢的人,这种古今中外,看到朋友沉浸在爱河而自己依旧孤单一人的怨念,琼枝已经体验到了。

    一般琼枝不怎么高兴的时候,她也不会想让自家小姐高兴,于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对还在床上赖床的岑兰芷说道:“五少夫人岑兰芷昨晚,因为思念去世的五公子,跳河自杀了,就在照花院的那个湖里。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时候,整个人都泡的浮肿了。”

    “哦,所以琼枝你没睡好,原来是你家小姐去世了吗?”岑兰芷闻言一歪头笑的灿烂,被忍无可忍的琼枝一枕头砸在脸上。

    “你倒是给我一点正常反应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差点被你吓死,明明你人在幽篁馆,怎么会忽然就出现了那一具顶着你的名号跳河自杀的尸体出现?”

    琼枝捏着枕头浑身冒黑气,她都形容不出自己睡的好好的被人叫起来说自家小姐跳河了,然后她被吓了一跳,见到尸体不敢置信的杀上幽篁馆,却看到小姐满脸靥足的在人家四公子床上睡懒觉的心情。“这种事你倒是事先给我通口气啊!”

    “淡定一点,琼枝。”岑兰芷没有再不靠谱的逗琼枝,她笑笑拿下脸上的枕头,抱着被子坐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露出来的锁骨脖子等地方,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吻痕。琼枝有一瞬间的走神,想不到看上去那样走几步喘一下不时还要咳嗽几声的四公子,在床上竟然这么有精力吗?

    很快的拉回自己的注意力做严肃状,琼枝用堪比在五公子灵堂哭灵的时候用的严肃表情看着岑兰芷,等着她的解释。

    岑兰芷却没有先解释,而是一把张开怀抱抱住了她,把头靠在她的小腹上。“姐姐,让你担心了,我没事。这事我也不知晓,不过应当是阑亭布置的。”她脸上没有女儿家的羞涩红晕,倒是有些像是孩童在向大人撒娇一般。

    琼枝一愣,随即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粗声粗气的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们不是一个两个的聪明绝顶不需要人担心的吗,就算我死了你们也死不了,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还有别叫我姐姐,我只比你大一个月而已,还很年轻,别被你凭空的叫老了!”

    说完,她又放缓了语气道:“你自己觉得高兴就好了,我怎么想不重要,毕竟我不能代替你生活,我也没办法知晓你的感情和想法。先前我担心你的卫家五少夫人的身份没办法光明正大的和四公子在一起。你是个什么都不在意的,看着心思玲珑,其实就是个脾气糟糕的孩子。你不想的事,我难免要多想一点,不过既然四公子已经有布置,想是要认认真真和你过日子的,我也不用那么担心了……”

    本来她还是认真而煽情的在说这番话,可是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原本还难得乖巧一回给她道歉的人,这会儿正伸着自己的胳膊数上面的吻痕,一副百无聊赖完全没有听进去她说什么的模样。

    数着数着,她还捂着自己咕噜噜叫的肚子,唉声叹气的道:“唉,饿了。”

    岑兰芷有无数张脸,喜怒无常捉摸不定,但是在琼枝看来,这就是个大部分时间都欠打的熊孩子。什么神秘莫测,什么柔弱天真,那都是给外人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